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0)

      对吧,走走走,我们进去逛逛。

    门倒是这片儿很常见的玻璃门,只不过,有一道帘子,将里面完完全全遮住。

    魏尢推门,掀起帘子。江山跟在他后面。

    里面开着灯,明晃晃的,一进去最初对上的就是一面墙,上面摆放着是十分精致的木雕。右侧有个类似于收银的柜台,但是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那些木雕就如同室内的装饰一般。

    欢迎。一个中年人从柜台后面站起来,随便看。

    好像真的是普通的小店。

    魏尢转过头去看那些木雕,他走上前,仔细的看着右侧摆放的一个小人,那小人手里那些一把刀,刀柄上还系着红丝带。

    江山跟上,也随便看了看,这些东西做的可太好了,表面有一层淡淡的光泽。

    我家店里不常来客人。大叔突然开口这样说。毕竟在这个地方很不起眼,而且外面还挡着厚厚的帘子。

    我一眼就看到了,魏尢看向大叔,你那个牌子上写的是未雕。

    大叔怔住了,随即尴尬地说:那是我不小心写错的。

    居然是写错!这让江山和魏尢两个人愣在原地,一时无言以对,魏尢看了眼江山,又看了看木雕。

    两个人在里面逛了逛,从店里出来。

    我没想到,居然会是写错,刚刚不应该提的。魏尢叹气。

    说着他突然表情一僵,看了看周围,说道:我们要去哪儿?

    回学校。

    走回去?

    江山笑了,我叫了出租,因为看你还想逛,就让出租在路口等了。

    呼魏尢松了口气,我差点就忘了自己在哪儿了,你也不提醒我。

    江山又忍不住地笑,说道:有我呢,走不丢的。

    啊,我看到车了。

    两人坐到后座,魏尢自然而然的倒在江山身上。江山突然觉得很安逸,安逸到有点想睡觉,或许就是彼此这样最基础的肢体接触,反而能让他更容易感受到这种舒服到想要睡觉的幸福感。

    江山还有一节晚课要上,匆忙回学校收拾东西,魏尢坐着出租回家了。

    你最近和魏尢进展怎么样?苏逸致关心道。

    挺好的。

    苏逸致眯着眼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才点了点头,气色不错,最近小日子很滋润呢。

    没。

    没什么没啊,我之前一提他,你就和脸上上了五百层腮红一样,眼神躲闪,羞答答的,能给我起一身鸡皮疙瘩。苏逸致想想都一阵儿恶寒,现在看他那样儿正常多了,想必感情肯定进展很大。

    太夸张了吧。江山害羞是真的,可是自己也不可能是他说的那个样子。

    苏逸致撅嘴,不屑道:你自己啥样子你自己清楚。

    接着苏逸致叹气,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就好多了,唉,你都追上男神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甜甜的恋爱呢?可能大部分女孩都不喜欢我这样的,唉,难搞。

    也许毕业也找不到。

    江山和苏逸致是很好的朋友,不能打架。苏逸致默念。

    单身这么久,我现在都没啥要求了,就希望对方是个人就可以。苏逸致摇摇头。

    哈哈。江山无情嗤笑。

    下课路上,苏逸致突然眯着眼睛看向前方,哎?那个姑娘好像长得不错。

    江山顺着苏逸致说的方向看去,问道:什么?哪个?

    就是那个扎马尾的,虽然我的近视眼看不清楚,但是五官应该不错。

    扎马尾的?那不是赵月吗?

    你确定?穿黑色大衣的?

    嗯嗯,我感觉我桃花要来了,得上去搭讪个。苏逸致整理了一下头发。

    男的。江山拦住苏逸致。

    苏逸致一脸不可置信。

    你仔细看看那走路方式,怎么可能是女的?

    苏逸致仔细一看,还真是。

    算了,我还是继续颓着吧。苏逸致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上天的诅咒。

    江山假装没看见赵月,说实话,这个人出现的频率太高了,也许他迟早有一天会冲上来揍我,江山冷静地想到。

    他不怕打架。

    哎。江山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苏逸致犹豫地说道,之前我没有问过,是觉得还早,可是既然你现在有了男朋友,那你打算怎么和家里人出柜呢?

    啊?这个啊,没问题的,我家里人早就知道了。

    啊?那挺好的,你家里人还挺开明。

    江山无奈笑,说起来我是被迫出柜的,出柜的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喜欢同性的。

    怎么说?

    江山简单的给苏逸致讲了一下当年的事情。

    江山在上初二的时候,对于恋爱什么的也不懂,就算对异性没感觉自己也没在意,那时候疯狂的迷恋某游戏,下课时间全被那个占去了。

    有很多因为早恋而闹很大的事情传到父母耳朵里,他们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儿女,尤其担心已经高三的江山的姐姐,那段时间对于姐姐管控非常严格,晚上九点半以后都必须在家,不许去朋友家过夜,偶尔还会翻她书架,试图找她的日记。

    不过她太懒了从来不写日记。

    姐姐发现自己的房间被翻过之后和爸妈吵了好几次,差点打起来。

    因为那时候姐姐疯狂看BL漫画,某些剧情尺度略微有点大,所以她很心虚,害怕被翻出来,但是吵架也没能改变爸妈翻她房间的事情,反而更让他们怀疑了。

    于是,姐姐就把BL书藏在了江山的房间里,在江山不知道的情况下。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本来是打算明天才发出去的,结果刚刚不小心点错!!!!!

    第十五章

    书藏好了,姐姐放松下来,也不在意父母如何翻她的房间,于是两方停战,又恢复了之前和谐的状态。

    爸妈在姐姐柔和了态度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偏激,便给姐姐道歉,姐姐原谅了他们,然后把书藏的更严实。

    她把书藏在了江山书架的缝隙里

    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姐姐去上大学,爸妈在收拾房间的时候,从书架缝隙里拿出了用塑料袋装着的,姐姐的珍品。

    仿若是灾难,爸妈以为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脑子一片混乱之后揍了江山一顿,原因是他藏小H书。

    江山百般解释,可是父母不相信,更生气江山对他们撒谎。

    江山想来想去这只能是姐姐的了,于是打电话过去问,姐姐给爸妈解释,但是也解释不通,爸妈半信半疑,还怀疑姐姐是在为弟弟做后盾。

    姐姐嘴甜,会说道,平时又和爸妈亲近,所以爸妈对姐姐更宽容一点,姐姐仗着这个替江山顶了不少罪,江山在爸妈眼里已经没多少诚信了。

    爸妈开始害怕江山出现心理问题,经常开导他,说没事的,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都很正常。

    江山那时候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说自己是,更不可能感动。

    爸妈越来越担忧,江山表现越正常,他们就越能找出证明江山心理状况很差蛛丝马迹。

    江山那时候真的烦透了,他觉得父母不可理喻,并且认为自己肯定是异性恋,试图去找个女朋友证明自己。

    结果是,因为吓到人家小姑娘被爸妈又揍了一顿。

    全家没再说过这事儿。

    上了高中后,江山才懵懵懂懂地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对异性完全没有,兴趣,在旁边大家都讨论异性的时候,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甚至很好笑。

    他告诉了姐姐,姐姐惊呼道爸妈当年该不会误打误撞吧,于是让他做了一堆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的测试题,又让他看比较清水向的漫画,问他的感触。

    江山喜欢上了那些漫画。

    你讲了一堆东西。最后告诉我,你变成了一个腐男?苏逸致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坏了,才在这里等江山讲故事。

    不是,之后我就和父母说清楚我自己喜欢的是同性,他们也接受了,不如说是早接受了。

    苏逸致嘴角抽搐,最后憋出来两个字,哔哔抱歉我没有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我的震惊了,叔叔阿姨真的厉害。

    苏逸致竖起大拇指。

    不过还好结果是好的就行,那我也放心了,你就好好谈恋爱吧。

    嗯。江山微微笑了笑,他很期待,之后。

    第二天江山接到了负责人的电话,说他很满意江山的作品,并确信江山能够完成这项工作。绕了一大圈后,他才开始提意见,说了一大堆。

    江山认真记下。

    有时候接单也会听到各种奇怪的要求,并且他们只能给出模糊的概念,最终画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完全符合他们的期待。

    相比较来说,负责人说的这些已经很具体了。

    魏尢和江山讨论了一下,为了更方便交流作品,也为了满足两人想待在一起的心愿。

    江山几乎每天都要去魏尢家报道,但是从来没有留宿。

    原因是,篮球队训练时间变到早上六点半,他实在没那么多时间跑回去。

    到正式比赛的那一天,阳光不强,还带点微风,很适合比赛。

    江山他们很轻松的赢了第一局,因为对手抽到了恰好比较菜的一队,才让他们得以顺利进下轮比赛。

    一共比赛的有八个队伍,是经管院的八个班,第一轮是抽签对决,四组比赛,胜利的进行下一场半决赛,最后两队比赛决定胜利者。

    江山他们算是稳步进入半决赛,就看接下来的比赛了。

    比赛是在室内篮球场进行的,下来休息的江山他们还可以再等三场比赛就要又入场了。

    主办方贴心地准备了节目。

    哇,今天各位有福了。主持人在台上说道,你们的男神魏尢,要给你们唱一首歌,快,鼓掌欢迎!

    江山惊呆了,愣愣的看着主席台的位置。

    哇哇哇!男神男神!尖叫声与掌声,瞬间让气氛嗨起来了。

    主持人在上面逗魏尢,很久没上来表演过了啊,学弟学妹们天天等着你露一手。

    今天来是想给大家打个气。魏尢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打算唱什么?

    红日。

    好!下面一片叫好声。

    魏尢是真的长相非常精致漂亮的那种,在大学期间,经常做各种活动的主持人,唱歌又十分动听,这么多年,他的校草地位从未变过。

    他清澈的嗓音,让这首歌有了更特别的味道。

    江山忍不住看向那边,试图找到魏尢所在。

    大家都在跟着魏尢唱。

    最后一个音消失在空中。

    众人鼓掌喝彩,在掌声中,魏尢又突然大喊了一句。

    江山,给我冲!

    江山瞬间弹起来,脸红透。

    全场瞬间沸腾了,响起了女生的尖叫声,其中以何向怡和副班长最甚,因为这两个人就坐在他旁边,用最大分贝刺激着大家的耳朵。

    其他人虽然不明所以,但也跟着鼓掌喝彩。

    加油!

    江山感觉脑子晕乎乎的,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心跳有点快,异常兴奋。

    他可以的。

    哇哇哇哇,你们也太甜了吧。何向怡整个人都坏掉了。

    谁是江山?上面观众台有人问道。

    就你下边那个个子超高的。另一个人压低声音。

    哇!那个人短促的叫了一声,这也太高了吧,我在这里估计都能摸到他的头,感觉还挺帅的。

    对吧对吧。

    他和魏学长关系一定很好吧。

    那可不是一般的好~那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两个小姑娘以为自己声音已经压很低了,事实上,在江山听来,她们就是在自己头顶上说话,很清晰。

    作为被议论的主角,江山脸都红透了。

    轮到他们比赛了。

    江山在场上奔跑,不经意间看过观众台,他一眼就看见了,扶着栏杆的魏尢,魏尢似乎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做了一个打气的手势。

    江山挥了下手,是给魏尢的回应。

    接下来,他全身心投入比赛中。

    险胜。

    总算是进入总决赛了。

    他们并不算是打的很好,有这个成绩是非常不容易,也算是这段时间的训练没有白费,有了这样的成绩大家很满足,接下来胜利的几率就并不是很大了。

    因为那边,是赵月他们。

    在比赛前他们已经互相了解过彼此的水平了,江山他们胜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一左右。就单单从上一次的结果看,上半场对方并没有好好比赛,依旧把他们虐的体无完肤,那这次正式比赛,就只能更惨了。

    副班长开口安抚大家,没事,我问过我的小姐妹,那个小辫子还有他们队长,都是校篮球队的,他们经常都和那些体校的一起训练,我们不可能比得过,所以放心吧,只要大家别输太惨就可以。

    副班长在打击大家自信心的能力上,一直十分优秀。

    不过这样一说,大家也就真无所谓了,接下来也就当图个开心。

    你要小心,别在球场上被人耍了。杨景柳上场前对江山说。我猜那个小辫子已经嫉妒疯了,刚刚魏尢当众示爱。

    也不算示爱吧,就是加个油。江山有点不好意思。

    哦吼~何向怡神神秘秘的凑过来。你们在说什么?江山脸这么红。

    怕小辫子使坏。

    哎呀不怕他,咱们就图个开心嘛。何向怡听到是这个,就一点兴趣都没了。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