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20)

      魏尢麻木地查到大理的班次,只有两班,一班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另一班在下午三点。想着他也不会和自己在一起,应该是昨天晚上趁自己睡着跑了的。

    不会要准备什么惊喜吧?想到这里,魏尢又隐隐约约有些期待。

    晚上十点,魏尢下飞机,四处寻找江山的身影。

    江山早就在这里等了。

    魏尢见到江山,手拍在他脸上,咱们俩一起走不行吗?居然还不接我电话。

    江山牵起魏尢的手,很开心的样子。

    喂,你想过没有,万一我没进厨房,没看见那张纸条,今天来不了了,你怎么办?

    江山早就准备好了,捏捏魏尢的手,说道:我在很多地方都准备了,你一定会看见的。

    魏尢略略牵起嘴角,说道:不怕我睡过去吗?

    不怕。江山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一定会给我打电话,如果没打电话过来,我就给你打,实在不行,还可以让卫嘉恩去找你。

    魏尢终于忍不住笑了,跳起来环住江山的脖子,江山顺势勾起他的腿弯,让他挂在自己的身上。

    你准备了什么?魏尢闻着异地的空气,看着四周陌生的面孔,心情很畅快。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江山不说,只笑。

    从明亮热闹的市中心离开,渐渐到了安静宽阔的马路上,月亮半圆挂在空中,马路上有车辆行驶的嗡鸣声。

    魏尢从车窗里看着沿途的风景,感慨:应该早点来,好好逛一逛的,这个城市可真美。

    我订了三天。江山抱着魏尢的包。

    江山已经计划了好久,想带着魏尢出来玩,最后想来想去才确定了这个地方,一个是之前他来过,能当半个向导,另一个是据说这个时节的雪山很美,很想带魏尢来看看。

    江山深吸一口气。

    魏尢跑了一整天,这时才歇下来,办理入住,进的是一家民宿,老板五十多岁,很热情,江山只把他的行李寄托到老板跟前,就拽着魏尢出去吃饭。

    附近有一家云南过桥米线,大理的应该也是正宗过桥米线吧。

    魏尢这样想着,都快要被这美味弄哭了,想要把剩下的汤也一起干了。

    吃饱喝足,魏尢困得眼皮都睁不开,跟在江山背后,拖着江山的胳膊,闭着眼睛走路。

    但是等回到门口,魏尢又突然清醒了。

    江山站在门口,犹豫着,有点紧张。

    魏尢脑子稍稍一转,就猜到了可能惊喜就在这房间里,不禁期待。

    咳。江山干咳一声,你先等等。说罢就开了一道缝,挤了进去。

    魏尢还没看见些什么,就被关在门外。

    受够了。

    不过他还是忍着继续等下去,心里安慰自己别急,好好等江山的小惊喜。

    不会是蜡烛吧,虽然有点唔,不过既然是江山准备的,那就还是很值得期待的,魏尢微微笑了,又想江山怎么还不出来,靠在门上扣上面粘着的小贴纸。

    江山突然拉开了门。魏尢一下子没站稳,倒在江山怀里。

    房间里响着舒缓的音乐,却是一片漆黑,接着,慢慢亮起一点光,打在一面墙上。

    魏尢站稳,抬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点小小的华丽。

    墙上粘着玫瑰,形成一个很大的,占满了整面墙的爱心,花朵个个娇艳欲滴,似乎还带着水珠。

    玫瑰的香气在空中弥漫。

    江山站在魏尢背后,关上了门。

    这时,玫瑰爱心中空白的墙上突然开始出现画面。

    魏尢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色彩绚烂的花丛中,自己微闭着眼睛。

    而后一张一张,还有江山和魏尢互动的画面。

    麻辣烫店里,江山一脸局促,而魏尢坏笑着看向他,手里拿着一把勺子

    满天星空下,江山红着脸闭上眼睛,魏尢半跪在地上,吻上江山的侧脸

    烟火灿烂,魏尢微微仰头,笑着,画面中却只有他一个人

    魏尢抱着受伤的山大王,仰头看着谁,眼里是道不尽的温柔怜悯

    魏尢看着一幅幅引起自己无限回忆的画,侧头看向江山,江山亦看着他。

    生日快乐!江山不知道从哪儿端出一个大蛋糕。

    魏尢笑起来,接过生日帽戴好,和江山一起唱生日歌。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正好是魏尢的生日,江山花了两个月时间,为魏尢计划了这么一场生日礼物,虽然最后只有他们两个参加,不过这也是江山希望的,明年再和大家一起过好了。

    魏尢许愿,在江山的注视下吹灭蜡烛。

    很快乐的生日,比往年每一次都快乐,往年这时候大家都忙着跨年,根本没人给他过生日,而且,他自己也不过阳历生日,都是过农历生日的,江山不知道。

    以后我就只过阳历生日了,魏尢默默想。

    两人分着吃了一点蛋糕。

    这些花哪儿来的?魏尢摸了摸花瓣,掉渣了。

    新鲜的不太好保存,我怕等你看见都焉了。

    江山温柔地抱着魏尢,两人躺在床上,都还没有睡着。静默了一会儿,江山待到房间里零点报时,他才轻轻说道:第一天过去了。

    房间里的电视屏幕里音乐一转,突然开始放烟花。

    魏尢笑着看江山,说道:是。

    江山抓起了魏尢的手,低低说道:我们一起过了两个节日,一个中秋节,一个国庆节,一个圣诞,现在又是一个元旦。但我还是不满足我想和你一起过无数个中秋,无数个国庆,无数个元旦,想和你在除夕夜里一同数着倒计时聆听跨年钟声,想和你在元宵佳节一同看着小孩提灯笼乱跑,想和你一起,永远一起

    江山磕磕绊绊说了这么多,脸都红透了,他向来不会说情话,此时句句都是心中所想。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带着一种小学生写作文的莫名感觉,有些懊恼自己连情话都不会说,太尬了。

    魏尢却感动的一塌糊涂,他面前的人眼神乱飘,薄薄的唇抿紧,带着一点凶凶的帅气,此时却红得冒气,隐隐约约露着温柔。魏尢心中就只剩下一句话,我是怎么才能捡到这么一个人?真的是太棒了,太喜欢了,喜欢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就永远在一起。江山,我真的,好喜欢你,你吻我吧,想要说来说去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便直白地用语言索吻。

    江山瞬间被刺激到大脑充血,狼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谈恋爱啊

    第三十二章

    有江山提前做攻略,魏尢全程几乎没操什么心,只跟在江山屁股后面转悠,很是舒适。

    魏尢很喜欢这个美丽的地方。

    如果以后可以住在这里。魏尢在机场和江山告别。

    当然可以,等我们老了,就在这里住。江山点头,又想起一些事情,说道,路上要小心,在海南也要好好玩,山大王我寄养在韩先生宠物店了,你不用担心。要是想它的话就去接也行。唔,这几天偶尔闲下来要自己好好做饭,别总吃外卖。江山絮絮叨叨地说着,拉着魏尢不走。

    好了好了,你再不走飞机要开走了。快点快点,我都懂都懂。魏尢推着江山让他往前走。

    江山顿了顿,还想说点什么。

    好好照顾自己啊,别再熬夜了,一定要吃早饭,不行泡点麦片吃也行,不能饿着肚子等中午啊!热水器就在厨房二层的柜子里,如果饮水机又坏了,你就用热水器烧点开水。江山皱着眉头,最近一段时间,魏尢四体不勤,几乎全靠着自己,这让他十分担忧。

    好啦好啦。魏尢被偶尔路人的目光看到有些害羞,恼羞成怒道:我还不至于这些都不懂,你快走吧。

    江山拉着行李箱快跑几步,又转回来,捧着魏尢亲了一口跑了。

    魏尢下意识拽了下帽子上的绳子,将自己的脸藏起来。

    大大庭广众的!

    眼看江山快要走出自己的视线,魏尢才大喊了一句:江山,回家给我电话!

    江山远远回头,招了招手,示意自己明白了。

    魏尢独自回去,准备行李收拾自己,等过几日就去海南和父母过年。

    江山下飞机,又坐了一小时的大巴。

    大巴上似乎没有暖气,冻得江山脚疼,要不是旁边都是人,江山就要盘着腿藏起脚坐了。

    好冷啊鸡柳,你还好不,要么喝点水?

    背后响起何向怡的声音。

    接着杨景柳虚弱地回答:嗯,没事,你把外套拿起来穿上。

    何向怡小声抱怨:让你吃点晕车药的,你又不吃。还有二十分钟,你坚持啊,别吐。

    嗯。杨景柳咳了几声。

    真巧。江山转头。

    何向怡一脸惊恐,说道:卧槽!是你,我就说谁脑袋突出来这么多。

    江山:

    我这里有桃子,让他吃几口,能缓解一下。

    何向怡接过桃子,谢谢啊,大冬天的也就只有你能带着桃子了。

    怎么没吃晕车药呢?江山压低声音。

    杨景柳似乎咬个桃子都很费力气,半晌啃了一个牙印。

    没有温水,他就不愿意吃药。

    何向怡在一边看得火起,抢过桃子,用手掰成两半。杨景柳没什么力气反抗,疲惫地抬了一下眼睛。

    这次怎么这么严重。

    感冒了。何向怡拿着另一半桃子吃,把杨景柳拉过来一点,别靠在窗子上,冷。

    江山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包,叹气。

    老姐给他发微信了。

    姐:过年带你小男朋友回来不?

    江山:姐,这才第一年。

    江山两边受打击,他也想带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回家啊,也想和小男朋友靠在一起取暖啊,这不是还不行嘛。

    姐:你不行啊老弟,姐姐当年才交往一个月就带回家让爸妈观察了!

    有什么好骄傲的?!

    江山连忙岔开话题:我马上就到了,你们来车站接我不?

    姐:我来接你我来接你,我最近车技有长进哦~

    江山看着这个波浪线顿觉脑袋疼,当年被老姐一个漂移甩到车窗上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江山:我想了想,其实自己也可以回去的。正好碰到何向怡和杨景柳,和他们一起回来。

    姐姐秒回:哎呀哎呀,正好一起接回来,你给他们说说,我也好久没见他们这小俩口了,听杨姨说他们要订婚了吗?

    订婚?江山耳朵动了动,倒是没听他们说过,居然已经要订婚了。

    江山倒是不惊讶他们这么早就订婚,他们这边的男女,一般都会在二十岁左右订婚,等到法定年龄之后,或者生活稳定之后再结婚。

    订婚和结婚要差四五年左右,有些长的,能到十几年。

    江山不明白这算不算是一种陋习,毕竟在之前那个媒婆互相一介绍看对眼就结婚的时代,这种的习俗还算可以让男女双方多了解了解对方。

    最近几年,上了学的人都不愿意这么早就订婚,没想到杨景柳和何向怡居然是要打算订婚了。

    江山自然是祝福,可也有一点点担忧。

    我姐说要来接我们,你们一起江山没再多想,转过身问何向怡两人。

    行啊行啊!我好久都没见婷姐了,她找到男朋友了没?

    最近似乎有一个正在暧昧的

    哎呀哎呀,我和她聊两句。何向怡兴冲冲去戳江婷了。

    杨景柳半靠在何向怡身上,对着江山笑了笑。

    麻烦了。

    不说这些,你感觉好点了没?

    还好,其实除了晕车还有一点点困,昨晚有点失眠。

    江山立刻想起来刚刚老姐说他们即将订婚的事情,估计一回家就可能要商量。

    杨景柳微微蹙眉,有点忧愁的样子。

    别想太多,顺其自然。

    虽然不知道杨景柳在愁什么,总归安慰几句。

    嗯嗯。杨景柳回江山的话,却是抬头看了眼满脸笑容的何向怡。

    下车时,江婷正靠在车上自拍,撅嘴比对号。

    看到江山几人,便搓手跳着过来帮拿行李,一边吼:你们怎么才到,冷死我了。

    我们来拿吧,你先回车里。江山看江婷穿的薄薄的,皱眉。

    江婷没拿到行李,就把手揣起来,跺着小碎步,明明长得又冷又美,偏偏这么个动作,什么气场都没了。

    江山把行李放进后备箱,杨景柳干咳了几声,在冰冷的空气中反而缓过来了些。

    江婷和何向怡臭味相投,这会儿不知絮絮叨叨在旁边讲些什么悄悄话,挤着杨景柳和江山让上后座去,她们姐妹俩要好好叙旧。

    杨景柳靠在座椅上假寐。

    江山拍了几张照片给魏尢发过去,报告自己的行踪。

    家距离车站不远,何向怡和他们在同一栋楼里,杨景柳则在隔壁区。

    这块儿刚建起来只有一个区,后来大概是房地产商有钱了,又在旁边陆陆续续建了四个区,一共五个区,占地面积很大,这个小区群人口几乎占了这个小县城人口的十分之一。

    先送晕车的杨景柳回家,他们几个又返回来。

    送何向怡回家后,何向怡先不敲门,还在自家门口和江婷说些什么话,江山便一个人上楼了。

    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啦,快来吃饭。江山爸妈过来想帮江山拿行李,却发现江山只带了一个包。

    你姐呢?

    在楼下和何叔叔家的女儿说话。

    哦,向怡啊,怎么不上来呢?让她上来转转呗,这都多久没见了。

    江山把厚厚的外套脱掉,说道:妈,就别让人家上来了,这才刚到家。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