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3)

      好,睡了睡了。魏尢拖长了声音,翻身上床,钻进被窝里。把被子一直拉到眼睛下面,才在被窝里翁声瓮气地说:你去关灯。

    江山关了灯,从另一边上床,床这边瞬间就陷下去了。

    他转过身对着魏尢,魏尢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江山稍微往前挪了挪,脑袋嗡嗡的,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发觉不对劲,有什么凉凉的东西,钻进了他的被窝,摸到他的小腹上。

    是魏尢的手。

    江山瞬间僵硬,一动也不动。

    魏尢的手顺着滑了上来。

    江山实在是忍不住了,抓住魏尢的手腕,低声说:睡觉啦,不然明天早上真没办法起来。

    魏尢没睁眼,只挣扎着要抽回自己的手,江山却不愿意放开,再往前挪了挪,两只手握着他的手,放到嘴旁,亲了一口,又贴紧。

    睡吧。

    魏尢便不动了。

    江山咬唇,有些难耐,但也没出声,过了一会儿,睡着了。

    半夜,江山被挠门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以为自己在宿舍,仔细一看,才发现眼前是魏尢,魏尢早从侧躺的姿势变成了平躺,手却还在江山手里握着。

    江山连忙松手,给魏尢揉了揉,摆到他身侧,然后把被子拉上来,给他盖好,下床,他要去看看山大王在干什么。

    江山一打开门,山大王就窜进来了,在房间里跑来跑去,不停喵喵叫。

    嘘吓得江山连忙去追猫。

    山大王窜开,还是不停的叫,甚至跳到了床上。

    江山跪在床边,想要把它抓住,它却迅速从魏尢的被窝里钻进去了,江山从下面撩开一点,把头探进去找山大王。

    它隐藏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江山只好盖好被子,仔细看哪里凸起来,只见有一小团东西迅速在被窝里移动,跑到魏尢脖子那里才停下来。

    江山前去掀开被窝,发现山大王团成一团,看见江山,威胁地喵了一声。

    江山只好盖好被子,祈求山大王别再发出声音。

    他刚躺好,就听见它咕噜咕噜的声音。

    哦,算了,幸好魏尢没醒,这样就可以了。

    于是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兴趣的话就点个收藏吧

    第二十章

    起床了,江山,你是不是第一节 有课?魏尢醒来时不知为何,整个人都趴在江山身上,连忙翻身下来,一看时间,都七点半了,再不起床,真就要迟到。

    嗯?我没有,能不能再睡一会儿?江山昨晚醒来了好几次,都是被山大王闹的,这会儿也意识不清楚,只想睡个天荒地老。

    那就继续睡吧。

    魏尢听到这个也放松了,重新躺下,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困,钻到江山跟前,仔细端详江山的脸。

    江山闭上眼睛和睁开眼睛就是两个人,闭眼时,几乎就像个普通的美男。

    两个多月前,他们还不过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现在,居然已经能睡在一张床上了,魏尢凑上前去吻江山。

    不一会儿,江山睁开眼睛,按着魏尢的肩膀把他推到,随后长腿一跨,伏在他身上,轻柔地吻。

    江山的感情,从来都不是猛烈而冲动,就是平平淡淡的,温温柔柔的,一点一点侵入。他现在,已经不再畏畏缩缩不敢进一步,是魏尢给了他自信。他开始意识到魏尢的喜欢,是昨天,魏尢向他询问意见,并且决定听从他的意见时,江山就明白了,魏尢在示弱,他没有反驳江山,没有说江山说错了,即便这和魏尢心里想要留下猫的期望相悖。

    是什么让一个人示弱,不清楚也许有很多种原因,但是在他们二人之间,那就只能是感情了。

    两人的呼吸融在一起,心跳加速。

    魏尢能清晰的感受到江山的激动,也能感受到江山抬了抬腰,怕被他发现。

    魏尢搭在江山背上的手滑下来,微微喘气道:要试试吗?

    江山撑起身子,向下面滑去

    等两人在床上赖够,已经九点了,起床,洗漱,吃饭。

    魏尢彻底忘了刚刚怕迟到的自己。

    上午三四节他们都有课,便搭着地铁回学校,现在人不是很多,两人坐在椅子上,情况有点小小的微妙,大概还是从早上的温存里面没走出来。

    有些东西似乎是不一样了,魏尢抱着手机给山大王挑东西,江山凑在旁边看。

    我从来没有想过,养猫要弄这么多东西。魏尢眼睛都快被挑花了。

    事实上,我也没想过,我家里那只过得挺粗糙。

    山大王是个可爱的小公主,要精致,我感觉这些东西都是必需品,哇,这个小蝴蝶结看起来太漂亮了。魏尢手指翻的飞快,偶尔看到有意思的,就停下来,夸赞几句,加购物车。

    江山只温柔的看着他。

    上完课,两人又急匆匆回到出租屋,接山大王去打疫苗。

    他们查了很久,才查到市上比较正规的一家宠物医院。

    山大王一路上都很听话,进到医院也没什么特殊的表现,直到看到医生时,才猛烈挣扎起来。里面还有好几个人带着自家宠物,大概是被里面的其他动物扰乱了心神,所以才这么不安。

    打完疫苗,医生告诉了他们一些关于宠物的小知识,知道他们是第一次养宠物,还特意强调了,要多多陪它玩,因为这么个小动物也有心理需求,但是不会说话,很难沟通感情,陪伴是预防也是解决问题的最优方法。

    山大王心情不太好,被魏尢抱着,也打不起精神来,似乎有些委屈。

    魏尢只得细细哄它:打疫苗也是为了你好,万一得病了,不是更难受吗,知道你害怕,这不是结束了吗?乖呀!

    山大王喵了一声,还是不太高兴。

    魏尢带着求助的目光看向江山,江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第一次见面山大王主动亲近他,之后再也没有过,再加上昨天晚上他大半夜的抓山大王,估计都被记恨了。

    但是看着魏尢,他只好摸了摸山大王的脑袋顶,说: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山大王蹭了蹭,半睁开眼睛,突然就炸毛了。

    它从魏尢怀里挣脱,发出威胁的声音。

    他们不明所以,只见猫咪不停往后退,仍是炸毛的样子。

    怎么了?

    这时候突然有一只全身都是黑色的狗狂吠着要冲上来,堪堪被它主人拉住,那是个瘦弱的中年男人。

    一猫一狗对峙着。

    江山怕把山大王惹毛,没去动,拿着零食,想要吸引它的注意力,但也没用,猫咪紧紧盯着狗,蓄势待发。

    魏尢则被吓了一跳,想要前去抓山大王。

    乖,回来。

    山大王躲开魏尢的手,魏尢怕山大王跑掉,只能蹲下,拍手试图让他过来。

    那个主人不安地看了一眼他们,拉着狂吠的狗往旁边走,连忙有人跑出来去控制狗。

    山大王跟着狗的方向转头,不断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直到狗离开它的视线,猫才冷静下来,但毛还是炸的。

    魏尢乘机把猫抱起来,给它顺毛,直到尾巴又变细。

    江山给山大王喂小零食,它闻了闻,才下嘴咬,微微眯着眼睛。

    江山这才拍拍它的头,说道:怎么这么凶啊,山大王,不生气了啊,咱们回家。

    还好并没有发生什么,幸亏那个主任把狗拉住了,不然山大王才刚好的伤,又不知道会怎么样。

    那只狗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吧。魏尢还没缓过来,不无担心的说道,怎么冲着山大王叫呢?吓死我了。

    应该没事吧,估计就是天性,看见猫就想闹一闹,好多猫狗都是这样。江山笑了笑,给魏尢讲自家猫的事情,暑假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那个人带着他的泰迪。没想到一进门猫就炸毛了,满屋子追着泰迪咬抓,差点没把客人吓死,最后它硬是仗着自己体型大把泰迪给赶出去了。

    啊?我还听说缅因性子挺温和的。魏尢被惊到了,还有些想笑。

    性格问题应该和品种关系不大,那就是天生的。俄罗斯的缅因还能和熊打架。江山笑笑,这也要看谁养的,我家猫估计就是我妈训出来的,不服输。

    魏尢听着江山的故事,手下不停撸猫,听到这里,举起猫说道:山大王啊,你以后会成为怎样的猫猫?

    肯定是个可爱的小公主。江山挠了挠山大王的下巴。

    喵呜猫咪扭来扭去,不开心了。

    第二十一章

    好好好,不折腾你。魏尢把山大王放到太空舱里。

    两人逛着去给山大王买了猫粮,在小区附近的面馆里吃了油泼面,算是解决了午餐。

    江山又赶回学校上课,差点忘记带书。

    鸡柳,有笔吗?借我一支。书是带了,笔却给忘了。

    今天怎么忙成这样?你平时不都提前十多分钟到班的吗?何向怡把笔递给江山。

    江山给他们看山大王的照片,把昨天捡到山大王又送去医院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哇,你们竟然走个路都能捡到猫,实名制羡慕了。何向怡看着小猫的照片,又问道,这耳朵是受伤了吗?

    嗯,可能是和其他猫打架的时候被咬掉的,我们看见它的时候,耳朵就连着一点,医生说连着的那一丝,也因为伤口感染坏死了。没办法,只能剪掉。

    何向怡略略不忍,说道:还好,猫猫还是很可爱的,你们能决定收养它真好。

    嗯。山大王很可爱。

    不过你们想到的?给这么可爱的小猫取个名字叫山大王,也太粗糙了吧。何向怡不无嫌弃。

    杨景柳妇唱夫随,说道:还是要起个可爱的名字。

    挺好听。

    行吧,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幸去看看小猫咪呢?何向怡摩拳擦掌。

    唔,总有机会的。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何向怡想要撸猫的机会来了,魏尢把猫放在太空舱里,带着来了学校。

    但两人怕猫咪害怕,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

    江山也没去通知何向怡他们撸猫,毕竟他们也是才刚刚开始养猫,也和猫不熟,不敢让别人去撸猫,万一猫咪烦了不开心了闹脾气,或者说喜欢上别人跟着跑了怎么办。

    想想都不值得。

    怎么想着把猫带出来了?两人坐在长椅上。

    猫咪被牵着牵引绳,在草坪上打盹晒夕阳,还暖呼呼的。

    我怕它一个人闹别扭,就想着出来溜溜它,看现在这样子挺开心的。魏尢轻轻拉了拉牵引绳,喵咪还在睡。

    我希望它今天能在外面玩舒服,晚上能别在房间里跑酷就好。江山还心有余悸,拨了拨猫咪的头,说道:快起来玩,不许睡。

    猫咪把头埋在爪子下面,没理他。

    你别闹它。魏尢笑了笑,制止道。

    江山重新站起来,说道:它昨天晚上一直闹腾,挠门,跑来跑去。

    还有这事?魏尢昨晚睡可死,没醒来过。

    它昨天晚上往我胸口上跳了两次。江山面无表情。

    魏尢倒是不怎么害怕,尽情嘲笑,你太惨了!

    很疼的哎。你晚上也把猫关外面吧。江山低低地说,握着魏尢的手。

    一只猫能有多重,不用那么担心,实在不行魏尢嘿嘿一笑,说道,你过来转移猫咪的注意力,它就不折腾我了。

    江山脸红,这是在邀请我去他家继续住吗?江山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趁热打铁跟着他住几天,还是回宿舍。

    还是回宿舍吧,还有作业要做。

    江山说:我想去,但是怕睡不着。

    魏尢,怎么?怕猫闹腾?

    江山摸了摸鼻子,说道:你就在我身旁,我想着就睡不着。说完就转过头,不敢看魏尢了。

    魏尢笑:哈~是嘛?那怎么办呢?以后你岂不是要夜夜不得安睡,嗯?亲爱的~

    魏尢在撩人的时候,特别喜欢叫江山亲爱的,宝贝儿,仔细想想,好像也不是什么高级别的撩人方式,但江山就是受不了他那一下,只听声音还好,但如果看到了那双眼睛,直接沦陷。

    江山偷偷回过眼,魏尢扬起嘴角,怎么不回答?

    回答不了。江山快速弯腰,亲了一下魏尢。

    魏尢被突然袭击,一时没反应过来。

    会反击了,这家伙。

    两人莫名对着树沉默了一会儿,有点儿害羞。

    你确定今天住宿舍了吗?可以带上作业。魏尢转头。

    我我我我魏尢的二次邀请,江山觉得自己脑壳都要被岩浆顶开了。

    好吧。魏尢有点点尴尬,还有点不爽。

    去。江山急忙说道,就怕你晚上睡不好。

    魏尢挑眉:唔哦,那你背猫。现在就回家吧。

    好。江山任劳任怨,!把猫抓回来,放进去。

    江山背着猫在前面走,魏尢在后面跟着,不时逗弄山大王。

    快到家的时候,江山又看见了中午的那只黑狗和他的主人。

    主人仍旧畏畏缩缩的,看见他们两个,就拉着狗往别处走。

    两人都没怎么在意,但是还在包里的猫咪又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炸毛,发怒,挠着拉链处想要跑出去,十分不安。

    魏尢从拉链的开口处探进去手试图安慰猫咪,江山连忙躲了一下。

    小心手,别被挠到了。

    他取下背包,放在地上,打开了太空舱,不过猫咪并没有出去,一会儿又慢慢平静下来。

    魏尢看不懂江山这一系列行为,不安地问道:你要放它走?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