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都是我在‘里面’认识的。”阿海和小波他们当然知道这个‘里面’是指哪里。

    可那两个男孩已经根本顾不上和阿海、小波他们打招呼了,早就瞪大了眼睛惊奇地围着一丝不挂的陈虎转着圈看。虽然在路上通过葛涛和小嘎子的嘴他们已经瞭解一些情况,但此时真的看到了这个浑身都光着的高大壮汉还真有点缓不过来神。

    “乖乖,还果然是真的!”胖子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着。

    “我没骗你吧,我这几个朋友抓到的!”葛涛一指阿海他们自豪地说道,然后又转向阿海和小波:“我和他们说他们还不相信呢,这不一大早就急着过来看。”

    铁柱也是瞪着的眼睛简直要冒了光:“嘿嘿,真不错,有意思没想到这家伙这么高,还这么他妈的壮。”他试探着想摸摸陈虎的身体,可是犹犹豫豫地还是有些不太敢,于是向着小波他们问了一句:“能摸摸吗?”

    傻蛋蹦了过来,对铁柱说道:““甭说摸了,怎么玩都行,这家伙已经被我们弄的服服帖帖的了。”然后照着陈虎的屁股扇了一巴掌,问道:“嘿!大屁股,你说呢?”

    陈虎正认真地按着拍节做着操,听到傻蛋的话急忙回答:“报告首长,可以摸啊不,可以怎么玩都行。”

    看到了陈虎的举动铁柱完全打消了顾虑,肆无忌惮的手在陈虎结实的身体上左掐一把、右拍一下地掐捏起来,小嘎子也毫无顾忌地凑过来嘿嘿坏笑着抓起陈虎的鸡巴左翻右看。

    陈虎本来就被这几个陌生人看得浑身难受,现在又被人玩弄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更是羞愧难当。他一边按着口令做着操,一边尽量躲闪着铁柱和小嘎子那游移在自己身体上的手。可刚躲闪了几下,傻蛋就不愿意了,他厉声喊道:“他妈的,好好做操。是不是又想挨收拾了。”

    “就是就是,都已经这样了还躲什么躲,你光着大屁股不就是让我们玩的嘛。”铁柱也附和着嘲笑陈虎:“摸摸你就受不了了?以后有的是你好受的呢!”

    小嘎子这时一指陈虎的胯下喊道:“哈哈,这还吊着两只鞋呢!”原来陈虎自己的两只跑鞋被紧拴在阴囊的根部,吊在胯下伴随着陈虎的动作正悠荡着。

    “嘿嘿,过一会到了跳跃运动时就有乐子瞧了。”傻蛋坏笑着对着小嘎子解释道。

    葛涛此时把拿来的一些吃的和香烟都放在桌子上,把男孩们乐得兴高采烈。陈虎也看在了眼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这些东西无非是葛涛他们为了加入玩弄自己的队伍而付给阿海他们的酬谢,自己还不知道将会为这些酬谢而付出怎样沉重的代价呢!

    “看来昨晚没少折腾他啊?”葛涛看见了陈虎身上被男孩们抓挠出的伤痕和挤捏的青印问着阿海和小波。

    想到昨晚那疯狂的场面,两个初尝性事的男孩都有些不好意思。

    葛涛一看便知是怎么回事,委琐的脸上笑得更显丑陋:“怎么样,是不是也操他屁眼了?很舒服吧!”

    阿海和小波吱吱呜呜着,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俩一起操的,一个操嘴,一个操屁眼,来回换着操。”嘴快的小狗子不由自主地喊道。这一句把大伙都弄乐了,更是把小波和阿海的脸都羞红了,可比他们更羞臊的当然还是陈虎了,真是让他无地自容啊。

    “呵呵,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这事还不是家常便饭!”一想到自己也即将加入这个行列,胖子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狠拍了一下陈虎的屁股,翘着脚贴近陈虎的耳朵得意地尖声笑道:“大屁股,你说是不是啊?”

    这尖声的话语不仅刺痛着陈虎的耳朵,而且每一个字都象针一样扎在陈虎的心上。

    “第八节,跳跃运动。”灵蛋特意提高了嗓门,提醒着大家。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伴随着灵蛋的拍节,陈虎的身体开始了跳跃,而吊在阴囊上的两只跑鞋此时简直象长了翅膀似的上下翻飞起来,那滑稽的场景真是把所有的男孩都乐得翻天覆地、前仰后合。可每一下跳跃也都把陈虎疼得直冒冷汗,那两只毫无规律四下乱飞的跑鞋剧烈撕扯着他的阴囊,尤其是重重落下的那一瞬间更是拽得两个睾丸剧痛无比而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可他断断续续的叫声早就淹没在男孩们的轰笑声和下达命令的喊声中了:

    “哈哈哈哈大屁股,再跳高点。”

    “呵呵,呵呵,目视前方,不许低头!”

    “嘿嘿你们看他挺着的的大鸡巴哈哈摇得多欢看,象不象在画圈呢。”

    “哈哈看把他疼的呲牙咧嘴的哈哈再多让他跳一节。”

    “”

    尽管在灵蛋的拍节下陈虎不得不痛苦地多跳了一节跳跃动作,可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恐怕被这些小魔头们又抓住什么把柄,只能强忍着疼痛认真地好每一个动作。

    终于这场痛苦而又难堪的早操总算完成了,陈虎被勒令双手抱头,大叉双腿地面对着一个墙角直身站立作为暂时的休息,以便继续等待着‘小首长们’的发落。

    平静下来的男孩们此时开始享用葛涛他们拿来的零食糖果,稍大一些的小波和阿海则每人叼着根烟,你一嘴他一句地向葛涛、胖子和铁柱他们述说着自己调教陈虎的过程。

    “这家伙刚被我们抓到这时还不太老实呢,”小波吐了口烟说道:“我们给他上了几个刑,他就变得乖多了。”

    “哦,都怎么弄他了?”胖子问道

    “先用木板狠扇了顿屁股作为见面礼。”

    “哈哈,这和我们刚‘进去’的时候差不多嘛!”胖子兴奋的说道:“他那个大屁股扇起来肯定很过瘾。”

    “然后揪着耳朵考空军。知道吗,报数时他得叫自己是大屁股空军。”小波继续讲着

    铁柱回过头看着站在墙角的陈虎光裸裸的背影,笑着问道:“谁是大屁股空军啊?”

    看到陈虎没有答应,一边的小狗子恶声问道:“你他妈聋啊?”

    “啊!我、我是大屁股空军,报告首长。”刚反应过来的陈虎急忙回答

    “这家伙还挺认生的。”铁柱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等我们收拾完你后看你还认不认生?

    “后来我们给他玩了个‘火箭发射’,就是把他的卵蛋”

    “知道知道,”还没等阿海说完葛涛就抢着回答道:“没想到这招你们也会,够他受的。”

    “可不嘛,我们一人弹他两下,弄得这家伙嗷嗷叫。”小波的话更是让葛涛、胖子和铁柱感到兴奋万分。尤其听到后来五个男孩象喂狗似的让陈虎吃饭,甚至还踢过那场他们自己都没玩过的‘足球赛’,更是对他们刮目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