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能不能帮哥哥找件衣服?”

    “衣服?没有,就我俩身上穿着的,也不能脱给你啊!再说,你那么大的个子也穿不下啊!”少年咧着嘴笑着说道。

    程战如同冰水浇身,一下心凉了大半截。可是自己这么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到了县里岂不是丢死人!于是他仍抱着半丝的企望向少年央求道:“小弟弟,求求你再找找,哪怕能找出个布片,帮哥哥遮遮羞也行啊。”

    “布片嘛”少年略微想了一下,扭过头向后面的男孩说道:“那就把那件拿出来给大哥哥穿上吧!”

    听到少年的话,程战顿时喜出望外,一连三四天寸丝不挂、羞处尽现的身体终于可以遮掩一下了。男孩在座后翻了几下,举起的却是一件粉红色的短纱裙。

    “啊?”程战失声叫道,这个结果可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怎怎么是这个”

    “没有别的,就这件,这还是上次我姐忘车上的呢!”少年一脸的无奈,接着继续追问道:“你穿不穿啊?”

    “可可可这件也”程战支支唔唔道,心里一团乱麻。

    “不穿就算了,那你还是光着吧!”少年似乎有些不耐烦,扭脸向石头说道:“大哥哥不穿就放回去吧!”

    “别,别”情急之下程战也顾不了许多了,一丝不挂地坐在两个男孩身边已经让他感到非常难堪,他急声说道:“我穿,我穿。”

    由于双手被绑在背后,所以穿裙子的任务还得由石头帮忙。小男孩仍旧把身体从座后探到了前面,俯趴在座位上,双手抻大了裙口,穿进了程战的双脚上。然后顺着他赤裸的双腿向上套。当套到屁股下面时,程战在座位上欠起身体,让小石头把裙子全拉了上去。

    “哈哈,解放军哥哥,别说你穿这条裙子还真挺合身的!”少年一边开着车,一边斜着眼睛瞄了几下程战穿着裙子的下身笑着说道。

    “啊是吗啊”程战一边尴尬地支吾道,一边忍不住向偷偷看去。只见又瘦又短的纱裙被自己粗壮的身体撑得已经走形,下面露出的两条毛烘烘的粗腿显得极其可笑。而且轻薄的纱裙被抻拉得几近透明,半隐半透地露出了掩盖在下面的黝黑的生殖器,显得尤其滑稽和淫秽。

    “小弟弟等有机会给我换一件,行吗?”程战一脸期盼地乞求道。

    “行,可是现在没有。”少年不假思索痛快地回答道。

    程战的心稍微平静了下来,他向后倚了倚身子,把头侧倚在座背上,痴痴地呆望着车窗外荒寞无垠的旷野。温柔的月色窥进车窗,贪婪地拥吻着疲惫军人那英俊的脸庞。在他那渐渐合拢在一起的双眼中,闪烁着星星一般的光亮,似乎是没有溢出的两滴泪光。(五十)归巢

    车子颠簸地在漆黑坎坷的乡村土路上行驶着,半倚在座位上的程战也迷迷登登,半睡半醒。尽管连续数日无眠无休的调教和奸淫已让他疲倦不堪,但混沌迷乱的脑海中仍残存着最后的一点理智还在不停地告诫着自己要保持警惕。他时不时用半眯的眼睛偷偷瞄向身旁开着车的生子,从他那悠闲地吹着口哨的轻松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半点的可疑。程战逐渐放下心来,不是他多疑,几天的遭遇已经让他成了惊弓之鸟,看见的每一个男孩都会让他心惊胆寒。

    在一个岔口处,货车拐上了一条更加狭窄颠簸的土路,顺着这条狭长的土路行驶到了尽头,终于在一片黑黝黝的田地前停了下来。生子打开了车门,双手一撑车座,身体灵活地蹦到了地上。后面的小石头麻利地翻过了椅背,坐到了刚刚空下来的驾驶座上,双手兴奋地抓着方向盘来回转动着,嘴里还一边大声‘嘟嘟嘀嘀’地叫喊着模仿着汽车喇叭的声音。

    程战用力摇晃了几下脑袋,让自己昏昏沉沉的神志清醒了些许。他愣愣地看着站在车外四处张望着的生子,不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忽然,生子的双脚高高地蹦了起来,双手还在空中大幅度地挥舞着,嘴里也‘噢噢’发着尖锐的叫声。不远的黑暗中,突然闪现出了几个瘦小的人影,都在快速地奔跑着,很快就窜到了生子的面前。

    借着月光,程战看清了那几张稚嫩而又邪恶的面孔,嘴里禁不住一声惊喝。他在座位上艰难地挪动着双手反绑的身体,想要从已经身旁已经敞开的车门跳出去。可是他刚一动作,坐在旁边的小石头突然快速地伸出小手,一把就抓在程战的两胯中间,隔着薄薄的纱裙,死死地薅住了他的生殖器。

    “啊?你、你放开放开我”惊讶伴随着屈辱,已经让年轻的军官语无伦次了。

    “放开?放开你还能跑哪去?”小石头一脸的轻松。说罢,他果然松开了小手,任由惊慌失措的军人挣动着身体从车门蹦了出去。

    程战一个踉跄站到了地上,丝毫不敢停歇,艰难地扭动着身体向车后跑去。瘦窄的纱裙紧紧箍紧着他的双腿,根本迈不开步伐,只能快速地倒腾着小碎步。尤其双手还反绑在身后,使得剧烈摇晃着的身体很难掌握平衡。

    “哈哈哈哈快看快看,他跑的多他妈难看。”

    “嘿,悠着点,裙子撑裂了,大黑屁股又该露出来了!”

    程战哪里还顾得上身后少年们的嘲笑声,扭动着滑稽可笑的身姿,努力地向前奔跑着。可是再竭尽全力,禁锢的双腿由于迈不开步伐,也奔跑不起来。程战心里真是既无奈又懊悔,想不到自己恳求穿上的遮羞之物此时却成了束缚自己的枷锁。

    少年们开心地嘻嘻笑着,跳动着轻盈的脚步,毫不费力就赶上并围住了仓皇奔逃的军官一起奔跑起来。任由狼狈不堪的军人左奔右突改变着奔跑的方向,却也始终逃脱不掉少年们的包围圈。

    “嘿嘿,别费劲了,有这力气还是回去给我们好好表演吧!”‘小眼镜’吴迁笑着说道,几步窜到还在疲于奔命试图逃跑军人身前,右腿一伸,绊在他凌乱的双脚前。

    军官的身体本来就歪歪跄跄、左摇右晃,哪里还能躲得开这突如而至的袭击,一个跟头就跄了下去。由于双手绑在身后无法支撑,只能任由高大的身体重重地趴倒在地上。

    少年们围拢上来,外号‘冬瓜’的矮壮小子抓着程战的头发使劲向上薅,疼得程战禁不住一声闷哼,身体却也不得不随着少年的手艰难地从地上滚爬了起来。还没等程战身体站直,只听‘刺啦’一声,那条紧紧裹在他粗壮身体上的纱裙终于再也经不住撑涨,从中间裂开了。

    男孩们手中的电筒一起打亮了,转着圈地在程战的身上照了起来。

    “哈哈哈哈快看快看,他穿的穿的那是什么啊!”‘冬瓜’首先兴奋地喊叫起来,手里的电筒在程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