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1

      洛花村,玉女山中。

    正在草丛中睡觉的彭峰听到一阵异常的声响,顿时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见到一个女人正蹲在草丛外小解!

    由于女人是面对着彭峰的,因此彭峰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

    这个女人,彭峰也是认识的,正是洛花村的小寡妇柳秋月!

    “咕噜!”彭峰情不自禁地吞了一下口水。

    正在舒畅地放水的柳秋月突然听到草丛里传出“咕噜”一声响,顿时吓了一跳,朝草丛里定眼一看,见到一个男人正躺在草丛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呀——”柳秋月吓得发出一声尖叫,急快打住,并且站了起来,飞快地将裤子拉上。

    “你是谁,快给我滚出来!”柳秋月气炸了,想不到在这荒山野林中的草丛里竟然会藏着一个男人!

    “秋月姐,是……是我。我是彭大傻啊!你……你不认识我了?”彭峰怏怏地站来,流着口水讪笑道。

    柳秋月这时才看清楚,原来藏在草丛中的男人竟然是洛花村著名的傻子彭峰!

    彭峰从小脑袋就不正常,除了傻乎乎之外,有时候也会疯疯癫癫,人们给他起了两个名号,一个是彭大傻,一个是疯子彭。疯与峰同音。

    得知偷看自己小便的人是彭峰这个傻子之后,柳秋月便放心了下来。反正他是傻子,什么都不懂,看了就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怎么躲在草丛里?”柳秋月问道。

    “我……来这里掏……掏鸟窝,后来眼困,就在草丛里睡……睡觉。”彭峰说话一向都是有些结巴的。

    柳秋月当然相信彭峰的话了,这个傻子不懂干农活,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来山林里掏鸟窝是很常见的事。

    “秋月姐,你来这里干……干什么?”彭峰也问道。

    “我来这里割松脂。”柳秋月没好气地说道。在农村没什么经济来源,割松脂来卖是其中一种,村里很多人都会上山割松脂的。

    “哦,刚才看了你小解,我现在也感觉到尿……尿急了,我也要。”彭峰说完,就当着柳秋月的面,肆无忌惮地解开裤绳。

    他是傻子,随地大小便是很正常的事情。

    柳秋月本想转过身去回避的,可是当她一眼瞥见了彭峰的天赋异禀,顿时怦然心动,目光再也移不开。

    “这个傻子长得这么高大英俊,而且拥有如此雄壮的资本,要不是傻子的话多好呀!”柳秋月在心中想道。

    柳秋月的命运也是够可怜的,二十一岁那年嫁给刘长寿,可是结婚当晚刘长寿这个短命鬼竟然因为娶到了柳秋月这位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而高兴过头,喝酒喝大了,洞房花烛夜直接醉死在了床上,喜事立马变成了丧事。她一个小寡妇,竟然还是黄花闺女之身,你说她可怜不?

    按照洛花村的习俗,死了丈夫的女人,必须要守寡三年才能改嫁。如今柳秋月已经守寡两年,二十三岁了。这个花开最成熟的年纪,说不想男人那是假的,个中的寂寞只有她自己知道。

    特别是有一次,她无意间看见一对小夫妻在玉米地里做那种男女之间爱做的事,她心里就特别向往,很想体验一下男女之间的结合到底是什么滋味。

    不过,柳秋月在洞房花烛夜就克死了丈夫,克夫的流言很快就传开了,既使她长得很漂亮,村里也没有什么男人敢勾搭她,怕被她克死。就算她守寡期满,估计也是很难嫁出去的了。

    此刻,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已经心如鹿撞,心想:“要是让这个傻子给我体验一下做女人的滋味,应该不会有人知道的吧?反正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荒山野林里把他玩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想到这里,柳秋月顿时脸红耳赤,春心荡漾了起来……

    玉女山是洛花村最高的一座山,距离村中心有几里远,此山高耸入云,山上有很多毒蛇猛兽,而且传说山上有妖精,村民轻易都不会来玉女山的。

    “秋月姐,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彭峰撒完尿之后,见到柳秋月的脸红得像火烧云,便关心地问道。

    “不……不是!”柳秋月心中有鬼,说话都很紧张了:“刚才你把吓着了,我没能把尿撒完,是憋尿把脸憋红的。”

    柳秋月才思敏捷,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那你就别……别憋着了,继续撒啊!”彭峰说道。

    “好……好的!”柳秋月顺水推舟,又解开裤子,当着彭峰的面,把这前没撒完的尿继续撒出来。

    她一个还是完璧之身的小寡妇也不懂得怎么去勾引男人,只能先在彭峰撒一泡尿,看看他有没什么反应。

    彭峰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柳秋月把尿撒完,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好奇地问了一句:“秋月姐,怎么你拉尿的地方和我的不同啊?”

    柳秋月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子解释,这个傻子真是傻得可以呀!

    想了一下,柳秋月才说道:“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男女是不同的。”

    “哦……”彭峰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柳秋月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尝一下做女人的滋味,但是面对如此木讷的彭大傻,她一时之间也是无计可施。

    冥思苦想了好一会,柳秋月才灵光乍现,计上心头,媚笑着说道:“彭大傻,我好无聊,想跟你玩一个游戏,你想不想玩?”

    彭峰平时最喜欢玩游戏了,可惜很少有人跟他玩,现在一听柳秋月说要跟他玩游戏,顿时高兴地说道:“想……当然想啦!秋月姐,我们玩……玩什么游戏?”

    “玩一个你从来没有玩过的游戏,保证很好玩的。”柳秋月见到彭峰已经逐渐上勾,她的芳心怦怦直跳,感觉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做犯罪的事似的。

    “那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游戏?”彭峰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玩游戏了。

    “这个游戏很简单的,但绝对很好玩,就是……就是把你拉尿的东东塞到我拉尿那儿去……”柳秋月说完,脸已经红得像滴血。“这有什么好玩的?”彭峰却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好玩?只要你跟我玩一次,保证以后还想玩。”柳秋月说道。

    “好吧,那我就陪你玩一次试试。”彭峰虽然是傻子,但也不想扫柳秋月的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柳秋月顿时心花怒放,很紧张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好的。”彭峰说道。

    柳秋月先躺在了草地上,然后引导彭峰爬在她的身上。

    彭峰什么都不懂,不过很听话,柳秋月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柳秋月也是第一次,什么经验都没有,紧张到了极点,不过身体已经渐渐泛滥成灾。

    经过一番手忙脚乱的磨合,终于门当户对。

    彭峰虽然是傻子,但是碰到了从没有碰到过的地方,男人该有的反应他还是有的。

    水到渠成,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柳秋月闭着双眼,娇羞无限,她守身如玉二十三年,等待这一刻实在等得太久了……

    就在柳秋月即将如愿以偿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了过来:“柳秋月你这个贱人,竟然勾引一个傻子啊!”

    柳秋月和彭峰同时大吃一惊,抬眼望去,见到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正从山下走上来,这个男人正是洛花村的光棍陈达光!

    柳秋月急忙推开彭峰,飞快地将衣服穿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偷男人,就被人发现了,真是倒霉啊,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还怎么见人?

    柳秋月想死的心都有了!

    彭峰见到有人来了,也只好将衣服穿了起来。

    不一会,陈达光已经来到了近前,面目狰狞地说道:“柳秋月,原来你这么想男人啊!你想男人可以找我啊,我可以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这个傻子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

    柳秋月见到长得奇丑无比的陈达光就是一阵恶心,说道:“陈达光,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达光早就对柳秋月垂涎三尺了,他今天得知柳秋月来这里割松脂就悄悄地跟了过来,本来就打算对她下手的了,没想到下手之前就抓到了她跟彭大傻偷情的把柄。

    如此一来,他就更加有恃无恐了,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也想跟你玩一玩!”

    即使明知道柳秋月刚刚跟彭大傻玩过,陈达光也不介意了,趁热再炒一锅也是很不错的。至于柳秋月克夫的传说,他一个光棍更是不在乎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够跟柳秋月这样的美人睡上一觉,死也无憾了。

    “你想得美,我是不可能跟你玩的!”柳秋月又羞又怒地说道。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陈达光又黑又丑,像个黑猩猩似的,特别那一嘴黑牙,见到就想吐。要是被这样的男人给糟蹋了,肯定比吞了苍蝇还恶心。

    她虽然想男人,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的,她是有选择的,自己的第一次至少也要给像彭峰这样的高大英俊的男人才行。

    “你要是不跟我玩,我就把你刚才的丑事说出去,让你在村里抬不起头!”陈达光威胁道。

    “随便你,你爱说就说吧!”柳秋月一点也不受威胁。反正寡妇门前是非多,无所谓了。

    虽然刚才她和彭峰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理论上还不算出轨,但是刚才已经抱在了一起,正好被陈达光撞见,这件事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也懒得跟陈达光争辩了。

    陈达光见到柳秋月不受威胁,宁可跟一个傻子做也不愿跟自己做,他顿时就恼火了:“今天你跟我玩也得玩,不跟我玩也得玩,我要定你了!”

    说完,陈达光就青筋暴露,像一头饿狼般扑向了柳秋月,直接无视了彭峰的存在。一个傻子,他还不放在眼里。

    他本来就打算对柳秋月动粗的,刚才见到柳秋月跟彭大傻偷情,他就更加热血沸腾,无法自控了。就算强行把柳秋月给办了,自己有她跟彭大傻偷情的把柄在手,事后谅她也不敢说出去的。

    柳秋月没想到光天化日陈达光竟然敢对自己做出这种事,她猝不及防,被陈达光一把扑倒在地。

    “畜生!快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柳秋月一边挣扎,一边惊恐地大喊道。

    “你喊吧,尽管喊!在这玉女山中,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陈达光无所顾忌地说道。

    柳秋月也觉得陈达光说的不错,玉女山距离村中心太远,自己的呼喊声村民根本就不可能听到,这时她一眼看到站在旁边吓得手足无措的彭峰,便对他说道:“彭大傻,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我啊!”

    彭峰回过神来,刚才柳秋月陪他玩游戏,他已经对柳秋月很有好感,现在见到柳秋月被欺负,他就想去帮她。

    于是彭峰大吼道:“不许欺负秋月姐,快放开秋月姐!”

    陈达光现在没空理会彭峰,怒喝道:“死傻子,一边玩去,这里没你的事!”

    说完,陈达光就撕扯柳秋月的衣服的。

    彭峰见到被欺负得柳秋月泪流满面,不停地哭叫,他就上前一拳打在陈达光的脑袋上。

    “啊——”陈达光此时只顾着撕扯柳秋月的衣服,没想到彭峰这个傻子会突然出手,他猝不及防,被彭峰打得眼冒金星,惨叫一声,歪倒在一旁。

    彭峰虽然是傻子,但是他长得人高马大,力气是非常大的,而且平时他也没少跟人打架,所以能够在偷袭的情况下一拳将同样强壮的陈达光一拳击倒。

    陈达光长得凶神恶煞,且身强力壮,彭峰一向很怕他,一拳将陈达光击倒之后,就不敢再恋战了,马上拉起地上的柳秋月,说道:“秋月姐,快跑!”

    柳秋月见到彭峰这个傻子真的出手救自己,她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就爬起来,跟着彭峰一起逃跑。

    可是彭峰的脑子本来就不正常,他慌不择路,竟然拉着往玉女山的西面跑去。

    玉女山的西面是悬崖绝壁,悬崖下有一个终年烟雾弥漫,望不见底的深洞,名叫藏妖洞,传说洞下有妖精,平时都没有人敢靠近这里的。

    柳秋月慌乱中也没有意识到跑错方向了,任凭彭峰拉着她往西面逃跑。

    陈达光被彭峰打了一拳,并没有昏迷,他痛叫了声之后,见到彭峰拉着柳秋月逃跑了,他顿时恼怒之极,马上就朝他们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死傻子,敢打我,破坏了我的好事,我要打死你!”陈达光一边追,一边怒吼道。

    彭峰拉着柳秋月跑得并不快,陈达光越追越近了。

    而此时,彭峰和柳秋月已经跑到了悬崖边,根本无路可逃了!

    眼看陈达光就要追上来了,彭峰对柳秋月说道:“秋月姐,你自己一个人跑,跑山上跑,我来拦住他!”

    柳秋月很是感动,没想到这个傻子在危难之际竟然会表现得如此大义凛然。

    “那你小心点!”柳秋月也不墨迹,说完就继续逃跑。

    彭峰见到地上有一根枯木,便拿起来当武器,站在山坡之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陈达光冲过来,见到彭峰不跑了,便怒吼一声:“死傻子,去死吧!”

    然后,陈达光就握着拳头朝彭峰冲了过来。

    彭峰挥起手中的枯木,奋力地朝陈达光的头顶击下去!

    陈达光举起右手一挡,那根枯木顿时咔嚓一声,断做了两截!

    彭峰一惊,没想到这根枯木如此不中用。

    陈达光用手挡断了枯木之后,马上又飞起一脚,朝彭峰的腹部踢去!

    “啊——”彭峰从悬崖边掉了下去,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

    已经疯狂到失去理智的陈达光将彭峰一脚踢下山坡之后,便不再理会他,而继续去追赶柳秋月……

    悬崖下正是藏妖洞,彭峰在空中越坠越快,就像是坠进了一个时空隧道一般!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