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来地痛苦尖叫,引得众人一片哄笑。而且疼痛使得陈虎和顾斌都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可是这丝毫也躲避不了滚烫的蜡油,只能让勒在脖子上的绳索由于时不时被猛然拉紧而使得两人的呼吸更加困难。

    “小狗子,烫他们的鸡巴!”脸上已经喝得红乎乎的葛涛一手拎着啤酒瓶,一手拿着根鸡爪子指指画画地喊道。

    小狗子咧着嘴一个坏笑,点了下头。他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蜡烛,看着两个闪烁的火焰贪婪地舔食着周边的蜡炬,只一小会儿就又融化了满满的蜡油。他左瞧右看地调整着两根蜡烛的位置,使之都正好处于两人大叉的胯部上方。手一歪,蜡油就连成溜儿地滴落了下去。“啊!”“噢!”伴随着两溜儿蜡油准确地击中了目标,两声尤其尖锐的嚎叫同时冲出了陈虎和顾斌的喉咙。

    “哈哈哈哈,还给咱们来个二重唱呢!”葛涛得意地摇晃着脑袋说道,把身边的其他人都逗得哈哈大笑。

    可陈虎和顾斌已经根本顾不得男孩们的嘲笑了,随着蜡油的不断滴落,阴茎上那蜂蛰针刺般的疼痛让他们完全忘记了羞耻,一声接一声地嚎叫着。尤其是蜡油滴到敏感的龟头上时,更是让两具紧绷的身体触了电似的猛然抽搐,而嘴里的尖叫声也时不时会因为对方身体的扭动使得自己脖子上的绳索被猛然拉紧而嘎然而止。

    看着两具不停扭动的红彤彤的躯体,小狗子更是来了兴致。他时不时立起蜡烛缓一缓,等到蜡油又积聚得差不多了,然后再瞄准目标滴下去,伴随着‘二重唱’的再次响起,两个刚刚松弛下来的健壮身体再一次痛苦地绷紧、扭曲。如此反复,足足滴掉了大半截的蜡烛,小狗子看到两人的鸡巴差不多被鲜红的蜡油包满了,这才“嘭”地一声跳下了桌子,跑回到餐桌前,拿着一根鸡爪子啃了起来。

    已经酒足饭饱的胖子这时走了过去,背着手仿佛检查工作似的围着桌子转着圈地看。他先踱到陈虎的面前,伸出右手抓着那袒露在大劈的双胯间的鸡巴左翻右看,那几乎粘满了红红蜡油的鸡巴把胖子也给逗乐了。蒙着双眼的陈虎并不知道哪个男孩在摆弄他的鸡巴,可是通过笑声他听出了是那个最让他害怕的胖子。陈虎的刚松弛下来的心一下又抽紧了,他不知道这个虐人为乐的小恶棍又有了什么鬼点子,紧张的肌肉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好在胖子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他转到了另一面,站到顾斌的面前。看着顾斌那同样大叉着的双胯和沾满了蜡油的鸡巴,他似乎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果然,胖子发现了不同。因为陈虎的阴毛早已被揪得一根不剩,胯部光秃秃的一览无余。而顾斌的胯部则覆盖着浓密的阴毛,看上去十分的碍眼。胖子嘿嘿一笑,心里立刻有了主意。他从裤兜里掏出了火柴,划着了一根,然后凑到了顾斌的小腹上。随着火焰的邻近,最长的阴毛一下子就被烤得卷曲了起来,当火柴完全靠上去后,一撮阴毛吱地一下冒了股烟立刻就燎焦了。顾斌根本就看不见面前的人要干什么,可随着刺鼻的烧焦味和小腹上的灼痛,他也知道了危险的邻近。他那大大劈开的双腿条件反射地想合拢以来保护,可是双腿都被拴在了陈虎的双腿上,哪里能拉得动。倒是把陈虎那也劈至极限的双腿又向外狠拽了一下,把陈虎疼得“唉呦”地叫了一声。胖子丝毫也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拿着那根燃着的火柴在顾斌的双胯间四处点火。火焰所到之处,无不伴着“吱吱”的轻响冒出了一股股细细的烟缕,把顾斌疼得禁不住剧烈地扭动着着腰腹,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保护作用,倒是把胖子刺激得越发兴奋起来。仅仅一根火柴就差不多把顾斌小腹下方的耻毛全燎干净了,胖子又划着了一根,然后把脑袋凑进了顾斌的双胯里,左手翻弄着顾斌的鸡巴,右手开始仔细地烧燎环绕在鸡巴周围的阴毛。好在顾斌的鸡巴上裹满了已经变干的蜡油,无意间居然成了一层保护膜,使得最脆弱的鸡巴倒是逃脱了被烧灼的噩运。几根火柴之后,胖子终于停止了这场‘烧荒运动’。他退后了几步,晃动着脑袋上下左右地打量着顾斌的下胯,然后又跨到顾斌面前,一把就拽掉了蒙在顾斌眼前的布带,大声说道:“呵呵,看看我给你清理得怎么样!”

    顾斌眨了几下眼睛,逐渐适应了亮光,看见了面前的胖子那张正朝着他坏笑着的脸。然后他垂下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阴部此时已经一毛不剩了,光秃秃的胯股间只留下了一片没被烧尽的毛茬。硕大的鸡巴更是沾满了红色的蜡油,显得极其滑稽和丑陋。

    “怎么样,这下干净多了吧!明天给你用刀刮一刮就更干净了”胖子大大咧咧地用手拍打着顾斌那秃光光的小腹幸灾乐祸地说道:“咦?怎么还有几根”这时胖子突然发现还有几根遗漏的阴毛紧贴着顾斌的鸡巴戗了出来,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又划着了根火柴伸了过去。

    顾斌眼瞅着炽热的火焰贴近了自己的阴茎,心里紧张得简直揪成了一团。他拧动着胯部,却根本躲避不了那渐进的火苗。伴随着一缕轻烟,鸡巴上剧烈的灼痛让顾斌嗷地一声嚎叫,深黄色的尿液竟控制不住地喷涌而出、一泻千里了。

    “哈哈,不愧是员警,身上还带着‘救火设备’呢!”胖子急忙跳到了一边,戏谑地说道:“呵呵要是早一点放水还真给他浇灭了。”

    男孩们被逗得哄堂大笑,更是把顾斌羞臊得无地自容,只好狠狠地瞪着胖子。

    “哈哈,到了现在居然还有脾气”胖子读出了顾斌目光中的语言:“不过,别着急,一会就给你退退火气的。”

    地堡的中央又被男孩们布置成了训练场,当然是专为顾斌这个‘新队员’准备的训练场。男孩们都围成了半圈坐在四边,陈虎也双手抱头跪在男孩们中间,有幸成了一名观众。

    葛涛、小波、阿海、铁柱和胖子轮番上阵,一招接着一招,真是把顾斌折腾得昏天黑地。开始用的还是一些陈虎熟悉的手段和招式:考空军,发射火箭,划旱船,开火车,倒骑驴陈虎看着场地中央的顾斌被男孩们翻来覆去地折腾,心里除了愧疚之余竟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当初那些刑罚落在自己身上时自然是苦不堪言,唯恐避之不及。但现在亲眼看着顾斌那光裸裸的健壮身体被几个稚嫩的男孩尽情地玩弄折磨,自己居然也是感觉到极度地兴奋。

    为了能让‘帮助’顾斌好好退掉火气,男孩们后来还给他又加了几道重量级的‘菜码’:

    首先开场是‘拉大弓’,顾斌胸腹着地,四肢反绑在一起成四马撺蹄状。绳子中间穿上了扁担,四人两边而立,一起扛起扁担,使得顾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