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8)

      因此,他才能在之后加上魏尢的微信,借着处理各种事务的机会聊了几次,也算是路上遇见能打个招呼的熟人。

    江山那时候,其实就已经模模糊糊地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喜欢了,只不过也不算熟,他就只当是对优秀者的仰慕。

    直到有一次,魏尢在朋友圈吐槽说自己不会骑自行车,想学。

    江山看到了,就评论了一句:我会,可以教你。

    两个人开始了为期三个小时的教学。

    之所以这么短,是因为魏尢三个小时就能骑着自行车在学校里兜圈了。

    他们也因为这件事情,从普通的熟人上升到了朋友。

    所以会骑自行车,也是他的一种幸运了吧。

    你还记得当时我教你骑自行车吗?

    记得啊。魏尢回忆起了什么,笑笑,说,我那是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你的力气。我当时差点摔倒,结果一伸手就把我拎起来了,你是魔鬼吗?

    江山失笑,我那时候吓死了,怕你摔地上。当时真的太吓人了,他一着急就拽着魏尢的后颈往上,也没有拎起来那么夸张,就是让他离地了几秒钟而已。当然,英雄救美的后果是,他的胳膊抽筋了,可劲儿疼了几天。

    哎,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吗?魏尢凑上来,星星眼。

    江山低低地嗯了一声。

    说起来哦,那时候我也有一点点小小的心动。毕竟很久没见过做什么都带着一股儿认真劲儿的人了。魏尢托着下巴,认真地说,况且,你知不知道,你带着一种粗矿的帅气,但是有时候又看着傻傻的,最重要的是

    魏尢不说了,最重要的当然是江山特别容易害羞脸红这一点。这种特质,出现在这人身上啊,真的是满满的萌点。

    尤其是现在他明白了,江山只会对他脸红,这让他根本就无法抵制这犯规的害羞啊!

    江山被魏尢夸着夸着又脸红了。

    魏尢满足的看着他,心里很舒服。

    其实我一直都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我,毕竟你看上去挺直的,也不经常和我说话。而且还纯情的要命,不过自己也正好很爱这点就是了。

    我,之前朋友不是很多。不怎么需要说话,而且话说多了也总容易得罪人,不像是魏尢,人长得好,很会聊天,有自己的主见,三观正,懂得也多,能和别人很轻松的交谈,没几个人不能说上几句的。

    江山在心底把魏尢夸上了天,现实里却说了这样一句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魏尢有点心疼,江山看着很凶,很多人一开始都会以为他不好相处,谁能知道这人心底软到一塌糊涂。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交到的朋友,一定是知心朋友吧。

    没事,朋友也不一定要很多,有几个值得你信任的就可以了。

    嗯。江山认真注视着魏尢。

    魏尢说着又想起上课的事情,明天就要开课了啊,完全不想上课。

    唔,你也不喜欢上课?

    谁会喜欢上课啊?魏尢笑了,我希望天天放假,搬出来一个不好就是,每天上课超级远,真烦人。

    不过这里住着比住在宿舍舒服很多。

    是啊,我觉得我可以再睡一个回笼觉。魏尢伸了个懒腰。

    别了,我们下去转转吧,今天天气似乎不错。江山有点想笑,魏尢就像个大猫,怎么一回到家就总是懒洋洋的。

    魏尢挣扎了一秒,应道:那就走吧。

    外面阳光有点刺眼,两人走在树荫下。

    我其实不想动。魏尢就想两个人窝在沙发上或者床上,舒舒服服的,现在的外面还是会有点热。

    江山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可是也不能一直睡在床上,我们正好去附近随便逛逛,买点水果蔬菜,冰箱空了。

    那就买点雪糕吧。魏尢还记得自己上一次往冰箱里面放东西,好像是刚搬进去的时候吧。

    行,我记得西市场就在这附近。

    喵呜远处颠颠地跑来了一只猫,两人不由自主地停下,猫咪便过来用脑袋蹭江山的腿。

    好可爱。江山蹲下去试着摸了摸猫的脑袋,喵咪抬头,找江山的手,闻了闻。

    不怕人的吗这小猫。魏尢也想摸摸小猫,但是又怕被抓到,手伸出去了一下又退回来了。

    是闻到我身上的肉味儿了吗?是不是饿了?江山温柔的撸猫,他家里也有一只猫,所以对如何让猫咪舒服很是熟练。

    你有带吃的吗?

    没有。江山抱起猫,仔细观察,小猫这么干净,可能是附近谁家养的,得送回去。

    见小猫窝在江山怀里乖乖巧巧的,魏尢便大着胆子上手了,他趁着猫咪不注意摸了下猫咪后背,没想到猫咪后背一僵,猛的转过来,拿爪子抓魏尢的手,抓了一下后,猫咪用指甲勾住了魏尢袖口。

    没抓伤吧?江山被吓到了,连忙捏着猫咪的肉垫让猫咪松爪。

    没事,没抓伤,我我果然不招小动物喜欢啊。魏尢哭笑不得,幸好没被抓伤,他高中同桌家里就有猫,手上总是有伤痕,导致他对于这种小动物是又爱又怕。

    你只是吓到它了,想撸猫的话,可以先摸摸它的头,让它适应一下。江山把猫咪放下,猫咪窜出去,转过头看了两人一眼,又颠颠跑开了。

    猫走了。魏尢叹气。

    应该没事吧,看它对于这边似乎也熟。江山握起魏尢的手,看着被猫爪划到了的手背,虽然没被划破,但还是肿了一点,两道红红的划痕,在手背上看起来格外明显。

    疼不疼?

    不疼,没事。魏尢抽出了自己的手,站起来,说道,要么去看看猫?是不是被我吓跑了啊。

    是去玩儿了吧,看起来也不像是流浪猫。咱们到西市场逛一逛去。

    西市场其实并不是市场,而是一条街,那边有个大的百货大楼,东西很多,算是这个不起眼的城市里比较热闹的地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存稿告急

    第十二章

    魏尢第一次来这里,问道:还挺大的,但是咱们要买什么?

    地下一楼是个超市,进去后有冷冷的蛋糕香飘来。

    买点菜吧,下午回去了我做饭,先去买肉。

    最近肉可贵了,买不起买不起。而且魏尢对肉并不是很喜欢。

    可以买点鸡肉鱼肉,你不是爱吃鱼吗?

    鱼弄起来太麻烦。他虽然喜欢吃,却不喜欢在家里做。

    好吧,那就买点鸡肉。江山无奈,拉着魏尢往肉食区走。

    我要吃鸡腿。

    好。

    两个人逛了半天超市,买了不少东西,顺便给猫咪带了点猫咪可以吃的罐头,若是回去碰到了,还可以喂。

    但是回来的路上却没有碰见那只猫咪。

    罐头白买了。魏尢看着手里的罐头,有些失落。这还是他非要买才拿来的,没想到居然猫咪不在。

    于是他大胆猜测,这个人应该能吃的吧。

    江山被吓到了,就算能吃你也别吃。

    要么给楼下的流浪猫吃。江山之前见过几次流浪猫,它们在这里的草丛里或者路上跑,有时候也会有人喂食。

    也行。哎?你是天生招动物喜欢吗?那只猫为什么看见你就扑上来,一点都不带害怕。魏尢略略有些嫉妒。

    那只猫是只小三花,可爱的不行,据说三花都是母猫,难道是抵挡不了江山的美貌?魏尢盯着江山可爱的三白眼看。

    没怎么注意,应该不是吧,我这也是第一次被除了自家的猫主动蹭。江山有点莫名的受宠若惊。

    你家也有猫呀,怪不得,撸猫那么熟练。

    我家是一只缅因,是我妈在我十八岁生日时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之前我一直说想养一只猫,她怎么都不让,十八岁生日一过,她养猫了。江山也很无奈。

    我记得,你的生日好像是上大学后过的吧。魏尢还清楚的记得,平时不怎么更新朋友圈的江山,那天和宿舍的人玩,被惩罚在拍视频说羞耻霸总台词发朋友圈。

    说起来,其实还有模有样的。

    咳咳。

    是,那天我妈就拍照片给我看,说是祝我十八岁生日快乐,这只猫是我的礼物,养在她身边,我又不能摸。假期回去,她居然不让我摸猫,说我下手没轻没重,怕猫咪受伤。江山很无奈啊,其实老妈就是不想给自己准备礼物,但是毕竟是十八岁生日,不得不意思意思才这样的吧。

    哈哈哈看来妈妈很喜欢猫咪。

    对,她现在头像都是我家那只缅因。她还给起了个猫起了个名字,叫江二狗,说是贱名好养活。每天自称是二狗的妈妈,让我把二狗当弟弟看待,特宝贝它。江山低低地笑了。

    挺好的,多个弟弟。魏尢总觉得妈妈会很温柔。

    江山说到自己家人,蛮开心的,他希望两人能互相了解一下对方。

    我还有个姐姐,比我大四岁,现在已经工作了。江山试引着魏尢说出他的情况。

    你还有姐姐啊。魏尢有点惊讶,我没有兄弟姐妹,就我一个,家里倒是有个堂兄,不过他比我大十几岁,没什么交流,其实我小时候,还蛮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可惜我爸妈不太喜欢小孩。魏尢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江山愣住了,不太喜欢小孩是什么意思,那魏尢他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江山连忙说:没关系,以后,二狗也是你的弟弟,我姐姐,也是你的姐姐

    魏尢笑了起来,开玩笑道:嗯,以后你妈妈也是我妈妈了。

    嗯嗯。江山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魏尢的表情。

    怎么那样看我?魏尢一脸问号。

    没有,我们快回去收拾收拾吧,雪糕要化了!江山捏了捏雪糕,发现已经有些软了。

    那快快快走!吃雪糕可是他的人生快乐之一,雪糕化掉就不好玩儿了。

    两人跑回家,首先把雪糕塞进去,勉强算是保护住了。

    江山把冰箱整理好后,就拿着今天的买的东西准备去清理。

    两个人一起在厨房里,魏尢帮江山打打下手。

    我爸妈对我很好。魏尢突然开口。

    嗯江山听了这个,便接话道:其实可以看得出来你是被爱着长大的,不然为什么这么自信优秀。

    魏尢听到这话笑了,你这是在夸我吗?这两者应该没关系吧,我自信那是我性格就是那样,至于优秀,那一定是你太喜欢我,滤镜开太高。

    江山浅浅地嗯了声,我是太喜欢你了啊,但是,你是真的优秀。

    魏尢挑眉,说道:我喜欢你的夸赞,不过我家人虽然对我很好,但是他们爱不爱我我还真的不清楚,他们会认真做他们该做的事情,但是我有时候又觉得他们感情上对我很冷漠。

    他自从高中后就不怎么和别人说这些事情了,但是今天,他想和江山聊聊这些,或许是觉得江山会安慰自己。

    他们最初,其实并不想要孩子,只是因为我爷爷奶奶一直逼着他们生,所以才生下我,我三岁之后,就一直和爷爷奶奶在县上住,直到要上初中,才被他们接去市里上学。他们对我一直很好,可是不怎么喜欢付出感情,物质上真的对我很好但也可能是我想太多。

    魏尢江山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抱住了他。

    魏尢没想到江山会有这个举动,有点小小的感动,鼻头有点酸,好像真的有点想哭了。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江山,被拥抱的感觉真好。也许只是表达方式的问题,我很好。

    嗯。江山这时候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抱紧了魏尢,轻轻拍他的背。

    魏尢被拍笑了,哄小孩儿呢这是,于是他推了推江山,好了,快做饭。

    江山下午被副班长召回学校,说是约了其他篮球队比赛。

    这可是咱们第一场比赛,不能输!何向怡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副班长在旁有样学样,也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好!各位气势都很强。

    加油!加油!旁边站了一圈儿来观看的男男女女,估计是何向怡喊来的。

    杨景柳笑了,对江山说:我感觉有气氛了,怎么样,有信心赢吗?

    不清楚,不知道对方的情况。

    两队人先在球场中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互相了解了解。

    江山介绍完自己后,站在边缘那个心不在焉,扎个小辫儿的男生抬眼看向江山,缓缓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江山?语气略微带点儿轻蔑,但是小辫儿个子不高,说这话的时候要抬头看着江山,气势低了不少。

    嗯,我是江山。

    哈。小辫儿轻蔑的笑了笑。

    旁边几人看他这样子都有些气恼,江山最初倒是没太在意。

    杨景柳凑到江山耳朵旁说道,这个人阴阳怪气的,你待会儿小心,该不会和你有什么过节吧。

    不记得,我不认识他,没事,别太担心。江山实在想不起来这么个人,扎小辫子应该挺标志性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对自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行,那你还是得小心点,别被阴了。杨景柳不无担心,他因为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在球场上可没少被人阴,都被阴出习惯来了。

    嗯。江山瞄了眼小辫子,其实他不怎么有压力。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