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7

      了,该带着咱们的‘黑鸡巴’去开苞了”说着唐帅宝右手一把就薅住了程战那黏糊糊的鸡巴,摇动了几下,开心地笑道“嘿嘿,一定会让你过一个终生难忘的‘初夜’!”

    (三十七)激流

    程战踉踉跄跄地被薅着鸡巴向门口走去,其余的男孩围跟在程战的身侧,也一同簇拥着向门外走去。为了让他行走得不至过于轻松,刚才被脱下的裤头和军裤此时又被胡乱地穿到了他的双腿上,松松垮垮地堆积在脚面。虽然还被脱落在脚面的军裤羁绊着双脚,但因为眼前已经没有了黑布的蒙蔽,所以还是能够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得上唐帅宝的步伐。可是唐帅宝哪里会让这个被戏弄的对象这么‘轻松’地就跟上自己,他的脚步是越迈越快。程战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狠薅着自己鸡巴的手更是在严酷地提醒着他危机的出现。程战尽量加快着自己前进的速度,可是已经完全堆落在脚上的裤子却像一根束缚着双脚的绳索,极大地限制了迈动的步伐。无奈之下,他只能加快双脚挪动的频率,这滑稽的行走姿态自然遭到了围在身边所有男孩们的讥讽和嘲笑:

    “妈的,你们看,这家伙走路多有意思。”

    “哈哈,跟小脚老太太似的,我太奶奶走道就这么走。”

    “你太奶奶的小脚可没他倒腾得这么快吧!”

    “嘿,你们从后面看,他那个大黑屁股扭的多欢,像不像在扭秧歌呢?”

    “呵呵呵呵,肯定是一听要挨操了高兴的呗!”

    “哈哈哈哈哈哈”

    男孩们边说边笑,时不时还对着那个左右猛烈摆动着的黑屁股踢上几脚或是擂上几拳,催促着他继续加快行走的速度。几个最小的男孩还特意跑到程战的前面,当着他的面夸张地学着他行进的姿势,挪腾着小脚,扭起了屁股。还有的男孩时不时故意地踩一下他拖在地上的裤子,让他本来就左倒右歪的身体更加跌跌撞撞。当一行人走出了房门,进入到了灯火通明的院子,唐帅宝的脚步也更加地变快,最后简直小跑一般向着对面的水房快步走去。程战的双脚也不得不更加卖力地快速倒腾着,由于双脚频率的加快,使得他的身体几乎一蹦一蹦地不停弹跳起来,脱落下来的军裤也完全被甩到了脚底下。跟在身侧的胖子和葛涛相视一笑,有了坏主意,一起抬起了脚突然踩到了拖在地面的裤子上。程战哪里有丝毫的准备,一窜一窜的身体突然一个停滞,挣动的双腿一下就被钉在地上的裤子绊住了。可是薅着他鸡巴的唐帅宝却丝毫没有停顿,继续地向前急走着,情急之下程战双腿用力一拔,竟一下从被踩在地上的裤子中把双脚全部蹦脱了出来,军裤也完全从光溜溜的大腿上掉落在身后。程战的身体一个趔跄,差点绊了个跟头,好在完全挣脱了军裤的束缚,一下就又赶了上去。

    “哈哈,你们看,‘黑鸡巴’这么也能把裤子脱了。”胖子指着掉在程战身后的裤子高声叫道。

    “呵呵呵呵一听要挨操,自己都等不及了,先把裤子脱光了。”小波接声嘲笑道。

    “可裤裤子还挂着呢!”阿海指着仍旧套在军人脚腕、并随着他的步伐不断摇荡着的裤裤高声喊着。

    “脱就脱个干净,让他把裤裤子也自己脱下来。”葛涛一边说着,一边照着挂荡在军人脚上的裤裤踩去。可是裤裤的面积可比裤子小多了,而且程战挪动的双脚也随着唐帅宝的加快而越来越快,军绿色的裤裤仿佛一只硕大的蝴蝶在地面上快速的上下翻飞,使得葛涛连踩了好几下也没踩到。这下所有的男孩都找到了新的乐子,都抬起了脚,你争我抢地去踩踏那个随着军人的脚步而一刻不停悠荡着的绿裤裤。终于,伴随着‘砰’的一声重踏,小狗子的脚把那个众人争抢的目标钉到了地上。冷不防程战的身体又是一个趔跄,双脚一下就从被踩在地上的裤裤中窜跳了出来。

    男孩们一起欢呼起来,小狗子胜利者似的一把就从地上把裤裤拣了起来,快跑了几步,赶到程战的身边,坏笑道:“黑鸡巴哥哥,别生气,我再给你穿上。”说完,他就把手里的裤裤往程战的脑袋上套。可十三岁的小狗子个子连程战的肩膀都不到,哪里够得着,连蹦带跳了好几下也没套上。一旁的吴阳早以看出小狗子的意图,一把就把裤裤抢了过来,骂道:“小鸡巴个子别蹦了,还是我帮你吧!”说完,他走到军人身后,双手一抻,把裤裤口大大地撑开,脚尖一踮,向军人的头上套去。

    程战还没来得及有所防备,就觉眼前一黑,粘着斑斑泥土的裤头已经套在自己的脑袋上了。

    听到后面的连喊带笑,唐帅宝回过头,只见身后那个比自己高了一头还多的健壮躯体上此时套着一个脏乎乎的绿裤头,他一下就被这滑稽的场面逗笑了:

    “哈哈,你们还真会耍。不过”唐帅宝终于松开了手中的‘控制物’,走到怔立在那的军人面前,仰着脸看了看军人那宽厚肩头上顶着的那个绿裤头,然后用手来回地端正了几下,说道:“别说,这顶‘军帽’还真挺合适的!”话音一落,自然又惹起了男孩们的一阵哄笑。

    呆立在那的程战脸上一阵发烧,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军人竟被一群男孩羞辱到如此境地。不过此时头上套着裤裤,虽说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羞耻,却也让他躲避了直面男孩们那火辣的目光。

    “妈的,想什么呢,快走”程战刚楞了一下,已经绕到他身后的唐帅宝就一脚踹到了他的屁股上,催促着他继续向水房走去。虽然程战眼前一片黑暗,但围绕在他周围的十几个男孩左一脚右一脚地帮着他调整着前进的方向,就这样一直连踢带踹地把他赶进了水房中。没有任何的提示,狠狠的两脚同时踹到程战的两个腿弯处,他高大的身体一下就低了下去,膝盖重重地跪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紧接着两只手用力地向下按他的脑袋,使得他的上身深深地前倾了下去,直至套着裤裤的脑袋完全抵在地面上,并被一只脚死死地踩住。随着身体的前倾,程战的屁股越抬越高,蜷跪在地的双腿也被好几双脚踢蹬着大大地劈开了。最后,凉爽的夜风不断地吹撩着敏感的肛门,似乎在告诉程战自己最隐秘羞耻的部位已经完全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依然没有任何提示,一根凉飕飕的胶皮管就抵在程战的肛门外面。程战一声惊叫,被桎梏的身体还没等挣动起来,那根胶皮管在肛门上连杵了几下,就已经叩开了紧闭着的大门。胶管头一探进了肛门,就在刚被‘大屁股’长时间吸吮而依然没有闭合的肠道里长驱直入了。程战感觉着凉飕飕的水管在自己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