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

      满了粘腻腻的汗水,穿上衣服也甚是难受。但高剑峰还是感到万分欣慰,毕竟不用在众目之下赤身露体、尊严尽失了。对于警察队长的谢意唐帅宝毫不领情,冷冷一哼,说道:“甭客气,一会又还得脱溜光的。”看着成年警官又现出一脸的惊愕,‘混世魔王’却也不多做解释,对着穿戴整齐的高剑峰一指,说道:“去那边照样站好了。”高剑峰顺着手指的方向扭过身体,只见在身侧不远处,顾斌和那个黑壮青年已经叉着双腿、双手抱头直挺挺地并排站在那里。两人身上也穿好了衣服,顾斌一身警服穿戴齐整,那个黑壮青年赫然一身墨绿的军装。而在两人的身边,竟然还站着两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青年人,一个身材中等,面容清瘦,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一条半旧的牛仔裤。另一个身材高大,年龄也比顾斌几个大上几岁,齐整的寸头,端正的五官,尽现英俊与干练,尤其是一身蓝色的运动装里鼓鼓绷绷地包裹着的魁伟强壮身体,竟丝毫不亚于一个健美运动员。高剑峰还在惊异地打量着,‘黑头’早已一脚用力地蹬在他的屁股上,让他一个踉跄冲向自己应该去的地方。高剑峰依样与顾斌几人并排而立后,小扣子蹦到他们的面前从右至左地逡巡着并依次点着数:“一,二,三,四”最后走到高剑峰面前,少年停下了脚步,说道:“大队长,一会入门仪式时你是第五个,先好好看看别人怎么做”俊秀的少年眯着眼睛狡黠地笑了笑‘善意’地提醒道:“你最好你学乖点,要不,进了院子有的是让你扛不住的招儿。”五个高大的身体一字排开,叉着双腿,双臂抱头,直溜溜地站在铁门前的空地上。铁门前同样已经一字排开摆放着四张靠椅,唐帅宝、胡良、刘闯和许亚雷端坐其上。左右两旁密压压站齐了高矮不一的坏小子们,除了唐家大院的十六、七位原驻人马和胡良、刘闯带来的二十余班贼众,还有特意赶来的小波、阿海、傻蛋、小狗子等地堡里的数位少年,加上葛涛、胖子、铁柱、小飞等几个少管所囚友和他们又带来的几个新入伙的少年,再加上亮子、小林等四个小淘气包赫然五、六十众。坐在中间的唐帅宝一挥手,站在旁边的吴阳和小六子一起把一个大空竹筐远远地扔到了五个人面前的空地上。高剑峰疑惑地看着摇摇晃晃的空竹筐正不知所措,只见站在队伍最右边的陈虎已经几步走到了竹筐前,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随着衣服件件剥离了身体并扔落在竹筐里,异常健美的身体也逐渐展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里。高剑峰突然些微记起来在那场屈辱的晚宴上少年们的交谈中时不时提到一个似乎叫陈虎的健身教练,此时看到这个壮汉子的躯体,立刻对上了号。很快,陈虎的身上就一丝不挂了,赤身裸体的健壮汉子走到四张靠椅前,依次向端坐其上的四位少年立正,敬礼,并大声地报告‘首长好!’。最后回到空地中央,叉腿跪地,双臂抱头,直挺挺地站在那里。随即是第二个那个穿牛仔裤的青年,当他也把全身的衣服脱光剥净扔到竹筐里,相比陈虎略显瘦削的身体上赫然布满了各种各样、或新或旧的瘀斑和伤痕。青年麻木地完成了和陈虎毫无二致的报到仪式,并排站在陈虎的身旁。然后是顾斌,然后是那个穿着军官制服的黑壮青年高剑峰的脑海一片混乱,虽然多次从少年们的嘴里听到什么入门仪式,但哪里曾想到会是这样。可是,哪里还有他适应和准备的时间,当黑壮军官也叉腿站到空地中央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以集中在高剑峰的身上。高剑峰只是微一迟疑,双腿就已经不由自主地走到了大竹筐前。即将装满的竹筐仿佛变成了一只还没吃饱的怪兽,张着大嘴,迫不及待地等着他用自己全身的衣服去填喂它。虽然也曾赤身裸体,但,刚刚随穿上的衣服而重获的尊严实在让高剑峰不舍失去。尤其,还要在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自己一件一件地脱光剥净“妈的,你死了啊?”人群中不知谁狠呆呆地骂了一句。“啊?”高剑峰惊醒过来,他抬起脸惊慌地环顾了一周,没找到声音的来源,却只看见一双双瞪大的眼睛。“操你妈的,快点!”又是一声厉喝。高剑峰身体一震,已经不容他有其它之念了。他把手放到衣襟上,开始解上面的扣子。随着件件衣服的剥落,他那刚刚被遮盖起来的身体又逐渐暴露在空气中,刚刚回归的尊严也再一次渐渐远离。当高剑峰的身体又一次如同新生婴儿般地全无遮掩后,全场也逐渐响起了窃窃私语与讥笑。大多数的男孩是第一次看到这位新俘获的刑警队长,尤其他那根没被‘褪毛’的鸡巴让看惯了秃鸡巴的男孩们感到了些许异样的刺激。当这个魁梧健壮的成年汉子浑浑噩噩地依样站到四位‘小首长’面前立正、敬礼、大声报告时,更是获得满场肆无忌惮的讥笑和嘲讽。敬完了礼的高剑峰并没被允许回到空地中央,因为刚才在竹筐前脱衣服时的迟缓而遭致了额外的‘附加内容’。光着身子的成年警官被命令在人群前逡巡一趟,向所有的男孩敬礼报告。这场漫长的入门仪式无疑让新进加入的刑警队长印象深刻,每一个敬礼都伴随着数支小手在他身体上肆无忌惮的拍打、摸索和捏掐。还没等敬完一半,胯下的鸡巴就已经被持续的玩弄刺激得充血勃起。而挺着一根‘硬枪’向大家立正、敬礼无疑又招致了更热烈的嘲笑和讥讽。全部的报到完成后,羞愧不堪的刑警队长终于继续无奈地挺着硬鸡巴回到了空地中间。五个男孩走到五个完成了报到仪式的高大俘虏身前,一人一手牢牢攥到了他们生殖器的根上。小六子牵着高剑峰,一脸兴奋地调侃道:“警察叔叔,进了院可得让我们好好瞧瞧你这根结了婚了鸡巴和那几根究竟有什么不同!”高大的铁门吱嘎嘎地打开了,男孩们簇拥着五个高大的身躯一起向门里走去。虽然高剑峰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但也隐隐感觉到随着铁门敞开的不仅仅只是一个院子,还敞开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六十一)集训

    “啪啪”,两声清脆的锐响伴着瘦皮猴疾风般的挥打在高剑峰粗实的腰身上拍响,提醒着自己的‘坐骑’不许慢下脚步,继续迈开步伐在院子中四处逡巡。

    尽管已经汗流浃背,但在马鞭的催促下,高剑峰还是无奈地加快了双腿的频率。沉重的喘息从高剑峰牢牢咬撑在嘴里由一个粗钢丝绞成的口嚼子中间喷吐出来,嚼子的两侧各系着一根绳子,两根绳子顺着他淌着道道汗流儿的两腮在头顶汇成一股,紧紧地攥在‘驾驭者’瘦皮猴的手里,以便控制着他前行的方向。一个‘人’型的木鞍叉分过高剑峰的脖子,平扛在他的肩头。高剑峰两手左右向前屈探,竭力地把持着脖颈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