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4)

      之后,魏尢肉眼可见的忙起来了,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而且也经常会很累,有时和江山打着视频,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江山被冷落了,虽然他偶尔也会去魏尢那里,但是魏尢总是在忙。

    江山帮不上忙,看魏尢累成这样只能干着急。

    你不能总这么被动啊,怎么说也是个1吧,你要让你的小零离不开你,让他习惯你,你要参与到他生活里的每个部分里去。何向怡的眼里闪着怪异的光芒。

    何阿姨,为什么这话从你嘴里出来就这么苏逸致用手扶着脸,食指点了点太阳穴,说,变态呢?

    怎么会变态?!放心啦,小山山,苏姨子这种万年单身狗不懂恋爱的啦~

    苏逸致嘲讽:何阿姨,你的恋爱也并不怎么成功啊!

    何向怡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杨景柳被夹在中间,十分慌乱,朝江山递来求助的目光。

    江山,江山的心思还在魏尢身上,他百无聊赖地看着群里争相提醒上课的消息,突然有人让帮忙糊弄点名,要陪女朋友去上课。

    江山灵光一闪。

    三四节是魏尢的课,我去陪他上课。

    其他三人看着江山,呆住了。

    这个方法可行哎,那你赶紧联系魏尢,让他等你。

    不用了,我直接去找他,给他一个惊喜。江山站起来就跑。

    等一下,你先给他说,万一

    江山已经跑远了。

    万一,你们俩坐不到一块儿去怎么办?苏逸致叹气,心中祈祷没这么倒霉或者江山聪明点。

    上天仿佛是为了告诉苏逸致,对神许愿没有用,故意让江山没和魏尢坐到一块儿去。

    江山进来时,魏尢身边都是人,一个空位都没有。

    他不好意思去找魏尢,坐在后面。

    这时候,魏尢斜后面的人突然被其他地方坐着的人叫走,江山一个激灵,立马奔过去坐下。

    旁边的人:

    魏尢没注意,翻开书本,揉了揉酸痛的眼睛,趁着还没上课,预习一下今天的课程。

    江山,来的时候太匆忙,又是临时决定,只拿了一个本子,随手抓了一只笔。

    算了,反正他本来就不是认真来听课的。

    魏尢背对着他,安静的背影,挺直的肩背,细瘦的腰,碎发挡住一半的耳朵,修长的脖颈,裸露的白皙的皮肤,以及一颗小小的,不明显的红痘。

    被蚊子咬了啊

    魏尢似乎感觉到有一点点痒,伸出指骨分明的手来,轻轻挠了挠,直到那一片儿都泛红。

    江山盯着看了很久。

    他不擅长画人物,但是,魏尢总是勾起他画画的心思。两年来,每日都是如此,他画了无数的魏尢,各种情态,各种动作,夹杂着各种感情。

    其中最多的,是背影。也许人们总是被脸迷惑,但背影不一样,能看出更深的东西。

    江山翻开本子,找到空白的一页,拿起笔,简单勾勒。

    一节课过去了,魏尢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

    江山的画也完成了,黑色的墨水,寂静的课堂,微微抬头看向老师的背影。

    魏尢!

    嗯?魏尢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江山看着他,站在那里,阳光落在他的衣角。

    你怎么在这儿?

    江山不好意思道:本来是想陪你上课,结果你旁边没有空位。

    怎么不早说?魏尢笑着,走吧,下课了。

    旁边人声噪杂,两人并排走着。

    那短篇小说翻译的怎么样了?

    还多着呢,翻译出来少说也要十来万字吧。最近脑子都不太清醒了,总觉得自己语法出了问题,又害怕理解错单词或者句子意思。魏尢皱起眉头,心里特别烦。

    江山英语不好,帮不上什么忙,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去魏尢那儿,帮他收拾收拾房间,做做饭。

    不过这段时间忙完,应该能收到一笔不少的稿费。

    这篇小说是要出书的,魏尢也想借此机会,把自己名字打响。以后就能接到更好更多的工作了。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魏尢抬头,看着似乎是有些失落的江山。

    没有。

    江山!好巧,有个事儿。有个女孩子从侧旁冲出来,手里拿着一张表。

    啊,学长也在啊,学长好。

    魏尢友善的笑笑,你好。

    怎么了?

    女孩拿出那张表,说:是这样的,学校举办了一场篮球赛嘛。咱们班也要参加的,江山,能不能麻烦你报名呢?

    江山问道:除了我,还有谁会去?

    杨景柳,张鹏就这几个人。对了,何向怡说她也想去,不过我还不清楚女生可不可以参加,待会儿去问。

    江山点了点头,现在签?

    嗯嗯,在这里签个名字就好了。

    虽然有本子垫着,但悬空签字并不容易,还好江山平时都习惯了,对他来说并不难。

    然而

    在我背上垫一下吧。魏尢转过身,将后背给江山。

    好。江山咽口水。

    将本子轻轻放在魏尢背上,在上面快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这样了,下午五点在篮球场集合哦,千万不要错过群消息!

    女孩跑远了。

    江山,我从来没听过你叫我学长啊。

    叫过的。

    魏尢歪头,看着江山,疑惑道:什么时候?

    刚,刚认识的时候。

    魏尢努力回忆。

    完全没印象,你不会骗我吧?

    有,不过那时候我们还不是很熟,想不起来也很正常,应该是大一迎新的时候。

    哦,是那个时候啊,你这么高的个子,应该很突出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江山默默想:没有印象才正常,那个时候你喝得烂醉,连人和柱子都分不清。

    迎新晚会后,一群学长欺负学弟们,带着他们出来喝酒。

    魏尢没放倒哪怕一个,反而自己被灌了个够。

    江山那时候在另一个包间里,里面太热了,就出来透气。

    然后,就被跌跌撞撞跑出来的魏尢抱住了。

    皇上,走啊,继续喝。那群人抱着魏尢的腿要拖着他走。

    然而魏尢抱的太紧,江山跟着他们走了几步,就被魏尢揍了一拳。

    你,你这个柱子怎么乱动!乖乖的,我不跟他们回去!

    学长?江山有些懵。

    哈哈哈哈哈那几人笑瘫,那是个人不是柱子啊皇上,哈哈哈哈哈哈哈皇上厉害!

    第六章

    后来,魏尢愣是不信江山是个人,非要抱着柱子,说他哪儿都不去。

    喝醉了的魏尢没什么力气,不一会儿就被拖走了。

    江山,还在原地迷茫。

    但是他认出来了,这个抱着他不撒手的就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帅哥。

    怎么了?突然不说话?

    抱歉,刚才走神了。

    既然以前你叫我学长我忘了,那现在也来得及吧,叫我一声学长听听。

    咳!江山抓住魏尢的手,说话都有点儿结巴,走,走吧。

    说起来我们都没一场真正的约会啊。

    啊,嗯,那个江山挠了挠脸。

    等我这段时间忙完,我们去爬山吧!魏尢兴冲冲的。

    山?

    嗯,就是断泽山,我一直很想去,可惜没人陪我。

    好,那等你这段时间忙完了,我们就去爬山。

    有了这个约定,江山觉得,就算这段时间被忽略,也值了。

    真正的,约会!

    下午,和杨景柳一起到篮球场训练。

    随便练练,不丢人就行。

    一开始跑来跑去叫人的副班长,这会儿倒是佛系的很,拿着一把扇子,摇来摇去,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念叨,哎我任务可算完成了,为什么每个班都要有人上场呢,还不许男女混合。咱们能比过人家专业的?还好颜值比较高,能撑撑面子。

    我也不懂篮球,就靠你们自己练了,不过想喝什么随意点,班里报销。

    好!一片欢呼声。

    江山,哥几个靠你了。众人投来了仰望大佬的眼神。

    江山:个子高也不一定打球好。

    在篮球场跑了两个多小时,练习配合。期间何向怡来捣乱,搅得大家疯闹了好一阵。

    何向怡和副班长一人吃着一根雪糕,兴高采烈的聊天,偶尔就抬起头来,大喊一声,鸡柳加油!!!干掉对面的。

    等到众人休息时,何向怡拿着雪糕棍儿,在地上戳戳点点,出谋划策。

    何向怡高中是校篮球队的,据说当初在她们队还得了一个市级的银奖。

    你们不用太有压力哈,慢慢来嘛。

    对呀对呀。反正我们颜值高,场上焦点肯定是我们啦。副班长也开玩笑似的唱和。

    结束后,大家愉悦地告别,散场。

    江山回到宿舍,翻出之前的本子,将画有魏尢的那张纸撕下来,裁好,打孔,放在活页本内。

    一页一页翻过,都是魏尢。

    咔嗒,门被打开了。

    哇,江山,画的很不错啊!苏逸致凑过来,彩虹屁吹得贼畅快。

    江山无奈,问:又出什么事儿了?

    苏逸致嘿嘿笑了笑,之前接了个单子,让我画幅风景图。我最近不是忙吗?画张图怕是不行了,所以想把你介绍给小姐姐,可不可以?

    什么图?

    苏逸致迅速翻手机,给江山看他们的聊天记录,解释:油画,荷塘月色之类的,她的要求是要有池塘,还要仙气十足,说是要给人做礼物。

    小山山,你可必须接啊,你风景最好了,求你。苏逸致就差一跪。

    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

    苏逸致跳起来,你接了?我给你发她的联系方式,小姐姐出手很阔绰的,你不吃亏啦。

    苏逸致解决了大事,放松下来,随便搬了一个椅子坐下。

    你和你家那位最近进度如何?

    咳,江山摸摸鼻子,低声说:还不错前几天我们牵手了,我还去了他的新住处。

    苏逸致惊了,意味深长地看着江山,起哄道:呦~厉害了,我们小山山这么,嗯,的吗?

    江山踢了苏逸致一下,别想太多,只是单纯的去了几趟。

    床上打游戏的舍友听了这话,爬出来说:三天两头的踩着门禁回来,江山,这可没办法单纯~

    江山脸都有些发烫,一个橡皮扔过去,砸在舍友额头上。

    哎呦!舍友夸张地后仰,倒在床上。

    苏逸致笑着起哄:不行啊,小山山,不能欺负证人。

    我江山说不出来话。

    哈哈哈哈哈苏逸致和舍友两个人笑得癫狂。

    门被打开,其他两个人也回来了。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他们俩人不知道江山和魏尢在一起的事儿,舍友随意编道:欺负江山没见过麦子呢!瞧,江山管那叫麦子。

    舍友指了指窗台上的盆栽,里面是乱糟糟的一团草,的确有点像麦子。

    哈哈哈哈哈!那两人也笑抽了。

    话说,你弄那么一堆杂草干什么?

    那两人中低一些平时就爱侍弄花花草草。今天中午不知道抽什么风,端了一盆草回来,江山第一眼,的确以为那东西是麦子。

    那可不是杂草,这是铃铛麦。老师给我们的任务,看看整株移植的铃铛麦能在花盆里活几天。

    高一点的那个吐槽道:你们老师也是闲的慌。

    话题就这么被扯歪了,江山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一看,是魏尢的视频电话,他连忙接起来。

    已经回宿舍了?

    嗯。

    江山,又和学长聊天呢?舍友探头看了眼屏幕,只见魏尢的帅气大脸装在里面。

    虽然江山和魏尢天天视频,但是两人都刻意没说什么过分的词语,偶尔也是开一两句玩笑,所以,那两人一直没发现过什么。尤其是两人经常性的开着视频各干各的事儿,室友们有时都不知道他们在打电话。

    在忙吗?要么我一会儿打来?

    没有没有。

    魏尢笑了笑,说:那行,你现在戴个耳机,给你说个小秘密。

    苏逸致露出了贱贱的笑容,要来抢手机。

    江山避开,连忙把耳机插好,暂时屏蔽了其他几个人的诡异目光。

    戴好了。

    嗯魏尢拖长声音,满意地看着江山,正脸对着我。

    江山照做。

    魏尢在那边把手机按来按去,好像是截了图。

    江山瞬间僵硬,慌了,魏尢!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