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5

      是四个随时挨操的屁眼,或是四根可以尽情玩弄的鸡巴从昨天到现在这两天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真是超越了程战所有二十八岁的生命所具有的全部理解能力,他甚至还没摸出一点头绪,人生之路就已经这样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呵呵,看把他累的,鸡巴毛都往下淌水呢!”唐帅宝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指着程战那被汗水浸湿,粘成了一绺一绺的阴毛调笑着说道。

    “可不嘛,他可是一分钟都没闲着”一旁的小六子赶忙附和着,甚至蹦到了程战的身前,三根手指掐着程战的几绺阴毛用力一挤,几滴汗珠连成了溜儿滴落在地上:“瞧瞧,整个都湿透了!”

    傻蛋转到程战的身后,伏下身子,扒开程战的屁股向里看着,叫道:“哈哈,黑屁股沟里也都是汗,湿乎乎的,都能种庄稼了!”

    这句无耻的嘲讽让程战几乎要哭出来了。

    “种庄稼之前可得先除草啊!”唐帅宝突然冒出了一句。

    所有的男孩都愣住了,似乎都没弄懂宝哥的意思。还是小六子反应快,一拍自己的脑袋,指着程战湿漉漉的阴毛连声笑道:“对,对,是的先除‘草’”说着,伸手就要去薅。

    “别的”唐帅宝连忙制止道,他嘿嘿一笑,眼珠转向站在两侧的陈虎、顾斌和萧坤,说道:“这种活还是让他们干最好。”

    铁柱、吴阳和罗大志几个早就拥上前去,连踢带搡地把陈虎、顾斌和萧坤赶到程战的面前,几脚踹在他们的腿弯上,让他们围跪在顾斌的胯前。

    “你们给我一根一根地揪,晚饭之前给我揪光”唐帅宝下着命令:“剩一根看怎么收拾你们!”

    看到三人不知所措地跪在那里没有举动,唐帅宝恶狠狠地说道:“不动手是吗信不信我会让你们用牙给他‘除草’,而且一根不剩地吃进肚里。”

    唐帅宝的话音刚落,陈虎稍一犹豫后,就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面前那浓密的阴毛丛中的一根阴毛,拔了下去。

    唐帅宝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表情,他从躺椅上站起身,走到惊讶的程战的面前,说道:“感谢我吧,黑鸡巴!我让你的‘战友’给你‘除草’。嘿嘿,要是他们给你弄啊”唐帅宝一指围在四周高高矮矮的男孩们,伸着脑袋凑近了程战的脸调皮地一笑:“卵子皮能给你薅开花。”

    男孩们的晚宴就设在了那个大会议室,两张大圆桌放置在舞台的前面,上面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地上还摆着两箱啤酒,大有让这场盛宴一醉方休之势。在晚宴的进行中,四个俘虏当然也不会闲着,裸体舞自然是给晚宴助兴的最好方式。

    表演的场地就是餐桌面前的舞台,男孩们依次就坐在两张餐桌边。众目之下,四个‘舞蹈者’在小嘎子的口令下踏着正步、排着队伍走上了舞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立——定向左——转!”

    伴随着小嘎子的口令,当四具高大的身体一起并排转向了观众后,他们的装扮登时引起了台下的一阵哄笑。

    虽然说是裸体舞,但四个表演着还是被男孩们做了恶作剧般的装扮。每个表演者的身上并非是完全赤裸一丝不挂,他们都‘有幸’地穿上了‘演出服’。但说是‘演出服’实在是牵强,因为那无非是串着十几片树叶的一根细绳围在腰上。稀疏的叶子不仅丝毫遮不住表演者的羞处,甚至那四根秃光光的鸡巴和硕大的屁股在叶子的衬托下更显淫秽和可笑。

    舞蹈之前,四个表演者被勒令要在半分钟之内做好准备工作,就是当着观众的面自己把自己的鸡巴搓硬,因为每人都甩着一根硬鸡巴跳舞无疑会使他们的表演更具有趣味性。当着台下小观众们戏谑的眼睛,四个人连撸带搓地弄硬了自己的鸡巴,然后被勒令并排靠近了身体,一起把胯部向前拱起,突出自己的鸡巴,被台下的小观众们检查。看着四根并排高挺着的秃光光的硬鸡巴,台下早嘻嘻哈哈乱成了一团。大家你一句我一嘴比较着四根鸡巴的区别与不同,在颜色、长短、粗细和勃起的角度上,无不被仔细评论了一番。最后评出了四项指标的冠军,居然每人都占了一项:陈虎的鸡巴无疑是最粗的,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公认;而长度上四根鸡巴似乎都不相上下,但经过小狗子和灵蛋用皮尺仔细一一量过,得出的结论是顾斌的最长,足足十八厘米还多;萧坤的鸡巴硬起来的角度最高,明显比其它三根都高了一个脑袋;最黑的不用说自然是程战的,‘黑鸡巴’的名字岂是白得的。

    当晚宴开始之时,快节奏的舞曲也随之响起,四个表演者要一刻不停地伴着音乐在台上舞蹈。葛涛‘好心’地告诉了四个表演者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就是谁的腰间‘草裙’上的叶子全部被抖落掉了,谁就可以休息了。当然必须是抖掉的,严禁用手揪,台下二十几双眼睛可是蒙骗不住的。而且为了增加竞争性,台下二十几个观众还要评出跳的最好的和跳的最差的。最好的没有什么奖励,而最差的可要接受严厉的惩罚。

    伴着乐曲,男孩们开始胡吃海塞,不亦乐乎。推杯换盏之际,时不时还向台上的舞者发号施令,或是让谁的屁股扭得幅度再大一点,或是让谁的鸡巴摇得再欢一些

    “宝哥,宝哥”小扣子向旁边的唐帅宝诡秘地一笑,问道:“宝哥,我今天下午出去买菜,回来的路上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唐帅宝正手里抓着根鸡腿啃着,瞧都没瞧他,含混地说道:“你出去看见什么我怎么知道!”

    小扣子呲着白牙兴奋地说道:“我和吴阳开车回来的时候路过前村,在路边看到了一帮小孩。”

    “一帮小孩又怎么了?”唐帅宝不以为然地搭讪道。

    “那帮小孩唧唧喳喳地连争带吵,你猜他们在吵什么?”小扣子盯着唐帅宝问道。

    “你他妈能不能不卖关子,有屁快放!”唐帅宝虽然不知所以,但对小扣子的话也感上了兴趣。

    “呵呵,几个小孩说他们有天夜里看见了一个光着屁股骑摩托的大个子叔叔,可其他的小孩都不信,说他们几个吹牛,就吵起来了”

    “噢?”唐帅宝眼睛一亮,放下了手中的鸡腿,一下来了精神。

    “那一帮小崽子争得脸红脖子粗,都快打起来了”小扣子继续兴奋地说着。

    “呵呵”旁边的吴阳也把脑袋凑近了唐帅宝,一脸坏笑地接声说道:“尤其一个小孩说那个光腚的大个子还是个警察”吴阳边说边笑:“说那个警察的大鸡巴哈哈哈还被坐在身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