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啊!”小君一到医院就疯了一样的找医生。“先生!先生!请先去挂号!”

    “挂你大爷!我是shin的现任总裁!快点救我哥!”

    周围的人一听是shin总裁全都连忙动了起来,连院长一听是小君都从家里连忙赶了过来。

    忙忙碌碌了一个小时总算安静下来。

    “逍遥先生!您的哥哥并没有大碍。只是疲劳过度,身上的也只是瘦了一些皮肉伤而已,养些日子就会好的。我们已经让人给您的哥哥挂了营养水????“

    小君一听没有大碍松了口气,“够了!我哥哥什么时候醒?”

    “这个如果没问题的话,您的哥哥睡一个晚上就会醒来了。”

    “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好的,我是这个医院的院长,您有什么吩咐叫我们就可以了。”那人一脸赔笑的走了出去。

    终于安静下来了。

    小君慢慢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哥哥?哥哥!是你吗?哥哥,你吓死我了,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呢?还给我下药,哥哥好过分!”说着泪水在眼中蓄满,一滴一滴落下来,滴落到北冥宇的手上。

    “哥哥,别走好吗?小君离不开你!”

    此时凌h也好不容易从车中出来办好了一切手续叫人把车开了回去,来到医院,刚到门口就听见这句话。那人的脸被小君的后背挡住,只听到小君抽噎隐隐的哭声,“君???”凌h低下头轻轻的关上门走了。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2-10-7 14:01:05字数:2520

    “哥哥,别走好吗?小君离不开你!”

    此时凌h也好不容易从车中出来办好了一切手续叫人把车开了回去,来到医院,刚到门口就听见这句话。那人的脸被小君的后背挡住,只听到小君抽噎隐隐的哭声,“君???”凌h低下头轻轻的关上门走了。

    ??????????????????????

    小君就这么一直看着逍遥翎羽,突然手机震了一下,现在时间,北京凌晨一点。机械化的声音后面出现了一个气愤的声音,一点了!君!快睡觉吧!

    小君楞了一下,h?“糟了凌h还在车上呢!”

    随后拿起外套就要出去,刚迈出步子,回头看向北冥宇。似乎迷茫了,又转头看向门口,低下头沉吟了一会,然后抬头坚定的跑了出去。

    嘟~~~嘟~~~嘟~~~嘟?????

    小君坐在出租车里往家里赶,‘这个笨蛋去哪了!真是让我头疼’又拨了家里面的座机电话,打了两遍。

    “喂?小君哥哥?”

    “嗯是莫言还是莫君?”

    “我是莫言哥哥。”

    “凌h哥哥呢?回去了吗?”

    “额不知道啊。好像没回来,我们等了你们好久,然后就自己洗漱了睡着了。小雨还在下着,凌h感觉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漫无目的。身上全部淋??,脸上的水渍则分不清是泪是雨。

    身上很冷,这种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北冥宇……你在哪?…”终于忍不住蹲下去哭了起来。

    小君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下了车走在大街上,心里却是十分着急'他一定是误会了!他一定是生气了!我错了,快回来吧!'凌h虽然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些了解了,可是他从没离开过自己啊!他能去哪呀!越想越着急,脚步则不自觉的跑了起来。

    此时是刚入冬,街上本来人就少,再加上下雨何况现在是半夜,几乎就没人!想找个人问问都没有!“该死!”,哎…可能是上天感动,给了小君一次悔过的机会。

    小君看见前面有个白色的身影蹲在地上,停下脚步,轻轻的走过去,蹲下抱住那人,“你让我担心死了!下次不许这样了!我会…很心疼的!”

    被抱住的颤抖了一下随机倒在小君的怀里。

    “凌h!凌h!你怎么了!”

    凌h的额头贴但小君的脸颊上,唔,好烫!小君连忙抱起凌h打车回家。

    迷糊中的凌h紧贴在小君身上,身体的摩擦让他感觉小腹位置肿胀起来。

    “冥宇…冷…”小君听到这句话身体一僵,随机放松下来“我…还没能代替那个人的…位置吗!”……

    床上的凌h还在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小君心疼的换去凌h头上的凉毛巾。

    “唔,我其实…不是女生…”“冥宇,他是谁…我好难过…红头发…红眼睛…老公…”“北冥…漠然……变态……死他也不会看你一……”

    又是这些梦话……对不起h,我错了…这些话一下一下撞击着小君的心脏,手不禁用力拧紧了毛巾。

    “小君…我也喜……”

    猛地抬头看向床上的人儿,嘴角上扬,眼睛也湿润了…“h!我知道!我知道了!四年了…我知道!哈哈!“

    快速的换了毛巾,然后钻进了被子里,手轻轻的环绕上凌h纤细的腰。将头满意的靠在凌h的脖颈处,贪婪的闻着凌h身上的清香。(小君真是…粗线条啊…有了这个忘了那个!)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北冥宇就醒了。睫毛颤动,却不愿睁开,直到眼角流下了泪水,才慢慢睁开眼睛,“回来了……么……”

    看着身上的病号服,起身出去,刚出门正好遇上了院长,院长拉住北冥宇,先生您好些了吗?

    北冥宇抬头看眼前的人,冷漠的啊眼神看不出一丝色彩。

    院长见北冥宇不说话,还在诧异北冥宇眼睛的眼色…可能是戴美瞳了吧!“先生是否需要进餐?我叫护士给您买些来?不过先生,美瞳还是少戴为好。”北冥宇一愣,下意识问出来

    “美瞳?”

    “是的先生!”

    “给我准备一套衣服,我要出院!”

    “这…先生不等逍遥先生来,再出院吗?”

    北冥宇沉吟了一下问道“是谁送我来的?”“是shin公司的总裁逍遥翎君。”

    小君?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吗?“麻烦您给我准备一套衣服,然后借我部电话我给我弟弟打电话叫他来接我。”

    “好的先生,您稍等。”

    回到房间拿着院长的电话,想了想,应该……还是那个号码吧…试着往家里的座机打过去试试。

    嘟…嘟…“喂?您好,您找谁?”

    电话里出现一个小男孩清脆的声音,北冥宇感觉这声音好熟悉!是谁呢?!一时愣住“逍遥……翎君,在吗?”

    回到房间拿着院长的电话,想了想,应该……还是那个号码吧…试着往家里的座机打过去试试。

    嘟…嘟…“喂?您好,您找谁?”

    电话里出现一个小男孩清脆的声音,北冥宇感觉这声音好熟悉!是谁呢?!一时愣住“逍遥……翎君,在吗?”

    “哦,小君哥哥啊,他还在睡觉呢,您有什么事吗?可以先跟我说,等小君哥哥醒了我告诉他。”

    “哦,没事,这样吧,你等他醒了告诉他说医院的朋友醒了,已经出院了。”

    “哦是小君哥哥的朋友啊,好,哥哥你刚出院要好好休息哦!”

    “恩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嘻嘻我跟小君哥哥的名字差不多呢,我叫莫君。”

    听到这个名字,北冥宇愣住了,‘熟悉的声音,名字也相同。???是???巧合还是???’

    “喂?哥哥?你还在吗?”

    北冥宇这才反应过来“哦咳咳,莫君,你是哪里人?”

    莫君想起来小君哥哥告诉自己要防备,听到这话不禁认为那人是骗子有意图语气便冷了下来“先生,不好意思,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再见!”

    说罢,话筒里就出现了忙音。

    北冥宇也渐渐冷静下来,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可能吗?????会是???这样吗????怎么可能呢!”

    马上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又不禁报了一丝希望。

    ‘回去????还是???不回去?’

    北冥宇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走到了那,渐渐的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抬头一看原来是走到了上海有名的红灯区,这白天哪有人营业啊。

    “哎~”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突然身边蹭过一个人,撞了他一下。北冥宇抬头看看那人,不禁纳闷,这大马路也没几个人,怎么就撞自己呢?

    可是一抬眼却看见那人也看着他。

    “妈的!穿的挺好身上连个一毛钱都没有!你他吗欠揍!”那个人指着北冥宇就是一顿骂。

    北冥宇不禁皱了皱眉,“你这个小偷偷窃已经是不对了怎么还骂人呢?”

    “我艹!你知道我谁吗?!我骂你?!我还打你呢!看你的脸就欠揍!小白脸。”那人听见北冥宇竟然还敢还嘴,提拳头就要打。

    可是奇怪的事却发生了,那小偷的手还没碰到北冥宇的时候就倒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墙上。然后掉在地上不醒人事。

    北冥宇看到后也不禁愣了一下。‘难道说我的力量还没消失?’北冥宇看了看两旁,根本没几个人,也都各自忙着,慢慢走到一个小胡同里。

    稳住身形,然后????整个身体就那么浮在了半空。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2-10-7 14:03:15字数:2097

    北冥宇从胡同出来,心情仿佛更糟了。

    ‘呵~这些都是???圣的。没有了他。???我却????还有什么用?!’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很委屈很委屈。

    眼中的泪水似乎就要滴下了,北冥宇运气把眼角的泪水蒸干。

    “好了,既然也回来了,就面对!不能再逃避了,圣,相信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回家吧!”

    北冥宇默默念了隐字诀,身形慢慢消失然后腾空飞向那所自己离开了四年的家。

    北冥宇站在门口,心里百感交集,就这样默默的站着,回想起曾经的一点一滴。也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

    北冥宇站在门口想了想,叹了口气。默默隐去身形打算隐身进去看看之后就离开。

    轻轻地从窗口飞进去,是自己的卧室,摆设一点都没变,很干净。隐隐约约还能闻到自己喜欢的紫罗兰的香味。

    躺在自己阔别了四年的床上,有些百感交集的感觉,回忆着这四年的经历,不知是该冷笑还是苦笑。

    “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可是脑海中总是飘出一个火红色魅惑的身影。

    爱撒娇,爱胡闹,很认真,很无赖,很??爱自己。

    干脆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谁知道却睡着了。

    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一个,有着红色的头发,背对着自己在一个朦胧的湖泊中清洗着自己身上的血污,血污退去,显露出一条条恐怖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后心痛的厉害。

    “小宇宇,你暂且忘了我吧!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去找你。现在,我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你了!”

    北冥宇站在??中听到那人传来的话,不禁大喊“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