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在下[穿书]/我从坟墓爬出来后——v紫月狸v(31)

      腾空转体四周半潇洒自如,在湖半空中落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剑从半空被他掷地上后深深地插|入泥土之中,一柱擎天。

    吴缘左手比六,右手比一,以极其华丽的身姿翻体正立,落下后刚好就足迹踏在剑柄上,原本在思情湖内的火光却似乎飘零到了吴缘身后。

    孤剑独立一人,背后却有万丈火光!

    哈!此乃大变活人,活水引炎,这可是殷先生独门修炼出来的秘笈,素日里难得一见的!吴缘大言不惭,睁眼说瞎话,气势却是一等一的足。

    方才殷先生教我施展,我愚钝费了老半天才成功把他们变走,没想到就被你们瞧了个正着。

    他半眯起眼睛,因为那火光从背后来,反而暗淡了他的正脸,脏污破烂的衣袖被风吹拂四处翻飞,反而成了努力的证据,世外高人的气质越发显著,不得不让人信服。

    见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惊叹后,吴缘以一种极其神秘的姿态点点头道,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被诸位看见了,诸位日后必然一生顺遂平安,六道轮回有福!

    言罢又把分别比六和一的双手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似乎是充满了高深的法诀,身后的火焰也很配合地唰地一下冒的更高。

    众人目睹了这一幕后纷纷惊叹,无不大呼厉害,耳听得劲风阵阵,宝剑寒光四射,就连吴缘从宝剑上落下收剑的姿势都那么帅。

    呵呵,我竟然是今日才知道,从前真是小瞧吴道友了,想不到吴道友修为高深至此。

    艳娘轻笑说了这句,背后却神经却逐渐发麻,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她几番猜想便知道这是吴缘在疏散众弟子注意力,眼下快速离开这片区域才是最好。

    于是艳娘转身对着眼露惊艳的众弟子说道:既然吴道友这么厉害,今日可是秋月赏,快回城去听吴道友仔细说说这独门秘笈。

    众弟子自然都说好,在自发成队往外走去,艳娘默不作声地走到吴缘身边,两人边走边密音道。

    他们两个人呢?

    魔丝数量比想象的要多,老祖和门主被卷入,大致是入地了,在城内三盏魂灯我得查看一番,看看到底是繁育了,还是其中一个被寄生者比我们想象的还厉害。

    也好,那两人的实力顶尖毋须担心,我们现在就快速回去,不过

    不过什么?吴缘皱眉,横竖瞧了艳娘几眼,女人说话就是麻烦唧唧歪歪的欲言又止,脚下自发地离艳娘远了几步。

    你身后衣裳着火都烧没了,拿去遮着。艳娘见吴缘离她远了也无所谓,慷慨地把红绫扔给他,吴缘纳闷地接住,一回头,才发现后背都光|溜溜地露出来了。

    吴缘:

    数量庞大的魔丝铺天盖地地包裹住了殷栗,带着他一直往下坠,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魔丝的粘液在腐蚀他的衣物和皮肤。

    但殷栗修为高深,修复能力也强,于是演化成了魔丝不断腐蚀,身体不断修复的囧状,这样不但没有缩小疼痛感,反而接连不断的痛楚演化成令人头皮发麻的痒疼。

    每次想要挣扎出来,却被魔丝包裹的更紧,细看下殷栗才明白,虽然周围是无数细小的魔丝,实际却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空腔魔丝,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海葵,他所处的位置就是魔丝腹腔。

    现在这个大型魔丝,就像是在运输食物,最终到达的目的地就是需要斩草除根的地方,而那个地方或许还和这三个寄生者不吃人肉喝人血都能成长到如此茁壮有关。

    眼见魔丝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殷栗索性闭住双眼,养精蓄锐,等下好好收拾一下那祸根给,但在看见两具尸体都滑落到和自己同位置后,殷栗有些不淡定了。

    两具尸体就是他和陆渊剿灭的,尸体都有些变形,因为大魔丝是垂直往地下坠的状态,使得那两具尸体几乎要和自己身贴身面贴面。

    谈不上恶臭,但实在有些诡异,殷栗一脚蹬开两具尸体,和魔丝内部的挤压的力道抗衡,随后仔细地观察起尸体上已经死亡的魔丝。

    已经死了的干瘪,虽然黑的发亮但是带着恶心的粘液,周围活着的魔丝虽然饱满,但没有温度,又冷又黏。

    殷栗见过的魔丝不多当即就和唯一的参照物陆渊对比起来,在观察结束后深以为然地摇摇头,果然还是陆渊的魔丝正常好看多了。

    陆渊的魔丝和他的双眼一般黑,却没有粘液,而是光滑如同人的肌肤一样,还带着暖和的温度,他皮肤也是苍白若雪,魔丝在他身上居然有几分小清新的感觉,万没有这些魔丝恶心。

    想到陆渊,殷栗狠狠跺了一脚正踩着的尸体,陆渊不知道从哪学的胡思乱想,在衡坤宗和自己同住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会抛弃他,在渝清城找自己时也是情绪不高。

    现在自己眼睁睁凭空被魔丝带走,他还不会被气到跳脚。

    孩子大了不好带,使得令人头秃。

    在魔丝的速度开始平缓的时候,殷栗知道快要到目的地了,他起身一脚踹飞又黏过来的尸体,正思忖着要不要找一个趁手的武器时,寒气乍现。

    整个大魔丝从上到下硬生生被人划开一道口子,使得光亮透露给了殷栗。

    陆渊衣袂翻飞,双手握着溯雪狠狠插在大魔丝的前端,他立在前方逆着光站背对殷栗,光亮从四周若蜂窝般的地形影影绰绰照射在他背上。

    这光若被树叶切割成无数碎块的阳光,投射出一片斑影阑珊,恍若幻境。

    对方拔剑的手都渡上一层金色,自上而下敏捷一跃稳稳当当站在殷栗的身边,墨染的眉眼带着明媚的笑意。

    师尊我来救你了。

    殷栗看着陆渊怔怔出神,随后眯眼,皱眉,磨牙,啪的一掌拍到了陆渊的后脑勺。

    他恨铁不成钢地伸出手指指着后面道:你救个什么鬼!马上就到目的地了,你把这魔丝绞杀了,我们如何找到路?

    手指指着的后路是一道足足有三十多个分岔的路口,神识扩散到每一处只怕要费干灵力,没有了运输食物的工具大魔丝,现在想要知道往哪走,只能全靠瞎蒙。

    陆渊被殷栗拍了那一掌眼底却越发明亮,他清咳了两声,指着自己道:没事师尊,我来找。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来啦~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恢复更新哦,么么啾~(^з^)-☆

    感谢:破晓妖少年的地雷,抱着转圈圈!(づ ●─● )づ

    第50章 意乱【三章合一】

    地下隧道的土壤和洞壁都散发着一股子香味, 像熬化了的饴糖,甜甜腻腻。四处透光的墙面有着如同蜂窝一般的构造,乍一看还真像在蜂巢之中。

    但地面却像下过雨的渝清城外的软泥一般, 又黏又滑。

    殷栗和陆渊两人越往里面走, 光线就越趋于暖黄色, 通道也越发狭窄, 启初还能容纳三人排行,后面只能容纳一人, 于是两人就变成了一前一后地行走。

    陆渊走前探路,殷栗走后细查。

    在又到一处路口后,陆渊右手张开,黢黑的纤细黑丝从陆渊白皙的掌骨中钻出后,轻微抖动了几下, 略一偏就朝着右边,延伸出一寸。

    陆渊便朝身后低声道:师尊, 走这边。

    他原本就清越的嗓音压低了些,若微风拂过耳畔,细雨洗净碧纱。

    殷栗低首应了一声却忍不住拿手揉揉耳朵,无端有些发痒。

    彼时耳边的声音只有布料的摩擦, 脚下软靴轻微地踏地, 还有彼此之间若有若无地呼吸声。两人一路沉默,彼此缄默,偶尔只有陆渊的左拐右拐的提示。

    过于安静的一路反而让殷栗看着前方挺直的背影,怔怔出神。

    他鼻尖虽然萦绕着甜香, 但走在前面的陆渊身上却也有着麝香和沉香混合的味道。

    这香味平日里面殷栗未曾觉得出挑, 今日却在这一众甜香里面闻的清清楚楚。他隐约记得陆渊似乎用这两种香有些年头了,但为什么多年都只用这两种却不得而知。

    眼下寂静无声, 他干脆张口打破了这片沉静:陆渊,你什么时候用这么味浓的香了?

    师尊不喜欢吗?

    陆渊听见殷栗的问话,脚下一顿立住了,让心不在焉的殷栗一个趔趄就险些碰到他背上,师尊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熏就是了。

    殷栗本来是为了找话题,面对陆渊这么重视的态度却难免一噎,胸中腹诽道:这跟他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不,挺好,用着吧。草草结束这个话题,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度探查弟子隐私的殷栗纠结地叹了一口气。

    弟子大不中留,隐私意识居然这么强,看来他以后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陆渊察觉到身后纠结地叹气,嘴角飞快地翘起又立刻压下,心情愉悦。

    他并非多喜欢熏香这种东西,但自从发现每次自己熏了一身的香气接近师尊时,便也能让师尊沾染上和自己一个味道后,他便每日都会点香。

    这是自欺欺人式的高兴,隐秘的小动作,旁人自然不懂个中滋味。

    寥寥仙界,他大都是独自一人,孤寂无边,这点偷腥似的小动作,足以让他心满意足数日。

    在殷栗鼻尖的香气越发醇厚时,陆渊却突然转过身来,直接和殷栗面对了面。

    殷栗脚下这次没刹住,鼻尖直接嗑到了陆渊弧度冷硬的下巴,他嘶了一声捂着鼻子揉揉,这下撞的厉害,连眼中都潋滟了水汽。

    怎么突然停下了?找到了吗?

    他正揉着鼻子,声音闷声闷气的,带着绯红眼尾的琉璃色瞳孔含着点怨气看着陆渊,却因为眼中氤氲弥漫,软化了眼神,反而有几分嗔怒的姿态。

    陆渊心尖发软,喉结微动,膝盖略往后撤了半步,墨染的双眼和殷栗平视后道:师尊,你细听。

    殷栗听罢立即放下手,平息静气凝神细查后发现一阵声音正由远到近地传来:

    刷啦啦窸窸窣窣刷啦啦窸窸窣窣

    这是比之前在思情湖听见的魔丝声音还要古怪,若不是陆渊提醒,自己还真的发现不了。

    这声音极其轻,像细微的摩擦声,或者大型的虫类蠕动的声音,始终在不断地由远及近反复推拉,令人揣测不了位置。

    能感觉到在哪吗?殷栗严肃对陆渊道,左边还是右边?

    不,似乎在移动陆渊摇摇头,掌心的小魔丝倏然乱舞起来,像要吃到什么好东西一般兴奋,但立即就被陆渊收回体内。

    他左右细细打量后,发出一声轻笑,指了指软泥一般疏松地面。

    这次恐怕在下面。

    呵,藏的够深啊。殷栗挑眉,往后退了一步后,昂首对着陆渊道。

    陆渊,破开!

    是,师尊。

    一声剑鸣,陆渊将溯雪从体内抽出来,霎时间寒气四溢,脚下湿滑的泥土都凝结上一层薄薄的寒冰不断蔓延。

    他单手执剑,溯雪剑尖似乎有冷光万丈,对准了脚下泥土后,陆渊一剑刺入,瞬间带动周边土块接连不断地往下掉,霎时间两人所在地洞窟地动山摇,泥落土飞。

    偏偏里面唯二的两人,一个固若金汤,执剑劈下后便不断以剑为媒施压,衣袂却纹丝不动,一个稳如泰山,抱臂看着洞窟塌陷,但还嫌不够快,抬脚狠狠一跺,使得地面皲裂的速度越发加快。

    轰隆一声巨响,洞窟的地面彻底塌陷,两人飞速下坠,殷栗正准备足下凝聚灵气踏空下行,倏然就被陆渊揽住腰肢,和他一并立在溯雪上。

    溯雪剑不宽,约莫两寸,一人御剑还好说,要是两人同御剑就只能紧贴着身子。

    殷栗满头黑线,还没问出话来,就听见跟自己前胸贴后背的陆渊低声道。

    师尊看下面。

    殷栗下意识就循声看着下方,一眼望去,却忍不住心惊肉跳。

    魔丝的指路果然没错,两人正御剑悬浮于半空中,四周是上面洞窟掉正还往下掉落的土块,而下方却是成群结队的魔丝,正密密麻麻地散乱着纠结成一个巨大的球体。

    这些魔丝浑身都是滑腻的液体,正在不断蠕动中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诡谲怪诞至极。

    同时魔丝还散发出极其浓郁的香味,正是进入洞窟之后就有的甜蜜饴糖味道。

    殷栗忍着恶心看完了之后,突然见到本就该死的段晓茗居然就是这些魔丝的源头,他正在那颗巨大的魔丝球的中间,四肢已经没了,全部变成魔丝,只留下一颗人头。

    青色的死人脸正长大了嘴,正借助魔丝啃噬着原本要运输过来结果却被陆渊一剑划开的另外两具寄生者尸体。

    只见他的嘴张到了人类无法做到的程度,然后一口吞进那两个寄生者的头颅,虽然进食同类但丝毫没有厌恶抵触的意识。

    这就是魔丝进化的完全体,丧失人性的行尸走肉。

    殷栗觉得胃里有些翻江倒海,一想到方才自己闻了一路的甜蜜香气居然跟魔丝有关,实在有些恶心。

    他呼出一口气,随手抄起储物戒里面的一柄细剑后,直接从溯雪上跳下直刺魔球,还不忘催促陆渊。

    速战速决。

    陆渊接收到自家师尊的吩咐,当即起身收剑,两人一同坠入魔丝的密集处。

    段晓茗的眼珠虽然僵白但仍旧能够视物,他看见两人飞速朝自己坠来时还以为是天降美食,当即就张开了嘴,口中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他大脑早就腐朽,说不出人话来,但只有一个念头在他心中就是进食,死人肉一点都不好吃,自然还是鲜活的肉好吃。

    正等着两块佳肴入嘴却猝不及防地被狠狠砍断了口中的魔丝,段晓茗震怒了,当即反应过来这是两个麻烦的食物。原本在陆地上时,他遇见这样的便会赶紧窜逃,但现在是在地下,这里面是他的主场。

    嘶嘶段晓茗发出一声嘶吼,他看似臃肿实际却灵活的很,立马伸出魔丝去追踪敢砍断他舌头的食物。

    殷栗一剑砍下段晓茗的舌头,甩开剑上的血,他虽然用灵力把自己全身都包了起来,但一想到这舌头是刚刚吃了人肉的,就浑身膈应。

    正恶心的时候,段晓茗的攻击立马就来了。殷栗抬眸,眉间有着不可一世的威仪,轻扯嘴角,就这种东西还吃人?真够恶心的。

    他足尖一点,迎头攻击成百上千的魔丝,剑势如雨,气冲霄汉,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未曾让这些魔丝触碰到自己一寸,血肉翻飞之间,魔丝寸寸成段。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