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了信:

    君,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死了。

    不要伤心、难过。其实我的心早就死了,当我父母出事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就死了。我一直想要自杀,但是我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我带领shin走向顶峰

    他一直很相信我,我的父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可他们死了!上天为何如此针对我??

    当然,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不能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身上的秘密。

    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了自从我父母死去之后。希望你能替我保守它,如果说出去我也无所谓了。

    我是一个双性人,拥有男人和女人的双官,真的好恶心。

    逍遥翎羽绝笔。

    小君看完信后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倒在了沙发上,胃里有着什么东西在翻滚着,喉头一甜,血丝顺着俊美的嘴角流了下来,艳红的血液是那么刺眼。好像在

    在嘲笑什么,在可怜什么????

    小君艰难的举起信纸看着最底下的落款逍遥翎羽绝笔!满脸泪痕,哥哥你怎能如此狠心啊。

    电话突鄂的响起。麻木的小君风一样的冲向电话

    “哥哥!你在哪??”

    “君少爷,是我ello。”

    “什么事!”

    “少爷让我们准备的所有转手手续都已准备好并且签了字,所有董事都在会议室等着您呢,君少爷什么时候能到?”

    “什么!!??他什么时候做的这些事,他现在在哪!告诉我!快告诉我!”

    “对不起君少爷,我并不知道少爷在哪,但是他留了一句话给您让我在您签订所有手续之后告诉您”

    与此同时逍遥翎羽之前将速度提到极致冲向大海在空中冲了很远到了海里还在行驶竟遇到在哪海线附近有个海底峡谷,车子慢慢的下沉同时水业一点点向车内

    渗进,在车沉入峡谷的地步的同时也灌满了。在车的周围可以隐约摸索到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看似凌乱,如果让一个精通奇门遁甲的人来一眼就可认出这是一个阵法,却不知是什么阵法

    ,也不知道是否有效。但是车沉下的时候碰到了其中一个很小的石子,紧接着就是一阵雾蒙蒙的眩光升起。车上的逍遥翎羽消失了!

    好难受,这就是临死时的感受么。啊呛到水了,看来很快就会死了。

    貌似车外面有光啊,好晕,好冷,好想睡觉。爸爸妈妈,翎羽来找你们了。

    “咳???水,我要喝水。”感觉嗓子好干啊,怎么了,我到地狱了么,怎么睁不开眼睛,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身旁一阵碎步声。“啊,八阿哥醒啦,快叫太医,快、快啊~”

    “紫妃娘娘驾到~”随着一阵通报声,感觉身旁有人坐下。

    “宇儿,宇儿你醒了么?宇儿醒醒啊,额娘好怕失去你啊,呜呜”

    听见哭声一阵烦躁出口就喊“哭什么哭!”

    还不等大家惊喜就听见外面喊“太医来了太医来了~”

    紫妃娘娘赶紧说道“太医你看????

    “放心,让老夫看看。”便摁住逍遥翎羽的手腕把脉。

    “恭喜娘娘,八阿哥已经度过危险,现在并无大碍了,高烧已退,待老夫出一份调养身子的药膳,不出半月便可痊愈!”

    “这样本宫就放心了,有劳刘太医了。来人,赐刘太医黄金五十两,各种珍贵药材一份!”

    “谢娘娘恩典~~~~~!”

    床上的翎羽听着旁边人的对话,心中震撼无比,‘天啊。我穿越了??我记得最后到海底临死前看见外面有光然后就是一阵眩晕????难道真的穿越了?还是

    我最近跟小君看哪个什么穿越的电视剧《宫》看多了?’

    慢慢的身边的人开始散去,到最后只剩下床上的翎羽一个人。

    翎羽想要睁开眼,可是怎么都动不了,‘哼我就不信了我一定要醒过来!’用尽全身力气,醒醒,醒醒啊。蹭的一声,逍遥翎羽从床上跳了起来。

    “妈的!我以前锻炼体能的时候也没这么费劲!”看着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头发狼狈的垂下,只能嘲笑一声。

    抬眼看向四周,首先是床,古代的纱帐式的床,檀香木质家具???翎羽越是看心越是往下沉,‘看来,真的穿越了,呵!’

    走到镜子前,照了照镜子,跟现代的自己的脸一样,除了眼睛由本来的琥珀色变成了紫色,紫色中却带着银色的电光。

    看到熟悉的脸,当下心一凉。糟了!赶紧退去衣服查看。

    “果然!哈哈哈,天啊,穿越了,却还是这副恶心的身体么??!!我上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翎羽蜷缩在角落里,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嘴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

    ‘吱呀~’门开了“北冥宇?”

    翎羽听见有人进来吓了一跳,紧紧的拉住自己的衣服,“不,不,不要,呜呜,我不是怪物,我不是,呜呜”

    “宇?你怎么了?”北冥漠然听到声音来到了翎羽的面前。

    “不,不,不要过来。啊啊啊~唔”还未缓过气来嘴就被人堵住,翎羽睁大眼看着吻着自己的人,大脑一片空白。

    果然,跟想象中一样的甘甜,哥哥,你会怪我么?可是这样的哥哥好诱人啊,真的控制不住!

    许久之后,北冥漠然才慢慢放开翎羽,唾液连成的银丝因两人的分离而拉长,在月光照耀下是那样糜烂。

    “哥哥别害怕,漠然在呢,哥哥不是怪物,我的哥哥,我最爱的哥哥!”漠然抱住翎羽缓缓道。

    夜很长,也很短。北冥漠然抱着颤抖的翎羽坐了一晚上。天亮前北冥漠然对着熟睡中的翎羽说道:

    “哥哥,漠然走了哦,不然被人发现可不好了,我抱你回床上,放心。”轻轻抱起翎羽走向床边;将翎羽安置好后天边已经隐隐发白了。运起轻功急速向

    府邸飞掠而去!

    北冥漠然刚走,翎羽就睁开眼来。精密的大脑飞速的回忆着历史。

    我叫北冥宇是八阿哥,看身体的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岁,刚才那个是我弟弟不知是几阿哥,应该比我小,历史中并没有姓北冥的皇帝,也就是说这是个架空的世界

    那我重生了在这个世界,既然老天你一定要玩我我就活给你看!既然死不了,就好好的活下去!

    “来人!”

    闻言就听见外面有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八阿哥什么事?”

    “你给我讲讲关于现在朝中的大小事情吧!我昏迷了好久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是。八阿哥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皇上先是废掉了六阿哥七阿哥,原因是他们加害兄弟,也就是您八阿哥。??

    ”

    侍女正想要继续说被翎羽打断“他们如何加害的我?”

    “您忘了啊。他们把您带到宫外,听说是冰月湖,从船上给您推下去了。加上冰月湖常年寒温,又给您下了蒙汗药。这才是您有了生命危险。不过幸好冰月湖离皇宫不远,正巧被出去游玩的十一阿哥看见了当下不顾危险就跳入湖中救了您还揍了六阿哥和七阿哥。”

    “哦,你继续说把。”

    “嗯。也就是您被十一阿哥带回宫后,皇上知道了这件事,废了他们。现在正在宗人府监禁呢。您到今日已经昏迷了半月了,也不见好转,紫妃娘娘每天都会过来看您,娘娘可真疼您啊。”

    “嗯,你叫什么名字?”

    “回八阿哥,奴婢小翠。”

    听完小翠的回答,翎羽一脸黑线,“太俗了!以后你就叫霜儿,知道么?”

    听到逍遥翎羽说自己的名字俗脸上浮现两朵红晕小声的说“是,八阿哥”

    “嗯,去准备水,我要沐浴”这具酷似自己的身体果然是躺了半个月了,估计每天都有人给擦洗,可是还是觉得身上黏黏稠稠的。

    “知道了,霜儿先下去准备了”

    “去吧。”

    泡在足有二十平米大的池子里,逍遥翎羽开始想今后该当如何。

    唉,老天,你可真会玩我啊,呵!不过,既然你要玩,我就陪你玩!你如此对我,那我就做到人上人让你看看!

    呼,真舒服。明天先去找个人问问这个国家的信息,打听打听。当今皇帝肯为了我废掉两个儿子,看来我如果争抢皇位的资本还是有的。如果要是拉拢人的话,首先是那个什么紫妃娘娘,听霜儿说她每天都来看我,也就是说她可能是我的母亲。嗯。。。然后呢,那个北冥漠然?不知道可不可以。想起北冥漠然昨天晚上和自己????“呕~咳咳咳!妈的,真恶心!”

    不过争夺皇位不止要有人脉,还要有资金和身价。我可以从商,这个时代是个架空的古代,首先就从大部分穿越小说里写的那样,从最好下手的妓院开始把,我还可以开创他们现在没有的东西,这个时代应该没有毛绒玩具把,还有婴儿床,小推车什么的。可以开几家玩具店试试看,不过现在我还不太了解他们的商业经营方式,过几天自己的事情平稳些再出去了解下吧。

    唉,也不知道小君怎么样了,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打理父亲的shin。想完就闭上眼睛慢慢的清洗着身上的粘稠。

    心性大变的他从那个冷似万年不化的寒冰一念之间便成为邪魅冷血的北冥宇!

    了解

    更新时间2012-2-21 19:07:49字数:3813

    第二天一早北冥宇就醒来了,穿上一身黑色长袍,袖口有银色的花边,腰间带了一块八阿哥的象征玉佩,头发用紫银色的丝带轻轻束起,并未把头发弄得非常紧致,松散的发丝并没有显得北冥宇凌乱邋遢,反而增加了他一丝邪魅,那样骄傲不倔,一副逍遥公子偏偏佳人的感觉。

    对着零落国进贡来的‘琉璃镜子’(就咱们的玻璃镜子。。)笑了一下,沉声道:

    “逍遥翎羽,从今天开始,你不在是那个自卑封闭的逍遥翎羽了,你是重生的北冥宇,努力,让耻笑你的人,让看不起这种体质的人,全部都俯身在你的脚下!”邪魅的笑容下,诉说着让人骨头发寒的誓言。却不知,将来的将来,他竟然在人和权之间摇摆。当然这也只是后话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门。

    这是北冥宇第一次离开房间。没想到自己住的地方竟如此大。

    走出房间后正对着房门的是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至通向远处的大门,石子路旁边是种满紫罗兰的院落,我说呢,怎么有我最喜欢的紫罗兰的香气,原来这个八阿哥跟自己有相同的喜好啊。

    思量了一下决定先去自己的‘母妃’紫妃娘娘那试探试探。决定后当下就找了个小太监让他带着自己去了。

    真不愧是皇宫,出了他的锦瑟宫便是通向各方的宽道,两边都是红砖黄边的围墙,又走了一段路程前面出现了一个大湖,湖上有小桥,走廊,湖面上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水里有着游鱼。虽然湖很大但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