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懦夫 rouwe n8.co m

麝香之梦(NPH) 作者:Aki想喝珍珠奶茶

182.懦夫 rouwe n8.co m

      莉莉觉得跟各种怪物睡已经够糟糕了。现在她发现一个更让她反胃的上床对象——大龄已婚贵族男性。
    每一个定语都让她浑身难受。
    她感觉自己被他碰过的地方都要起疹子了。
    库什在慢慢地舔舐她,一点点从她新鲜的伤口里汲取血液。她的乳头红肿生疼,每被银环触动一下,都牵动着她敏感的神经,让她忍不住全身颤抖。
    “放开我!”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 yushuwx.c om
    她拼命推阻着,库什紧紧咬住她的乳环,把乳头扯得肿痛难忍。
    “我会好好配合当人质的……别、别这样了!啊!”
    她发出尖叫,因为库什又咬了她一口,衔着红肿的乳头往后拉扯,让圆环在嘴唇之间滚动。
    莉莉痛不欲生,匆忙抓住他的长发,想把他拉开。
    库什猛地攥紧了她的手腕,从箱子里取了一根金链条,把她乱动的手跟床柱绑在一起。
    莉莉注意到他猩红的眼睛里,有种近乎疯狂的渴望,缺乏血色的皮肤上沾着令人不安的鲜红,和之前看起来判若两人。
    他的眉眼像雪一样清丽冰冷,不再压抑沉重,那种锋利的,颇有进攻性的美貌逐渐舒展。
    他的舌尖一点点舔过森白的獠牙,又咽了咽口水。
    莉莉心跳极快,像是突如其来被人从悬崖边推了一把,直接坠落。
    獠牙刺穿了皮肤,咬在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库什拼命吸舔着这道伤口,如饥似渴地吞咽丝丝缕缕的血液。
    莉莉痛得大声哭叫,双腿乱踢着,也不知道碰到哪个部位,让他轻哼了一声。
    库什迅速用身体压制住她,把她挤在柱子上,胯部紧紧摩擦着她的小腹。
    莉莉的背很痛,胸部很痛,手腕也因为挣扎而青青紫紫的。刚才在床上那番折磨已经耗费了她不少力气,现在被半吊在床柱上更是使不上劲。
    她感觉到了磨在她肚子上的硕大硬块。
    对吸血鬼来说,吸血的欲望和性欲总是息息相关的。
    她能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很快她的裤子就扯下了,库什非常迫切地把阴茎插了进去。她毫无准备地被捅到底,痛得把舌头都咬出了血。
    库什迅速抬起头,掐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嘴掰开:“……不要想自杀的事情。”
    莉莉哭得说不出话,只能踢了踢他,不痛不痒。她感觉自己满脸都是泪水,狼狈极了,身上遍布着被他咬出来的小伤口,不停地流血。
    库什擦了擦她的脸,阴茎慢慢退出来一点,再小幅度地抽送。他只坚持这个频率一小会儿,很快就没办法控制了。
    他眼睛里能看见血红色。
    欲望像海浪一般,推着他往前走,摧毁他多年来自以为是的控制力。
    他用尽全力推入狭窄干涩的甬道,顶到子宫口也没停下,粗壮的龟头往上挺进宫颈。有种头皮发麻的快感席卷着他的全身,阴道内壁细腻又滚烫,因为不适而拼命挤压着他,好像急着要把他的精液榨取出来。
    他爱极了这种感觉,开始反反复复地抵着宫口抽送。
    他的确是没有对莉莉说过谎的。
    他觉得莉莉很聪明。
    她身上有某种令他着迷的特质。一些美好的,但是无法准确描述的东西。
    她是他最喜欢的学生。
    她让他用于伪装的“教师”身份都变得更有意义了。短短一年内,他真的在每天教书、改作业。
    他们班的历史成绩甚至很不错。
    他为此有几分骄傲。
    他开始想用漫长的生命尝试不同的职业,寻找“活着”的意义。而不是终年藏在冰封的古堡里,培养一个又一个打发时间的爱好。
    但是,每次回首,玛丽亚的棺材都摆在那里。
    安静地提醒着他,他只属于黑夜。
    因为他是怪物。
    他还会把人变成怪物。
    他自私,胆小,渴望陪伴,害怕改变。
    所以他才给予玛丽亚受诅咒的永生,让如此多的无辜者为之殉葬。
    现在,他还要复活玛丽亚。
    因为他依然和年轻时一样。
    自私,胆小,渴望陪伴,害怕改变。
    没有哪怕一丝丝的变好。
    他绝对不能失去共生了几千年之久的吸血鬼伴侣。
    当库什从狂躁的血红色视线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莉莉已经放松了。
    随着强暴她的时间变久,她逐渐没了力气挣扎,肌肉也不再紧绷。身体为了自我保护,分泌出湿漉漉的润滑液。阴道内软烂又黏腻,每插一下就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让他口渴极了。
    库什四处寻找她流血的地方,仔仔细细地舔干净,直到伤口发白。
    他想起她咬了舌头,又用力掰开她的嘴巴,手指伸进去摸索。伤口就在舌尖上,还渗着血。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这儿。
    好极了。
    又软又滑,香甜可口。
    他闭上眼,嘴唇贴近,尝试着亲吻她。
    他勾着她的舌头到自己口中,在缠绕中汲取点点滴滴的血腥味,混合着她的口水下咽。
    比单纯的血更鲜甜,更美味,让他冰冷的身体都开始发烫,脸上也泛起鲜艳的血色。
    他的舌头舔过她的上颚时,莉莉猛地从虚弱中爆发,用头狠狠撞了他一下。
    库什略微退开,手指捏住她的下巴。
    她额头泛红,眼睛哭肿了,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渗血。
    几天前,她还在床上羞怯地想亲他。
    现在她看起来惊惧无比。
    亲吻对她来说大概是“爱”的表达。
    比其他所有的身体关系,都更亲密,更珍贵。
    库什想起她当时是怎么做的。
    他低着头,轻碰她的嘴角,然后让唇瓣紧密贴合在一起。
    莉莉马上咬了他一口。
    库什把手伸进她齿间,摸了摸她的舌头,然后舔掉手指上的血。他挺腰更用力地顶弄她的小穴,囊袋把她的大腿打得通红,穴口的嫩肉被操得翻出来,又湿又肿。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莉莉死死瞪着他。不过她太虚弱了,语气没什么魄力,听起来只是很可怜。
    “我没有对你说谎,莉莉。”库什沙哑道。
    莉莉被粗壮的阴茎捅得身子直颤,说话也断断续续:“不、不是没说假话就……啊!不要……别碰这里……”
    她想说,没说真话的是骗子。
    有所隐瞒的是骗子。
    模棱两可,态度含糊,言行不一的,肯定只能是骗子。
    库什这么聪明,这么精通人性,却不愿意承认这点。
    他明明就是个骗子。
    “不要碰这里!!”莉莉又尖叫起来,只不过声音比之前小很多,也更嘶哑一点。
    库什抚摸着她小巧的阴蒂,把它从薄皮下剥出来按揉。
    莉莉边哭边喊他停下,被插进去仅仅是痛而已,被玩弄这里会感到舒服。现在,比起痛,她更害怕会舒服。
    库什慢慢放缓了节奏,浅浅地插弄着她柔软的小穴。但是他手指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捏住她小小的阴蒂不停用指腹摩擦。它肿得像一颗粉红的果实,带着可爱的颤动。
    莉莉死死咬住下唇,数着地毯上的方格让自己分心,就是不愿意高潮。
    库什轻叹一声,将精液射进她体内,然后慢慢拔出来。从穴口抽离时,发出了轻轻的“啵”的一声,大量冰冷的浓精淋到她的腿上。
    库什把流出来的精液涂抹到她最娇嫩的部分,继续抚弄这颗敏感的珠子。
    莉莉脑子热得厉害,浑身战栗。
    她想了很多事情让自己分心。
    比如凯洛,比如神庙,比如玛丽夫人。
    她觉得这应该是自己坚持得最久的一次了。直到润滑逐渐消失,下面变得有点干涩,她依然咬着嘴唇不出声。
    “莉莉……”库什平静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要抵抗。”
    莉莉勉强抬头看了他一眼。
    银发微微遮过眼睛,像黑曜石一般的质感,仿佛能吞噬光芒。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
    可能是亲吻被她拒绝之后。因为那之后,他就没有再吸她的血了。
    他的表情有点莫测。
    那个遮盖情绪的符文一定在生效。
    莉莉怒视着他,没有力气说话。
    库什慢慢地揉着她的阴蒂,把指腹粗糙带茧的地方贴着它摩擦,动作很轻柔,尽可能安抚着其他地方的不适。
    “不要再碰我了!”莉莉微弱地喊道,又奋力扭了一下腰,“骗子!”
    “我——”库什张口。
    “你不仅是骗子,还是懦夫!甚至连说谎都不敢承认!”莉莉嘶哑地吼道。
    库什的动作微顿,把手从她身上拿开,陷入了深重的沉默。
    莉莉慢慢放松下来,垂着头缓了口气,眼睛疲倦地闭上。如果不是手腕被吊得太痛了,她现在就能睡过去。
    她在昏沉中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然后,她的大腿被坚决的力道分开,身下传来一阵可怕的刺痛。
    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睁眼看见库什用穿孔器贴着她的阴蒂,手指用力把它拧起来,银针直直地从底部鲜红的嫩肉下面刺过去。
    血流到他的手上,他没有皱一下眉,也没有露出狂热的渴望。
    他从黑箱子里挑选了一个最漂亮的纯金圆环,上面挂着会响的金色小铃铛。然后他小心捏着她脆弱的部位,慢慢把金环穿好。
    外面又一次传来仆人的敲门声。
    莉莉的惨叫声听起来像在杀人,招来注意是很正常的。
    不过仆人没有问房间里发生了什么,而是向他报告道:“伯爵大人,外面有个小男孩,说要找您。”

182.懦夫 rouwe n8.co m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