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程战无奈地感觉到自己肛门越开越大,甚至那种吸吮的力量随着肛门的越张越开也越来越深入到肠道的深处,最后每一下的吸吮都能带来一股仿佛要把程战的身体掏空的痛苦感受。虽然并不愿意在这些毛孩子面前羞耻地惨叫,但这种难忍的痛苦还是让程战渐渐呻吟出了声。

    “嘿,听听,军哥哥准备开始要叫床了。”葛涛乐不自持地喊道。

    葛涛的嘲笑顿时让程战心中一凛,当着这些半大的小子高声淫叫岂不羞死人。于是他狠咬着牙关,极力忍着不叫出声。

    “看来还不够劲,大屁股,你可得卖力吃,每一下都要给我吃出声来。”唐帅宝似乎要打破这个倔强军人的沉默。

    果然,唐帅宝的话音刚落,程战感觉到身下那张可怕的嘴嘬得更加用力了,并真的随着每一下的吸吮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大部分的声音是富有弹性的肠道被强力的气流吸后住反弹形成的,并时而夹杂着当肠道被大量气流灌满后自己泻出的响亮屁声。

    劈劈叭叭的吸吮声和时不时响亮的屁声混成了一片,一刻也不曾停息。男孩们自然是看得手舞足蹈、兴致盎然。

    “真带劲,看把他给爽的!”小波指着由于强忍着痛苦而面红耳赤、呲牙瞪眼的军人兴奋地说道。

    “喂,大哥哥,说说什么感受,舒不舒服啊?”小嘎子甚至半蹲在程战面前,盯着军人已经扭曲的面孔调皮地问道。

    程战通红的眼睛瞪着面前这张稚嫩却又满含淫邪的脸,哪里有心去回答这个无耻的问题。而且被这双稚嫩的眼睛如此近的逼视,真是让他羞到极点。他强忍着,不想当着面前这个一眼不眨注视着自己的小屁孩叫出声来,可是肛门中持续不断、胜似电击般的痛苦一浪接一浪地冲撞着他的忍耐极限。他仿佛感到自己的肛门真的被插进了一根电棍,并一刻不停地释放着高能的电流。这一股股强烈的电流,顺着肠道向上突进,把自己的身体一路击穿,一直冲到了嗓子眼儿。尽管程战紧闭着牙关,但这一股股持续不断的电流根本无法被压抑,甚至由于找不到出口而变得更加狂暴,在狭窄的嗓道里左突右冲,撞击着喉咙,发出了一声声深沈而又短促的低吼。

    “不叫是吧,看来还不够爽。妈的,再给他加把火”唐帅宝右手一指站在台脚叉腿抱头、面朝墙壁的顾斌的背影,对着傻蛋和小狗子说道:“你们把二屁股也牵过来,嘿嘿,叫他跟着大屁股一起吃。”

    “二屁股?吃什么?”傻蛋楞楞地问了一句。

    “你说吃什么?吃鸡巴呗,笨蛋!”唐帅宝笑着骂道。

    傻蛋遭了一句数落,气哼哼地跑到墙角,对着顾斌赤条条的背身又踢又打泻着火。直至小狗子揪着顾斌的鸡巴向台中间走来,傻蛋似乎还没撒完气,跟在顾斌高大的身后连拍带捶,耍着威风。

    唐帅宝让顾斌狗爬在军人的面前,双手伏地,脑袋深埋在军人大叉的两胯间,要卖力地去吃军人那由于药性未尽而依然高挺着的硬鸡巴。

    “别别”看到面前这个和自己一样健壮魁梧的汉子伸过来的脑袋,程战语无伦次地阻止着,可还没等说几个字,那张热乎乎的嘴就已经套到了自己高挺在两胯间的的硬邦邦的阴茎上。

    “啊!!!”程战的身体一下绷紧,并用力地向上绷挺起来,嘴里也随之冲出了一声响亮的尖叫。

    随即伴着顾斌的脑袋在程战的胯间每一下的起伏,倔强的军人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沉默了,这同时施加在肛门和阴茎上的强烈刺激让他再也顾不上羞不羞耻,一声接着一声地高叫了起来。

    “哈哈,终于来劲儿了,听听叫得多骚!”葛涛眯着鼠眼高声说道。

    “那还用说,这叫‘两头爽’,还不叫得欢实”小飞点着脑袋佩服道:“还是宝哥厉害,一招就把这小子制服了。”

    胖子似乎对顾斌的工作还是不太满意,他低下身,用手抓着顾斌的头发上下拉动,使得他动作的频率和幅度都再加大一些。这时,男孩们都纷纷围拢在这个淫秽的‘三人组合’周围,伸长着脖子,探着脸,顺着军人平坦的小腹和顾斌脑袋之间的缝隙,看着一根粗黑的鸡巴在另一个大张着的嘴里迅速地进进出出。

    唐帅宝右手一把抓住了军人湿漉漉的头发,把那张痛苦扭曲着的脸扬向了自己,羞辱道:“听见了吗,这可是你自己的叫声听听,叫得可真够骚的他他妈有种倒是别叫啊告诉我,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奖赏说啊,你是不是很爽啊”唐帅宝一边羞辱着,一边把左手探向了军人那袒露在敞开的军服间那宽厚的胸膛上,被绳索勒得块块耸起的黑红肌肉因为正施加于身的强烈刺激而绷得紧紧的,还时不时剧烈地颤抖几下。那只手,在胸膛飞旋了几下,就直奔目标,一下就捉住了耸立在胸膛最高点的一只黑红饱满的乳头上,并用坚硬的指甲使劲地揉捏掐拧了起来。

    程战感觉到那只狠狠抓着自己头发的手几乎要把自己的头皮薅掉了,而乳头上尖锐的剧痛更是疼得他眼泪一下就淌了出来。

    “快看,咱们的大军官都爽哭了!”唐帅宝抓着头发的手继续加力,把军人的脸扬得更高,并转着圈向大家展示着,然后他又把那张脸拧向了自己,笑眯眯地瞪着那双已被泪水浸湿的眼睛。

    程战也透过点点的泪光,模模糊糊看着面前这张脸:虽然还很稚气,却又满含着老道;虽然还在微笑,却又目露凶光。这张少年的脸真是让他心惊胆寒!

    随着军人的叫声越发地响亮,他的身体也开始忽前忽后地剧烈绷挺,男孩们知道大屁股和二屁股的‘出色’工作就要收到成效了。胖子那控制着顾斌脑袋的手也加快了频率,让他那含着军人鸡巴的嘴套弄得更加卖力。终于,年轻的军人一声野兽般的长嚎,胯部也用力地向前挺了出来。胖子赶忙把顾斌的脑袋迅速回拉,让军人那勃勃悸动的黑鸡巴一下就从顾斌湿漉漉的嘴里脱了出来。在众人的目光中,几股白色的精液也随即有力地射了出来,一股脑地喷在正对面的顾斌的脸上。

    程战虚脱了一般的身体被几双手一起拉了起来,长时间的蹲跨让他的双脚已经发麻,软绵绵地使不上一点劲。当他被男孩们催促着跨过陈虎的身体时,一只脚甚至踢到了依然躺在地上的陈虎的身上,怎么也迈不过去,同时也让程战感觉到了脚下的那个身体竟也是湿淋淋地流满了汗水。

    “呵呵,好精彩的表演啊!”唐帅宝竟然为程战鼓了几下掌,然后他向着众人一挥手,说道:“天不早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