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上的都是我马甲(穿越)——Panax(41)

      他轻蔑的扫过艾利克斯还有谢革,你们这个,不过是没长大的小狗而已。我让你们看看异形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又摸了摸胸口,这点伤,比我跟人类对战时候受的伤都要轻。

    他又挥了挥手,有个骑士手里拎着一个不住挣扎的下等人就走了出来。

    西溪:【XX的!这是主角攻啊!他这是要用主角攻喂异形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谢革:他不就是想受个治不好的重伤嘛,我满足他,我一定满足他。

    第43章 穿过你的胸膛的我的脸

    谢革悄悄的后退了一步, 尾巴摆动的速度快了一点,主角跟重要的配角们都注意到了。

    西溪着急了:【那是主角攻啊!!!你不救他吗!】

    谢革:【我有妈妈跟媳妇要救呢, 主角攻这才刚开场,他的主角光环还没退散呢。】

    一直关注着谢革,并且对他的实力以及自己的技术都很有信心的艾利克斯打开了身上的防护罩, 把自己藏在了骑士队伍的中间,而且越来越往后走。

    他是个科学家, 跟那些从小就锻炼的骑士相比整整小了不止三四圈,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弗雷泽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专门又看了埃尔伯特一眼,你这果然是家养的狗, 一看见狼就怂了。

    埃尔伯特虽然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是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矜持笑容,看来弗雷泽公爵在皇城有不少探子。

    你的封地距离皇城有一个月的路程,你带了公爵夫人还有女儿, 路上肯定走的更慢,它埃尔伯特看了谢革一眼,谢革觉得他好像在瞪自己。

    它的出现是在你上路之后, 而且它从来没有出过宫殿。消息这样灵通, 所以你不仅在皇城有很多探子, 在宫殿里的也不少。

    弗雷泽笑了笑, 就算你说的不错,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埃尔伯特脸色微变,老油条一样的弗雷泽笑了起来, 刺探皇城是重罪,王子殿下若是想把这个罪名扣到我头上,必须得找到证据才可以,你说我说的对吗?

    埃尔伯特冷笑一声,我总能找到证据的,弗雷泽公爵!

    弗雷泽鞠了一躬,叫我肯尼斯,亲爱的王子殿下。

    骑士已经把主角攻身上的绳子全都解开了,虽然主角攻挣扎的很厉害,但是依旧被骑士牢牢按着,基本动弹不得。

    谢革眯起了眼睛,当主角怎么能没点金手指,他还记得人物背景里说主角攻力大无穷,伤口愈合的比一般人都要快,总之身体素质是普通人的好几倍,对上三五个骑士也有一拼之力,现在这样轻易的就被止住了

    很有趣。

    这位弗雷泽挑了挑眉毛,骑士道:巴德,他叫巴德。

    很好,这位巴德先生虽然是个下等人,不过用来喂养异形总比用牛羊的好。他拍了拍手,骑士把巴德递到了他手上。

    现在弗雷泽兴奋的眯起了眼睛,我相信王子殿下一定会满意我送你的这份礼物的。

    弗雷泽把困住异形的牢笼打开了一个口,能把人丢进去,但是异形最多只能伸出一只爪子来。

    他把巴德举了起来,为了要加剧他的恐怖还有埃尔伯特的期待,弗雷泽的动作很慢。

    巴德挣扎起来,他的手握住栏杆,脚也抵了上去。

    弗雷泽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不顾是徒劳的挣扎而已。

    谢革的尾巴悄悄卷上了埃尔伯特的腰,这里头猫腻有点多。

    比方弗雷泽是肯定把巴德塞不进去的,而巴德看起来想把弗雷泽塞进去似乎也不能成功。

    因为这笼子被人动了手脚,再来这么两下就要坏了。

    还有躺在笼子中间的那只异形,谢革看见它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有动作了。

    异形是低智生物不假,不过关乎到生命自由尊严等等事情的时候,就没什么生物会是傻子了。

    弗雷泽加大了力道,看着埃尔伯特舔了舔嘴唇,似乎意有所指道:人在垂死挣扎的时候能爆发出来超乎想象的能量,这挣扎让人迷醉,你说是吗,我亲爱的王子殿下。

    趁着弗雷泽扭头的这一瞬间,巴德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大叫一声,为了自由!

    巴德猛地一甩,同时借助扒住牢笼的右手,把弗雷泽甩向了异形。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对虽然谢革预料到了,但是他这个时候还不能算是人。

    咣当一声巨响,牢笼整个全开了,里头的异形缓缓地站了起来,头冲天发出一声嘶吼,那双闪着寒光的眼睛把在场所人都看了个遍。

    谢革已经把埃尔伯特放到了自己背上,埃尔伯特不过微微一愣,就明白了过来,他奖赏一样在谢革头上拍了拍。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他看着跟巴德两个手扣着手一脸懵逼的弗雷泽,还有站在他们面前已经开始活动手脚的异形,嘲讽的笑了一声,弗雷泽公爵说的非常对,人在垂死挣扎的时候能爆发出来超乎想象的能量,现在该你爆发了。

    弗雷泽的脸色变得阴沉,我能捉住它第一次,就能捉住它第二次!

    训练有素的骑士们飞快的拿起武器列阵,异形扑了上来。

    埃尔伯特脸上挂着笑容,扬声道:弗雷泽公爵带着他的骑士跟异形对抗,我们不要破坏他的阵型,随我守在外围,不要让异形跑了。

    谢革被他骑着出来,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不大的小村庄已经被一群衣衫褴褛,身上穿着草编的铠甲,手中拿着木剑长刀的下等人围住了。

    人非常多,谢革一眼扫过去觉得至少有两三千。坐在谢革背上,视线最开阔的埃尔伯特立即就变了脸色。

    他带来的四百骑士虽然说是骑士,但是观赏的成分居多,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而对面这些人,一身的血腥味,眼神狠毒

    不对!

    你们是什么人!只吃粗面包是不可能长成这样健壮的体型的!

    还能是什么人?

    几位王子的手下,就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击然后甩锅给弗雷泽公爵的,哦,对,现在还能甩给异形了。

    为首的那人高喊:为了自由!

    贵族老爷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贵族老爷活!

    可是喊归喊,却没人冲上来。

    埃尔伯特脸色凝重,虽然他是最年轻的王子,虽然所有人都因为他稚嫩而且美好到艳丽的外表而轻视他,但是得益于国王不遗余力的教育,还有他敏感纤细的性格,他比所有人都要敏锐。

    你们是打算围困住我们等到里头决出胜负。也不对,弗雷泽公爵说这个异形是他们捉住的,他能解决异形,你们现在不动手是肯定最后胜利的是异形你们怎么知道弗雷泽他一定打不过异形的?

    异形?埃尔伯特脸上变幻莫测起来,你们能控制异形?他又摇了摇头,如果真有人有这个能力,绝对不会默默无闻的。

    为首的人笑了起来,一看就是不知疾苦的贵族老爷。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异形繁殖的季节,它们为了找到合适的孵化器可是能付出很多的。你猜猜里头那一只是自投罗网还是真的被俘虏的?你再猜猜一会儿会不会有更多的异形过来?

    埃尔伯特再次变了脸色,他双手紧紧抓着谢革后背上凸起的骨刺,不疼,但是让人分外有感觉。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埃尔伯特厉声问道:别以为我没有听出来,你这个口音是皇城周围的!下等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尤其是快到秋收的季节,你不在家里等着收粮食你究竟是谁!

    为首的人又笑了笑,这次他行了个脱帽礼,标准到好像是宫廷礼仪师亲自教出来的一样。

    殿下,对面的人用这个称呼默认了自己来历不凡,你是没有希望从我这里离开的,要么翻过村子后头的山去黑森林,要么去帮弗雷泽公爵,看你们两个合力能不能打败我。

    话音落下,他用力一甩手中木剑,只听见啪的一声,剑外头的伪装碎了,里头是科学院新研究出来的激光剑。

    殿下要不要试一试,这激光剑能不能把异形的爪子切下来?

    埃尔伯特脸色变得苍白,他冷笑道:我明白了,你们守在这里,但是不敢出手,万一我们身上有了不一样的伤痕所以你背后是哪个王子?

    为首之人再次行了个脱帽礼,但是再也不肯开口了。

    埃尔伯特是不会在外人面前示弱的,他带着三百骑士又回到了村子里头一点。

    这村子不到一百人家,坐落在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脚下,翻过山去就是黑森林,但是因为这里的土壤肥沃,而且有小溪流过带来不少鱼虾,再加上黑森林的物产丰富,不用太辛苦就能活下来,所以这村落看起来居然还挺富足。

    不过方才是直接进来的没看出来什么,现在埃尔伯特皱了皱眉头,人都去哪里了?

    谢革闻见淡淡的血腥气,撕撕了两声。

    艾利克斯骑着马过来,依旧是冷淡的表情,都死了。

    埃尔伯特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他的视线在三百骑士脸上划过,还有那一位国王派给他的侍从。

    虽然骑士脸上被头盔遮住了大半,但是他们的眼睛只有恐惧,这样的骑士就算穿着重装铠甲也丝毫没有胜算,不管是对外头的叛军,还是里头的异形。

    而埃尔伯特的身份一个刚满十九岁的王子,身材纤细到还没有盾牌厚,肤色跟玫瑰花一样娇艳,从来没有过领兵打仗的经验,让这份恐惧大大的加深了。

    应该怎么办?埃尔伯特死死抓着谢革背上的骨刺,我们走哪一条路?

    谢革:【劲儿还挺大。】

    西溪:【你家小王子都怕得脸色苍白咬着下唇就差发抖了,你不打算做点什么?】

    谢革:【我做了啊,我背着他走来走去,怎么也有好几公里了。】

    西溪:【你现世第一的武力啊!你就这么把它浪费了?崽啊,阿爸对你很失望.jpg】

    谢革笑了起来,【无敌带来的是寂寞啊,我要把实力保持在一定的范围,给对手一定的希望,但是他每次反抗都打不过我,我每次升级都比他恰好高那么一点点,这样听起来是不是爽爽的?】

    西溪:【其实主要还是近在咫尺的黑森林吧】

    谢革叹息:【那里是异形的圣地,你看看我艾利克斯妈妈的表情,他也很想去看一看呢,而且他一点都不紧张,他多信任我。】

    西溪:【我没事,冷漠脸.jpg。我挺好的,反正进去黑森林剧情就又拉回正轨了。】

    我们埃尔伯特刚说了两个字,就被求救的声音打断了。

    殿下!公爵那里撑不住了,我们这人刚说几个字就昏了过去,或者是死了,他身上的鲜血把土地染得通红。

    埃尔伯特抽了抽鼻子,他发现空气中的血腥气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浓烈了。

    过去看看!

    只是才走了没两步,埃尔伯特就看见弗雷泽公爵一身的血,在四个骑士的护送下往这边跑了过来,又来了三只异形,挡不住了!赶紧走!

    外头有人堵着。埃尔伯特道。

    弗雷泽公爵一愣,忽然苦笑了起来,是你的三个哥哥?

    埃尔伯特立即就明白弗雷泽公爵在里头是个什么角色了,没想到号称帝国第一公爵的弗雷泽也能栽在几个不成器的王子手里,还要背黑锅。

    说完这句话,埃尔伯特看也不看弗雷泽了,他扬声道:外头是肯定出不去了,我们今天都会被灭口,只有冲进黑森林才有一线希望,你们谁愿与我同行!

    三百骑士当场答应的不足五十。

    埃尔伯特索性也不再说什么为了把今天的事情伪装成一个意外,不会有活口留下来的,就是外头的那两千士兵,活下来的最多也就是两三个头领,他直接就拍了拍谢革的头顶,去黑森林!

    弗雷泽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埃尔伯特回头看了一眼,冷笑一声也没说什么。

    他们沿着村子的小路一直往上山上走,埃尔伯特不由得又回头看了一眼。

    弗雷泽公爵把妻女全都抛了下来,没有受伤的骑士们已经被异形俘虏了,受伤的大概只能做粮食了。

    埃尔伯特一脸的焦虑,不住的催促,快一点。

    在恐惧的胁迫下,所有人挥动马鞭的速度都比平常快一倍,眼看着就要到山顶了,弗雷泽忽然大叫了一声,加快速度赶了过来。

    跑跑跑!他大喊道。

    话音刚落,后头就是一阵距离的爆炸声,冲击波甚至让谢革都晃了晃身子,他飞快的跳起,还不忘抓着艾利克斯一起往前头又跳了两步。

    这就是十几米出去了。

    后头已经是一片狼藉。

    埃尔伯特气得脸色涨红,你要做什么!弗雷泽公爵!

    弗雷泽脸上一点羞愧都没有,你带这么多人进黑森林就是个巨大的活靶子,异形是靠着气味来寻找目标的

    艾利克斯咳嗽了一声。

    谢革:【】

    西溪:【翻译一下就是没文化真可怕。】

    把他们留在这里吸引异形的注意,我们才能逃出去!最重要的是与其落在异形手里帮它们繁殖后代,不如死了干净!

    弗雷泽一边说,一边脱下身上的沾满鲜血的铠甲,我们赶紧走。他又扫了一眼谢革,希望你这异形能让它野外的同伴们手下留情。

    在异形的世界里,弱肉强食是天然法则,弱小的异形会被强大的同伴宰杀,有传说异形的肝能增加寿命,另外我们进去后最好找些气味浓烈的东西掩盖我们本身的气味,还有

    谢革不说话就看着他继续装逼,但是作为一个严谨求实的科学家,还是专门研究异形的,艾利克斯咳嗽的声音是越来越大了。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