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22)

      江山耐着性子听下去,随口应道:好好。

    你在外面,和同学好好相处,有时间也谈个江泽伟说到这里,似乎也想起来自己这个弟弟是喜欢男人的,又改了口,多交几个靠得住的哥们儿,不愁以后上了社会没人帮忙。如果在学校遇到什么难事儿,没钱了,都来找哥,哥一万两万没有,一千块钱还是能拿出来的啊。

    江山笑了笑,说:谢谢哥。爱说大话,却也讲义气,重感情。

    江山和江泽伟坐了一会儿,实在是待不下去,想着找个什么理由离开,反而是江泽伟先坐不住,假借电话离开了。

    江山这才松了一口气,去爷爷奶奶房间里。

    老人家的屋子里,总是带着一种被子发潮的气味。

    江山握住爷爷的手,有点难过,外公去世前,他一进屋,也是闻到这种味道。

    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

    爷爷歪了下头,往江山跟前凑了凑,问:什么?爷爷这耳朵不行了,大声点!

    没事,就问问您,最近有没有不舒服?江山贴着爷爷耳朵,大声说道。

    奶奶从旁边果盘里抓了一把瓜子,往江山手里塞,说:他好得很,昨天还跑到你郭爷爷家里唠闲话呢。

    哎哎。爷爷笑着点头。

    那就好。

    江山陪两位老人家坐着,又不怎么爱说话,想起魏尢,想着他那样能说会道,应该能很会讨老人欢心。不像自己,嘴笨。

    江婷推开门,甜甜的叫了声,爷爷奶奶。

    哎!大姑娘真漂亮。

    江婷嘻嘻笑,随便扯了两句逗老人开心。

    过一会儿又坐到江山旁边,脸拉得长长的。

    江山看她这样子,问道:又怎么了?

    江婷低声给江山吐槽:咱们那嫂子,我真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她刚刚又说我胖,我胖不胖和她有什么关系?还问我打算什么结婚安定下来,我又不是她,又不用靠老公家里养活。

    江山:这是被说到痛处了。

    江婷悠悠叹气,快过年吧,我还等着回家。说完就拿出手机,开始疯狂打字。

    哎,小婷,你怎么在这儿,嫂子给你看个好东西,你来。

    江婷立刻挂起笑容,什么好东西啊?神神秘秘的。

    两人姐俩好的挽着胳膊出去了。

    江山:不太懂。

    饭做好了,江母来叫几个人吃饭。

    吃饭啊吃饭啊。嫂子张罗着,把菜摆成花端上来。

    家里桌子够大,容得下一起吃饭,也就没分桌。

    江山随便吃了几口,其他时间都在假装吃饭。今天一整天,魏尢都没有回信息。昨天他说要跟着父母去逛景点,居然就直接消失了。

    上哪儿去了?

    江山有些心不在焉。

    其他人聊来聊去,不免扯到江婷的婚事上。

    江婷偷偷给江山做了个鬼脸,无可奈何又暴躁。

    江母有些急躁,说道:边上还在上学的孩子都要订婚了,这姑娘还没一个看得上的,急的我。

    别急嘛江婷刚一开口,就被瞪了一眼,只好又闭嘴。

    手机震了一下,江山连忙打开,魏尢回复了。

    魏尢:在干什么?吃饭了没?

    江山将手放到桌子下面,偷偷打字:正在吃饭,我们今天到老家了。

    和魏尢还没说几句话,大家居然都吃完了,江山又把手机塞到兜里,帮忙收拾桌子。

    饭后,没什么事,江山被安排和堂哥住一起,江婷则陪嫂子去了,江婷略略有点不开心,但也没说什么。往年她都是和老妈一起睡的,现在多了个嫂子,自然让两个小辈住一起。

    魏尢给江山打视频。

    江山戴着耳机,沉醉于魏尢的笑容,连他说了什么都没注意。

    我今天去海边了,那儿好多人,还有各种肌肉男,不过我不太喜欢江山啊,为什么你的肌肉那么好看?

    江山笑着,点头,也没注意听就回应:嗯嗯

    魏尢失笑:你有没有在听啊?怎么了今天,傻了?

    没有江山摇了摇头。

    我给你说,沙滩上特别多帅哥。

    江山瞬间清醒了,略略皱眉,问:什么?

    魏尢故意说:好多帅哥,还有人搭讪!

    你不能江山哑然,虽然知道魏尢是在开玩笑。

    终于恢复正常了?你光知道笑笑笑,也不说话。魏尢撅嘴,手机屏幕晃了晃,魏尢在床上滚了一圈。

    突然想起什么,又抬起头坏笑着说:江山,你想不想看那里我现在一个人哦。

    江山瞬间红了脸,等等,我出去的。

    喂!你还真的想看啊!魏尢都不知道自己这是调戏成功还是调戏失败了。

    江山下楼,说:想。

    江山父母和大伯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看见江山下来,大伯问道:这么晚了,去哪儿?

    江山答道:晚上想吃点小零食,去外面买。

    哎,小心路啊,这里也没个路灯什么的。

    好。

    魏尢在耳机里逗江山,想吃什么小零食啊?

    江山憋了二十几天,此时实在是受不了刺激,说道:想吃你。

    哈哈哈哈哈魏尢大笑,使坏,那我不给你看了。

    你江山停下,说道,我才出来。

    怎么?你还打算在外面来一次?魏尢挑眉,又说:哎呀,憋一憋嘛,在外面着凉怎么办。

    江山恨不得从屏幕里爬出去,憋了一会儿说道:等开学的。

    魏尢看江山似乎是真的上火,想了一会儿说:其实你可以半夜偷偷去卫生间嘛,到时候和你视频好不好。

    不好,你晚上好好睡觉。我,还是等你开学。

    别嘛。魏尢不自觉地撒起娇来,有些怂。

    魏尢有一次随口说江山太过温柔,江山当晚就给他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粗暴。当时的确是爽了,第二天早上可差点散架,背疼得直不起来,腿也不知道啥时候留了指印,三四道紫红的印迹,好几天才消下去。

    江山没说话,出来被风一吹也冷静了,刚刚脑子抽了,外面这么冷,出来能干什么。

    你不来真的吧魏尢缩肩膀。

    也许。江山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不说准,接下来马上就转移话题,你们会在海南待多久。

    再四五天吧可能,我还挺喜欢这儿。

    瞎聊了几句,魏尢突然说:哎,江山,我决定了,我要开始写小说。

    好。江山张了张嘴,问道:写哪种类型?

    想写网文的,某点那样的,或者去jj写也可以,我先看看,看能驾驭哪种风格。

    有我帮得上忙的吗?

    暂时没有吧,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魏尢现在是睁眼瞎,也不知道自己打算写什么题材,就这么一腔热血的,准备开始写小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了

    第三十五章

    除夕,父辈的堂兄弟也都带着家人过来,他们住得不远,过来吃一顿年夜饭。

    江山跟着忙前忙后,看到魏尢消息都没来得及回。

    除夕夜,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吃个饭,然后长辈们开始依次给发红包。

    嫂子是新媳妇,第一年会包个比较大的红包,江泽伟不仅没份儿,还要给自己媳妇发一个。

    江山偷偷拿出手机,立马给魏尢发了五百二十块钱的红包。

    备注:媳妇儿新年快乐!

    发完这个江山臊得脸都红了,他从来没试过这么亲密的称呼。

    魏尢怎么还不收呢?

    江山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咬咬牙,又发了一句:媳妇,你收红包呀。

    红包被收了。

    魏尢给江山发了一个乖巧的表情包,说:谢谢老公!

    江山看到差点把手机摔了,半天才缓过来,脸都热的不敢抬头了。

    过了一会儿,江山再看手机,发现魏尢给他也发了一个红包,备注:老公新年快乐。

    江山脸更热了,但没收红包。

    打字:我们家传统是老攻给小受发红包,没有反过来的。

    魏尢发了一长串哈哈哈过来,又说:你工资卡不在我手里吗?哪儿来的钱给我发红包?

    好老攻的钱都在自家小受手里,不过江山并没有什么工资卡,所以最后只能上交零花钱了。

    江山:总有那么一点点私房钱

    魏尢秒回:背着我藏私房钱,嗯?

    两人演了一阵儿耙耳朵老公和强势老婆的戏码,直到江父不悦地看向江山,江山才把脑袋从手机里□□。

    团圆饭吃了,小一点的孩子三三两两被女人带回去睡觉,最后只留男人们留着守夜。

    半夜十二点,江山给魏尢直播点鞭炮,点完实在熬不住,趴床上衣服也没脱就睡了。

    第二日,春节。

    江山他们起了个大早,随着拜年队伍拜年去,队伍是村子里所有的青年和中年男人们,一路上敲锣打鼓,拿着几大串鞭炮,每过几家就要响一次,孩子们在响过鞭炮的垃圾里找没被点燃的天选之子。

    拜年要挨家挨户,去有老人的家里跪拜,一般都在立牌坊的正屋里拜三拜,又退出来,去下一家。

    江山他们当天下午就回家了,农村热热闹闹一时,又恢复往常的宁静。只是偶尔路边会有站在一起聊天的中年人,沐浴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

    回家后几位姑姑轮流来了几次。

    春节,便这么过去了。

    江山找了个兼职,在杨景柳和何向怡吵架的奶茶店里工作。

    他想学学做奶茶和咖啡,到时候可以给魏尢做。

    魏尢没在家里待,过完年就回学校了,待在出租屋里,每天和山大王相依为命,倒是难得悠闲自在。

    但这样无聊且颓废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开学了。

    江山下车,抱住魏尢,在他耳朵上偷偷亲了一口。

    魏尢哈哈笑了起来,抱着江山摇了摇。

    两人许久不见,思念的感情就憋在心里,没办法解放出来,只能紧紧相拥。

    回家。

    嗯,回家。

    家里,略略凌乱呢江山看着满沙发的,满地的书,有点懵逼。

    魏尢挠挠后脑勺,嘿嘿笑,走的时候没来得及,忘记收拾了。

    江山随手捡起来一本,念上面的名字,盛世为王?

    唔,我新买的小说。真好看

    魏尢说了一嘴想要写小说之后,就决定去各个网站探索小说风格,却不幸被小说抓住了灵魂,沉迷小说无法自拔,忍不住买了实体书,应该是,买了一堆实体书,留着慢慢品味。虽然实体书砍掉了一部分,但魏尢何等火眼金睛,全部找出来贴便利贴补上了。

    江山帮着魏尢捡书,发现他居然买了有二十本之多,粗略看一看,各种类型都有,还有几本明显带有攻,小受等字眼。

    魏尢不好意思地接过,学习学习,各种类型都要好好学习。

    江山挑眉,看破不说破。

    那就要认认真真看了。

    懂懂懂。魏尢抱着书,整整齐齐摆放在桌上,对了,我看山大王今天吐了,是不是吃坏肚子啊什么的,要么我们带他去看看吧。

    吐了?一般吐应该是正常现象,没事,吃过饭我们带它去。江山抱着山大王检查了一番。

    它似乎是不认识江山了,挣扎着跑开,江山耐心的蹲在地上,摇了摇手指,召唤小猫咪,过来。

    山大王警惕地看着江山,不敢过来。

    你不认识我了?这才离开多久。

    喵呜?山大王疑惑地过来,闻了闻江山手指,又离开了,去蹭魏尢的裤腿。

    江山,江山不想说话。

    可能你身上有猫咪不喜欢的味道。魏尢撸了一把猫,把头凑过来闻江山。

    江山觉得好笑,问道:闻到什么了?

    魏尢认真严肃,说道:寂寞的味道。

    神寂寞的味道

    江山忍不住笑,瞥见旁边桌上的小说,突然有点明白这话从哪儿学来的了。

    那来抱抱寂寞的我吧。江山张开怀抱。

    魏尢跳起来挂在江山脖子上,腿往腰上面一夹。

    我之前就想说了,你总让人有一种挂你身上的冲动。

    江山扶住魏尢的腰,笑道:怎么说?

    不怎么说,个子又高,身板又直,总感觉挂着会很舒服。

    那你舒服不?

    舒服。魏尢舔了舔嘴唇,摇了摇,说道:特别爽啊,全身都舒坦的那种。以前从来没奢望过男朋友能满足过我,没想到,我居然找到你这么个大宝贝儿!

    江山努力绷直背,听到这话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问:你你之前,就对我

    是啊,对你有意思了。魏尢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我我我

    但是你当时看着也挺直,而且身旁女性朋友也很多,我还以为是直男呢魏尢每次仰头看江山的脸都觉得累,倒是从来没想过去探究这位的性取向。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