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钱不钱的,再说”小飞放光的眼睛盯着陈虎和顾斌那不停颠动着的健壮裸体说道:“用他们的屁眼来还不就行了。”

    “好,一言为定!以后”胖子一指陈虎和顾斌:“他俩随便你操。”

    尽管陈虎和顾斌还在专心致志地比赛,但男孩们的对话他们也是一字不落地听在耳里。看到那些刻好的光碟,他俩都感到了彻底的绝望,尤其是顾斌,曾经心中尚存的些微希望此时也是完全破灭了。而陈虎更是觉得哭笑不得,不仅为把顾斌也拽入了这个无底的深渊而万分愧疚,也为自己和顾斌还居然要用自己的屁眼为这些挟制他们的把柄去买单而感到极度的荒唐。

    这时铁柱的嘴里开始哼哼叽叽地呻吟起来,看来“资历”稍深的陈虎到底是技高一酬。

    “嘿嘿,看来二屁股要输了!”胖子幸灾乐祸地说道。

    此时顾斌已经累得双腿酸软,肩上的小嘎子也仿佛变得越发的沉重。他大张着嘴,吃力地喘着粗气,紧蹙的眉头上也开始滴落点点的汗珠。小嘎子也双手狠薅着顾斌的头发,夹紧着顾斌脖子的双腿不停踢打着顾斌的前胸,嘴里不停高喊着:“快,快,架架”这时葛涛的巴掌又开始在顾斌的屁股上‘招呼’起来,‘啪啪’地扇的脆响。当然最让顾斌难以自持的还是在他体内进进出出的那根‘恶棍’,那根巨大的‘恶棍’每一次恶梦般的插入都把顾斌的肛门撑至极限,尤其是顶到尽头的时候,更是让顾斌痛苦地感到它似乎要捅破直肠径直插进自己的腹腔。

    小飞凑近顾斌那张痛苦的脸,盯着他的眼睛戏谑地说道:“员警叔叔,得加把劲啊!”

    顾斌哪里还顾得上他的讥讽,剧烈的痛苦和极度的疲惫已经完全摧毁了他的意志。小飞嘿嘿一笑,伸出右手一把攥到了顾斌那大叉的双胯间不断摇摆着的鸡巴的根部,笑着说道:“还是我来帮帮员警叔叔吧。”说着就伴随着顾斌身体的起落,上下用力地拉拽起来。果然在他的大力牵引下,顾斌的动作频率不得不被动地加快起来,因为只要稍微慢一点,他的生殖器就会被小飞的手扯离自己的身体而剧痛难忍。

    伴随着铁柱一阵兴奋的呻吟声,陈虎终于抢先完成了任务。他艰难地移动着酸痛的双腿从铁柱的身上挪了下来,抱着脑袋蹲在一旁,灵蛋却依然骑在他的肩头不肯下来。而顾斌在葛涛、小嘎子和小飞的内外夹击下依然在竭尽全力地忙活着,扭曲的脸上湿淋淋的,不知蒙满了汗水还是泪水。终于葛涛开始兴奋地哼唧起来,由断至连,由小渐大,最后直至盖过了顾斌那痛苦的呻吟声。两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交杂着,缠绕着,碰撞着,汇聚成了一股奇怪的和弦,萦绕在地堡之中,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二十一)胜负

    随着葛涛一声接一声兴奋的怪叫,他那一直顶到顾斌那撑大的肛门尽头的鸡巴终于开始射精了。满脸汗水的顾斌沉重地喘着粗气,尽管屈蹲的双腿早已因为长时间不停断的起落而酸痛难忍,但他却丝毫也不敢挪动一下身体,继续叉着双腿骑跨在葛涛的身上,屁眼紧夹着葛涛的鸡巴,感受着那汩汩的精液热流冲击着自己敏感的直肠内壁。

    当最后一股精液射出去后,葛涛长嚎了一声大舒了口气。看到顾斌那结实硕大的屁股依然一动不动地悬在自己面前,他在上面狠扇了一撇子,笑着骂道:“还不他妈滚下去,是不是等着我再操你一通。”

    顾斌终于得到了赦令,背着肩上的小嘎子慢慢直起了身。粗大的鸡巴从被他那撑得一点缝隙都没有的肛门里完全脱出的一瞬间,就仿佛橡皮塞从瓶口中被狠拔出来似的发出了‘扑’的一声轻微的闷响。

    “听听,塞的多紧!”葛涛高声炫耀道。

    “你那根粗家伙可不得塞得一点缝都没有”坐在床边的小飞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放肆地扒开了顾斌那半悬着的屁股,向大家展示着那个大大张开的深红色的肉窟窿,啧啧说道:“看看,操得都合不上了。”

    “呵呵,每次操完都是这样。只要过一会儿就又会缩得紧紧的,操起来还会爽得要命。”胖子朝着小飞笑着补充道。

    “嘿嘿,恨不得马上就想试试”小飞死死盯着顾斌的肛门喃喃说道,葛涛的表演和胖子的话已经把他刺激得欲火中烧了。

    “那急什么,比完了赛他俩由你轮着操”小波大方地说道,然后他坏笑着向小飞一挤眼睛:“虽然都是屁眼,但操起来感觉可是不一样呢!”

    “是嘛”小飞兴奋地笑道:“那我可得好好比较比较,看看谁的屁眼儿能让老子更爽,哈哈哈哈”

    听着男孩们无耻地谈论着自己的肛门,顾斌简直羞臊地无地自容。他眉头紧锁,红着脸从葛涛的身上跨了下去。男孩们踢打着陈虎和顾斌的身体,把他俩驱赶下了大床,让他们叉腿抱头并排面墙而立,为下一场的比赛做短暂的休息。

    第一场,陈虎无疑是胜者。

    很快,第二场比赛——“小鸡拔河”开始了。

    陈虎和顾斌面对面站立在地堡中央,相距大约两米远,一根紧拴在根部的细绳将两人的鸡巴连在了一起。两人正中间的地面上划了条中界线,两人要用鸡巴去拔河,把对方拉过中界线的自然就是胜方。

    灵蛋站在两个“选手”中间,稚嫩的童音一声令下,伴随着围在四周的男孩们的助威声起哄声,两个赤裸裸的肌肉男人就开始用自己身体最脆弱的部位在孩子们的目光中去相互较劲了。俩人卯足了劲向后一用力,绳子猛然地被突然拉紧,强烈的疼痛让陈虎和顾斌都异口同声地高声喊叫起来。尖锐的叫声激荡着每一个人的耳鼓,也刺激得男孩们兴奋异常。

    “嘿,真他妈带劲!”听到俩人的尖叫葛涛兴致勃勃说道。

    “大屁股,二屁股,最好都把昨晚吃鸡巴的劲给我使出来。”小波也兴奋地命令道。

    “哈哈,鸡巴都抻长了”小狗子双手支在膝盖上,左一眼右一眼地瞄着被绳子牵在一起的两根鸡巴高声说道,那两根鸡巴都由于绳子的大力牵引而从根部远远地拽离了各自的身体。

    “一下都不许停,用力拉!”铁柱手里挥动着根长长的树枝,逡巡在陈虎和顾斌的周围,在他们赤裸的后背和屁股上敲敲打打,催促着俩人再加把劲儿。

    在男孩们的监督和催促下,两具高大的躯体互不相让,竟然僵持起来。这时胖子走到俩人中间,笑嘻嘻地看了看那两张痛苦扭曲的面孔,然后伸出右手,用两根手指捻住了俩人之间那根绷紧的绳子,用力向上一挑,然后一松手,绳子居然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