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神在一起之后——漾漾南华(25)

      魏尢歇了一会儿,又爬了起来,我有点灵感了,让我去写。

    说完蹲到电脑前,疯狂敲键盘。

    江山看他兴致这么好,便没去打扰他。

    魏尢虽然刚开始困难重重,但是慢慢能摸到一点路子了,接下来几点大概陆陆续续码了三万字后决定试着发文。

    第一天放上去,还没有看到。

    第二天,有不少点击了。

    魏尢很激动,一整天都在那里刷新,看点击的涨势。

    江山哭笑不得。

    唉,刚开始发文都是这样的吗?魏尢喃喃自语。

    江山安慰道:别担心,现在别人也找不到,慢慢应该就好了。

    也对。我都怀疑这点点击是平台送给我的。

    对了,苏逸致和夏刚怎么了?

    江山疑惑:他们咋了?

    魏尢拿出手机,你没看群吗,两个人双双退群了。

    江山想到之前夏刚说自己喜欢苏逸致,隐隐有些不安,这家伙该不会做什么啥事儿了吧?比如和苏逸致打了一架什么的

    于是分别私戳了苏逸致和夏刚。

    戳苏逸致:怎么退群了?

    戳夏刚:你和苏逸致怎么了?

    夏刚大概一直守在手机前面,秒回:我们俩个吵架了。

    你告白了?

    夏刚回道:怎么可能?招惹直男是最不明智的行为好吧?我们俩因为一点小事,唉,我觉得我们可能再也没办法和好了。

    江山正要说话,苏逸致回消息了。

    代我和夏刚道个歉。暂时先不加群了,让我自己静一静,也别和别人说什么。

    好,你们好好解决这件事情。

    嗯,再说。

    苏逸致好像真的生气了,他向来聊天都是没个正形,哪有这么严肃冷淡的?

    告诉夏刚后,夏刚也让江山代替他给苏逸致道个歉,但始终没说发生了什么。

    夏刚又发消息:哥,你有什么认识的gay吗?介绍给我认识呗。

    江山说道,没有。

    好吧好吧。

    把打听到的东西都给魏尢说了,只是没提夏刚暗恋苏逸致的事情。魏尢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要么让夏刚找个兼职让他忙活起来,这样就没时间低落了。

    也对。江山想能有什么工作能够推荐,要么让他去饭店里做清洁工?这对这个极度爱干净的人应该很不友好,但也指不定他能从打扫中得到快乐呢。

    魏尢显然没江山那么不靠谱,他早就想好了要把夏刚推荐到哪儿去,说道:韩先生前段时间不是说想要把宠物店弄大一点,但是妹妹学习忙,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要么让夏刚去试试?

    这样行吗?夏刚还什么都不会。

    魏尢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可以的,毕竟只是帮帮忙。问一下韩先生吧。

    于是私了韩先生。

    韩先生以为他们要来,答到当然可以,只是有些担心会不会影响他们学业。

    魏尢表明是给别人找,韩先生答应了,但是说要面试一下。

    魏尢做完这些,说道:搞定,你现在问问夏刚吧,万一他不愿意去就多此一举了。

    江山敲了一下夏刚。

    夏刚很爽快,听说是宠物诊所还有点好奇。

    江山便把韩先生的微信推过去让他们自己聊聊。

    两人似乎聊的很愉快,很快就给回复说是约定时间去店里试试,看能不能和动物们处的来。

    次日,清晨江山是在魏尢激动的尖叫声中醒来的,原来就在他昨晚睡梦中的时候,有人收藏了他的文,虽然依旧没有评论,但是这已经让魏尢很是激动了。

    魏尢也不继续赖床,爬起来简单洗漱就继续干文。

    江山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半,整个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见拦不住魏尢又沉沉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七点,米粥的香味在空中弥漫,看来是魏尢早上起来做了点饭。

    魏尢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江山醒来了,才说道:快点快点洗漱,吃饭了。

    江山凑过去亲了一下魏尢,迷迷糊糊的想,这时候就应该在床上好好温存的,洗漱。

    和魏尢坐在一起吃饭,见魏尢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有些疑惑,你在干什么?

    醒来到现在又涨了几个,我的收藏已经破二位数了。魏尢喜滋滋。

    江山忍不住笑,问道:你用哪个软件,我也下载一个,平时有事没事去催催更新。

    魏尢不好意思,说道:写得太烂了,等过段时间的。

    好吧。这写文不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吗?这时候害羞什么?江山没想到的是,魏尢和他讨论的剧情,只是一部分,另外一大部分感情线,可是一个字没提。

    呀,时机到了会给你看的。魏尢怕江山不开心,又补充了一句。

    江山这下却是更好奇了,不过既然魏尢说了会给他看,那等着就是了。

    之后几日,江山跟着大叔学习雕刻,大叔让他试试手,做一个勺子来,江山晚上便对着光在哪儿一小刀一小刀的削木头,耳朵上挂着耳机听歌。

    怕打扰魏尢思路,没敢外放。

    魏尢听着耳边刀子削掉木头的声音,还挺舒服,他专注某件事情的时候,最讨厌的是清晰的人声,其他杂七杂八的声音要分类,有讨厌的,也有不在意的,甚至有喜欢的。

    削木头声显然属于不在意的,魏尢默默想,也许以后这种声音会变成他最喜欢的一种。

    勺子在江山手下逐渐有了雏形。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自己挺着急的,修文也找不到自己的错误。

    唉,现在也写了有三分之二,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各位。

    第四十章

    魏尢写了几天文,累了,闲下来,就去宠物店看夏刚。

    夏刚正在给猫洗澡,脸上带着快乐的笑容。

    这么开心?

    夏刚看到魏尢,就差扑上来跪在魏尢脚边叫恩人了,说道:谢谢,我简直太喜欢这里了。

    这么喜欢猫狗啊魏尢受不了夏刚热切的笑容,往旁边躲开。

    夏刚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不懂我的快乐。

    韩先生进来了,温声问道:需要帮忙不?

    夏刚眼睛瞬间更亮了,把头摇成拨浪鼓,说:不不不,不用,我自己完全可以。

    魏尢嗅到了一点可疑的气息。

    帮着夏刚安慰了一会儿猫咪。

    刚刚从木雕店里回来的江山也来了。

    韩先生笑道:怎么一声木头味?

    江山不好意思地说道:刚刚还在锯木头。

    夏刚问:锯木头干嘛?你去砍树了吗?

    魏尢笑死了,说道:他是在学木雕。

    夏刚反应过来,傻傻点头,说道:哦哦。

    魏尢看了一眼韩先生,只见韩先生眼神温柔地看着夏刚,见魏尢看自己,笑了笑。

    魏尢差点惊掉下巴,这两人?

    江山坐在椅子上,拿一个小的角刀雕刻细节。

    这猫是山大王?魏尢在一旁看。

    江山点头,举起来,让魏尢拿手里仔细看。

    魏尢看了,是山大王的Q版,憨态可掬。

    真可爱。

    江山受到夸奖,笑了笑。

    夏刚又在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魏尢进去帮忙。

    江山便坐在外面,和韩先生聊天。

    两人聊了一会儿,突然说起了夏刚。

    韩先生问道:他是学什么的?一直不愿意告诉我。

    既然他不愿意说,你可以自己猜猜。江山想笑,夏刚不愿意说的原因,他大概能猜到一点。

    韩先生好脾气地笑了笑,说道:那我慢慢猜好了。

    天微微黑了,江山和魏尢一起回家。

    魏尢说道:哎?你没发觉夏刚和韩先生有什么不对劲吗?

    什么?江山疑惑。

    我怀疑,夏刚喜欢韩先生,看到他的时候,眼睛都冒光。魏尢噗嗤笑了,他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只大狗。

    有吗?江山倒是没在意,但是回忆起韩先生有意无意总提到夏刚,心下了然,说道,指不定韩先生也喜欢夏刚。

    我也这么觉得。

    江山越想越乐呵,说道:这才几天啊?他们认识有两周吗?

    江山想到,如果他们真能在一起好像也不错。

    韩先生明显也是对夏刚有好感的,如果夏刚非常喜欢苏逸致,非他不可,那江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是韩先生,两情相悦,倒也还好。

    江山拿出手机,试探了下夏刚。

    你觉得韩先生怎么样?

    夏刚几乎是秒回。

    韩先生人太好了!

    不等江山继续说,夏刚又发过来好几条消息,全是韩先生的彩虹屁。

    看来实锤了。

    江山问道:你对他有好感吗?

    那边等了一会儿,才回答,我觉得是有的,我从来没遇到过像韩先生这么温柔的人,而且人也长得很帅。

    江山不知道该不该提苏逸致。

    夏刚却说,我仔细想过,我不想去掰弯直男,而且,我对他的喜欢,也许只是一时冲动吧。

    不用太过在意。

    夏刚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半天却没回信,江山便放下手机。

    魏尢问道:怎么了?

    江山这才丢掉突然沉重的心情,笑着说,夏刚的春天啊,到了。

    万物复苏,泥土芬芳。春风温柔,带着愉快的气息。

    两人到家时,夏刚终于把消息发过来了。

    我不想硬掰弯他,我想,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都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我不想去他的生活里弄点涟漪出来。他应该娶妻生子,过他原来想的生活。

    江山看到这里,回想起曾经的自己,为什么自己情愿一心一意暗恋,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情,因为他害怕,他害怕去扰乱魏尢原来平静的生活,现在社会状况就是这样啊,大家看起来都能接受,但是私底下呢?只会成为别人的谈资,如果你做了什么错事,那可真真是不得了了,全部都拿着你的性向说事儿。

    江婷曾经被网上的发言气到发抖,抱着自己说会她要一直保护弟弟。

    江山懂,却不在意,反过来安慰江婷。

    不管别人说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这些只是暂时的,我依然要上学,工作,找个爱的人结婚,或者独自生活,到最后死去。不会因为他们说几句去死就真的去死了,你也是,不管别人说什么,咱还是要安安心心活,最多,就不去看了吧。

    江婷被说哭了,笑骂了一句凭什么?之后又静下心来,说道,你比我想的多。

    江山怎么能想的不多,他从察觉自己性向的那一刻起,就总是在想,以后怎么办。想来想去,不怎么办,不过就是以后结婚对象是男的,还能做什么,学习,工作,一样都缺不了,还是得去做。

    夏刚过了一会儿又发消息,换了个话题,说道:韩先生拉到投资了!我们要把宠物店规模扩大。

    江山连忙恭喜。

    第二天,他们再去宠物店,韩先生妹妹也在,苦着脸做作业。

    看到魏尢过来,可怜巴巴问道:哥,能给我讲道题吗?

    可以,你今年就高考了吧?

    韩小妹快要喜极而泣,准备和魏尢说说自己的苦痛。

    外面有人敲门,问:韩佳佳在吗?

    韩佳佳就是韩小妹,韩先生的弟弟。

    魏尢听这声音似乎是有点熟悉,跟着韩佳佳出去。

    没想到看到了姚俊宏,之前给补习的那小孩儿。

    姚俊宏也没想到会遇见魏尢,愣了一下打招呼,哥,你来这里给猫看病吗?

    不是,过来帮帮忙。

    韩佳佳激动了,你们认识呀?!

    魏尢回答,嗯,以前给他也补过习。

    韩佳佳笑道:好巧!

    姚俊宏是来给韩佳佳送资料的,送完也没进来,说自己还有事就离开了。

    魏尢没太在意,坐在桌边给韩佳佳讲题。

    韩佳佳喊着懂了懂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些不好意思,问道:哥,你能不能给我补习啊,我一个小时给你一百好不好,多了我付不起。

    魏尢被韩佳佳逗笑了,说道:我没那么多时间,不过平时过来给你讲讲题还是没问题的,不用拿钱了。

    那不行!韩佳佳立马拒绝,不能让你白浪费时间。钱还是要给的!

    行了!我说不用给就不用给,拿我当朋友吗?我也就被你大两三岁,你别说嫌我老把我不当朋友啊。魏尢笑道。

    韩佳佳连忙说:怎么可能?那好吧,不过我以后送你什么礼物,你不许拒绝。

    魏尢实在是觉得严肃认真的韩佳佳有意思,说道:行,不许送太贵的东西就好。

    嘿嘿。韩佳佳笑了笑,认真做题去了。

    魏尢接下来几天,闲下来就来给韩佳佳讲题,韩佳佳似乎和姚俊宏关系很好,姚俊宏常常来,跟着韩佳佳蹭课。

    魏尢倒是不觉得讨厌,现在这样愿意努力学习的人很少了,想他当年也总是懒懒的,学一点玩一会儿。

    哪儿还想着主动找人讲题?

    姚俊宏过来也不常说话,静静听魏尢讲题,偶尔有不会的才会问问。

    和以前补习的时候一模一样。

    韩佳佳不知道是有了个伴还是怎么,慢慢学习效率越来越高,不像前几次总走神。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