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也许是连续的射精让男孩们都有些体力不济,胖子和铁柱足足一起操了半个小时,才双双在陈虎的肛门里射出了精液。在这半个小时里,陈虎的哀号一刻没有停止,只是越来越低沉无力。当两根鸡巴依次拔出来后,陈虎死人似地趴在大床上,嘴里只剩下沉重的喘息了。

    可是男孩们哪里允许他们能这么舒服地休息,他们连踢带拽把陈虎和顾斌弄下了大床,推推搡搡地赶上了大床对面的一张木桌。陈虎和顾斌面朝大床,抱头叉腿地并排蹲在桌子上。这才是他们应有的休息方式。

    男孩们坐在床沿,看着面前两个滑稽的身体都笑个不止。胖子则背着手巡视在两人面前,真的就象一个监狱的长官在对自己的犯人训话一般向陈虎和顾斌宣布着纪律,什么言听计从啊,什么必须服从啊,罗里啰嗦翻来覆去地叨咕了一通。当然每说完一条,陈虎和顾斌都要齐声回答“是,首长。”当胖子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词了,他朝着陈虎和顾斌厉声问道:“听明白了吗?”

    “可是”这时顾斌情急之下急切说道:“我明天就要上班了!”

    胖子的脸一沉:“怎么和首长说话?”

    顾斌已经顾不上许多,他看着胖子高声说道:“报告首长,我,不,二屁股明天还要上班。”

    “只要你们表现的好晚上就会放你们走的,不会让你们丢了工作。尤其是你”胖子一指顾斌:“我可不希望下次操你的时候你已经不是员警了。”

    胖子的话让陈虎和顾斌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的曙光,可是胖子马上又严肃地接着说道:“不过恐怕以后你们的休息日就都要来这里和我们一起过了。”

    胖子的话应该是在陈虎的意料之中,可是顾斌却登时愣乎乎地呆在那里。虽然他对这话的意思并没完全理解,但也隐隐预感到自己的人生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不过现在放你们走似乎还太早了点”胖子狡黠地一笑:“因为还有些别的花样要和你们玩玩。”

    从室顶射进的光线的渐渐地变暗了,天马上就要黑了。整整一个下午不间断的操练和轮番的奸淫让这些半大小子们都有些饥肠辘辘。阿海在顾斌那被堆在角落的警服内翻出了些钱,他对着小波一挥手:“走,买些吃的去,就当二屁股请客了。”其他的男孩一听,纷纷争先恐后地嚷着自己想要吃的东西。在小波和阿海跨出门之前,葛涛尖着嗓子冲他俩喊了句:“记得买几瓶酒回来,喝高兴了再和他俩好好耍耍。”

    小波和阿海嘻嘻哈哈地回到了地堡,手里拎着三个装得满登登的塑胶袋。这时石室内已经被燃亮的蜡烛照得灯火通明,男孩们已经为晚宴做好了准备。

    看到小波、阿海一进来,快嘴的小嘎子就向他俩炫耀地喊道:“快看看我们弄的‘蜡台’是不是很棒!”

    小波和阿海顺着小嘎子的手一看,登时兴奋起来。只见陈虎和顾斌面对面地半躺在木床的中央。他们的的姿势完全相同,都是双腿大叉,四足相抵。俩人的大腿和小腿都被折迭着捆绑在一起,相抵的两脚还被细绳紧紧拴住。每个人的两个腿弯还都连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牵拉在各自的脖子后面,由于绳子的牵引使得两人的上身只能向上挺着而不能向后躺在床板上。他们的双手更是都被绳子捆在了身后,绳子的另一头被吊在脖子后面的那根牵拉着双腿的绳索上。俩人的嘴里都咬着一根向上斜立熠熠燃烧的蜡烛,聚满的蜡泪径直就滴落在各自的胸膛上。

    看到陈虎和顾斌那向上大叉的双胯相互紧紧顶靠在一起,小波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还真他妈的是一对好兄弟,看看靠得多亲密无间。”

    “嘿嘿,屁眼被穿在一起能不亲密无间嘛!”胖子笑呵呵地解释道。

    “哦?”小波仔细一看,只见在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两个屁眼中间赫然露出了一截圆木棒,小波惊讶地笑道“哈哈,原来是被这么穿在一块儿了。”小波用拇指和食指往那紧贴在一起的两个屁股中间一插,掐着那截露出的木棒用力一拉,那里能拉得动,倒是把穿在木棒上的两个健壮身体疼得同时猛地一颤。

    “哈哈,穿的还挺结实!”小波笑着叫道。

    “那当然了,每个屁眼里都足足插进这么大一截呢”一旁的小狗子向小波比比划划地介绍着。

    “呵呵,这根好象不比葛涛的那根细,往屁眼里吃的时候他们没少叫唤吧?”小波摸索着那截圆木棒问道。

    “比我操他们的时侯叫得还欢呢”葛涛在一边插话:“这个屁眼先吃一段,那个屁眼再吃一段,就这样一段一段费了好一阵力气才全吃进去。倒是不偏不倚,正好一人一半,全都插到了头儿。”

    “这就叫”胖子摇头晃脑地像是在念诗:“一根棒子两人吃,一个屁眼吃一半。”话音刚落,就把所有的男孩都逗得哄堂大笑。

    “不错不错,我也接一句,一个屁眼吃一半,吃进去就吐不出。”小波的‘诗’又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

    阿海把买回来的东西一股脑摊在这个”人体烛台“的旁边,男孩们你争我抢地占着位置,围着这个“人体烛台”坐成了一个大圈。他们互相分发着食品,烤鱼、火腿肠、茶蛋、烤鸡爪、面包等等在陈虎和顾斌的身体旁投来掷去,小波、阿海、葛涛、胖子、铁柱和小飞也各自举着一瓶啤酒撞得砰砰直响,你喊我叫地喝得不亦乐乎

    开始时小飞由于和小波阿海他们不太熟悉,相互间的话题还只是称兄道弟的客套话,可是随着酒意渐浓,小飞晃着红扑扑的小脸开始大谈自己和胖子、葛涛、铁柱他们在少管所时的经历。几个人你一句他一句,一会哭一会笑,或是互相嘲笑别人如何在里面被牢头狱警折磨戏弄,或是大谈曾经如何地友谊情深

    当然在聚餐的过程中,男孩们也不会让那个“人体烛台”有丝毫的松懈,只要谁看到陈虎和顾斌的眼睛没有专心致志看着对方,都会把手里的无论是啃剩的鸡爪子还是剥下的茶蛋皮狠狠扔到那两具烛火炙烤下的红彤彤的躯体上。他们被捆绑成这样的姿势,按照胖子的话说,就是让他们仔细地、认真地“相互欣赏”。这种让人极度羞耻的姿势真是不仅能让陈虎和顾斌近距离地面面相视,更是让他们把自己和对方最羞于见人的部位都毫无遮盖地暴露在彼此的目光中。在男孩们的命令下,他们有时要长时间盯看对方的眼睛,有时要仔细盯看对方的身体,不准有片刻的走神。当然,光是聚精会神地相互注视还远远不够,为了助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