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3

      但上身却有意地仍旧穿着自己的背心或衬衫,以保持着必要的矜持与尊严。奸过几轮,渐出兴致的少年们齐声倡议开始了五人一起的集体奸淫大戏。首先是五个玩物头朝里、屁股朝外跪围成一圈,拱在圈子中间的脑袋相互死死地抵顶在一起。大大叉跪着的双腿使得五个朝外的piyan都充分地展露出来,以使五个奸淫者轻松地就命中各自的目标。五个少年连说带笑地一同抽插,一起拱动的下胯推得五个玩物顶在一起的脑袋丝毫也不得松动。而且时不时在谁的倡议下少年们共同换位,以免在一个piyan里操得太久感到厌烦。而无论哪个少年射精后,马上就会又补上替代者这种jb换位的奸淫方式进行了足足一个小时,少年们又想出了让玩物们自己进行piyan换位的奸淫方式。显然,这种方式不仅能让奸淫者省力,还能让被奸淫者产生产生更强烈的屈辱感。五个少年头在外脚朝里以‘五角星’状半躺在大炕上,五个被奸淫者面朝圈里,各自双腿横跨低蹲在一个少年的胯间,自己用身体的起落让少年的硬jb操自己。五个人都双臂向两侧横伸,相互把持着两侧邻者的胳膊,使得身体能保持协调一致地高起高落。而且,每当男孩们喝令换位,五个人要一起抬起屁股,努力夹紧肛门不准滴落出灌满了直肠的少年们的jgye,一起小心挪动着仍旧低蹲着的双腿,按照男孩们指令的轮转方向和位置,一起大轮桩,然后在各自新插入的jb上继续一起起落。五个挨操者被勒令必须瞪大双眼目不斜视地面面相望,可是看到刚刚‘入伍’的壮年警察队长由于仅存的羞臊和难堪而时不时游离自己的视线,少年们决定让他的羞臊和屈辱进行得更彻底一些。在屋子中间的一张方桌上,当着所有人面(也包括陈虎、顾斌、肖坤、程战四个玩物),特意给他补了一场单独的‘小灶儿’。拥有恶魔般尺寸jb的葛涛无疑是当仁不让的人选。高剑峰侧躺在方桌上,左腿下耷在桌下,右腿上扳被站在桌前的葛涛高高扶住。这个姿势无疑让刑警队长的所有羞处都全部坦现在众人目光中。当葛涛端着自己的‘巨炮’一点点向警官那被操的已经不那么紧致的肛门里送进时,壮年警察队长还是痛苦难抑地高叫出声来。当少年的巨型肉棍在警官毫无帮助的求饶声中最终连根消失在警察的肛门里时,满脸胀红的警官口中除了嘶哑的呻吟就剩下沉重的喘息了。卑鄙的少年却不急于抽送,而是让自己的‘武器’严严实实地塞在那里,让自己的俘虏深刻地体会着它的尺寸。

    “怎么样,这次吃与上次吃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葛涛一手扶着警官粗壮的右腿,一手肆意地玩弄着警官因为括约肌被撑至极限而无奈萎缩下去的阴茎,歪着上身瞧着一脸痛苦的成年警官调侃道:“我可是感觉到你的piyan没上次紧了嘢。”

    少年开始一下一下抽送起来,频率虽不很快,但每一下都很用力,力争每次都全进全出,直顶到头。高剑峰伴随着葛涛的每一下冲顶都抑制不住地高声呻吟着,在奸淫的间隙,邪恶的少年更是时不时用双手扒开警官的两瓣臀肌,把他那被自己的巨物撑得满满登登的肛门边缘更加清晰而直观地展现给所有人。这场漫长且痛苦的‘单独小灶’最终在葛涛在警察队长的直肠里射精后结束,高剑峰狗伏在方桌上,高撅着屁股,将刚刚被少年的巨型jb操成一个闭合不上的圆形肉洞展现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最后,耍疯了的少年两两一组,给五个玩物都来了一次‘双龙入洞’,尤其是昨天刚被开苞的高大队长不得不只隔一夜就要完成这个高难任务。在第二根jb强挤进自己肛门时,高大队长的惨厉嚎叫伴随着所有少年的齐声哄笑和喝彩声一起冲破了寂静的夜空。

    午夜,泄尽欲火的少年们抻着懒腰驱赶着五个筋疲力竭的玩物从屋里跪爬到院子中。为了让他们满腹的jgye不会从被操得松弛的肛门中流泄出来,每人的肛门都紧紧地塞着一个梨形肛塞。五个俘虏先在屋檐下撅着屁股、探着脑袋围着一个大铁盆开始他们一天中的第一次进食,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他们要尽量用自己那被硬jb不停抽插了数个小时而麻木不敏的嘴在铁盆中捞吃男孩们的残羹剩饭,补充一整天繁重调教后遗失殆尽的体力。当然,因为塞着肛塞他们不能排便,每天只有一次集体排便的时间,那时拔出肛塞后随着粪便一同排出的自然还有在直肠中贮存了一宿的男孩们的jgye。喂完食后少年们又在他们的嘴里塞进了口塞,堵在嘴外的只是一个黑色胶皮底座,阴茎状的口塞内部深含在口腔中,一直顶到嗓子眼。

    四个少年合力抬着一个大铁笼放在院子中央,进笼前五个俘虏的脖子都被套上了一个铁箍,铁箍上各有四根两长两断的铁链,牵连着紧铐在手脚上的铁铐。五个被铁链束缚着手脚的俘虏排着顺序在少年们的抽打驱赶下依次爬进铁笼。这个唐帅宝头两天刚在城里订做的原本为四条‘狗’定制的‘狗窝’由于意外地加入了刑警队长高剑峰而显得尤其拥挤。当铁门被用力地推上后,五具光溜溜的粗壮身体跪趴着紧紧拥挤在一起,肌肤相贴,身体互抵。尽管拥挤不堪,但被从晨至夜的训教和奸淫耗尽了全部气力的五个俘虏还是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六十二)暂别

    第二日,苦难在继续。

    尤其对于尚未完全进入角色的高剑峰,从一大清早被踢打着从狗笼里牵出来做光腚早操,到紧随其后的排便和灌肠等准备工作结束后,一直持续到下午的训练和调教片刻都不曾停歇。尽管羞涩尚存,尽管疲惫难耐,但不时穿插在训练间歇对于他任何一点失误都要施加的残酷惩罚无疑催促着这位成年刑警队长逐渐寻找到自己新的身份定位。为了使小驯教师们的指令更具有不可抗拒的效力,唐帅宝特别弄来了好几根只有在屠宰场才能见到的电牛刺,那些让猪牛驴马惊恐不已、不顾一切地冲进宰杀车间的棍状长刺用在人的身上也具有同样的震慑力。任凭谁累得瘫软如泥地躺在地上不肯起来,只要那个闪着蓝火的刺尖无论在他身体哪个部位上轻轻一触,立刻就能让这滩‘软泥’变成充满弹性的‘面团’,尖叫着从地上一跃而起。

    整整两天,无论是五个玩物的集体训练,还是对高剑峰的单独调教,唐帅宝都时刻躬亲,无一遗落。这个老道的少年要亲眼证实自己的计划,是否能够在仅仅两天的短暂时间里,就能让一个曾经的不训的成年男人(哪怕是一名桀骜不驯的刑警队长)从放弃愚蠢的抵抗开始,最终走向完全顺从。

    无疑,他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