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5)

      激动什么?叫学长。

    学长。江山红了脸,结果又听见咔嚓一声,魏尢再次截图。

    魏尢没等江山说话,好了,我现在又要去忙,先挂视频?

    等等等,你要说的小秘密是什么?

    小秘密?魏尢疑惑。

    嗯。江山有些尴尬,这样问就好像是嫌魏尢没说一样。

    小秘密就是,江山,你今天很可爱。

    江山炸掉了。

    挂掉视频,却发现其他几人眨着八卦的小眼睛。

    也给大家分享一下秘密吧。

    不行!江山满脸通红,拿着手机冲出宿舍。

    怎么回事儿!

    冲出来三分钟后,江山又恢复正常,返回宿舍。

    江山,我回去了,记得要联系小姐姐哦~苏逸致离开。

    好,我会联系她。

    江山点开聊天界面,发现对方已经通过了验证。

    阿沁:你好,请问你是苏大介绍的未心川大大吗?

    未心川是江山的圈内名,偶尔会发一些作品,算是小有名气。

    未心川:是的,你是要一副油画,送给朋友的是吗?

    阿沁:嗯嗯嗯。

    未心川:有什么要求吗?

    阿沁:长四十,宽五十。想要类似于园林湖景,有荷叶荷花,远处最好有一座亭子,尽量仙气一点,谢谢大大了。

    未心川:不用谢。

    两人略谈了谈价钱还有细节问题,这件事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江山之前画过不少类似的图,脑子里大致也有一个概念,在网上搜了些素材,但是总感觉不到位,照片不能照全,如果只是凭着照片来画的话,画面可能会很僵硬无趣。

    湖

    学校里好像就有个小湖,明天抽空去看看吧。

    这样想着,江山挑出几张好看的湖景图,分析图中的要素。

    水,月亮,荷叶,荷花,亭子或走廊,天空,还有水中倒影,最后,人物(可有可无)。

    大致搞清了这些,江山放下笔,准备去洗澡。

    其实他可以在魏尢那里洗,魏尢也曾经建议过,但是,江山实在是不好意思在男神家脱衣服,只好忍痛拒绝了。

    现在,只能去澡堂子里洗。

    澡堂子连个隔板都不放,江山每次去都很头疼,尽量往角落里走,不过怎么说也是经历了一年多,还算是勉强能习惯。

    洗完澡出来,江山绕远路顺便去那个小湖边上转了转。

    小湖边还有三三两两的人来这儿谈心,或在长椅上坐着,或是在旁边的小路上散步,偶尔会有笑声传来。

    今天天气好,星星和月亮都很清晰,湖面上倒映着路灯光,看起来的确有几分仙气。

    只是可惜没有荷花,也没有亭子,不过这样也已经足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

    第七章

    之后几日,江山有事没事就去湖边溜达,草稿图修修改改,也完成了。

    发给阿沁,她非常满意,江山就开始进一步的绘制。

    江山拿上工具,借着正午炎热湖边人不是很多,开始画这湖色。

    暂时忘掉了所有,只谨慎地挑选颜色,一心投入到画画之中去。

    树下阴凉,寂静。

    画画的人,露出了难得的温柔神色。

    长得凶是长得凶,但是现在,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温柔的气息,会让人忍不住去靠近。

    江山一心画画,自然也没看见路过的魏尢。

    倒是魏尢,一眼就认出了树下的那个人。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儿。

    好。

    打发走了朋友,魏尢小心翼翼地挪动,站到江山后面,因为害怕被江山发现,所以刻意保持了三米的距离,然后偷瞄。

    他竟然在画画,好像还很熟练。魏尢暗自惊讶,他不知道江山会画画,而且画的还很好看。

    魏尢没去打扰江山,远远地看着,拿出手机,偷拍了几张照片。

    照片里,树色葱荣,那人温柔得令人安心。

    魏尢看了一会儿才离开,心里怪怪的,他好像对江山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在他眼里,那只是个可爱的小学弟,哪怕是告白,也红着脸,很可爱的样子。

    现在倒是意外的看到了他的另一种样子,温柔专注。

    江山对魏尢偷偷来又偷偷离开的事情始终不知,用心绘制着作品。

    那幅油画废了江山不少时间,幸好最后的成品阿沁十分满意,而江山,也赚了一小笔钱。

    篮球队还在训练,大家依旧天天喝免费的水,听何向怡和副班长说相声。

    魏尢的小说这几天即将收尾,而且翻译多了,有了经验,速度也渐渐加快,没有刚开始那么焦头烂额,一切都很顺利。

    而两人的登山约会也因为假期而提前了,虽然最后变成了组团登山。

    魏尢对此是这样说的,正好借此机会熟悉一下对方的朋友。

    于是,江山带上了死缠烂打的苏逸致和知道江山和魏尢关系的舍友夏刚,何向怡和杨景柳则过二人世界去了,不愿意来搅和。

    魏尢也带上了自己的舍友卫嘉恩,一起向神秘的断泽山进发!

    路是柏油路,他们一行人租了辆车,一路开到目的地。

    其实最初的打算的确是徒步上山,但是遭到了废柴三人组的一致抵抗,又加上在山下耽误时间太多,就把登山改成露营了。

    废柴一号苏逸致:爬到山上气喘吁吁,一点乐趣都没有啊。

    废柴二号卫嘉恩:就是啊,还是露营有趣吧,我们可以做很多活动,还可以在野外吃烧烤。

    废柴三号夏刚:我同意,只要不让我走路。

    所以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来?

    最后,以三票对二票的结果选择露营。

    苏逸致一出车门,就跑到空地上去,感慨道:山上空气真好啊!

    夏刚跟在后面,应和:是啊,风景多美。

    山上大块草地,天高云淡,山风吹过,令人顿时神清气爽,心胸开阔。

    行了,快过来搭帐篷。

    远处有几座帐篷,也是出来露营的,这片地平坦,放眼都是美景,所以大部分人出来玩都会选择这里。

    苏逸致看着那一堆东西,问:咱们有人会搭帐篷吗?

    众人齐齐摇头。

    司机还没走,也是经常上来送露营的人,偶尔也会搭帐篷赚个外快,那我来吧。

    几个人合力搭好两顶帐篷,搬出租来的烧烤架,准备在这儿烧烤。

    魏尢走前来,和江山把煤放好,说:你们想吃什么?自己串,我来烤。

    卫嘉恩抱着一大袋要烤的东西,嘴里还叼着棒棒糖,含含糊糊道:想吃什么自己串,皇上手艺可好了。

    苏逸致和夏刚赶上去瓜分,各自拿着烧烤签在那儿串肉。

    江山则过去和司机商量,决定好明天早上过来接他们几个。

    江山,过来尝尝。魏尢喊道,手里拿着一根木签,顶上戳着一块肉。

    啊,张嘴。

    江山张嘴,魏尢便吹了吹,放到江山嘴里。

    其他三人拍手起哄,嗷嗷嗷!结婚吧二位!

    魏尢笑吟吟的,说:那就先把份子钱拿出来。

    行啊!份子钱肯定还是要掏的。苏逸致在兜里摸半天,拿出一把水果刀,递上,这是我的份子刀,虽然不贵,但请笑纳。

    魏尢努了努嘴,示意给江山,苏逸致立马转身捧着给他。

    江山嘴角抽搐,最后还是接了。

    卫嘉恩哈哈大笑,说:我不用交份子钱,我今天是司仪。请两位新郎交换戒指,然后来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江山脑补到了画面,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

    魏尢摸摸江山狗头,把人又提上来,免得他钻烧烤架下面去。

    夏刚,他什么都没有,也不会做司仪,我我我是伴郎,呃,兼家长。

    滚!

    夏刚江山被踢了一脚,躲开,连忙说:那就不兼职家长了,不了,不了,我尊重孩子的意愿!

    江山一时说不出话来:你

    夏刚哈哈大笑,跑开躲起来了。

    江山叹口气,拿着卫嘉恩给的份子刀,把火腿割出花纹,串好让大家烤。

    每个人都试了试自己烤,虽然烤好的东西千奇百怪,但好的是,吃了不会中毒。

    瞎闹了一下午,等到吃完烧烤后,天已经微微黑了。

    一群人挤在一顶帐篷里,拿手机打着光。

    来来来,玩游戏玩游戏。苏逸致兴高采烈。

    玩什么?

    就玩那个拍七令。苏逸致把手机放到腿上,给大家讲解规则:数到带有7的数字过七的倍数就拍手过,如果说错了或者没拍手就算是输了,要接受裁判的惩罚。我来当裁判。

    苏逸致先给自己占个官儿,其他几人也没异议,开啤酒,准备开始。

    先从我开始,我数1,下一个人要快点接上,停顿时间过长也视为输了。

    好,开始一!

    二!

    第一轮进行的非常顺利,再一次转到夏刚的时候,他是要报九,结果一卡壳就报成了十。

    好!众人欢呼。

    苏逸致想了想说道:不为难你,下午吃烧烤的时候我把我的戒指掉地上了,你去把它找到就行。

    夏刚站起来,撩起门帘看了一眼外面,我靠!外面这么黑我怎么可能找得到。

    你拿着手电筒照照呗,而且那戒指会反光,晃一下光你就能看见。

    夏刚只好走出去,问:大概在哪一块儿啊?

    往前走,就在前面那块儿。

    卫嘉恩在里面坐不住,也跟着出来了,江山和魏尢便也出了帐篷。

    苏逸致和夏刚打着光,弯着腰在地上摸索。

    突然,苏逸致站起来,指着地上说,看,那是不是有个东西在反光?

    有吗?我怎么没看见?夏刚闻言蹲下,开始扒拉草。

    江山三人要前去,没想到苏逸致突然绕到夏刚后面,一脚踹夏刚屁股上。夏刚被踹倒,脸先着地。

    苏逸致:哈哈哈哈,我哪有什么戒指,骗你玩的。

    夏刚懵了一瞬,跳起来,抓着苏逸致脖子就把人往地上摔。

    你敢玩儿我!

    其余人:

    看了一会儿热闹后,大家又回到帐篷里,继续玩游戏。

    游戏进行了几轮,苏逸致输了好几次,被夏刚还有其他人逼迫着做了不少羞耻的事,包括但不限于各种蜜汁剧情台词。

    苏逸致站在外面深情念台词,嗓子都被风吹哑了。

    终于,魏尢搞错了数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卫嘉恩猖狂大笑,来来来,我来想惩罚。

    卫嘉恩托着下巴努力思考,视线落在江山身上。

    皇上,你过来一下,我偷偷给你说。

    魏尢满头问号,凑过去,只听卫嘉恩偷偷问:你们俩接过吻没?

    没。

    那正好,来吧,借你个人情,你吻他。

    魏尢看着好友的眼睛,有一丢丢的心动,其实他也很好奇,和人接吻是什么感觉,但是,还是算了,我希望自己的初吻是在一个花前月下的美好夜晚,而不是在这个小帐篷里被你们围观。

    卫嘉恩被噎住了,您还真是有理想啊。

    夏刚看着他们俩人说悄悄话,有些沉不住气:赶紧说啊,惩罚是什么?

    江山挠了挠手指,有些紧张,他坐的近,大概听到了一些字眼,接吻,初吻什么的。

    好好好,惩罚想好了,皇上,亲一下你家小妃子的脸蛋吧,必须有啵的声响。

    第八章

    江山僵住了,夏刚和苏逸致则有些不满:这什么小学生的把戏啊?既然要玩,不来个湿吻怎么可以?

    卫嘉恩无奈耸肩。

    魏尢不管他们,走到江山面前,单膝跪地,把江山低着的头捧起来,对上对方的眼睛,问道:害羞?

    江山又脸红了,心跳如擂鼓。说实话,和魏尢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就没有休息过,每时每刻都在受到暴击。

    魏尢凑上去,在江山脸上啵了一下。

    游戏继续。

    后面的几局,江山频繁出错,为了逃避羞耻的惩罚,喝了七八杯啤酒。

    晚上闹腾到十二点多,才打着哈欠解散,魏尢自然和江山一起睡,而剩下三人一同睡在大帐篷里。

    魏尢领着江山回到他们帐篷,江山酒量是真的烂,他有一点点醉了,迷迷糊糊的,途中摔了好几次。

    魏尢把人拖回来后就垮了,随便收拾收拾钻进睡袋里。

    江山在另一只睡袋里躺了一会儿,突然又爬出来,欲图钻到魏尢的睡袋里。

    你干什么?魏尢被吓了一跳。

    你怕冷,我帮你暖暖。

    魏尢:???

    江山努力了一会儿,发现爬不进去,就放弃了,躺在旁边,把魏尢连同睡袋,一起抱住。

    江山刚刚脱掉了短袖,光着膀子。

    起来,你会着凉的。魏尢挣扎了一下,却发现推不开大力的江山。

    江山?

    旁边传来对方均匀的呼吸,竟然是已经睡着了。

    山上本来就凉,要是真这样睡过去,不感冒就怪了。

    魏尢扭了几下,实在挣脱不了,就说道:我们一起睡,睡在你睡袋里行不。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