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

      人控制着自己的鸡巴,一边任凭着对方如雨的尿液不断地喷溅在自己的脸上。

    「看我射你的眼睛」

    「我射你的嘴」

    两个男孩真的就像是在玩着打水枪的游戏,嘻嘻哈哈地调整着『水枪』的方向。而只要哪根『水枪』的劲头稍稍有些减弱,葛涛只要在那个肚皮上狠拍两下,射出的尿流马上就会又有了后劲。可是装得再满也有弹尽粮绝的时候,后来任凭葛涛再怎么加劲,两根『水枪』的劲头也渐渐变弱,喷射的距离也迅速变短,直到最后几股尿流无力地落在各自的胸腹上,这场『肉枪水仗』才算是告一段落。

    浑身尿水的两具疲倦的身体终于被从马凳上释放了下来,整整一个上午的禁锢让他们的四肢早已麻木,只能无力地瘫躺在地上。

    唐帅宝看着脚下的两个软瘫瘫的身体,尿液和汗水混合成的骚臭味扑面而来,熏得他赶紧摀住了鼻子,皱着眉毛骂道:「妈的,真他妈臭!」说完赶紧转过了身子,朝着胖子、葛涛他们说道:「走,进屋一起合计合计去,看找个什么计策把那条『军犬』也收伏了。」唐帅宝领着胖子、葛涛和小嘎子一边往正屋走,一边向手下们下着命令:「你们快把那两个家伙洗干净,大热天的别在那臭烘烘地招苍蝇了。」

    「洗完呢?」小六子试探着问了一句。

    「愿意怎么玩你们就怎么玩吧,哼哼,你们不是一直想尝尝警察的屁眼操起来是什么滋味嘛!」唐帅宝头也没回就扔下了这句话。

    这一下把剩在院子里的男孩们都高兴地要蹦起来了,吴阳、大志、喜子、二毛和小扣子赶忙跑到仍旧躺在院子里的顾斌和萧坤身旁,一起动手连打带拽地把两个人的身体揪了起来,让他们双手抱着脑袋、背靠着背屁股抵着屁股直挺挺地站在了院子中央。小六子早一溜烟地跑到了水房里,把盘在地上地的一堆黑色橡胶管接到了水龙头上,然后拧开了水闸,抻着已经开始向外冒水的长管子跑回到院子中间。还没等他站稳,吴阳就一把抢过了了管子,转着圈地照着背靠在一起的两个光溜溜的身体哧起水来。尽管水流又急又猛,但两个『淋浴者』甭说去躲闪,就是轻微的晃动都是被勒令禁止的,只能直绷绷地硬挺着身体,任那激射而来的水箭在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猛烈冲击着。看着吴阳兴高采烈地哧水,其它的男孩也跃跃欲试,七嘴八舌地给他出着主意,告诉吴阳去哧射哪个人或是哪个部位。只要那几处男孩们感兴趣的部位被水箭射中,马上就会爆发出一阵快乐的哄笑声,其间自然也夹杂六个男孩污言秽语的辱骂和耻笑。

    小六子看吴阳霸占着水管玩的高兴,心里老大不情愿,心想自己拿来的水管却被他抢了个先。于是总想找机会再抢回管子自己也耍耍。可是吴阳仗着人高手长,几次都没得手。小六子一拍脑袋,赶忙又跑回到水房,又翻找出了一根长长的橡胶管,接在了水龙头上,迅速地把闸门开到最大,忙三火四地跑回到院子中,炫耀般的吆喝了一声:「看我的!」然后就对着围在众人间的两个已经狼狈不堪的身体哧起水来。其它的男孩也恍然大悟,纷纷跑到水房找管子,可是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长管子,没办法有几个就只好拿着脸盆和水桶接满了水跑回来泼,剩下的只得又空手跑回来你追我夺地从别人手里去抢管子或水盆了院子里简直是闹成了一锅粥,彷佛又开始打起了新一轮的水仗。当然这场水仗的输家只有顾斌和萧坤,因为无论谁抢到了管子或是水盆,最终的目标都是他们两人。

    这场热闹的水仗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男孩们都清楚地知道什么才是他们最想做的。全身冲洗一新的顾斌被吊到了院墙边的一个双杠上,由于上面早就安装着固定肢体的绳索和铁链,使得即使十分高大健壮的顾斌也很容易就四肢大张地悬吊在了并排的两根双杠中间,高度自然也是调到了最合适的位置上。当着顾斌的面,六个男孩猜起了拳,为这场期盼已久的『轮奸大战』定着顺序,胜者自然是排在了前面。六个人正好分成了三组,以保证每次都能让警察的前后两个通道都会被一刻不停地塞满并抽插着。萧坤虽然已经不再是男孩们的目标,但也被强迫着充当了男孩们的助手。为了让这场轮奸能给警察带来最强烈的刺激,萧坤被男孩们连拖带拽地弄到了顾斌那悬空的身体下,正对着顾斌的小腹仰面半跪在地上。在男孩们开始轮番地前后一起奸淫顾斌的同时,萧坤被勒令嘴里要一直深含着顾斌的鸡巴不准掉出来。伴随着顾斌挨操时身体的前后晃动,他的鸡巴也会随之不自主地在萧坤的嘴里一刻不停地抽送起来。尽管这场惨烈的奸淫轮番进行了许久,院子中却始终只能听见男孩们肆无忌惮的淫声浪叫,很少能听见两个受难者的呻吟声,因为他们的嘴里始终都被各自的鸡巴塞得满满登登。只有警察嘴里的鸡巴在『换岗』的间刻,才可以听见他大声地喘几下粗气;或是萧坤在被警察突如其来射出的精液呛进嗓子的时候,才会被允许短暂地吐出警察的鸡巴,干咳几声

    院子中的轮奸大战进行的热火朝天,殊不知屋子内虽然静悄悄,却也是杀气腾腾,因为又一场诱捕的黑网已经在无声无息地编织起来

    (三十二)收网

    程战痴痴地望着面前那块明亮洁净的玻璃橱窗,上面一张英俊的脸也在直勾勾地看着他。那真是一张帅气逼人的面孔:浓黑的剑眉,直挺的鼻梁,微厚的半抿着的嘴唇,一双明亮的眼睛纯净中又透着威武程战调皮地挤了挤眼睛,那张脸也调皮地回应着,程战开心地笑了起来,那张脸也咧开了嘴,露出了两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在九年的军队生涯中,程战还从未像今天这样仔细地看过自己。当然即便没有仔细看过,他心里也清楚地知道老天爷赋予了他多么大的宠幸,并且这种宠幸又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与生俱来的优势。

    在四年的军校生涯中他不是成绩最优秀的,但绝对是知名度最高的,强健的体魄和俊朗的外貌使他成了当之无愧的‘校草’。每次部队首长前来检阅,他都是众望所归的仪仗队长,手举指挥剑的矫健身姿早已占据了部队墙报的最显要位置;而与部队文工团一起演出时他也必是节目主持的不二人选,出众的外形即使在众多‘军花’的包围下也同样鹤立鸡群。

    军校毕业后他直接就被抽调到了一个人人羡慕的野战炮兵团,之后五年的部队磨练让他更增添许多了军人特有的英武之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