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5

      程战没想到坏小子还有这手,一怔之下,急忙转身,只见一个更矮小的身影已经冲了出来,双手稳稳接住了飞过来的衣服。这时程战也已经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不由脸上一热,正是在那次让他刻骨难忘的夜游中,在唐帅宝的劝诱下,把自己的‘秃老鼠’玩弄得最终吐出‘口水’的四个小男孩儿中的一个。

    亮子接住了喜子扔过来的衣服,连退了几步,笑着冲着程战说道:“嘿嘿,解放军叔叔,想拿衣服不难,可得让我再好好玩玩你的‘秃老鼠’,让它再给我吐一次‘口水’。”

    亮子的顿时话引起一阵哄笑,自然多出自那些曾经参加过那次夜游的知情者们。不知内情的其他人看着年轻军官那真如一只‘黑耗子’般吊荡在一毛不剩的两胯间的秃jb,也猜出了其中的大致端倪。

    “哈哈哈哈这小家伙,真不赖!”

    “小东西,解放军叔叔那只‘秃老鼠’这些日子可没少吐‘口水’呢!”胖子故意拿腔弄调地刺激着懵懵懂懂的小亮子。

    程战脸上又一臊热,正如胖子所言,自从成为这些顽劣少年的俘虏,他那只被褪净了毛的‘秃老鼠’的确没少被迫地吐过‘口水’。当然每一次都是违背自己的意愿不得不‘吐’的:或是被少年们飞快套动的手撸出来的;或是被另四位与自己境遇相同的囚友用嘴吸吮出来的;而就在昨天晚上才发生过的那一次最为羞耻,在昏天黑地地经历了一番不间断的十人轮奸接力的最后一棒,当着所有围观少年的面,自己的jgye竟然由于前列腺被过度地刺激而不由自主地汩汩而喷了。那一次真是让少年们兴奋到了极点,连呼带叫高喊有趣的热烈场面连同自己羞耻地jgye自喷的过程居然还偶然被正‘中场休息’的铁柱用摄像机完整地记录了下来。这一幕已经被少年们推举为堪与刑警队长高剑峰被葛涛操尿的那一幕相提并列的经典场面。在唐家大院的会议室里,程战和高剑峰并排跪在幕布前,与端坐在身后的排排观众们一同反复地欣赏并列的两块幕布上同时放映的这两场经典场景的剪辑片段。在观众们的肆意评论和调侃之后,两位‘男一号’还一同登台,相向而立,每人手里握着一根扫帚把儿佯装麦克风,依次地向对方提出问题,轮流提问,一问一答。台下的观众作着记录,分别对提问者所提出问题的质量和回答者回答的质量作出评判,输的一方要受到‘水深火热’(直肠中被满满塞进冰块冰条,闭合的肛门口外再被滴落的蜡油紧紧糊住,只有在自己感觉腹内的冰块冰条全部融化成水后才允许申请释出,众目之下蹲跨在大铁盘上自己手扒肛门将冰水全部排出,哪怕只要被发现残留一星半点未化掉的冰渣,塞冰糊蜡就要重新来过)的严厉惩罚。提问和回答的焦点自然要必须围绕着两人的‘精彩瞬间’,比如某某在被操尿或操射的瞬间有什么感受?是否可以再学一学‘高潮瞬间‘时的尖声叫喊?哪位主人操你的时候最有感觉?是否想下一次也来尝一尝对方‘经典瞬间’的经历问答的内容早已引得台下笑声不断,加之两位‘男一号’由于羞臊紧张而变了调的嗓音更是把观众们逗得前仰后合。气氛尽管轻松活跃,但奖惩结果却丝毫没有半点马虎。初来乍到、自尊心尚未完全磨昧的刑警队长高剑峰无论是在提问还是回答上都没有获得观众和评委的满意,反倒是深知‘水深火热’苦楚的程战超常发挥,平时难以启齿的词汇和语句情急之下倾口而出,并时有惊人之句,甚至不时把观众们逗得跺脚大笑。胜负是不言而谕的。当一脸恐惧的成年警察队长被牵着jb连推带踹地弄出会议室接受惩罚之际,同样毫无胜利喜悦、一脸僵木的程战站在舞台上滑稽地接受了一个用避孕套吹成的气球做成的奖章,飘飘悠悠地拴在了龟头上

    小亮子盯着程战胯下的‘秃老鼠’越发地着急,生怕解放军叔叔穿上了衣服自己就再也玩不了‘秃老鼠吐口水’的有趣游戏了。

    其实程战的心里比小亮子还急,看着被小亮子捧在胸前的衣服,真是恨不得马上穿上。他迈开大步向小亮子走去。

    哪知程战刚迈开两条粗腿,一只胳膊顺着身后从程战的胯下伸了出来,还没等程战反应过来,那只手已经攥在程战的阴囊上。“呵呵,解放军叔叔,可不许欺负小孩啊!”喜子紧贴在程战的身后,右手由后至前穿过军人已经迈开的双腿之间的缝隙,狠狠薅着军人的命根子警告道。

    毫无防备的程战疼得一皱眉头,登时滞住身形再也不敢迈出半步。

    “小鬼头不就是要玩玩你的秃jb吗,干嘛这么紧张”坐在唐帅宝右侧的胡良轻描淡写地说道:“谁玩不都是玩,怎么,你还敢不同意。”

    程战何言以对,屈辱且无奈地怔立在当场。_

    唐帅宝装成了调停人,朝程战劝道:“喂,当兵的,和小鬼头好好商量商量吧,要么让小鬼头给你的黑jb打出一炮,要么呵呵光着腚离开这里。”

    听到唐帅宝的的话,程战心知这临行最后一关是难免要过的了。虽然这将近十天的时间里历经奸淫和凌辱,但众目之下被这么小的、甚至性事未萌的小男孩手淫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可是,可是一丝不挂地离开唐家大院更是不可想象的。程战狠咬了一下牙,终于红着脸朝着满面稚气的小亮子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啊小弟弟,我,我可以可以让你让你玩我的我的”程战一时语塞,无论是‘秃老鼠’还是‘黑jb’都实在让他难以启口。

    “妈的,玩你的什么啊?”性急的‘黑皮’朝场中的壮军人高声骂咧道,随即转头向唐帅宝建议道:“宝哥,别和他废话了,干脆就叫他光着屁股回部队去,让他的战友们好好瞧瞧他那个被咱操开了花的黑piyan!”

    一句话引得满堂哄笑,更是臊得年轻军官无地自容。

    “好,既然不说咱就开门送客!”伴随着唐帅宝下达的命令,立即冲过来几个半大少年,推拥着程战光裸的身躯。喜子薅着程战的jb的手也开始向后拽他。

    “别,别,我让他我让他玩玩我的jb玩秃老鼠”情急之下程战还哪顾得了许多,语无伦次地高声央求道。

    “呵呵,早说出来不就得了”一直没吭声的胖子眯着眼睛笑道,他把手一挥,让几个喽兵退下去,又一指捧着衣服的小亮子,说道:“好孩子,去,把衣服给解放军叔叔穿上。”

    满心欢喜的小家伙一愣,没明白胖子哥的意思,瞪着乌黑乌黑的圆眼睛不解地向胖子问道:“给他穿上?那那还怎么让他的‘秃老鼠’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