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8

      、不要别、别打求求你们求你们了”惊慌失措的健壮汉子竟小声央求起站在面前的四个小男孩。“操你妈的,闭上你的鸟嘴。”坐在身后的刘闯恶狠狠地骂道,一脚狠狠地踢在成年警官的后背上,把他粗壮的身体踹得一侧歪,却也把四个小男孩也吓了一跳。上车以来一直轻松有趣的气氛似乎登时变得严酷起来。“怎么样,小家伙,想不想打啊?”唐帅宝继续诱引着四个小男孩。小林看着跪在面前的警察叔叔那充满焦急和期盼的眼睛,又看看左边的亮子,瞅瞅右边的大旺,真是不知该怎么回答。“不、不了”虎头虎脑的小亮子似乎被这场面震住了。“哈哈,是怕打不着丢人吧”小扣子迅速打断了亮子的回答:“哼,警察叔叔可又得笑话你们几个都是小笨蛋了。”“谁说打不着”被激恼的亮子高声反驳道:“他的‘大鸡鸡’我都打着好几次了,别说屁”小亮子顿了一下,因为那个词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现在也已经顾不得了,随即就高声补充道:“别说屁眼了!”“听见了?小鬼头们说要打呢!”小扣子得意地向一脸绝望的成年警官说道。“呵呵,还不快让警察叔叔准备就位。”胡良一脸愉悦地下达了命令。在四个少年的齐力‘帮助’下,高队长很快就准备就位了。粗壮的身体‘几’字型俯趴在一个支在腹下的方凳上,双手依旧吊绑在脊背后,低垂的脑袋探在凳前,顶在车板上。高撅的屁股朝着满车观众的一方,大叉的双腿分垂在凳子的两侧,两个脚腕各拴一根短绳牢牢系在凳子两侧下端的横秤上,因为双胯丝毫不得并拢,使得本应私密的肛门不得不无奈地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中。当着所有观众的面,胖子手持一根粗碳笔在成年警官那滚圆硕大的屁股上由大至小画上了三个同心圆圈,然后扔掉画笔,一手扒着警官的屁股,一手往那充分坦露着的肛门里插一根黝黑的圆木棒。看见那么粗长的器物一点点地被警察叔叔的屁眼一口口‘吞’进直至最后只在外面露出了一截短短的棒头,真是把四个小鬼头惊得合不拢嘴。“看见没,中间这个小黑头就是十环”胖子的手扳了扳那根牢牢嵌进直肠里的醒目的黑色棒头说道:“呵呵,瞄准了打呦!”胖子乐呵呵地介绍完,又扬起巴掌在深插着木棒的硕大屁股上狠拍了几下,伴随着清脆的响声,被粗木棒撑满的直肠更加强烈地感受着有力的拍打带来的由外至内的剧烈震动,让成年警官忍不住地发出了几声沉重的呻吟。射击重新开始。亮子和小林一人一支上满了二十发子弹的射枪,并排坐在后排座上,进行一场射击比赛。支支子弹不断地激射向了目标,在警察叔叔的大圆屁股上陆续增添了点点的红印。画在屁股上的每个圆圈都有自己的分数,从外至内分别是五环、六环和七环,下垂在胯间的生殖器是八环,但如果要准确地击中了龟头,则是九环。每当发出了敲击木棒的‘咚咚’声响,就无疑意味着击中了‘十环’,立时能博得满车的叫好和喝彩。胖子和小扣子分坐在狗伏着的警官的身体两侧,每当小射手射中了‘九环’或‘十环’,两人都会狠狠拍打他那塞着木棒的屁股,催促着他大声地为命中目标叫好,并报告已经射中‘九环’和‘十环’的次数。丝毫不用担心警察队长会因为羞涩而默不做声,因为只要他的声音不够响亮,或是报告的不够准确,甚至是语气听起来不够愉悦,两个少年的巴掌会一直狠拍下去。直至报告的内容和形式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巴掌才会暂时离开他的屁股,接受又一轮的射击。四十发飞射而至的子弹给刑警队长造成了足够的痛苦,无论是肉体上,还是意志上。如果仅仅是射在结实的臀肌上倒还好说,但无论是射中了吊在胯下的柔弱的生殖器,还是击打在被粗木棒撑圆的娇嫩的肛门边缘,都会疼的这个成年汉子触电般身体猛地一搐,并忍不住地高叫低吟、长呼短嚎天刚擦亮的时候,车子终于缓缓地在一个巨大的院落前停了下来。“高大队长,到地了!”胖子在仍旧高蹶着的高剑峰的耳旁用充满愉悦的语气低声提示了一句,起身下车了。还没等高剑峰反应过来,凶狠的黑皮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薅起他的脑袋,狠命地向车门处拽去。尽管久跪的膝盖酸软无力,但在这大力的扯拽下,成年警官也不得不半跪半立、深一脚浅一脚地紧跟着。踉跄到了大敞的车门边,跟在后面的冬瓜抬脚在警官的后腰上一踹,警官粗壮的身体一下就被踢了出去。由于双手反吊在颈后无法支撑地面,魁伟高大的身体半跪着冲出车门,一下又跪倒在地面上。本已酸痛的膝盖又被坚硬的水泥地面猛地一磕,让坚强的警察队长也疼的忍不住一声重哼。没有任何的歇缓,又是重重地几脚踢在他的周身,驱促着他直立起疲惫的身体。借着已经开始放亮的晨光,高剑峰看见了面前一个围着高高院墙的巨大院落,和矗立在院墙正中的一扇黑漆漆的宽敞高大的铁门。唐帅宝踱到高大的刑警队长身边,看着他那张满含着惊愕、成熟粗犷的脸,嘿嘿一笑,悠然说道:“高队长,欢迎到唐家大院做客。不过”黑小子故作调皮地一挤眼睛:“进院前还得进行一个正规的仪式。”唐帅宝说完,一挥手,说道:“给他松开。”一个高个少年走到高剑峰身后,解开了他高吊在颈后的绳子,一天来一直反绑着的双手终于恢复了自由。高剑峰小心地活动着被久吊的双臂,让反扣多时的双膀逐渐恢复过来,然后又搓攥着因被绳索久绑而血液麻痹的双腕。他不明白为什么此时这些穷凶极恶的少年会毫不担心地放开他。但当他环顾四野竟不知身在何处,更兼之看到陆续从两辆车上下来的二十多个少年和从大铁门上的一个已经打开的小门里又鱼贯地走出了一大群少年,逃跑的念头只是在脑海中惊鸿一掠就消逝无踪了。更让高剑峰惊讶地是,一个少年竟然把几件衣服扔在自己的面前。没错,那是自己的警装。从在枫丹堡里的那个奢华别墅里被骗受制起,这身象征着正义与威严的装束就从自己的身体上羞耻地被剥光扒净,开始了在少年们的众目下,在摄像机的镜头前,光溜溜地被玩弄、赤裸裸地被奸淫的痛苦历程。看着不知所措的壮年警官,唐帅宝不屑地提醒道:“怎么,不想穿上吗?”这句话如同一道闪电,一下照亮了高剑峰一片昏黑的脑海。“啊?想,想”他一边连声地回答着,一边连忙拾起自己的内衣和警服,慌乱地套穿起来。赤裸的身体被件件穿上的衣服逐渐地遮盖上,高剑峰满含感激地看了一眼面前比自己矮了一头还多的的黑小子,嘴里竟不由脱口轻声说了一声‘谢谢’。这突来的恩赐一下让他忘记了一切曾经的屈辱与痛苦。虽然全身的肌肤早已糊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