分卷阅读13

      双腿大开,啜泣着道,“求你,别,别再折磨我了。”

    杨喆愣住了,“你哭了?靠,姚主任你这一哭,搞得好像我强奸你一样。”

    姚远捂住眼睛,哆嗦着道,“你,呜,你别说了,求你放过我吧!”

    杨喆拧起眉头,握住姚远的肉棒上下撸动,“怎么?难道我这样真算强奸?我觉得不算啊,如果你讨厌被我碰,就不会这么有感觉。你摸摸看,你有多硬,跟根大铁棍子似的。我和沈宴最不喜欢强迫别人了,姚主任你老实说,被我操,你舒服吗?”

    姚远羞愤至极,他心里也明白杨喆说得没错,虽然他威胁他,在办公室里欺负他,但是他非常有感觉。

    很舒服,甚至比和黎晟宇做更舒服,想要大声叫出来,想要杨喆的鸡巴再用力点操。

    姚远觉得自己太淫荡了,光是有这种想法,就已经淫荡得不行,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姚远身体酥软,两条白白的大腿不自觉地勾住杨喆的腰,颤声道,“唔,你威胁我,要把我的事儿说出去,啊嗯,这,啊这还不是强迫吗?”

    杨喆盯着姚远笑,“那不是逗你玩的吗?你怎么这么不识逗啊?我要是想说早就说了,姚主任,瞧把你吓的,甭害怕,我肯定帮你保密。”

    可是杨喆越说,姚远的眼泪反而流得越厉害,就跟开了水闸似的,“哗哗”的没完没了。

    杨喆是又气又无奈,心里边还有点后悔,看来姚主任是个实在人,什么事儿都爱当真,以后可不能跟他瞎贫。

    “哎呦喂姚大主任,你快甭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这要是让沈宴和王小琛看见了,准得跟我急眼,我刚才真是逗你的,来,让我亲两口。”

    杨喆俯下身,捧着姚远湿润的脸颊吻上去,同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姚远想躲也躲不开,被杨喆撬开嘴唇,结结实实地吻了一通,眼泪竟渐渐止住了。

    硕大的肉棒在蜜穴中来回进出,带来强烈而美妙的快感,姚远低声哼哼,扬手搂住了杨喆的脖子。

    杨喆越干越起劲儿,索性把姚远整个拽起来,悬空挂在自个儿身上。

    “啊,你,不行,你放我下来!”

    姚远吓得浑身发抖,杨喆嬉笑道,“抱紧喽姚主任,你要是摔下去,外面指定听见动静,到时候可甭赖我。”

    “你?”

    姚远气得磨牙,但嘴皮子又没有杨喆厉害,极怒之下,居然一口咬在杨喆脖子上。

    “哎呦。”

    杨喆吃痛,一巴掌打在姚远屁股上,“敢咬我?你丫胆儿挺肥啊!”

    杨喆言罢,把本来托着姚远大腿的两只手全松开了,姚远忙夹紧腿,玩命抱住了他。

    “啊啊,杨喆,你干什么?”

    杨喆撅起嘴,“谁叫你咬我的?我最讨厌别人咬我了,你不做了,你下去吧。”

    姚远面色僵硬,垂头道,“我不是故意的。”姚远说着,竟真的要下去不玩了,杨喆这回算是五体投地,忙道,“哎呀我逗你的,姚主任算我服了你了还不行吗?”

    姚远怔怔的,皱眉望着杨喆,“我没你聪明,不明白你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杨喆叹了口气,“没事儿,你是个实在人嘛,抱紧我,我忍不住了。”

    这下可把姚远委屈坏了,眼瞅着一撇嘴又要开哭,杨喆含糊了,看着怪心疼的。

    “别哭了,我错了,我这人就爱瞎逗,你别生气,唔,嘶。”

    杨喆架着姚远的腿,手一松劲儿,姚远的身子就往下落,肉棒插得特别深。

    “唔啊,啊,不要,啊,太深了,唔唔。”

    “深就对了,不深能叫干屁眼儿吗?”

    姚远的呻吟被杨喆堵回口中,两人激烈舌吻,气息炽热如火。

    硕大的肉棒一次次陷入肠道深处,狠狠撞击姚远的前列腺,直把他干得魂儿都要飞出来了。

    “唔,唔嗯,杨喆,啊,啊,杨喆,唔。”

    “嘶,哎,我在这呐,姚主任,你声儿可有点大啊。”

    姚远已经顾不上声音大不大的问题了,他爽得都快不知道自个儿姓什么了,“杨喆,啊,啊,你真棒,啊,棒死了!”

    杨喆是越听越美,越听心里越舒坦,“唔,姚主任,你总算说了回大实话,真不容易啊。”

    诊查室里“啪啪”声大作,自行分泌的肠液甚至都滴到了地上,这么悬空干了十来分钟,杨喆和姚远一起射了。

    姚远肠道急剧收缩,蠕动着咬紧了杨喆的肉棒,杨喆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去,爽得不停哆嗦。

    “啊,嘶啊,妈的爽死了。”

    等杨喆射完了想把姚远放下,才发现他已经被自个儿操晕了,迷迷糊糊地正往地下出溜呐。

    杨喆失笑,放下姚远帮他穿好衣裳,打横抱起来,拎着他挂在椅子上的背包出了办公室。

    走了半拉楼道,遇见一个年轻小护士,杨喆笑道,“护士小姐你好,我是总政治部的,你们姚主任朋友。他今天不太舒服,下午请半天假,麻烦你跟你们领导说一声,谢谢啊。”

    第13章王小琛的告白

    不知道是最近累着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姚远晕得特别彻底。

    坐在杨喆的吉普车里,开了一路他都没醒,睡得是又香又甜。

    杨喆时不时的扭头看他,忍不住乐了,挨完操能睡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等到了沈宴的小别墅,停好车,杨喆凑过去拍了拍姚远的嘴巴子,“姚主任?姚主任?”

    姚远吧唧吧唧嘴儿,就是不肯醒,杨喆无奈地摇头,只能又把他抱了出来。

    “得嘞,姚主任,我今儿可是伺候你伺候到家了。”

    进了屋,王小琛火急火燎地冲出来,瞪眼嚷道,“嘿?杨喆你干嘛呐?你把我们家姚主任怎么了?”

    杨喆翻了个白眼,“我把他怎么了?等他醒了你自个儿问他。”

    王小琛从杨喆怀里抢走姚远,小心呵护地放到真皮沙发里,“是不是你把他打晕了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