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了,但俩人的面部表情却开始变化,甚至开始有些扭曲。小波把目光移到俩人之间,只见坏笑着的小狗子正站在两人的身后,岔开的双手分别伸到两人的屁股下面。小波不用看就知道是小狗子搞的鬼,这个小家伙一定是把双手的手指各自插进一个屁眼里了。但他假装不知道,依旧仔细地盯着陈虎和顾斌的身体。陈虎和顾斌被小波恶狠狠的目光盯得心里一阵发毛,可是肛门里不停抽动的手指又弄得他们又麻又痒,两人只能硬挺着那钻心的刺激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现在开始报名!”小波对二人命令道,他首先一指陈虎。

    “报告首长,大屁股报导。”陈虎连忙直视着小波的眼睛敬礼报名,然后依旧叉腿抱头。

    小波又一指顾斌,顾斌狠咬了一下嘴唇,也照着陈虎的样子敬礼报名:“报告首长,二屁股报导”

    “不行”还没等顾斌的话音落下,小波就厉声叫道:“重新来,眼睛必须看着我!”

    顾斌猛地怔了一下,缓了缓神,稍微稳定了一下,然后驱使着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小波的脸上,敬着礼高声说道:“报告首长,二屁股报导。”

    可小波还是不依不饶,他一指坐在身后的所有男孩,对着顾斌命令道:“为了让你好好练练,长长记性,现在对着每一个人报告一遍。”

    顾斌丝毫也不敢耽搁,深呼了口气,然后从左至右,微微转动身体向着一个个小‘首长们’依次立正敬礼,高声报名。

    小波看着顾斌问道:“怎么样,学会怎样向首长报告了吗?”

    “报告首长,二屁股学会了。”顾斌又用一个标准的姿势回答道。

    “别说是报名,以后不管让你们说什么,都必须这样说。比如”小波挠了挠头:“比如让你们说,首长请玩我的大鸡巴,首长请操我屁眼哈哈哈哈”小波说着说着把自己都逗乐了,更是把其他男孩们都逗得前仰后合。

    “好了”小波收住了笑,对着顾斌继续命令道:“现在向我报告,请玩我光溜溜的肥屁股。”

    面对着小波的戏耍顾斌即使再屈辱也真的毫无办法,男孩们刚给他退完火,现在想起来还让他胆战心惊。顾斌马上用标准的报告姿势对着小波高声说道:“报告首长,请玩我光溜溜的肥屁股。”

    所有的男孩又是乐成了一片,顾斌却已经羞得眼泪都要掉了出来。

    “大屁股,二屁股,现在原地踏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随着小波的口令,陈虎和顾斌有力地摆动着双手,开始原地踏步起来。小狗子的手指自始至终也没离开过两人的屁眼,并且期间不断加码,此时两手都是第三根手指刚刚强挤了进去。陈虎和顾斌的屁眼本身就被撑得难受,可是小波一声令下,伴随着双腿的踏步动作,敏感的肛门内壁更是在主动地摩擦着深插其中的手指。但是再难受陈虎和顾斌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为了忍住剧烈的刺激,两人的脸都被憋得呲牙咧嘴的。认真的动作配上痛苦的表情,这滑稽的表演在男孩们的眼里简直是万分的有趣。

    原地踏步了好一阵,小波才又发号了新的命令:“向前迈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陈虎和顾斌随着命令并排向前迈开了步伐,小狗子也伸着双手极力地跟在后面,可是已他的个头哪里赶得上陈虎和顾斌的步伐,几步之后就赶不上了,只得把双手的手指都从两人的屁眼里猛地抽了出来。也许是肛门被堵得太久了,小狗子的手指刚一抽出来,两人就都控制不住地放了两个响屁,这下可把所有的男孩乐了个‘满堂彩’。

    “哈哈哈哈这就是‘喷气式’吧哈哈”葛涛笑得前仰后合,也没忘了给二人起外号。

    “呵呵可可不是嘛呵呵一边喷气一边往前走。”傻蛋笑着附和道。

    “给他们再塞上,让他们再憋一憋气,好一会再给咱们喷。”胖子又出了个坏主意。

    于是陈虎和顾斌被勒令俯下身高撅着屁股,每人的屁眼里都被深深插进了一根粗棍子,只留了个小头露在屁眼外边。在以后的行走中,两人必须要夹紧自己的‘塞子’不许掉落,否则要大刑伺候。这无疑在两人的行走的过程中又增加了一项艰难的任务,尤其是陈虎,他那被更多次操过的肛门更是要付出额外的努力才行。两人按小波着口令在地堡内来回走着标准的正步,忽而转身,忽而拐弯,忽而后退倒行,忽而原地踏步,两根沾满了红色蜡油的大鸡巴也随着步伐在两人的胯下不停地左摇右摆。一番折腾之下,两个‘塞子’倒是都奇迹般地没有掉下来。但是由于长时间被迫紧缩肛门,两人的括约肌都早已经因为疲劳过度而麻痛难忍了。

    这时小波又下达了新的命令,让俩人双手横在脑后叉蹲着双腿进行‘青蛙跳’。

    陈虎和顾斌身体依然并成一排,在坐在两侧的男孩们的注视下,按着小波的口令开始向前跳了起来。两人都咬着牙用力地夹着肛门里的木棒,可是没跳几下,随着剧烈的动作木棒也迅速地向肛门外滑落。小波却丝毫没有叫他们停止的意思,终于两人再也坚持不住了,“梆”的一声,陈虎的‘塞子’先落到地上,紧接着顾斌的木棒也脱离了肛门。由于直肠的突然排空使得肠道内壁剧烈反弹,压迫着一直堵在里面的气体迅速冲向肛门口,更兼之两人臀部的剧烈颠簸更是牵扯着括约肌,使得他们根本就无法控制住,果然伴随着“嘭”“嘭”地连着几个响屁一声接一声地放了出来。男孩们笑的更热闹了,连喊带叫地对着已经羞愧难当的陈虎和顾斌开着玩笑:

    “放了放了,你们听比刚才还响呢。”

    “哈哈哈哈,再放响点,看能不能把自己象窜天猴(一种烟花)似的崩上天去。”

    “崩上天是不能,倒是把自己崩的直颠荡。”

    “等跳完了看看地上炸没炸出坑来?”

    “幸亏都光着屁股,要不还不得把裤衩都崩烂了,呵呵”

    。

    男孩们七嘴八舌的挖苦和嘲弄,把陈虎和顾斌臊得满脸通红。可是没有小波的命令,俩人不敢停止,只能继续抱着脑袋扬着脸在两侧的嘲笑和辱骂声中屈辱地向前跳动。

    终于小波下达了停止的命令,他弯着腰双手支在膝盖上,笑呵呵地看着并排蹲着的陈虎和顾斌的脸问道:

    “把屁全颠荡干净了?”

    “报告首长,都没了。”陈虎喃喃道。

    “你的呢?”小波看向顾斌。

    “报告首长,我的也放干净了。”顾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