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4)

      江山拉上拉链,不是,我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山大王见到那只狗会炸毛。还有它真的是因为狗,还是因为人?

    你是怀疑山大王身上的伤和那个男人有关?魏尢皱眉。

    江山:嗯,就是觉得太奇怪了,你还记得刚刚有个人拉着一条中华细犬走过去了吗?

    看到了。那只狗还挺特别,魏尢一眼就看见了,这时他也想起来,猫咪当时看着那条狗过去,也没炸毛也没叫。

    那个人可能有问题。

    第二十二章

    山大王的伤可能和他有关?魏尢随意猜测。

    嗯,有可能。江山并不是非常确定,但是那个人也太可疑了,先回去吧,山大王应该饿了,一直在喵喵叫。

    不会是在骂咱们吧。魏尢摸了摸山大王。

    肯定在骂人。

    两人大笑,将刚才的事情抛到脑后。

    饭后,陪山大王玩了一会儿,江山才把自己的装备拿出来,放在魏尢的桌子上,魏尢给江山空出来一半地方,江山还在画之前的稿子,负责人给他定的最少数量是三十张,虽然他知道这三十张不一定都会被选中,但是依旧仔仔细细的画,目前已经完成了十几张,算是速度不错。

    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地盘工作,偶尔聊几句,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要睡觉的时候,江山才伸伸懒腰,从电脑前面拔出自己,魏尢还在盯对稿件,江山便下去扔垃圾。

    明早去扔呗?这么晚了。

    不行,太臭了。江山提着装猫砂的袋子。

    魏尢眼睛都没从电脑前离开,一手撸猫,说道:这也不是山大王的错对吧。

    是,不是它的错,不怪它。江山无奈笑笑,提着垃圾下楼了。

    扔了垃圾后,江山迈着大长腿往回走,看见前面小路上有个人牵着一只大黑狗,那个人的身影有一点点眼熟。

    那人手里提着个黑袋子,拉着狗走很快。

    这么晚出来遛狗,江山觉得这人还挺有趣,只见那人走到路灯下抬头,和江山对上了眼,江山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人不是白天那个拉着狗男人吗?他住在这个小区?

    男人似乎是被吓了一下,收回视线,拉着狗离开了。

    江山回去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魏尢。

    魏尢也有些疑惑,问道:你确定是他吗?

    应该就是,但是太晚了也没看清。

    魏尢皱着眉头,不解,他大晚上遛什么狗?

    唉,算了,别多想了,睡吧。

    好,等我做完这一点东西。

    之后几天,江山没再过来,周五放假的时候,才跟着魏尢回去,山大王和他们相处了一周,越来越熟悉这个环境,晚上不怎么来主卧室挠门了。

    天气不错,两人用牵引绳拽着猫,溜达着溜猫,山大王很是随性,走两步,就蹲下了,两人也不急,就是出来带山大王吹吹风而已。

    突然,山大王支愣起耳朵,往一个角落里跑,两人跟上过去。

    有一只猫,已经死了,躺在草丛里,没人发现。

    山大王在旁边走了一圈,闻了闻,就又要离开。

    江山和魏尢震惊,那只死了的猫,后半截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吃了,很是惨烈,血还在往外流。

    怎么回事?太吓人了吧。

    江山戳了一下猫,发现猫还温热,像是没死多久。

    找个地方埋了吧,放在这里会被吃掉的。江山垂着眼睛,心下不忍。

    他们便用塑料袋装起猫咪的尸体,简单的埋了它,一只流浪的小动物,死了也没人会知道。

    就在他们埋好后,还没走出去多远,就突然听到了狗叫声。

    只见那只狗在他们埋猫的地方开始刨土。

    江山瞳孔微缩,他认出来,这是那条大黑狗,他的主人就站在后面,手里还是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你们干什么?!江山大喝一声,把牵引绳给了魏尢,冲过去。

    魏尢连忙抓起猫往太空舱里一塞,背好,跟着江山跑过去。

    那个男人听到声音,连忙拽狗,狗还在刨地,男人在狗屁股上踢了一脚,醒拽着狗,想跑。

    狗这时候已经把猫咬出来了,嘴里咬着猫,飞快的冲到前面,血滴滴答答的流了一地。

    江山看着,眼睛都红了。

    主人一看急了,打了一下狗,狗松开了嘴,猫咪掉在地上。

    江山差点踩到,连忙停下来。

    猫咪小小的半截尸体,就那么躺在地上。

    江山,我们重新把它埋了吧。魏尢看江山半天都没说话,开口道。

    好。江山还处在震惊中,那个男人,为什么纵容狗刨出一个可怜动物的尸体,那个黑色的塑料袋里又会是什么?

    两人这次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猫咪埋进去。

    我们去找他。

    他应该是附近的住户,要么我们跟上他去看看?指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好。

    两人背着猫,跑着,拐进那个刚刚男人带着狗跑进去的巷子里。

    进去之后却发现,这里面的交通实在是让人难以下手,根本无法判断那个男人从哪里走了。

    这怎么找?

    没有办法了,也许我们可以问一下附近的人。江山表情凝重。

    不远的阴凉处,有几个人在下象棋聊天,二人礼貌的问好后,说道:请问有没有见过一个瘦瘦的大叔,拉着一条大黑狗的。

    还没等回答,其中一个老人惊了一跳,嚯,这个子,吃什么长的?

    江山虽然早已习惯了被长辈们问这问题,但是这一次是在魏尢面前,他有点不好意思,笑笑说:没吃什么特别的,从小就个子长得猛,遗传吧可能。

    啧啧啧,响当当的。说完又看向魏尢,说道:这孩子长得可真精神,就是又小又瘦的,好好吃饭。

    魏尢无奈,笑着说:好,我一定好好吃饭。说完就转移话题,不忘他们俩来的初始目地,说道:我们要找的那个大叔,拉着一条这么大的黑狗。

    魏尢伸着胳膊比划了一下。

    那几人讨论起来。

    是赵海吧。

    不可能,赵海那小子胖得都走不动,狗都是孩子出来遛的。

    那还有谁?养黑狗的就这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拿着食指在空中虚点,皱着眉头努力地想,然后恍然,说道:哎哎哎,是那个叫张丰毅的吧,我记得这人养了条黑狗,天天晚上黑黢黢的出去遛狗。

    哦哦对,是有这么个人。小伙子,你们找他干什么?

    江山临时编了个借口,说道:之前闹了点误会,想给他道个歉。那个,您确定就是张丰毅吗?我怎么去找他呢?

    应该没问题了,就是张丰毅,平时也不怎的和人打招呼,看着怪孤僻。老人摇摇头。

    另一个人接着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找他,要么你们去门卫那里找找他电话也行。

    他们没办法去联系这个张丰毅,嘴上应着说好。

    一人看到了江山背上的猫咪,笑眯眯地说:哎呦,小伙子,你这猫真会享福哟,躺在背包里不用活动一下的。

    魏尢听这话,脸上扬起笑容,把猫放下来,他想看看,这几人认识山大王不,毕竟山大王似乎总是在这附近溜达。

    哎呦,咋成这样?

    山大王耳朵上还缠着纱布,小腹侧边的毛被剃掉,也贴着药,看起来惨兮兮的。

    山大王从太空舱里出来,也不怕人,就蹲在那儿,打量面前的几个人类。

    哎呦,这不是那只流浪猫吗?怎么几天不见成这样了?

    魏尢眼睛一亮,和江山对视一眼,明白这事儿有突破口了,便忙着说:这猫是昨天我们在花坛那边看到的,捡到是看它伤成这样,就把它留下了。

    哦哦,好事啊,好事。小区的大家伙时不时给它送点吃的养活的,从小没妈的小可怜。可没人愿意养它,现在总算是有个家了。唉,可怜的,这是和小区里的动物打架了吧,伤成这样。那人摸了摸山大王,山大王任着他摸,也不躲。

    那人见状还挺开心,摸了摸山大王的脑袋说道:还记得我呢!好孩子。

    猫咪咕噜咕噜,微微眯着眼睛。

    唉,最近小区里出现了猫贩子,好多流浪猫都被抓走了,还有人家里的猫也不见了,也不清楚是不是猫贩子带走了。

    江山和魏尢相视,都清楚对方在想什么。

    那个男人,很有可能是猫贩子。

    你们可要看好这小猫啊,别让它被猫贩子捉去了,现在这人哦,造孽。老人摇摇头。

    江山又和魏尢多在这里待了一会儿,知道不少关于这个小区的事情,被他们知道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时,又收到一堆好好学习的鸡汤。

    两人最后以猫咪还没吃饭为由,离开了。

    他们俩打算回去吃个饭,晚上十点出来再去碰那个中年男人。

    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呢?魏尢颇为不安。

    如果与他无关,应该不至于那么心虚。如果不是他更好。江山在思考该怎么查出来猫是那个男人偷偷抓走的。

    魏尢同样在担心这个问题,可是,就算我们堵到了他,他也不会承认的吧。

    他每天晚上都会出去,这说明什么?也许他就是这么晚出去寻找目标,流浪猫越来越少,那些可能就是被江山泯唇,而后说道:也许今天出去能恰好能抓到证据。

    我真希望,这不是真的。魏尢还有些愣神,这种事情的存在,虽然也偶尔会听到别人说,但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旁,还是有种如同搅碎心脏的窒息感。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作者有话要说:  啊,希望这篇我能坚持完结

    第二十三章

    两人回去吃了饭,晚上十点多出门,一人揣了瓶辣椒水,就怕狗冲上来咬人。

    我们就这么冒冒失失出来了。魏尢蹲在黑暗角落里,和江山一起。

    别怕,不管怎么样,先打他一顿再说。江山蹲在黑暗里,悠悠说道。

    魏尢打了一个哆嗦,有点小暴力。

    江山低声笑了,搂了一下魏尢,说道:开个玩笑,你不用怕,咱们就算是吓唬吓唬他也行。中午那个人任着狗刨尸体的样子,真的是恶心到他了,而且一想到那个人抓小猫,也不知道送去哪儿,他就想拽着那人狠狠锤一顿。

    喂,不许冲动啊,万一出了事就不好了,你要记得咱们是来抓证据的。两人像是贼一样蹲在那儿,偷摸说着悄悄话,魏尢不知怎的,突然开始紧张,他还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儿,上一次打架应该都是小学的事情了吧,他一点经验都没有。

    江山或许是个能打的,魏尢在黑暗中摸摸江山的胳膊,心里有了底,就算不会打架,力气大也足够了。

    放心,别怕。江山被魏尢摸的不好意思,又抬起胳膊拍了拍他的背。

    他晚上出来的时候,都不打算让魏尢来了,可是魏尢担心,说是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一会儿要是真打起来了,你别出来。把辣椒水拿好了,不管是狗还是人,往眼睛那里喷。

    你一个人打的过吗?那条狗看起来挺凶的。魏尢不无担心,而且他也不想弱弱的呆在后面。

    江山挑眉,不至于打不过吧,这么不信任我,但是嘴上说:咱们是查证据,我要是被打伤了,你就报警。

    魏尢一下子抓住江山的胳膊,说道:你别受伤,你要是受一点伤,你就魏尢一时不知道怎么威胁江山,想了半天说道,你就以后别过来我这边,也别想碰我。不行咱现在就回去。

    江山摸摸魏尢的脑袋,怎么像个小媳妇似的,轻轻说道:我不会冲上去揍他,咱们就抓紧时间拍两张照片。

    嗯。

    魏尢瞪着眼睛,心想这可真刺激。

    两人蹲了一会儿,又改为坐在地上,叽叽歪歪的聊了一会儿天,差点就忘了今天晚上是出来干什么的了。

    江山过了一会儿,又突然开始担忧,说道:咱们俩目标太大了。

    啊?魏尢一脸茫然。

    江山听到了一些什么,连忙捂住魏尢的嘴。

    魏尢吓得瞪起眼睛,不敢动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怎么了?

    一股热气喷在江山手心,江山松了手,说道:听错了,没事儿。

    魏尢安静了一会儿,忍不住又说道:江山,万一有那东西怎么办?

    什么?江山没听懂。

    就是那东西!魏尢急急的说。

    江山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说道:你是说鬼?

    靠!你别说出来啊!魏尢恨不得把江山嘴堵上。

    怕什么?江山想笑,但是看魏尢一脸认真,就又忍住了。

    晚上不能说那个字的,你说了它们就会一直跟着你。魏尢说道。

    江山恨不得把魏尢抱在怀里揉,这一副迷信的小模样,也太可爱了。

    好,那我以后不说了。

    魏尢鼓了鼓腮帮子,说道:你别觉得我迷信,万一是真的怎么办,我可一点都不想见那种东西。

    好好好,你害怕吗?江山靠近了一点。

    不害怕,就是据说它们都长得很奇怪,我不想看见。魏尢皱起眉头。

    那不还有艳G那啥吗?江山话说到一半,被魏尢瞪大眼睛看着,才改了口。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