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1)

      就这么不信任我们能赢吗?

    这,你觉得你能赢?何向怡笑笑。

    好了好了,上场了。

    走喽走喽,记得别输太狼狈。

    大家都在期待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

    比赛不怎么激烈,全场江山他们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失败的战争。

    不出意料的,他们输了。

    好啦,没事的,别垂头丧气的,一会儿还有合影,拿出你们的颜值来!给我刚!何向怡打气。

    副班长补充道:一会儿应该还有个奖项可以领。

    队员齐齐道:参与奖?

    对,参与奖。

    江山看着他们几个人聊天,转头寻找魏尢的所在。

    魏尢远远的跑过来,张开怀抱。

    江山上前顺势环住魏尢的肩膀,魏尢靠在江山的脖颈处,笑着说道:你臭了。

    江山瞬间尴尬,想要放开魏尢,魏尢却抱着他的腰没松开。

    我唱的歌你听到了?

    听到了很好听,谢谢,可惜我们没赢。

    喂!何向怡在旁边十分冷静的拍了几张照片后,对着江山挤眼睛,说道,不介绍一下吗?

    魏尢轻笑,松开了江山。

    江山挠挠头,给大家介绍道:这是魏尢,是江山看了眼魏尢,魏尢挑眉。

    江山便笑着说:我男朋友。

    嫂子好。何向怡挽着副班长的胳膊,九十度鞠躬。

    其他队员则有点懵,半晌,有个人反应过来了,慢吞吞的开口:我们是不是在无意中,吃了很多狗粮?

    作者有话要说:  在场的各位,请吃狗粮

    第十六章

    比赛结束,当然缺不了聚餐。

    江山想陪魏尢的,说实在的,他到现在,都有点微微的兴奋,真的没想到魏尢会去为他唱歌,而且,真的很好听。他当初,也是因为魏尢的歌声和他相识。

    好啦好啦,允许带家属的。何向怡看江山似乎打算跟着魏尢溜走,就说道,又招呼大家道,都把你们的家属带上,今天要嗨爆!

    其他人莫名中枪,苦着脸说:我们哪儿有什么家属啊,唉,算了算了兄弟们,今天咱几个就互相依靠。

    江山悄声问魏尢:你接下来忙不?可以可以去吗?

    不忙,走吧。我也很久没参加过人这么多的活动了。而且啊魏尢用胳膊肘怼了一下江山,说道,人家都说允许带家属了,我怎么能错过呢?

    嗯。江山找上魏尢的手,捏了捏。

    一群人分几拨坐出租去了一家烤肉店。

    呐,你们会烤肉的都自觉点,给自己找座位啊。

    江山便坐到最里面,魏尢挨着他坐下,其他几人都找好自己的座位。

    何向怡就是个小喇叭,嘴叭叭个不停,再加上副班长在一边捧哏,气氛挺轻松的。大概是怕魏尢和大家都不熟会尴尬,两人就频繁cue他,但魏尢啊,本身就是个自来熟,来来回回几趟,差点就和他们称兄道弟。

    哎哎哎,那个面包,都被你烤成煤了。何向怡连忙把面包夹起来。

    杨景柳还不太习惯这火候,面包另一边黑了。

    你这就是浪费食材。何向怡心疼的看着食物,然后把它怼进杨景柳的盘子里,自己闯的祸自己搞定。

    对对对,快吃快吃。众人起哄。

    杨景柳无奈拿起自己弄的恶果,扔进垃圾桶里。

    来,再这个,试个毒。何向怡又夹起一块肉,放到杨景柳盘子里。

    众人心里都清楚,何向怡这是在安慰杨景柳,只是打死都说不出这是在对他好,是看那块肉烤得最好才给他的。

    没人戳破,杨景柳也早已习惯何向怡这样,吃了后笑着说:很好吃,没毒。

    怎么样?还合胃口吗?江山趁这会儿魏尢嘴歇下来了就问他。

    很好吃,你的朋友们也很好。

    其实魏尢没想来的,但是,江山当时问他忙不忙时,那眼睛里的希冀,可怜巴巴的。

    魏尢想过他来之后可能会被冷落,毕竟是他们的庆功宴,自己又没有陪他们训练,又没有提供什么意见,算是个外人。

    可是,这些人啊,是真的很好,努力拉着他融入气氛中。

    真希望,江山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没有糟心的人去破坏他的心情。

    江山听魏尢很喜欢他的朋友们,心里自然也开心,忙忙活活的给他夹菜。

    都还是少年人,一顿饭下来,众人就好的能穿同一条裤子了,约完了饭,还觉得不过瘾,又继续向KTV进发。

    魏尢今天唱的歌,大家都是听到了的,一进里面,就闹着让魏尢唱歌。

    魏尢被闹得不行,只能笑笑上场。

    魏尢拿着话筒,又回到江山身边。

    他一开嗓,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他身上。

    江山盯着魏尢,他真的在哪儿都可以成为焦点,天生优秀

    江山不知道该拿什么词来形容他,只是完完全全的,无法挪开眼睛。

    他的未来,会是怎样,凭魏尢现在的水平,未来进入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应该很简单吧,他未来可能会留学,也许会留在国外工作。

    那自己呢,自己现在专业课成绩其实并不好,而且他这个专业出来,能选择的范围也很少,找到对口的工作应该很难。魏尢比自己大一级,他已经尝到了工作的滋味,而自己,还是普通的学生。

    自己以后做什么呢,跟着自己的专业找对口的工作,还是自己创业?

    魏尢唱完了,接着其他人唱,大家又暗搓搓点了酒,当然,玩游戏也必不可少。

    魏尢发觉江山似乎是心情不太好。

    怎么了?在想什么?他凑上去在江山耳边问道。

    江山一个激灵,耳朵悄悄发烫。

    没事,有点走神了。

    嗯?魏尢没听见,在江山耳边大吼,什么?

    江山只好凑上去,嘴唇碰到魏尢耳朵时,他鬼使神差的,咬了一下魏尢的耳朵。

    这下好了,两个人同时变成熟了的西红柿,冒着热气,坐在那里。

    魏尢摸了摸发烫的耳朵,他似乎能摸到江山浅浅的齿痕。

    两人交往到现在,实在是纯情的过分了些,甚至连一次正正经经的亲吻都没有。

    空间里的温度似乎有些惊人的热,江山咬着下唇,终于下定决心,拉着魏尢的手站起来,两个人偷偷出了门。

    魏尢心跳有点快,他似乎预料到了,江山会做什么。

    其实就是气氛太好,加上江山一时间脑子糊了他才大着胆子把魏尢拉出来的,但出来后被冷空气一激,江山瞬间清醒了,又有点犹豫不决。

    但他想着很久了

    江山看一眼同样面红耳赤的魏尢。

    两人走到楼梯间,没有人。

    魏魏尢,我可以吗?

    嗯?什么?魏尢躲闪着眼神。

    吻你。江山把魏尢逼进角落里,低头,等着他的回答。

    魏尢第一次被江山这么强制着对待,有点儿腿软,等,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上一次是强行抱着他睡觉吧,算了算了不管了。他闭好了眼睛,等着江山。

    而江山还在等魏尢回答。

    魏尢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江山的呼吸就在自己身旁,但久久不见他有动作。

    魏尢刚刚试探着睁开眼睛,江山就凑上来了。

    喜欢你。

    两人坐在楼梯上,魏尢不停用冰凉的指尖去抚摸嘴,问道:那会儿不是问你吗?今天是不开心?我看你发呆了很久。

    没其实想问问你,以后你想干什么?去哪儿工作?江山眼神涣散。

    其实还没想好,不过现在的希望还是继续做翻译吧。你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干什么。江山还没回神过来。

    没事,走一步看一步,没必要现在这么清楚,总有一刻,就有那么个时间点,能让你知道,你想做什么。

    嗯。江山把头靠在魏尢头上蹭了蹭。

    我们也该回去了,出来这么久,咳咳。魏尢有些不好意思。

    江山也跟着局促起来,拉着魏尢又偷偷溜进去了。

    结果被现场捕捉。

    哈哈哈哈,敢偷偷溜掉!来来来,接受惩罚吧。何向怡有点喝多了。

    什么惩罚?

    呃江山,公主抱魏尢做五个深蹲吧。何向怡指着魏尢。

    不行不行,五个太少了,十个。副班长也喝多了。

    于是大家都吼着让他们接受惩罚。

    杨景柳把灯打开,喊道:小心别摔了。然后兴致勃勃的盯着他们俩。

    江山无奈,看向魏尢。

    魏尢张开怀抱,表示毫无畏惧。

    抱着老婆做深蹲,真还没试过,这万一是摔了,可不得心疼死。

    不过江山是不可能让魏尢摔,只是十个深蹲而已,做!

    作者有话要说:  力气不是白长的

    第十七章

    黑夜中的城市,比白天惬意很多,没有了刺眼的阳光,很凉爽,四周行人声音噪杂,却仿佛远在天边,所以并没有引起人心中的烦躁,反而令人放松。

    江山和魏尢两人慢悠悠地散步,享受着这秋日的凉爽。

    过不久就冷了。

    现在这个天气正好,适合压马路。

    我还准备叫个车回去呢,没想到距离这么近。魏尢打了个哈欠。

    我也没想到,恰好出来看见那个大灯牌,再晚一点我们都坐上车了。江山也打了个哈欠,已经不早了,嗨了一整天,全身都困,他坚决不承认是刚刚十个深蹲做成那样的。

    魏尢也不重,就是他为了每一次都蹲到底,得亏他腰好。

    唉,回家煮点面,今天吃太多油腻的东西了。魏尢不提江山回学校的事情。

    是猫?江山余光瞥到旁边花坛上蹲着一只猫,黑暗中,两只眼睛紧紧盯着他们,一辆车驶过,照亮了猫咪,江山认出来是之前的那一只三花。

    又是小猫猫,好久不见了。魏尢慢慢凑上前去,看猫咪没有要离开的样子,才大胆打开手机闪光灯,站在它旁边。

    魏尢看了一眼,连忙喊道:江山你快看,猫身上有伤。

    江山凑上去,发现猫的后背秃了一块,上面的血迹和猫毛粘连在一块儿,脸也不像上次见那样漂亮,脏兮兮的,耳朵,一只耳朵半耷拉着,看起来像是断了一半,魏尢把光打在耳朵那里,仔细一看,只剩一点点肉连在一起。

    喵呜猫叫了一声,带着威胁,似乎是不满光源距离它的眼睛太近,转过头去。

    魏尢拿开手电筒,看背上还有没有其他伤,伤口似乎已经愈合了。

    把猫装我书包里,我们带它去看医生。江山把包让魏尢先拿着,他试探着去抱猫,猫瞬间跳开,没走,警惕地看着江山,似乎随时都准备逃走。

    怎么办?魏尢不由自主放轻声音,问道。

    没事,有吃的吗?

    唔,我记得,好像有魏尢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火腿。

    这个行不。

    可以。

    江山拆开火腿的包装,把火腿戳到猫的面前,猫闻了闻,拿爪子去够。

    江山掰了点放在猫面前,猫吃了后,喵呜喵呜的叫着,凑到江山面前,扒拉他的袖子。

    江山趁机就把猫抱起来放背包了,他们早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完,猫咪在里面挣扎着想跳出去,江山便把火腿肠放到书包里面,也顾不得书包会不会脏,拉上拉链,控制着缝隙的大小,不让猫跑出来。

    猫咪在书包里一点都不安分,挠着书包,各种挣扎,喵呜喵呜叫,江山怕伤着猫,双手提着书包直到胸前。

    魏尢扒着小口从里面看猫,猫咪看有道小缝,就伸着爪子去够,差点抓到魏尢的脸,还好他躲的快。

    应该没问题的,现在关键是找个兽医院,我试查一下看附近有没有。江山这样说着,却没有手可以拿手机。

    魏尢拿出手机看了下地图,说道:前面路口左拐就有一个,他们对面开了家猫咖,我还去里面逛过。

    走。

    两人抱着猫往兽医诊所去,里面没几个人,里面有个小姑娘看他们急匆匆的跑进来,连忙上前,问:怎么了?

    江山把拉链拉开,猫咪探出来一个头。

    刚刚拿着手电筒还看不太清楚,这会儿白炽灯照着,脑袋上的伤格外明显。

    小姑娘被猫咪的惨状吓了一跳,连忙喊医生,哥,你快出来看这只小猫,它受伤了。

    帘子后面走出来一个男人,他过来扒拉扒拉猫咪的脑袋,说道:进里面来。

    他们跟着男人进去,把猫咪从书包里抱出来。

    男人接过猫,一手熟练地撸猫,检查着猫咪的伤口。

    耳朵上半部分已经完全坏死,接不回去了,只能剪掉,身上也有不少肿块,应该也是淤青。后背这块儿伤口很重,但是看样子已经愈合了,现在就是检查一下内脏有没有受损。放心,应该没什么大事。他拿起梳子给猫咪整理脸上脏乱的毛发。

    好,辛苦医生了。

    男人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谁去填个单子。

    我。江山刚要起身,被魏尢按下去。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