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3

      便,四个男人一字排开背对着男孩站在院子的中间,他们双腿大叉,双手两侧平展互相把持在一起。四个男孩站在他们的身后,一人手里握着一根从水房接出来的高压水枪。没有任何的提醒,几道湍激的水柱就同时射向四个光裸的后身。水柱如此之急,以至于四个强健的身体竟都被冲得向前一个踉跄,可在唐帅宝凶狠的喝喊下,不得不马上恢复了姿势,直溜溜地站在那里,硬挺挺地承受着冰冷的水柱那持续不断的猛烈冲击。为了能趋走四个俘虏因为一夜无眠而带来的疲惫和困倦,男孩们决定在继续‘操练’之前先给他们清醒清醒,洗个凉水澡无疑是个最有效的方法。当然这个洗澡的过程可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对于四个洗澡者来说毫无轻松和惬意可言,而对于参观的男孩们,却是充满着乐趣与刺激。唐帅宝不断地向那四个手握水枪的男孩下达着命令,让迸激的水箭射向四个赤裸的身体上的不同部位,而四个被水冲得呲牙咧嘴的洗澡者也必须按照命令一起变换着体位和姿态,去配合激射而来水箭在自己身体上的猛烈冲击:

    ‘挠痒痒’——水柱从侧面冲洗腋窝;

    ‘点麻穴’——水柱在敏感的两肋上扫来扫去;

    ‘清醒头脑’——水柱大力冲击后脑勺,一小会就能让被冲者的脑袋里仿佛有一列火车轰鸣而过;

    ‘洗臭眼’——就是洗屁眼,被洗者还要弯腰撅腚,双手扒开肛门配合。

    ‘打鸟’——四人身体侧立,又细又急的水箭从侧面一下下点射龟头。

    ‘敲蛋’——水柱从正面持续冲洗阴囊。

    ‘爽歪歪’——水箭点射乳头,强烈的刺激往往会让四人的身体左扭右歪。

    ‘喝啤酒’——大股的水流喷射进四人勒令大张的嘴中。

    半小时的凉水澡在男孩们持续不断的欢声笑语中很快就过去了,并且不出所料地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四个湿淋淋的身体重新并排站在男孩们的面前,不仅身上的汗垢和污渍荡然无存,脸上也是没有了丝毫的疲意和倦态。尤其,被水一起全部冲走的,还有那曾经残存在内心底处仅剩的一点点自重与尊严。

    ‘课程表’的第一个内容自然是从一开始就保留的表演项目——广播体操。虽然体操的内容对于新来的军人毫不陌生,但他显然对于这种众目之下全身赤裸的做操方式十分不适应。尤其不仅刚从沉甸甸的尿桶中解放出来的阴囊又被拴紧并吊上了两个硕大而又沉重的铜铃,而且两个挺立的乳头上也被连揪带掐地狠狠系上了两个圆铃铛。

    程战惊讶地看到身边的三个同伴也被配上了同样的装备,更是不知所措,甚至当小狗子的拍节声响了起来,紧张的程战竟仿佛没听见似的呆立在那里。

    所有的男孩都把目光投向了宝哥,似乎在询问怎么处罚这个不听话的初到者。唐帅宝狠呆呆地盯着程战冷冷说道:“当兵的,这里就是你的部队,我们就是你的首长。这里不允许错误,更不允许不服从。如果你要是嫌卵蛋上给你吊得轻了,只要你不动,就再给你加上两个,嘿嘿直到你动为止。”

    看着面前这个黑小子凶狠的目光,程战从心底里丝毫不怀疑他会说到做到。

    “第一节,准备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伴着小狗子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四个光身大男人的广播体操终于在所有男孩的注视下开始了。随着动作的进行,挂在他们身上的铃铛也不停地丁冬做响。男孩们挑剔地审视着每一个人的动作,只要谁的动作被认为不认真或不规范,就会被拉出队伍,面对着其他三人将这一节单独地重做一遍,然后以示惩戒,还会在他的阴囊上再加吊一个沉甸甸的铜铃,男孩们戏称之为‘军功章’。四个表演者都或多或少地轮上了这样的机会,倒不是他们做的不认真,而是男孩们想要在‘跳跃运动’之前多给他们增加点负荷,坠着被若干铜铃拉长的阴囊一起跳跃无疑更具有观赏性和趣味性。在男孩们的格外眷顾下,顾斌和程战被揪出来的次数最多,所以到了‘跳跃运动’前,两人的阴囊上都已沉甸甸地挂上了五个‘军功章’,而陈虎和萧坤却都幸运地只挂着三个。因为在男孩们的眼里,只有坠着五个沉重的‘军功章’才能配得上他俩军人和警官的特殊身份。可惜此时这五个‘军功章’不仅不能带来荣誉,反而成为耻辱的象征,更是痛苦的根源。

    ‘跳跃运动’开始了,清脆悦耳的铃声响成一片。四个各负重荷的男人不得不在男孩们的叱骂中努力地跳跃着,重重落下的一刻往往伴随着抑制不住的痛苦叫声。尤其是负担最重的顾斌和程战,胯下五个叮当乱撞的铜铃更是时时刻刻在向两人提示着它们的分量。

    伴着悦耳的铃声听到四个成年男人一起痛苦地喊叫,真是件让唐帅宝开心的事。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场中的表演,嘴里得意地轻声哼唱了几声,然后仰起了脑袋,看了看湛蓝湛蓝的天,舒畅地骂了句:“今儿的天可是真他妈的不赖!”

    (四十)欢宴

    后午晌的太阳越发地毒辣,明晃晃地挂在晴朗的天上,仿佛也在瞪大了惊奇的眼睛,看着下面那个疯狂的世界。甚至有时也好象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扯过旁边试图溜走的一片云朵,将大半个脸羞涩地遮住一小会儿。

    圆圆的阳伞下,唐帅宝庸懒地半倚在长长的躺椅上,眯着半睁半闭的眼睛,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了。火辣辣的阳光下,程战大叉着双腿直挺挺地站在阳伞的对面。持续了三个小时的严厉调教刚刚结束,现在是他的‘休息’时间。尽管直挺挺地站在炽热的太阳下面一动不动并不舒服,但比起刚才那片刻不停的轮番折磨还是好受得多。在他那被太阳炙烤成黑红色的身体上,不断渗出的汗水汇成了道道的汗流儿,不停地顺着他厚实的前胸和脊背向下流淌着。尤其充满着盐份的汗水流淌过遍布在身上那些还未消退的道道红印时,杀得那里针扎般地刺痛,那是在刚刚结束的调教训练中男孩们留给他的纪念。在两个小时持续不断的折磨与戏耍中,只要认为哪个玩物的动作慢了或是姿式不合格,或是仅仅想让他们惨叫几声‘助兴’,劈头盖脸的抽打就会落在他们光溜溜的身体上。二十几个男孩手中的抽打工具不都一样,所以留在身上的印痕也不致相同:皮带留下的一条条宽印,马鞭留下的则是道道细痕,木棍敲击后的血印颜色比别的都更浓重一些,而铁链抡过的地方则是一串不规则的椭圆印痕,还有几个男孩拿着的是把白色的硬塑料管从中竖着划成几条后编成的鞭子,叫‘小白龙’,打人极疼,狠抽下去立马能见到血丝不过最可恶的是那三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不点:灵蛋,小狗子和小嘎子,他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