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19)

      江山看那盘菜还在魏尢面前,却没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唉,想写一些好东西,但又写不出来

    第三十章

    姚俊宏吃完就离开了,江山随意道:不像个小孩。

    魏尢笑笑,道:也就比你小一岁,你怎么还装的和一个大人似的。

    江山红了脸,不太好意思地说:并没有。倒是少见的反应过来自己比魏尢小。

    不逗你玩儿了,我们江山成熟又可靠魏尢说着说着,又止不住的笑。

    笑什么?江山终于忍不住了,上去挠魏尢的痒,两人闹着闹着,都红了脸。

    山大王大概以为两人是在吵架,在一旁叫个不停,江山便把猫从头撸到尾,起身去给猫清理猫砂,魏尢就拿着逗猫棒甩来甩去,和猫咪玩。

    山大王明显更亲近魏尢一点,平时陪着他玩儿的都是魏尢,江山则更多的清理猫砂盆,做饭,估计在山大王眼里就是个仆人,魏尢则是它的玩伴。

    太臭了。

    江山屏息,把脏的猫砂倒到袋子里,给它换上新的猫砂,准备待会儿下楼扔掉。

    山大王注意到了江山在铲屎,好奇的跑过来,不停喵喵叫,扒拉他。

    我没吃江山无奈。

    魏尢早就笑得躺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傻猫,江山放下手中的工具,把山大王托起来,亲了亲猫咪额头,说道:哥哥每天给你铲屎做饭,把你照顾的无微不至,你怎么反倒喜欢那个懒猫呢?

    魏尢在那边大声咳嗽,喂喂,我可听得一清二楚!

    江山便侧对着魏尢,故意让他看到自己贴着山大王说话。山大王现在是越长越漂亮了,耳朵上的纱布早就被拆掉,露出缺了一块的耳朵,剪掉的毛重新长出来,正好补了一部分,看起来也不突兀,反而衬得很特别。

    魏尢看着自导自演的江山,扑上去揍他。

    江山只好求饶。

    两人一猫玩了一会儿,江山才去收拾房间,魏尢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扫地,江山知道他懒,也不强迫他做,反而是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偶尔也帮着扫地擦桌子。

    是贤妻良母的典型。魏尢感慨。

    江山只笑,也不说话。

    每一科都有特定的考试时间,魏尢科目少,提前考完了,瞬间懈怠下来,整个人都懒懒的,抱着书从早看到晚。

    江山一回到家,便看见魏尢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手里却还拿着书,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发现山大王露出半个猫头,趴在魏尢身旁,也睡着了。

    从魏尢手里取出书,把他手臂也放到毯子里,江山俯下身在魏尢唇上亲了一下。

    魏尢睁开了眼睛,便搂住江山的脖子,把他又按回来。

    江山情不自禁把手按在魏尢耳旁,翻身上沙发。

    山大王凄厉地叫了一声,从江山胳膊下挣脱,窜了出去。

    原来是不小心压到他了,魏尢喘了口气,笑道:忘了它还在这儿。

    江山哭笑不得,又亲了一下魏尢,拉着他坐起来,用手擦他的嘴,问:怎么在这儿就睡了?

    看书看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竟然还做了一个梦。

    江山给魏尢捏脖颈,什么梦?

    魏尢舒服得半眯着眼睛,又有些昏昏欲睡,刚睡醒还记得特别清楚,现在记不太清了,不过总觉得很累。

    白天做梦大概都是这样,你也起来,喝点水,清醒清醒。

    魏尢伸懒腰,然后又抱住江山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

    江山快要幸福到融化了。

    魏尢舒服了,才站起来去接水喝,问道:感觉考得怎么样?

    江山叹了口气,感觉也就那样,应该能过吧。现在是每出一次成绩,排名就要下跌好几个。

    魏尢说道:唔我也是那样,就是不知道后面出来的能不能拉回去。

    江山问道:你现在多少名了?

    第五。魏尢犹豫着开口。

    这完全不敢比啊。

    魏尢见江山不说话,开口问道:你多少名?

    我们还是不聊这个了吧。江山求饶。

    魏尢笑笑,又说:你也就明天最后一门考试了吧,准备什么时候走?

    还没买票,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我打算,小年再回去吧,就给家里说还要教小孩。

    怎么回这么晚?江山话刚出口,就想到魏尢和家里的关系,刚想开口把这个糊弄过去,魏尢就说话了。

    考完试,想多歇几天,在家里总感觉被拘着。

    哦江山应了,又说:那我也留下来陪你吧。

    不用,你回家陪家里人吧。

    江山抬头看魏尢,看他神色如常,一时又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过年肯定要回家的,但是他一想到留魏尢一个人在这里,心里就难过得不行,想要陪着他,况且他自己舍不得。但是魏尢让他回去

    魏尢似乎是猜到江山在想什么,便笑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孤独的,你可要每天给我打视频,发消息,不然我就耍小性子给你看,故意给你找茬。

    江山自然明白魏尢是在开玩笑,只能说:我三号走,和你一起过个元旦再说。

    等等,过几天就要跨年了?这就新的一年了?我都忘了!魏尢惊了,不可置信地大喊。

    江山无奈,说道:昨天不才过了圣诞吗?

    魏尢笑笑,看了一整天书,脑子还有点转不过来,解释道:刚刚没反应过来,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感觉今年也没做什么。

    江山没搭腔,拿了果盘里的石榴,给魏尢剥开,把果粒掰到旁边的小碗里。

    魏尢又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想起什么,冲进厨房里,然后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了?江山放下手里东西,跟进去,便看见魏尢欲哭无泪,手里拿着一只碗,里面是黑乎乎的一堆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江山闻到了空气中浓郁的巧克力味道,心里已经明白了。

    我刚刚融了一些巧克力,想做点水果巧克力的。刚拿出来,突然想起书里一个情节,就去看书了魏尢本来打算做好让江山回来就能吃到的,现在这巧克力半凝固成这样,还是得重新做一遍。

    江山注意到旁边另一个小碗里的水果干,便拿起一个猕猴桃吃掉,没事,我来帮你做。

    于是,魏尢便在江山的帮助下,完成了人生第一份自己制作的甜点。

    哎呀,这毫无难度嘛。魏尢扬眉,把巧克力放到冰箱里让它凝固。

    江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狠狠揉了一把魏尢的头发。魏尢偶尔流露出的少年气,简直可爱到爆炸。

    捻起一个草莓干,塞到魏尢的嘴里。

    我以为把果干全部放进去了呢?

    刚才魏尢直接抓一把果干就往巧克力里面扔,江山拦都拦不住,最后偷偷藏了一些。

    是最后一个了。

    魏尢舔了舔嘴唇,有点意犹未尽。

    今天两人折腾那一碗巧克力都折腾累了,就点了牛肉面,这时候正好到了,江山便去楼下取外卖。

    再回来时,刚开门,魏尢就一阵儿风一样从厨房里面跑出来,唇边粘着一圈可疑的黑色物体。

    江山只假装没看见,进了厨房,很好,缺了一把勺子。

    魏尢偷偷摸摸跟着进来了,仔细看着江山的一举一动。

    江山只是拿出了碗,之后走到冰箱前面,又看了一眼魏尢,魏尢瞪大眼睛。江山却只是打开上面的柜门,拿出一棵香菜。

    切碎香菜放到碗里,魏尢端着面出去了。江山才打开下面冰箱门,果然,有一个巧克力模具里放着一把勺子,被魏尢挖走了一块。

    江山哭笑不得,关上冰箱门,好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吧。

    魏尢仍然没有发现自己嘴上还粘着巧克力,正在快乐吃面。

    对了,我家里刚给发消息说给我寄了点东西,让我们去快递公司取,好像还挺大的,吃完饭你和我一起去吧。说着话,魏尢舔了舔嘴,顿时僵住了。

    连忙拿出手机看了下,抬头控诉,你是不是早发现了!

    江山只装傻,什么?

    魏尢疑惑地看着江山,不说话了。

    江山忍不住笑出声。

    你果然早就发现了!魏尢脸发烫,伸长手在江山脑袋上敲了一下。

    江山躲开,只捂着脑袋笑。

    待会儿一起去看啊,也不知道他们给我寄了什么东西。魏尢拿纸巾把嘴擦干净,回到刚才的话题。

    好。

    好大一箱东西,魏尢划开胶带,看到里面的东西却愣住了。

    一个行李箱。

    魏尢手开始发抖,无助地看着江山,眼眶都红了。

    怎么了?江山连忙揽住魏尢。

    江山,你打开,我不敢看。魏尢闭上眼睛,靠在江山身上。

    江山直觉这个行李箱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抱住他,说道:不想看就不看了,我们把它放在

    不,还是看吧。魏尢镇定了一些,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

    江山便把行李箱从大箱子里拿出来,把泡沫板放在旁边,底下居然还有一个箱子,江山也一并拿出来了。魏尢蹲着打开了行李箱,里面装了满满一行李箱的各种各样奇怪的零食,似乎是哪儿的特产。

    随便翻了翻,找到一张雪山的照片,后面写了一个日期,和魏尢父母两人的名字,右下有一行小字:送给儿子魏尢,谨以纪念。

    魏尢彻底松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看见父母发来的消息,说今年要去海南过年,这几天在家,就把前一段时间去外地带来的特产寄给他,让他在学校吃,让他别回家,到时候直接来海南。

    魏尢面无表情发消息,表明自己知道了。

    江山疑惑地分析那些零食的成分,想要知道魏尢为什么突然情绪不对。

    看看那个箱子里是啥吧。魏尢说道。

    里面是几件衣服,应该是怕魏尢没有带夏季衣服,就买了几件。

    魏尢便问到时候需不需要带那个行李箱去。

    父母回答,当然要,他们要用那个装给亲戚们的礼物。

    魏尢看着父母的回复,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他们果然早就忘了。

    魏尢江山看着他对着手机发呆,又不知他怎么了。

    唔,没事,把零食拆来吃。这是他们从哈尔滨带回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买这么多零食。网上又不是买不到。

    江山见魏尢情绪如常,就笑笑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魏尢把行李箱里面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把它靠在桌子边上,平时不怎么理会,偶尔却会看着它发呆。

    第三十一章

    夜晚。

    江山看着魏尢睡着,给他盖好被子,悄悄下床。

    简单收拾了下厨房,江山偷偷进卧室看了一眼魏尢,他还在睡。于是江山踮着脚,偷渡过去,把睡在旁边的山大王抱起来,夹在胳肢窝里带走了。

    江山走到门口,突然想起自己忘记拿太空舱,糟糕,太糟糕了。

    于是他只好又回去,悄悄开门,把太空舱偷出来。

    带着山大王去宠物店里办理寄养手续。

    宠物店的那个小妹问:怎么不见那个帅哥?

    还在睡觉。江山笑。

    小妹也大概隐隐约约明白了他们的关系,从江山手里接过山大王,说道:我们会好好照顾它的。

    谢谢。江山道谢,又匆忙起身,前往高铁站。

    次日早晨,魏尢才刚刚醒,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家里似乎安静的有些奇怪,一点儿响声怎么都没有?

    江山?魏尢喊了一声,却不见回应。

    江山?

    魏尢翻遍了家,都没有发现江山的踪影。

    上哪儿去了?魏尢坐在沙发上发呆,给江山打电话对方却不接,一时有些迷茫。

    好饿,先吃饭吧。

    魏尢从柜子里拿出碗筷,盛饭。

    大早上的去哪儿了,也不接电话,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魏尢越想越觉得心慌,又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不接。

    到底怎么了?

    魏尢心不在焉地吃着饭,想起山大王也没吃饭,起身去给山大王弄猫粮。

    山大王!吃饭了。魏尢敲了敲碗沿。往常山大王听见这声音,早就颠颠跑来了,现在居然一点声响都没有。

    魏尢站起来,环顾四周。

    太空舱也在,江山把山大王带走了?他们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魏尢满肚子疑惑,收了碗去洗,洗锅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有一只碗,魏尢便把碗拿起放到柜子里。

    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是江山的字迹。

    江山:东西在你的钱包里。

    钱包里不只有几张卡吗?魏尢平时把零钱都塞在兜子里,反正现在用到现钱的时候少了,他也就很少在钱包里放现金。

    魏尢从衣服里面翻出钱包,打开,里面居然是一张通往大理的机票。

    疯了。

    这个小地方没有机场,只有一个高铁站。

    魏尢头疼,又不知道江山在搞什么,匆匆忙忙去订高铁票,还好出发时间在下午,赶得上。

    魏尢又打电话,打不通,改发微信。

    你打算去大理玩吗?还是打算让我一个人去?

    江山没回。

    魏尢焦躁的随便收拾了些东西,又不知道江山打算让自己玩几天,脑袋都炸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早上。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