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2

      白雅的挑拨,我一下子就起反应了,我怎么都没想到白雅竟然在公众场合就敢这么玩,好在现在大多数学生都在上课,奶茶店里还没什么人。

    见我起反应了,白雅变本加厉的用两只小脚揉搓着,坏笑道:“果然还是个小处男啊,这么容易起反应!”

    我当时有些窘迫,白雅也没再挑逗我,站起身掏出一百块钱压在奶茶杯下面,起身说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我刚才说的条件说话算话哦,想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兑现!”

    望着白雅离开的身影,苗条的细腿,性感的翘臀,长发披肩的秀发,我叹了口气,估计在床上玩起来,肯定属于特别爽的那一类型,想到刚才白雅跟我说的话,我也决定找白雅做一次。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没再去上课,而是在草场溜达了几圈就回寝室休息了,我上寝室楼的时候,寝室么门口围了不少人,我心里咯噔一声,感觉这些人八成跟自己有关,我走上前问道:“怎么了”

    见我说话,人群中的人顿时全朝着我看过来,议论纷纷。

    “我去,这不就是杨森吗,那个去女寝偷内.衣的变态?”

    “这种人渣怎么会出现在咱们学校,真是丢人啊!”

    “据说他刚跟护理院的米雪分手,估计是因为变态被人甩了吧!”

    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我有些慌了,虽然我知道我什么都没做,但是栽赃不会无缘无故的掉在我头上,肯定是有人陷害我。

    而我现在唯一得罪的人,也只有程林!

    见我站在原地,人群中气的脸色绯红的导员孙慧直接朝着我走过来,直接给了我一嘴巴子。怒吼道:“杨森,你还是不是个人,偷人家女寝的内.衣!”

    突然的猝不及防,我没来得及闪躲,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我红着眼睛看着孙慧,反驳道:“我没有,我根本什么都没做!”

    “没做?”孙慧瞪着眼睛,揪着我的耳朵:“来来来,你过来来,这证据还在这摆着,还狡辩!”

    孙慧揪着我的耳朵把我踹到了寝室门口,指着门口倒数第二层柜子,问道:“这是不是你的柜子?”

    我说是,紧接着孙慧就把柜子打开,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停止了呼吸,柜子里竟然摆满了女人的胸衣,内.裤,各种眼色和款式的,甚至有蕾丝和豹纹,比基尼,三角内.裤……

    见我站在原地无言以对,孙慧再次冷笑道:“现在怎么不说话了?真他妈感觉有你这样的学生丢人!我带学生两年了,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奇葩学生!”

    那时候,我知道我完了,根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是我知道,我是被栽赃的,因为我早上走的时候,明明锁死了柜子,现在竟然被人撬开了。

    我站在原地,不自觉的漏出冷笑。

    孙慧见我不承认错误,还笑,气的直接给了我一脚,直接把我踹的倒在原地,顺带干翻了垃圾桶,垃圾埋了我一身。

    “你还有脸笑?自己好好寻思寻思,能不能念,不能念趁早滚!”

    说完,孙慧直接摔门离去,孙慧今天穿着一身运动装,特别修身,胸前的浑圆气的鼓鼓的,跌宕起伏,给四周围观的学生带来不少福利。

    孙慧走后,围观的学生也散了,后来几个室友回来了,见我躺在地上,张扬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被打了赶紧问我怎么了?

    我知道今天是彻底被践踏了尊严,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张扬直接气的摔碎了一个水壶:“草他妈的,这肯定是栽赃啊,你昨晚才回来,回来就睡了,有个几把的时间去偷内.衣啊!”

    张扬这个人跟我关系挺好的,家里好像挺有钱,平时穿衣服都买的名牌,也不怎么怕事,张扬坐在我身边,帮我分析道:“这事肯定是刚弄得不久,上午哥几个起来的时候还没事呢,出去吃个饭回来就这样了,肯定是算计好的!”

    我点了点头,知道张扬说的八成是对的。

    “走,我带你去吊监控去,妈的,老子倒要看看,谁这么不长眼陷害我兄弟!”

    说着,张扬就带着去敲了寝室老师的办公室门,要求调监控看看上午发生的事情,寝室老师转身摆了摆手:“不行啊小伙子,咱寝室上午电路坏了,停电了,监控不好使!”

    “草!”

    张扬直接骂了一声,狠狠地砸了个空拳。

    寝室老师的一番话,让我直接陷入了绝境,脑袋翁的一声,我没想到程林的手段竟然玩的这么天衣无缝,连后手都防好了!

    我和张扬转身回寝室,刚进门,就听到一个室友说道:“杨森,你要火了,你的帖子刷遍了整个学校的论坛!”

    我当时再次脑袋翁的一声,不好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我最害怕的终于还是来了,我上前接过室友的手机,看了一眼此刻正大火的帖子。

    “管理学院出社会人渣,变态杨森多次偷女寝内.衣被抓!”

    “管理学院大一新生杨森,多次偷女寝内.衣自.慰,恶心至极!”

    “到底是社会的风气还是道德的沦陷,这种学生不开除没天理!”

    看着一条条的帖子,在快速的书评,底下的评论骂街如狂潮,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被抽干了,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床上。

    张扬皱着眉头,走到我身边问道:“杨森,你到底是得罪谁了?”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把米雪和程林的事情跟张扬说了一遍,听的张扬一个劲的骂娘,事关程林,张扬也不敢大意,坐在我身边,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一口,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让这帮孙子怎么陷害你?”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张扬深吸一口香烟,随即把烟头仍在地上,沉思道:“我在大二有个哥,混的挺好的,我去问问他能不能弄程林吧!”

    张扬的话,说的我特别感动,我感激的看着程林,说了声谢谢。

    而就在这个时候,寝室大门被人踹开,是一个剪着碎发带着耳钉的男生,叫林杰,是程林的头号狗腿子,依靠着程林的关系,在大一混的也挺出名的。

    这个时候林杰来了,我的心里咯噔一声,林杰进来之后,四周环视了一圈,把目光放到我身上,指着我说道:“来,你跟我来一趟!”

    该来的总会来的,我刚准备站起来,张扬第一个不乐意了,一脚踹飞一个凳子,骂道:“怎么的啊,你谁啊,就来我寝室指手画脚的?”

    “哎呀我曹,你怎么的啊?罩着他的?”林杰有些好笑,朝着外面招了招手:“来,都进来来!”

    林杰一招呼,从外面又涌进来七八个人,反倒是让张扬一个人显得势单力薄,我知道张扬不一个人肯定是招架不住,也没让张扬为难,我站起身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苦笑道:“没事,我跟他们去一趟吧!”

    “去什么去啊?我找我哥去干他们的,怕啥啊!”张扬仍然不放心我,虽然自己也难做,但是还是决定维护我。

    “呦,兄弟你哥谁啊,你知道我哥谁吗?是程林,你可消逼停的吧!”

    林杰冷笑了一声,一脸的不屑,朝着我勾了勾手指,我跟张扬说没事,就去看看,一会就回来。

    张扬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最终说道:“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跟着林杰走了出去,我本以为他们会找地方打我一顿,却没想到把我带到了校长办公室,这个我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地方。

    而在我还没有来之前,我就知道事情已经无法弥补了,以程林的家庭背景,校长不可能帮我说一句话,果然,我们一行人来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程林已经坐在了校长桌子前喝茶,一身运动装,瞧着二郎腿,十分有风度。

    校长是一个头发不算多的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穿着一身西装,见我进来了,校长朝着一旁正喝茶的程林问道:“程少,这就是你说的败坏大学风气的学生?”

    程林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校长我就是,而当校长知道我就是程林口中败坏大学风气的学生之后,随手从桌子上抓起一个花瓶,直接朝着我砸了过来:“我去你妈的!滚!苏州大学不需要你这样的败类!”

    校长就好像刻意表现给程林看一样,上来朝着我拳打脚踢,校长穿的都是厚底大皮鞋,踹在我的身上很疼,而我却不敢还手,我知道如果我一旦还手,打校长这个罪名,那也绝对够我喝一壶的!

    但是,我一味地忍让,却换不来校长的怜悯,打够之后,校长直接推了我一把,怒吼道:“滚,滚!我们苏州大学,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渣!从今以后,你爱哪哪去,你已经被开除了!”

    校长此刻气的不轻,胸口跌宕起伏,我知道他气的不是我偷内.衣,不是败坏我社会风气,苏州大学每天那么多犯事的,校长都懒得去管,校长生气是因为我得罪了程林,面前的程大少!

    在面对德高望重,权利地位与金钱,校长毅然绝然的把我当成了牺牲品,因为我能力有限,我不能像程林一样掀起惊涛赅浪,而校长的话,使得我站在原地,心灰意冷,自嘲的笑着。

    现在,就因为程林的一句话,校长怒了,把我开除了,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一句话,就毁了我整个前程,这个社会就真的这么没有王法吗?有权有势,就他妈的可以颠倒黑白吗?

    见我还站在这里,校长有些不乐意,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还站在这?我不是说你被开除了吗?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

    此刻的我,站在原地一阵冷笑,因为都已经绝望了,所以我现在没有任何的顾及,我看了一眼在一旁坐着的程林,他那玩味的笑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我也在笑,只不过我的笑容是那么的惨淡,那么的自嘲:“校长,伟大的校长,你可真是伟大啊!你这么以身作则,我们学生真的好爱戴你啊!”

    “每次办事的时候找不着你,坐收名利的时候你出来了,玩导员女大学生的时候你能耐的,让我交钱的时候你威风了?你真妈的是一个好校长啊,这学校,不上也罢!再上下去,迟早被你们玩死!”

    我的话,说出了我的心声,我感觉是那么的轻松,校长直接楞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我没有在这里待下去,而是直接摔门而去,我怕我在晚走一会,再被校长按地上一顿踹。

    走出办公楼,我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开除了,辛辛苦苦上了十二年学,就因为得罪一个富二代,所有的努力都成了竹篮打水。

    我仰起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尽量不让自己的泪水掉出来,直到这个时候,我心里面还想着米雪,那个曾经在我心里单纯动人的女孩。

    这么多年了,无父无母,无人照顾的生活,我都已经习惯了,

    我没有想那么多,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望着步行街一对对社会上的情侣,手牵着手,满脸洋溢着幸福。

    天空也很配合的下着小雨,路上变得泥泞,我一路奔跑着,突然,我脚下一滑摔倒了,整个人趴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我没有爬起来,反倒是趴在地面上放声痛哭,这样很好,因为没有人分得清我流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受不了了,我不想再这个城市待下去了,这几天给我的打击,已经完全让我快崩溃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似乎感觉到雨好像停了,我抬起头,看着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看着我凝重的脸上漏出一抹欣慰。

    而此刻,在男人的身后,正停着二十多辆黑色的大奔……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