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后的一个小孩哈哈掐在手里不停地狠甩哈哈哈哈”还没等说完吴阳就已经笑不成声了。

    小扣子又接声说道:“是是,那个小孩说还说那个被甩来甩去的大鸡巴,足足有这么老长。”小扣子边说边学着小孩的动作用双手笔划着。

    “哈哈哈哈”唐帅宝也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第一次把顾斌带回来时,在路上让他光着身子骑摩托的疯狂经历也让他至今记忆尤新。“不错,不错”唐帅宝笑完后连声叫着好,他乐呵呵地向小扣子一摆手,叫他把耳朵伸到到自己的嘴边,对他说道:“你们现在立即回去”声音越来越小,可小扣子脸上的笑容如同花朵一样慢慢地绽放了出来。当宝哥的机宜一授完,只见小扣子高声叫了一个‘好’,然后向吴阳一挥手,说了声“走”,便一阵风似的刮出了房门。

    所有的男孩都是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着唐帅宝,不知宝哥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唐帅宝满面兴奋地看着舞台上依旧扭动着的四具已显疲惫的躯体,嘻嘻一笑,自言自语道:“呵呵,今天夜里就让咱们来一场精彩的郊游吧!”

    (四十九)路遇

    程战踉踉跄跄地奔跑着,在广袤空旷的荒野中,仿佛一只惊慌逃窜的仓鼠。伴随着肢体的扭摆和颠动,吊在胯下的铃铛撞击出急促而混乱的锐响,似乎要惊醒沉睡中的荒野。尽管夜风清凉,但长时间的奔跑还是让程战赤裸的肌肤上蒙上了厚厚的汗水,在明亮的月光下,竟闪烁着一层幽暗的银光。终于,程战脚下一绊,一个踉跄扑倒在繁茂的草丛中。程战挣扎着翻过了身体,躺在压趴的草丛上,大张着嘴急促地喘息着。轮番的奸淫和持续的调教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加之剧烈的奔跑,即便他这个身经过部队严格训练的铁打汉子也感到吃不消。仰望着寂静深邃的夜空,程战的脑海却是一片嘈杂烦乱。从与那个叫小飞的少年的离奇相遇,到在唐家大院里的经受的惨烈调教;从深夜场院里当着四个小男孩的面遭受的彻骨凌辱,再到刚刚‘货物’一般运送到这里所经历的无耻戏耍和奸淫短短三天的经历既让他满头雾水,又让他刻骨铭心;既让他一腔怒火,又让他无比胆寒。那一场场惨痛的场景,那一幕幕屈辱的画面,仿佛电影般凌乱地在他的脑海里一格格展现。他羞于面对那些屈辱的场面,更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一名堂堂军人会成为一群邪恶少年的俘虏,而自己那曾经引以为豪的健壮躯体会经如同玩具一般被随意地、尽情地、甚至是创造性地玩弄、奸淫。肉体上的疼痛渐渐消退,但精神上的屈辱却如同根根钢针深深刺扎在他的心灵深处这时,在他混乱的脑海里突然浮起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却隐隐绰绰难以辨清。难道是那个叫陈虎的健壮汉子,还是还是那个叫顾斌的警察,这么一名高大威武的警官,竟也落到如此惨境。想到他们赤裸裸的身体,程战突觉脑袋一热,心脏竟砰砰狂蹦了起来。在唐家大院里一起被坏小子们调教时的间隙,自己也曾不自觉偷偷瞅过另外那三人赤裸的身体,每次都会让他不由地激动;尤其一些集体项目,当他们黏糊糊的身体相互接触在一起,拥挤、碰撞、摩擦时,更是让他产生强烈的冲动;甚至在一起经受惨烈的集体轮奸时,彻骨的屈辱中竟时不时还夹杂着丝丝缕缕莫名的快感。他不否认自己喜欢男人,军校里和战友的性萌经历更是让他刻骨铭心。突然,那个模糊的影子一下明晰起来:笔直的一字浓眉,狭长的剑目,高耸的鼻梁,微黑的脸颊两侧两个可爱的酒窝,一身挺括的军服合体地穿在矫健的身躯上啊,是他,秦龙天!一个似曾遗忘却又长埋在心灵深处的人彗星一般划进了他黑暗的脑海,仿佛一下点燃了整个夜空。程战心脏猛地一搐,莫名的憎恨顿时涌上心头。如果当初在军校中与这个同窗帅友没有发生过同性之欢,自己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爱慕上男人,又怎么会在网上结识陈虎并产生了见面的冲动,又怎么会落入小飞的陷阱并被拍了那些不堪入目的把柄,又怎么会被带到唐家大院遭受了那些惨痛的调教和无耻的奸淫程战用力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他实在不愿再面对那些难以启齿的屈辱经历。他挣扎着在草丛中站起了身,四周环望,草野无际。时不时夜风拂过,轻摇着繁密的草丛,仿佛水面荡起的涟漪,迭迭荡荡,向远处层层延展。遥远山坡上的灯光已经渺小得如同萤豆,摇摇曳曳,与夜穹中的点点稀星连接在一起,甚至分不清了。程战略微平静了一下繁乱的心情,迈开了脚步,继续向前走去。尽管他不知道这无边的草野通向何方,但他决心逃离这里,让这场难言的梦魇成为一段永远不再归来的记忆。

    也不知走了多久,程战感觉脚下的土地变得逐渐坚硬起来。借着皎洁的月光,一条坑洼的乡村土路出现在面前,一直探进了漆黑的夜幕中,看不到尽头。程战愈感疲惫不堪,双腿仿佛挂上了铅袋一般逐渐加重,每迈一步都越发艰难。他慢慢蹲下了身体,无神地望着面前寂静幽深的土路,试图恢复些许体力。突然,他朦胧的双眼似乎看见了两盏微渺的亮光忽明忽灭地闪烁在遥远的夜幕中。那是随着亮光逐渐地临近,终于一个模糊的车影朦朦胧胧地出现在远处的土路上。程战心里一喜,如同在这漆黑的夜里提前看见了曙光。他踉踉跄跄地站立起身体,跌跌撞撞地跑了几步,叉着双腿直挺挺地站在土路中间。

    随着车影渐近,一辆小型轿货逐渐映入了程战的眼帘。可是还有好一段的距离,轿货突然吱嘎一声一个急剎车,停到了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显然车里的司机也已经看见了站在土路中间的程战。好一阵,车门才咔哒一声打开了,一个瘦削的身影从驾驶室里蹦了下来。由于被明晃晃的车灯照得睁不开眼,直到那个人影走到了程战的面前,用身体遮住了炽亮的灯光,程战这才看清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瘦高的少年。

    怎么?又是一个少年!程战头皮一麻,心脏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大瞪着双眼,仔细地审视了眼前的少年好几眼,才逐渐松了口气,因为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无论是在让他不堪回首的唐家大院,还是在刚刚逃脱出来的那个淫恶贼窝,都不曾看见过。

    那个少年自然也在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双手反捆、全身赤裸的高壮青年,尤其看到挂在他胯下的那个硕大铃铛时,更是瞪大了好奇的眼睛。

    “小弟弟,请帮帮我,帮帮我”程战急忙央求道,已经顾不上在陌生人面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