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A的校草穿成炮灰omega了!(穿越)——星潭(25)

      不会的,我不会去投诉你的。江陌森说道。

    可是鬼医生刚开了个口,就说不下去了。

    江陌森语气和神情都非常礼貌,但目光很锐利,鬼医生莫名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道:好的好的,我这就走。

    说完鬼医生转身,左右胳膊下各夹着一个骷髅架,左右手还拖着一个,转身往里面的房间走去,他嘴里还嘟囔着:道具上的血被蹭掉了一点,我要回去补补。

    走到一半,他还有点过意不去,转过头很抱歉地对季岑舟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吓你的,这不是我的工作要求吗,我这也是迫于生活的无奈之举。

    江陌森:麻烦您赶紧回去吧。

    鬼医生看着抱着头瑟瑟发抖的季岑舟,没办法,只能叹着气回去了。

    江陌森松了口气。

    季岑舟跑掉之后,他就一直循着淡淡的月季香味找过来,但周围太暗了,他有好几次拐进了死胡同,这才慢了一些。

    江陌森转过头来,问道:你没事吧。

    他话音未落,眼前一黑,身体一重,季岑舟整个人跳到了他身上。

    江陌森往后踉跄了一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季岑舟胳膊紧紧的搂住了他脖子,腿夹在他腰上,整个人挂在江陌森身上瑟瑟发抖。

    江陌森怕他掉下去,像抱小孩一样,伸手托住了他的屁-股,另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季岑舟的背,轻声安慰道:不怕不怕,我已经把鬼赶走了。

    季岑舟声音带着哭腔,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吓死我了!!

    江陌森逗他,你不是说你要追求刺-激,让我离你远一点吗?

    季岑舟气得鼓起腮,为什么时候说让你远一点了,我是说我不会吓得靠近你,但没说不让你在我身边!

    江陌森又好笑又好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哄道:好好好,我的错,你能看在我好不容易跑过来的找你的份上,原谅我好吗?

    季岑舟把头埋进江陌森的脖子里,闷声闷气地说道: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了。

    江陌森眼底的笑意更加明显,他发现季岑舟在脆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撒娇。

    那次发病也是,这次被吓到也是。季岑舟撒娇的时候语气软软的,会不自觉地缩到怀里寻去安慰,把毛茸茸的头埋在颈窝里,有时候还会把脸哭得湿-漉-漉的

    江陌森忍不住舔了舔后槽牙,季岑舟怎么能这么可爱!

    季岑舟缓过神来之后,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从江陌森的身上跳下来,欲盖弥彰地说道:刚才那个鬼医生是真够吓人的。

    江陌森配合他,是挺吓人的,我看到他的时候全身都吓麻了。

    仿佛刚才那个面色沉静,礼貌地请鬼医生离开的人不是他一样。

    季岑舟赞同的点点头,说道:我们这是在哪啊,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出去?

    江陌森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鬼屋不大,我们绕一绕也就出去了。

    季岑舟又兴奋起来,他本来就是怕都要玩的,现在又有江陌森这个大活人在身边,遇到鬼他也不用怕成那样了。

    他紧贴着江陌森,一有点什么动静,他就吓得江陌森身上凑,有时候能把江陌森挤得站不稳。

    江陌森叹了口气,将季岑舟护在身前,结果季岑舟倒是不往他身边凑了,直接改成了往他身上跳。

    跳了几回之后,江陌森被累出了汗。

    季岑舟也察觉到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要不你把衣角给我牵一下?

    江陌森叹了口气,说道:你轻点,别把我衣服撕烂了。

    结果季岑舟虽然没把衣服撕烂了,但是差点把江陌森勒死。

    江陌森:

    江陌森一边咳嗦,一边听季岑舟在那委屈巴巴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害怕了就下意识一揪,没想到就力气会这么大,把衣服都扯变形了,还让领子勒到了你。

    江陌森叹了口气,他拿季岑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伸出手来,牵着。

    季岑舟有些别扭,两个大男人牵手实在是有点辣眼睛。

    江陌森看出了他的顾忌,问道:要不你自己走?

    季岑舟赶紧牵住了江陌森的手,怕他反悔一样,跟他十指紧扣,说道:不了不了,还是小命要紧。

    江陌森楞了一下,他低头看着他们紧扣在一起的双手,季岑舟的手指比他细,皮肤更加光滑,让他忍不住想摩挲一下。

    他咳了一声,强行压抑住自己的冲动,扭开头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

    两人往前走了一会,突然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季岑舟一哆嗦,差点又蹦到江陌森身上。

    啊啊啊啊前面是什么东西?!!季岑舟躲在江陌森伸手,明明怕的不行,还露出一只眼睛到处乱看。

    江陌森还没回答,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黑影也从黑暗中渐渐浮现出来。

    季岑舟:啊啊啊啊啊啊!

    黑影:啊啊啊啊啊啊!

    江陌森:

    他揉了揉被震得发痛的耳朵,把季岑舟拉道了自己身后,警惕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

    他还没动作,黑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江陌森刚要很嫌弃的后退一步,那黑影颤巍巍的说了一句:江江哥,救命啊!

    季岑舟本来怕得闭上了眼睛,听到这话,露出头来很好奇地问道:江陌森,你认识的这人吗?

    江陌森蹙眉,说道:我不是认识他。

    黑影突然委屈地说道:江-哥,你这样说,兄弟我会很伤心的。

    黑影往前走了几步,露出了他那张看起来很凶的脸。

    季岑舟愣了几秒,试探的说:黑熊?

    黑熊一摸脸,露出一个微笑,你好,你好,我是二十一班的高良,你叫我黑熊就好。

    季岑舟犹豫了一下,说道:十班,季岑舟。

    黑熊刚要说话,一阵阴风吹过,黑熊一个哆嗦,险些哭了出来。

    江-哥,我的好大哥,求求你了,快把我带出去吧,再不出去我就要吓死在这了!

    江陌森很是嫌弃地看他一眼,然后转头假装面前没有他这个人。

    黑熊:

    别这样,我也是会伤心的!

    季岑舟的目光在他俩中间转了几圈,问道:你俩认识?

    黑熊嘿嘿一笑,认识认识,我俩还差点打了一架。

    季岑舟惊了,心想江陌森这样的好学生,还会打架?

    黑熊是个自来熟,虽然在这种环境下很影响他的状态,但他也很熟稔地说道:我高一喜欢的女孩子跟江哥告白了,我气不过,就去找江哥pk,结果被江哥狠狠地揍了一顿,后来我才知道江哥早就拒绝那个女孩了,我去江哥道歉,江哥让我以后离他远一点,不过我知道这不是江哥的真心话,都说不打不相识,江哥在心里肯定已经把我当好兄弟了,我知道他这人傲娇,所以说的都是反话

    季岑舟:你这可真会自我安慰。

    黑熊说道:作为校霸,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一提起校霸两个字,季岑舟就黑了脸,忍不住教育道:校霸也有需要职业操守的,你应该保护你的同学,怎么能欺负弱小的同学呢?!

    黑熊很是委屈的说道:冤枉啊,我是真的没有欺负过弱小的同学啊,我前几天还从一个混混手中夺回了高一小学弟的生活费,结果我长得太凶了,小学弟心灵也比较脆弱,我还他钱的时候他直接被吓哭了,结果就被误传了,我也难受啊,我天生就长这样,凶也不是我的错啊!我做了好事还要被骂,我心里的苦能跟谁去说啊。

    季岑舟狐疑的说道:真的?

    黑熊拍着胸膛保证:当然回去真的,不信你回去问我兄弟。

    误会解开,季岑舟看黑熊是相当顺眼了,他们两个同为校霸,还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现在兄弟有难,他当然要帮忙,便说道:你跟我们一起吧。

    黑熊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在江陌森嫌弃的目光下,迅速站到了他身边。

    他这一走近了,才看到江陌森和季岑舟牵着的手。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们这是?

    季岑舟举起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说道:牵着就不害怕了。

    黑熊想了想确实是这样,虽然动作是有些娘了,但这种时候娘算什么,还是命要紧啊!

    他克服了内心的羞涩,伸出手,带着壮士断腕的表情,咬牙说道:江哥,你也牵一下我吧。

    江陌森:

    第27章 027

    黑熊在江陌森嫌弃的目光下委屈地收回了手。

    呜, 人家也不想牵手的, 可是人家害怕嘛。

    气氛有那么一、、尴尬。

    季岑舟立刻感觉到了, 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 他把手伸给黑熊:牵我啊,我可以。

    他其实挺理解江陌森的, 人家作为小说男主攻, 怎么能没有点小个性, 而且在书中他可是高冷禁欲的形象,江陌森一定要为了他表弟守身如玉,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可能都会在身上立个牌坊了。

    黑熊都快要感动哭了, 他感觉新认识的这个兄弟特别友善, 就跟天使一样,他刚要伸过去去,就见他季兄弟的手被江陌森拉了回去。

    黑熊:

    江哥,你再这样欺负我,我会哭的!

    江陌森用谴责的目光看了一会黑熊,无可奈何道:你把你身上的格子衬衣脱下来给我。

    黑熊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 外面还穿了一件格子衬衣, 黑熊楞了一下, 随即在江陌森催促的目光下把格子衬衣脱了下来。

    江陌森接过衬衣, 很嫌弃地看了一眼, 然后把衬衣系在了腰上, 然后对黑熊说:你拽着衣服下摆。

    黑熊:

    黑熊:

    黑熊:

    江哥!你个双标狗!

    凭什么他季兄弟能牵手, 而他只能拽衣角,而且还是他自己的衣角!!

    黑熊越想越委屈,抬头看了看对他露出同情的表情的季岑舟,突然释然了。

    他季兄弟不仅有天使般的心灵,还有天使般的面庞,如果换他,估计也会这么做。

    黑熊随即释然,委屈巴巴地牵住了衣角。

    两个叱咤风云风光无限小弟成群的校霸,在鬼屋怂成了两只鹌鹑,只能委屈巴巴地跟在江陌森身后。

    两人还特别喜欢自己吓自己,一听见点风吹草动,就集体一个哆嗦,或者直接吓得跳起来。

    季岑舟回头安慰黑熊:别害怕,我们马上就能出去,这里一切都是假的,而且班长很靠谱的,如果遇到鬼了,他会保护我们的。

    黑熊瞬间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情,握了一下拳头,给季岑舟打气:加油,兄弟!

    季岑舟也给黑熊加油,加油,你是最勇敢的!

    江陌森:

    他被两个幼稚又胆小的家伙逗得嘴角不住上扬,忍了半天,才没笑出声。

    三人走了几分钟后,前面突然亮起了红光。

    季岑舟:啊啊啊啊啊啊!

    黑熊:啊啊啊啊啊啊!

    江陌森:

    季岑舟:我、操,前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黑熊:我他娘哔哔哔哔,我、日你哔哔哔哔

    江陌森蹙眉:前面好像只有这一条路,要不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看看。

    两个怂包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要!

    季岑舟估计是跳习惯了,二话没说就跳到了江陌森身上,黑熊也想跟着跳来着,结果被江陌森的死亡视线钉在了原地。

    江陌森拍拍季岑舟的背,安慰他:好,我不走,我们一块过去。

    季岑舟吸了吸鼻子,说道:一言为定。

    江陌森笑着看他:嗯。

    黑熊:

    不知为何他脑中自动出现了一首歌: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

    他甩了甩头,把这首诡异的歌曲甩出去,顶着江陌森的死亡视线,往他身边凑了凑。

    江陌森没说话,默认了他的动作。

    季岑舟情绪稳定下来,不好意思地从江陌森身上下来,然后重新牵住了江陌森的手,说道:那就过去看看吧,说完他好像在给自己打气地说道,这都是假的,我不怕。

    江陌森笑了笑说道:那我们就走吧。

    三人一点点往前走,拐弯处是一个黑漆漆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

    三人摸索着走进去之后,灯光突然亮了!

    一个长发,穿着满是鲜血白裙的女人突然出现倒挂在他们面前。

    江陌森一个回身就把季岑舟抱在了怀里,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

    黑熊就惨了,他直接跟女鬼打了个照面,叫得就跟要死了一样。

    季岑舟因为刚才躲在江陌森的身后,没有看到这个女鬼,此时还非常奇怪地说道:你挡我前面做什么啊,还有黑熊为什么叫得那么惨?

    江陌森说道:别睁眼,你前面有个非常恐怖的女鬼。

    季岑舟虽然没看到,但立刻脑补了一个女鬼的形象出来,他瑟瑟缩缩地扑在江陌森怀里,抓着他的衣服,大喊:你不能离开我!!

    江陌森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说道:别害怕,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