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7

      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看着喜欢的电视剧或动画片,而即将又一次被‘新婚’的房屋主人则要做好入‘洞房’前的准备,跪在沙发前,深埋下脑袋,为少年们一一口交。‘洞房’的地点不仅仅只是在卧室,因为少年们被吃硬了的jb往往在客厅里就得要解决出第一炮。每当把沙发上并排的几根jb全部吃硬后,光着身子的屋主就要被勒令转过身体,双手支地高撅起屁股,等待被自己吃硬的jb在自己的肛门中依次造访。少年们轮流抽插,并有意在每根jb达到高潮前就会退出来平静一下,换上别的jb,所以这客厅中的第一‘炮’往往进行得异常漫长,

    每次都得两、三个小时。有时,服务者还要蹲上沙发,用自落的方式依次去慰藉沙发上并排耸立的每一根jb。在感兴趣的电视节目结束前,少年们都会交出自己的第一‘炮’。通常不会有任何的歇息时间,在移师卧室的途中,可怜的屋主甚至不是自己走过去的,往往是流满了汗水的身体半跪半爬地被第二轮中打头炮的少年以老汉推车的姿势用jb一路顶进卧室里。洞房一夜,肉色满床,所有光顾的小‘新郎’都要玩至兴尽,三次以下的射精都会被嘲笑作无能。只有在天快亮的时候,房屋的主人才会被允许憋着满腹的jgye疲惫地睡去。无论少年们如何尽兴,房屋的主人是绝对不会被允许射精的。因为他们的jb要在周末的唐家大院或汽车修配厂里大有用途。那时,两根足足憋了五天、充满活力的硬jb无疑能被男孩们玩出不少乐子。

    其实,不光光是夜晚,有时白天陈虎都得时刻准备着应召。应召,没错,就是这两个字,在‘小眼镜’吴迁眯着笑眼对他说出这两个字之前,陈虎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和这两个曾经只有在港台三级片中听到的字刮上边儿。

    “记住,你是应召牛郎,随时得听从我们的召唤。”吴迁乐呵呵地指着陈虎的鼻子一字一字地说道。

    “什么牛郎马郎的,我看还是叫他应召大屁股省事。”一旁的冬瓜快人快嘴地说道,同时引起周围一片哄笑。

    陈虎羞得满脸通红,却不得不屈辱地颔首称是。当然,改变的不仅仅只是他的‘花名’,自此,隔三差五接踵而来的应召服务也开始改变着他的生活。

    第一次应召是在一个中午。接到了指令电话的陈虎趁着午休时间连午饭都没敢吃,就急匆匆地按照指示驱车来到了城北的一个酒店,地点是处于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1418。陈虎心怀忐忑地敲了几下房门,清秀可人的小扣子出现在缓缓开启的门缝中。当陈虎被小扣子带进房间,只见那位背景显赫的官少爷刘闯翘着腿坐在客厅中间的一把椅子上。小扣子一屁股坐在刘闯的身上,右手自然地挽住了刘闯的脖子。唐帅宝这个土财神为了巴结这位神通广大的‘刘衙内’真是巧投所好,不遗余力。

    刘闯看着一脸疑惑站在身前的陈虎,对着他向里间一指,轻松地说道:“从外地来了两个哥们,让你过来陪陪。”

    陈虎一抬眼,只见卧室门前已经闪出了两个只是身上围着浴巾、从未见过的少年。

    其中一个死死地瞟了陈虎几眼,随即向刘闯放荡地笑道:“闯子,真不赖啊。”

    刘闯正旁若无人地和坐在腿上的小扣子刚斗了几下舌尖,趁空扭头无耻地说道:“玩上你就知道更不赖了。”

    另一个少年径直走到陈虎身边,一扯他的衣服,大咧咧地说道:“正好我们哥俩要洗澡,还不来一块洗洗。”

    陈虎刚要挣身,但看见刘闯那双虽是在笑却满含冷峻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身上的劲儿一下就飞散光了。--免費分享同志影片、同志圖片、同志文學的交友論壇

    “妈的,还挺有缸”少年看出了陈虎试图的抵抗,可是这个丝毫不比刘闯、唐帅宝之流省油的少年却是不退反进,进而动手去脱陈虎上身的白色t恤,旁边那个少年也上来急不可耐地来解陈虎的裤子。

    在陈虎无奈地配合下,他身上的衣裤三下五除二地被逐一拉扯下来。当两个少年推搡着浑身赤裸的陈虎走进浴室时,和小扣子正忙得不亦乐乎的刘闯又抽出空来向两个欲火渐燃的小哥们送了一句衷心的叮嘱:“哥俩撒欢耍啊,甭怕他叫唤,这酒店专门是招鸡打炮用的,怎么嚎都没事。”

    这句话也仿佛是给陈虎听的,与两个陌生少年在浴室整整一个半小时的共浴里,他还真情不自禁地发出过几次尖锐的叫喊。较多的阅历让陈虎能够在大多数的时间保持住只是低声地呻吟,但当涂满了肥皂滑腻腻的掌心在他敏感的龟头上持续打旋儿时,当他分劈的双腿分担在放满水的浴缸沿上,被半躺在水中的少年的jb在他充分敞开的、已经灌满了水的肠道里猛力突击时,他还是抑制不住地调高了叫喊的调门。但每当他欢叫起来,少年反而愈发地兴奋。最后,当陈虎的肛门承纳了两根少年jb轮番的两次射击后,储藏着肠道中仍带着余温的新鲜jgye,陈虎赶回到健身房继续下午的工作。

    今夜不回家的陈虎又在等什么?是不是又是一次新的应召?

    手机的短信响了,陈虎无奈地触点着按键,读完那位地产巨亨的贵公子许亚雷的短信,就立即起身下楼了。

    他锁好健身房的铁门,快步穿过几乎变成小河的马路。雨几乎算停了,但这暴雨之后的深夜街上早已看不见人影。依照指示,陈虎来到了只与健身房两街之遥的一栋楼前,果然看见了短信上所说的那个‘乐不归歌厅’的霓虹灯牌匾。那是一个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个中型歌厅,开在半地下室,要是事先没被告诉地址,尽管离自己工作的地方如此之近,却从来没引起过陈虎的注意。

    走进空无一人的过厅,顺着僻静的下行楼梯陈虎来到歌厅门前,两扇结实的加厚玻璃门紧锁,里面还挂着一个写着‘未营业’的纸牌。陈虎趴在玻璃门上向里张望,暗森森地看不见一点亮光。陈虎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陈虎刚把电话举到耳边,还没等他发问,“操你妈的,还没到吗?”一声高声的咒骂已经在话筒中传了出来。

    “到了,到了,在门前,可是没”陈虎慌忙回答道。

    “等着!”还没等陈虎回答完,对方冷冷地甩出两个字就挂断了。

    只一小会,从里面传出了由远至近的脚步声,一盏阴暗昏黄的廊灯也点亮了。一个一身松松垮垮嘻哈装的少年走到门前,看了门外的陈虎一眼,随即扳开了门锁,推开了一扇玻璃门。陈虎朝着站在门里的少年仔细地打量了几眼,只见他头发零零乱乱地染着好几种颜色,小尖脸白白净净,却是一副无赖痞气状,嘴里还斜叼着一根刚刚点燃的烟。竟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年。那个少年瞄着眼睛也在看陈虎,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