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7)

      不一会儿,广场上的露天舞台开始表演节目,人们一股脑的窜过来,江山和魏尢差点被挤散。江山连忙抓紧魏尢,让他抱着自己的腰,两人被人们压着,倒过来倒过去,不一会儿,被挤到边上去了,和边上控制人们范围的警卫来了个脸对脸。

    警卫们按着警戒线,和旁边人聊几句,发现又有人偷偷往这边挤就大喊:回去!别过来了!往那边走。

    魏尢被这气氛弄笑了,把头埋到江山颈窝里大笑,笑到喘不过气来。

    江山被热气弄得痒痒,一个劲儿的揉魏尢的脑袋。

    别笑了,看节目,有人飞起来啦!江山在魏尢耳边吼。

    魏尢凑上来也吼:你声音太大了!耳朵疼。

    魏尢被人群挡着,看不清节目,江山便把魏尢背起来,让他上自己肩头坐着,魏尢艰难爬了上去,抱着江山的头,吓得啊啊乱叫。

    你别捂我眼睛,放心,掉不下来的,坐好。

    魏尢这才乖乖把手抓在他肩膀上,但是还是不怎么敢坐直。

    旁边的警卫看了,大声吼着提醒,小心别摔了!

    江山也吼回去:好!我会注意!

    魏尢坐了一会儿发现江山特别稳当也就慢慢放松了,坐直了身体看台上表演节目。

    近几年节目不太一样了,偶尔也会添加一些流行元素上去,跳舞唱歌好不热闹。

    居然还请来了韩国男团表演。

    场上顿时热闹了,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喊就完事儿了。

    魏尢坐了一会儿就爬下来,换了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坐在江山肩膀上,魏尢又嫉妒又觉得自己男人就算是带小孩儿也帅。

    小女孩儿揪着江山的头发,江山疼得脸都扭曲了,敢怒不敢言,魏尢又哈哈大笑。

    节目结束后,就是放烟火了。

    每年放烟火都十分紧张,消防队就在旁边守着,生怕哪儿着火了。

    烟花在空中炸开,五颜六色的烟在空中弥漫,空气一股子浓浓的□□味儿,江山捂着鼻子在魏尢旁边问:你开心吗?!

    开心!魏尢回答。

    烟火表演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飞起来,在空中炸开,零星的火花又落下来。

    看完烟火,广场不一会儿又安静下来,人零零散散的都走了,地上有些纸片塑料袋什么的,被风吹得卷离地面一点点,顿时很苍凉的感觉。

    江山,太好玩儿了,我之前从来没发现这个城市人能多成这样。突然有一点点喜欢。

    喜欢就好,我也喜欢这里。冷不冷啊?

    魏尢摇摇头,伸手把江山头上一闪一闪的兔耳朵关了。

    两人打车回家,魏尢玩累了,靠着江山休息,江山便一手搂着魏尢,让他靠稳。

    回家刚打开门,山大王就喵呜叫着过来蹭他们两的腿,魏尢低下头亲了亲它。

    江山发现猫碗空了,就给猫弄了一点点吃的,算是猫咪的宵夜,山大王大概早都饿了,颠颠跑过去吃。

    想吃点东西不,我给你做。江山在厨房里洗苹果,又探出头来问。

    魏尢散架了,躺在沙发上,说道:饱着呢,不吃。过了一会儿又喊江山,说,我想吃桃子了。

    等一会儿,我给你洗。

    江山又从冰箱里拿出桃子,切成一小瓣一小瓣的。

    江山端着盘子出来,魏尢坐直了,戳一个就往嘴里放。

    江山拦着了,说道:别吃,刚从冰箱里出来,凉,先喝点水。

    魏尢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热水,然后又重新躺下。

    两人依偎着吃水果,吃完就去洗漱然后睡觉,都是年轻的小伙子,躺在一起不免激动,但是魏尢太累了,那儿激动着也没管,就睡了。

    睡前还对着同样激动的江山说:你随意,别弄醒我就行了。

    江山哭笑不得,亲了亲魏尢,解馋后也就抱着他睡了。

    两人整个十一假期,哪儿都没去,窝在家里整理稿子,魏尢灵感来了就整夜整夜不睡觉,几天下来黑眼圈重了不少,闲下来都在敷眼膜。

    江山不太懂眼膜什么的,在网上查了查,说不让敷太多次,干脆就在魏尢休息的时候给他做眼保健操。

    魏尢被江山伺候舒服了,思考问题的时候就给江山按摩,但有时候脑子一跑偏,手上没轻没重的,江山差点就当场死亡。

    磨着过了一个假期,魏尢终于在最后一个晚上,把稿子改明白了,凌晨三点,魏尢爬上床,抱住已经睡下的江山,往他怀里钻。

    才一起住五六天而已,江山却早习惯了,搂着魏尢往怀里一塞。

    清晨,闹铃响了,江山伸出手拿起手机关掉,又抱着魏尢躺了一会儿,才亲亲他爬起来。

    给魏尢做好早餐,留纸条提醒他起来热一热,打扫好卫生,给猫弄好饭,到处都收拾好才去赶地铁。

    第一节 课老师让休息一会儿,江山出去给魏尢打电话,魏尢接了,嗓子有些哑,回答道:还想再睡。

    大学一节课是两个小时,看老师心情给个休息时间。

    现在九点三十多,老师让休息五分钟回去上课。魏尢的课在十点二十五,他再不起来,就赶不上了。

    你会迟到的,乖,起来去喝水,热一热饭,吃完来学校。

    嗯。魏尢照着做了,迷迷糊糊喝水,去洗漱。

    下了课,江山回去,收拾东西,准备下课去接应魏尢,两人再赶去公司。

    中午到学校,魏尢说自己嗓子疼,可能是昨晚一直吼,被凉风刺激成这样,两人又去买了药。

    午休后,两人带着稿子到公司。

    那边接了稿子,把东西交给编辑,江山被留下来看那几幅画的问题。

    编辑是个四十几的秃头大叔,想东西的时候喜欢摸一摸自己的脑袋顶,江山坐在旁边,心里觉得挺好玩,憋着笑。而魏尢则忧心忡忡,忧虑地摸了摸自己发量惊人的脑袋,他怕自己这么多头发,到时候也秃成那样子,那也太难看了吧。

    编辑滑开一张,把细节放大给江山看,两人讨论着些什么,魏尢在旁边认真听着。

    这个编辑从二十几就开始出版读物了,虽说不是非常优秀,但也算是很有经验了,他对于市场,读者心理都抓得很准。

    魏尢偷偷听着,学习学习。

    把这一切都搞定之后,快五点了,两人又赶回家。

    回去联系了一趟之前那个学长,问猫贩子的事情,学长是说,最近在调查那家卖猫肉的店,查出来证据后,会报道。

    江山也知道急不得,就说如果有需要就找他,能帮都会帮。

    晚上煮了一点梨汤,魏尢一边说着太甜了,一边又忍不住喝完。

    作者有话要说:  唉,我愁死了

    第二十七章

    过了一段时间,魏尢又被喊去改稿,带他的翻译老师恨铁不成钢,指了不少错误。

    像魏尢这样的在校实习生,去了都是会有一个专门的翻译带他们,魏尢因为之前有过翻译一些稿件新闻的经验,进去后让他试译了一部分,觉得不错,就让他翻译了。

    魏尢挨了老师的骂,回来又熬夜改稿,好几天都没睡好,江山在一旁帮不上忙,只能尽力给人照顾好。

    嗷魏尢改着改着就不想改了,整个人很颓废的,瘫坐在椅子上,向江山吐苦水。

    我觉得我快死了,喵的就这么破不到十万字的东西,我弄了三四个月,现在好不容易交上去了,还得拿回来重新改,啊啊啊啊啊,我烦死了,让我去死吧。魏尢苦着脸。

    江山给魏尢倒了一杯咖啡,给他揉肩膀。

    魏尢口若悬河,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到这家来实习了,累死累活的,我图个什么啊?我以后打死都不做翻译这一行,太累了。对了,你摸摸我的头发,他们还在吗?

    江山揉了揉魏尢的脑袋,都快要笑死了,头发多着呢,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魏尢伸长腿,歪脑袋看江山,可怜巴巴的说道:想休息。

    江山俯身把人抱起来,抱到沙发上躺着。

    正要起来,被魏尢一把拉住,江山只好半蹲下来。

    魏尢往里面挪了挪,说道:你上来,让我抱一会儿。

    太挤了。

    你上不上来?

    江山无奈,堪堪搭在边上,魏尢一把抱住江山的腰,絮絮叨叨地讲话:我有时候感觉一点头绪都没有,乱糟糟的,老师说的话我都听得懂,就是不知道怎么实践,而且把看过一遍又一遍的东西,再拿出来看真的特别难受,比看了一本超烂的书都难受。

    慢慢来,别太着急。江山抚摸魏尢的背。

    我当时不应该接这本,别人实习一个暑假就回去了,你看我,我要死在这家公司吗?!太气了,越想越气。

    江山抱着魏尢,觉着这样小抱怨的魏尢太可爱了,忍不住笑了笑。

    魏尢骂了一会儿也就歇下了,抱怨归抱怨,但是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魏尢是要决定好好翻译制作,不然也不会整日整日的搞这个,关键还有学习,太累了。

    你硬了。魏尢突然拿腿蹭了一下江山,江山瞬间僵住,面红耳赤。

    魏尢每天都太忙了,江山忍了好久好久,每天看得见摸得见,但是吃不着,真的太折磨人。江山忍不住咬了一下魏尢的脸,又软又弹,江山更激动了。

    魏尢把头埋在江山胸口,笑得发抖。

    江山把魏尢抱紧,又放开。

    魏尢爬起来,继续去电脑前面刚。

    江山的画稿二改之后成功递交了,据说那边已经在联系出版社,就等着魏尢交稿子,魏尢和江山闹了这一会儿不那么心烦,就继续去修改自己的稿子。

    天气渐渐凉了,下面的枫叶红成一片,看上去还挺好看,江山在厨房的窗子前看风景,脑子里还在想为什么人们会觉得枫叶好看,对于这些色彩

    秋天大概都会很放松吧,江山抱着猫看书,看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他之前看过那本《人间简史》,挺震惊的,这个作者很善于从一些特别的角度出发,似乎有些东西很扯,但是仔细想,世界就是这样发展的。

    昨天在图书馆无意间看到了这本书,就带回来了。

    魏尢起身去上厕所,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书的封面,扑过来,问道:是《未来简史》?

    嗯。昨天图书馆借的。

    魏尢:你不用借,我这里简史系列的三本都有,这个作者我超级喜欢。

    魏尢没想到江山也在看,特别激动。

    江山微微笑了笑:我也很喜欢。

    魏尢连上厕所都忘了,坐在江山旁边,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作家太神奇了,他们的思维,就像是迷宫,你以为是这条路,实际上可能是另一条。而且,不管怎么绕来绕去,作者最后一定能到达正确的出口。

    嗯。江山认真听着。

    魏尢手舞足蹈的,突然说:我要是也能像他们一样,能写出这么好的东西就好了。

    可以试试,你的文笔很不错,可以的。

    魏尢笑笑,说道:我先去上厕所,可憋死了。

    几日后。

    稿子终于通过了最后审核,魏尢松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工作,之后要用到他的地方也少了,他再也不用天天和一堆稿子混在一起,幸福到飘起来。

    你怎么横着打摆儿,喝多了?卫嘉恩要笑死在旁边。

    江山拉着魏尢,免得他摔倒。

    这是幸福的步伐,我实在太快乐了,你不懂。

    卫嘉恩耸耸肩,说道:行吧,我不懂。你今天可别花太狠啊,我就那么一点钱,别给我整完了。

    不可能。魏尢站稳,要坑就要坑完。

    三人走着,突然迎面对上了一个人,赵月。

    空气突然安静。

    赵月却没看他们三个,径直走过去。

    哎呦,真放下了?卫嘉恩看人走老远,还转身去看。

    魏尢悄悄扯了一下卫嘉恩,说道:行了。

    江山握紧了魏尢的手,倒也没说什么,魏尢笑笑,回握,说道:得空了给你说。

    作者有话要说:  唉,最近考试,比较忙。

    第二十八章

    苏逸致提前在烤肉店里等着了,看见三人过来,气的脑壳都飞起来。

    我等了半小时!半小时,你们这群鸽王!

    哎哎,别生气嘛,我们老师拖堂了,也不想的。卫嘉恩笑着解释。

    苏逸致继续崩溃脸,嚎哭道:那起码给我说一声吧,我还以为你们半路被人抢了。发消息也不回。

    几人听了这拿起手机,发现苏逸致在群里发了一串消息,没人回复。

    卫嘉恩连忙按着苏逸致的肩膀,推着人往桌子那边走。

    好啦,作为赔偿,你先来点菜,今天吃什么都听你的。

    苏逸致斜了一眼卫嘉恩,拿起菜单,专挑贵的买,挑好之后,才解气似的把菜单放桌上,微笑,就这些了,再随你们点。

    卫嘉恩拿起一看,顿时捂着心口做心疼状,你这是要把我钱包掏空啊。

    江山和魏尢也象征性的挑了挑。

    服务员来放烧得通红的煤块,说道:店里有免费的冰激凌球,在门口的冰柜里。

    好,谢谢。魏尢说道,转身问:你们吃不?我去挖球,我可会挖了。

    吃!卫嘉恩举左手,嘴上说着谢谢,右手把烤串往烤架上放,放了两串鱼豆腐。

    江山去和魏尢一起挖冰激凌球,魏尢拿着大勺子,插进去转一个圈,一个圆圆的但是缺一块的球就完成了,魏尢把冰激凌球怼到蛋筒里。

    完美!魏尢又连续挖了几个。

    好看。

    两人拿着冰淇淋球回去,卫嘉恩和苏逸致正在手忙脚乱的挪鱼豆腐。

    你们回来了。卫嘉恩长出一口气,刚刚吓死我了。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