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23)

      那你,为什么?江山抱起魏尢,坐到沙发上去,魏尢一翻身,躺在沙发上。

    不为什么啊,这不就是一种直觉吗?你很能吸引同性的目光

    江山捏了下自己并不算帅的脸,疑惑,怎么吸引?

    魏尢眼睛瞟向江山腿间,说:你猜。

    江山没听懂,茫然地看着魏尢。

    哎呀,当然是某些事了

    江山:???

    魏尢探身。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弄江山面红耳赤,结巴了,道:还,还没吃饭,我去做饭。

    我早就做好了,在锅里温着。魏尢笑,起身去洗手。

    江山进厨房,揭开锅盖,汤还冒着热气,不用加什么复杂的汤料,只是熬着鱼块,熬到变成白色,再加一点生菜,翠绿的菜叶和嫩白的鱼肉堆在一起,看起来极其美味。

    江山搅了搅汤,鱼块在里面沉浮,香气四溢。

    那种坐了两天火车,餐餐不如意的感觉自动被生理系统拿出来和眼前的美味做比较,引得江山快要流口水。

    用汤匙舀到碗里,两小碗,刚好一人一大块鱼肉,魏尢应该是想要给山大王也吃点鱼肉,盐很轻。

    怎么样?我做的鱼汤。魏尢进来,发现江山居然在厨房偷偷喝汤,便笑着问。

    特别香江山又喝了一口。

    香就交给你了,今天没注意熬多了。

    江山无奈,心里又暖又苏,说道:好,这么香的汤,我能喝。

    吃完美美的饭,江山把被一顿饭重新收养了的山大王塞进太空舱,准备先去韩先生的宠物诊所。

    韩先生就是那天江山和魏尢情急下带着山大王去看病的那个男兽医,之后又有大黑狗,偶尔带山大王过去看一些小病,寄养山大王,让江山二人和那医生熟了,平时都亲切的称呼他为韩先生。

    魏尢:你这么介绍韩先生,感觉像是在介绍什么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一样,比如说,我们亲切的称他为某爷爷。

    江山无奈摇头,揉了一把魏尢的头,给身旁的人继续解释:韩先生人挺好的,对宠物也很耐心。

    江山和魏尢在路上遇到了这个人,看见他们带着猫,就问是不是去给动物看病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那人就开始问关于宠物诊所的事情。

    两人聊了一会儿,魏尢突然问:你是记者吗?

    那人愣了一下,笑道:是,你怎么发现的?

    听你说话,像采访一样。你该不会偷偷在哪儿放着摄像头吧?魏尢四处瞧了瞧,没见到什么可疑的拿着摄像头的人。

    没有,没有摄像头。那人掏出一张名片,说道,其实我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员,今天只是做一下街头调查。

    说完,他又拿出录音笔,说道:这个只是做为调查的凭证。

    江山突然想起猫贩子所居住的那个小区里,大爷们都似乎是爱猫人士。

    魏尢显然也想起来了,说道:附近有个小区,里面好多人都特别喜欢小动物的,指不定对你有帮助。

    记者笑了笑,我就是听说这片儿是猫咪天堂才来的,这里流浪猫很多?

    江山点点头,说道:是很多,但是多了也并不是好事。

    记者同意,得好好管制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万字了。

    第三十六章

    给山大王检查了一番,只是消化不好,便给山大王开了点药。

    你们不用太过紧张,没什么大碍。

    魏尢点点头,抱着山大王各种撸。

    江山在猫房外面瞟了一眼,突然发现一只和山大王长得特别像的猫,于是连忙拉魏尢,让他过来看。

    一模一样,连鼻子上的杂色毛的形状也没有差!魏尢惊呆了,拿着山大王和那只猫做找不同。

    韩先生走过来看了一眼,笑道:过年的时候,这只猫自己跑到店里来,我见它和山大王长得一模一样,也被吓了一跳。

    他过来打开猫房,山大王在这里住过十几天,现在还认识这里的猫猫们,它从魏尢怀里跳出去,和猫咪们打招呼。

    那只和山大王一样的猫,上前来蹭山大王。

    魏尢突然担忧地说道:我们一会儿走的时候怎么分辨它们。

    是个大问题。

    你来接猫的时候,怎么分辨出来的?

    魏尢迷茫地想了想,我记得当时只有山大王自己在那儿玩,就带走了。

    江山想起自己刚到家猫咪冷淡的反应,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问道:你是不是把猫接错了。

    应该是不会吧。魏尢抬头向韩先生求证。

    韩先生笑了:你们都忘了吗?山大王耳朵不是缺一块儿吗?怎么可能认错。

    江山一时倒是没想起来,听到这个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没问题。魏尢呼了一口气。

    江山看着快乐玩耍的两只猫,对韩先生说道:这只猫,我们也买回去吧。

    魏尢:哎?怎么突然?

    江山:我猜这只猫也许和山大王是兄弟,而且他们关系也很好,平时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它们也能一起玩儿。

    不卖,没等江山问,韩先生继续说:你们愿意收养就带走吧,这十几只猫,都是曾经受过伤,得过病的。品相也一般,万一再生个什么病,都是一大笔钱,没几个人愿意养,能送走一个是一个吧。

    不行,魏尢说道,我们得给你钱,你能愿意收养这么多猫,平时支出也一定很大,我们付钱,以后如果可以,也许能救助更多猫咪就更好了。

    韩先生笑了笑,说道:我会尽自己可能。对了,你们把这个兔子给它带上吧,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只猫。

    走的时候,变成了两只小三花,魏尢兴致勃勃,纠结给猫取名的事情,絮絮叨叨的,要给新的猫咪取什么名字啊?这次就不用咱们俩名字组合了,要起一个适合小公主可可爱爱的名字。

    怎么就这么想要个小公主可可爱爱的名字?江山笑着问:那你觉得什么名字好?这次听你的。

    唔魏尢拨弄了一下头发,睁大眼睛道:不如就叫公主怎么样?

    噗!江山没忍住。

    笑!笑什么?也有很多人直接叫做公主的嘛,怎么我们家猫咪就不能叫了!

    要我看,你还不如让它叫压寨夫人。江山哈哈大笑。

    魏尢:对呀!叫压寨夫人,这个也很可爱。

    随即他马上反应过来,锤了江山一拳,其实你早就想好了对吧!还说这次听我的

    江山笑着躲开,我这不是以为你也能想到嘛。

    还怪上我了。魏尢去戳山寨夫人,嘀咕道,以后你就跟着哥哥啊,别理那个男人,哥哥陪你玩玩具。

    这可不行,江山揉了一把魏尢的脑袋,说道,山大王已经不亲近我了,如果山寨夫人也不亲近我,那我也太惨了。

    路人看一眼诡异对话的两人。

    我亲近你就行了。魏尢耸鼻子。

    哎,好吧好吧。那你是他们哥哥我算什么。

    魏尢理智分析,说道:仆人。

    啧,没法子了。江山一回家就把两只猫放出来,逗弄新来的,我是爸爸,懂了吗?

    山寨夫人叫了一声,发音极其像母猫。

    魏尢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母猫!哈哈哈哈,你被叫做母猫!别想了,当爸是不可能的!

    失算了

    江山无奈又觉得好笑。

    山寨夫人第一次来到陌生的环境,还有点害怕,亦步亦趋的跟在山大王后面。

    山大王刚来是非常适应环境的,两人对于如何让猫咪适应新环境完全没有经验,所以此时居然也没有办法来帮助猫咪。

    只能求助于韩先生,他乐观的很,说道:过几天就会适应了,不频繁去招惹猫咪就行,水和食物可以放到它喜欢待的地方。

    江山照做,并阻止妄图和山寨夫人建立友谊的魏尢。

    好了,说好的亲近我呢?让它们自己玩儿去。

    魏尢:哼唧。

    别别撒娇!江山心脏都有点受不了了,糖吃多了容易糖尿病。

    鹅鹅鹅魏尢鹅式嘲笑。

    江山好不容易说一句情话,还被疯狂嘲笑,简直无奈到想要哭泣。

    次日,开学。

    众人在报到大厅的门口相会,晒着大太阳聊天。

    你们不觉得脑门疼么?何向怡摸了摸脑袋,只觉得快被晒化了。就算天气还没那么热,这么晒下去也不对吧,这群男人怎么回事儿。

    何向怡紧紧扒着副班长的胳膊,弯着腰把脑袋藏在她肩膀后面。

    走吧走吧,进大厅里去。

    何向怡和杨景柳敲定了订婚时间,就在今年暑假内。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几天比较忙,这个是补昨天的,应该还能有一章

    第三十七章

    不是吧,你们真的要结婚了?副班长小声问何向怡。

    不是结婚,订婚。

    副班长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无法理解,想要劝说些什么,但最终又没说出口。

    几人叙了一会儿旧,互相告别去宿舍报道,魏尢也和江山回各自宿舍了。

    江山刚到门口,夏刚疯狗一样地冲出来,撞到江山身上,江山扶都扶不住。

    你干嘛呢?疯癫了?江山疑惑。

    不是啊,就是一个寒假不在宿舍,宿舍有虫子了啊!这么冷的天,它们怎么活下来的?

    夏刚无比窒息,手里还拿着扫帚,好一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江山?!

    好啊你,我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随即又一脸八卦,小日子过得怎么样?

    江山推开夏刚的脸,非常美。我去看看什么虫子?

    夏刚把扫帚往江山手里一放,九十度鞠躬,交给你了!

    哪儿呢?宿舍其他几人还没来,江山四处寻找。

    桌子脚下面,你看看。

    江山探头,果然好几只虫子。

    弄死扫到簸箕里,江山嘲道:没想到你害怕虫子。

    也不是很害怕

    那你刚刚跑那么快?

    我想去借瓶儿杀虫剂来,不过既然你能踩死,就万事大吉了。夏刚愉快的把虫子倒垃圾桶里,问道,怎么突然过来了?你不继续在外面住了吗?

    没,回来收拾收拾东西,要搬出去了。江山要把自己放在宿舍里的东西拿走,上一学期,学校里没通过江山提交的申请,搞得他不得不学校家里两头跑。现在必须要全部搬出去,江山留在学校的东西并不多,床单和垫子都是当时学校发的,不耐用,只能扔了。

    再就是一些书,和一点儿衣服,都打算直接带到出租屋里去。

    江山收拾东西,夏刚在旁边问:哎,你怎么追上魏哥的啊?

    我吗?江山想了想,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夏刚居然难得结巴了,我我,我想追苏

    苏什么?

    夏刚下了什么重大决心一样,说道:苏逸致。

    江山:哦,可以啊。等等,你说谁?

    夏刚耷拉着脑袋,说道:苏逸致。

    不是,江山十分震惊,你来真的?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问你了?我现在对我们俩的关系根本没有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更近一步。夏刚很颓丧。

    可是江山都不知道要不要说了,苏逸致他是直的。

    这下轮到夏刚惊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几乎是吼着的,什么?他是直的?你没开玩笑吧?

    江山点头,有点不忍心了,但是苏逸致的确是直的不能再直。江山和他认识一年多,他的女朋友换了三个,从来没见他对任何男性表示过好感,而且他本人也说自己是直男。

    夏刚,你感觉不到吗?

    夏刚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苏逸致是直男的这个可能性。因为苏逸致身边Gay很多,而且夏刚也没见过他交女朋友,所以一直先入为主的认为他也是一样的,所以居然是这个原因,怪不得苏逸致总是不为所动。

    也许你试一试,指不定能有一点点机会江山这样说只是安慰夏刚,他心里明白苏逸致估计弯的可能性很小,又怕夏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又补充了一句,但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我夏刚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别说出去,我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会怎样。

    嗯,这个放心。江山拍了拍夏刚的肩膀。

    夏刚勉强笑了一下,说:我帮你搬东西吧。

    没事,一点点,很轻松。

    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帮你搬到车上吧,唉夏刚又叹气,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行,那你帮我拿一下这个箱子吧。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