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2)

      自从上次新闻爆出来以后,陆姳鸢身败名裂,富豪竟然为了名誉抛弃她回归家庭,陆姳鸢遭受打击,小产了。

    陆姳鸢说:我也挺好的。昂哥,我听说你最近带新人去了。对不起啊,要不是我拖累你

    话还没说话,就被余昂打断:小鸢不至于,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往好处想。

    余昂亲手把陆姳鸢带上来的,脾性一清二楚,她很容易钻牛角尖,嘴上说着想开,实际不然,余昂对她是有情谊的,他开解了几句。

    陆姳鸢心情转好,哭腔也褪去,她说:昂哥,我听说易前辈准备复出,正在找经纪人,你要不要?

    余昂耸了下肩膀,盯着晃动的影子,心不在焉道:不用了。我这样挺好的。

    快挂电话了,陆姳鸢还自责不已,对余昂放心不下。

    余昂虽然如日中天过,但跌下来就是跌下来了,他虽然不服输但也认命,怪谁这种话都是自我安慰,什么怪不怪的,不过我确实挺失望的,小鸢,我真把你当过交心的朋友。

    陆姳鸢愣了愣,刚要道歉,余昂说车到了下次在聊,便匆忙挂了电话。

    上了车,余昂搓了一把脸敛去情绪,往兜里一摸才意识到钱包和钥匙都放在基地了。

    他让司机先送他去基地取钥匙。

    基地园区不让外车进入,他下车让司机回去,自己就着月光往里走。

    此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园区静悄悄的,灯火相连的路灯显得有些热闹。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像一个巨人朋友陪着他。

    他走一阵停一阵,似乎在等影子追上来,不知不觉到了基地门口。

    他抬眼便能看到基地顶楼的硕大的R.Star灯牌,确实比星星好夺目,难怪有人挤破了头也要进来一窥究竟。

    余昂没着急进去,蹲在门口的花坛边,点了支烟,吞吐了几口。

    酒醒了的差不多,等到烟燃尽,他撑起发麻的双腿往基地去。

    进门两边是空旷的训练室,墙壁是玻璃的,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学员们都睡下了,一片黑漆漆的。

    余昂走了几步,突然被前面一道亮光吸引了视线,最里面的训练室还亮着灯,似乎还有音乐声传来。

    余昂快走了几步,他在训练室门口将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南絮对着镜子练舞,身上就穿了件黑T,后背浸湿了一片,洇出一片水痕。

    他用手机播放音乐,对着镜子重复练习一段曲子,如此往复,余昂站在门口看了十分钟,南絮没有发现,也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快临近一点了,南絮还继续死磕下去。

    余昂站了会儿,弄出推门声,南絮猛地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了余昂,顿时像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端正的站在原地,他看过来,仿佛房间的光都聚在他的眼底,亮得叫人挪不开眼。

    余昂突然想起南絮求自己那天,南絮进屋说的第一句话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我?

    第3章 初见

    余昂进屋推上门,南絮弯腰停音乐,动作幅度太大,T恤顺着身体滑下去,露出半截白皙的后背,他浑然不在意,起身抓了毛巾擦着汗朝余昂走来。

    余老师,你怎么来了?他笑起来,唇眉微弯,特别有感染力。

    余昂四处看了一眼,终于在不远处的柜子上看到了黑色皮夹,我的钥匙和钱包忘这儿了。

    南絮也看了一眼,确认他真不是临时抽查,笑了笑说:你怎么不打电话,我给你送过去就好了。

    余昂还不习惯跟南絮这么亲近,他一向把握的分明,若是跟艺人走得近,往后若是翻脸势必伤筋动骨,陆姳鸢就是个教训,他话锋一转:怎么还不睡?

    余昂打量着他,见他身上透着一层汗气,纤细的脖颈上爬满了汗珠,他想到导师发微信跟他说南絮这孩子挺刻苦的,做事又固执又较劲儿,他跳舞协调能力一般,别人只需要练几遍,他就要比别人练双倍,能跳成小考那样很不容易了。

    这些话争先恐后涌进脑子里,他竟然觉着自己的思想可能过于龌龊阴暗,对一个刚入行的新人打标签确实太不公平了。

    南絮自然不知道余昂心里弯弯绕,他因为运动后五官舒展开,绑在额头的发带,纤长浓密的鸦睫,挺翘平直的鼻梁,红润的唇,银色的发,耳廓上闪着光的耳钉,这一切组合起来让他美得有些惊心动魄,不够否认这样的颜值娱乐圈少有。

    他坦诚道: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今天的舞蹈有点难,我打算抠抠细节再睡。

    这话让余昂对他改观不少,他说:已经不早了,赶紧去睡吧。

    南絮站着不动,骨子里透着倔,我还想多练几遍,不然睡不踏实。

    余昂见他这么刻苦,心里不动容是假的,主动关切道:感冒好了吗?

    南絮的眼睛都熬红了,他还不自知,快好了。

    余昂皱眉,他听着他的声音还没完全好,这很可能影响比赛声乐部分,必须重视,没吃药?

    南絮心虚眨眼,大言不惭道:吃了的,每天按时吃了。

    余昂看了眼时间,问南絮:困不困?

    南絮茫然道:不困,特别精神。

    到底是年轻人啊,余昂忍不住感叹,他递了个眼神过去,收拾下,我带你去吃宵夜。

    南絮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

    余昂心说他还能说假的,他说:要不要换衣服。反正你现在也没多少人气,带个帽子出去没人认得出来。以后恐怕就没这种机会了。

    南絮生怕错过机会,像个小狗狗在余昂身边甩尾巴,他忍不住兴奋道:余老师,你等我冲个澡换个衣服成么?顶多三分钟。

    行吧。余昂跟南絮上了楼回了宿舍,自从余昂同意带南絮后,南絮就有了独立的宿舍,单人床,单人洗漱间,刚上楼就碰见其他几个队友从别人宿舍出来,他们看见南絮和余昂一起,有点震惊,眼神也有点玩味,他们跟余昂打完招呼。

    南絮,这么晚去哪儿了?其中一人问。

    南絮如实说:下午的舞蹈不太会,去练了会儿。

    那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当着余昂的面不敢说什么,就互相推搡着进了房间。

    回了房间,他让余昂随便坐,自己抓了衣服去冲澡。

    门外传来那几个人的话,我看他是想红想疯了。

    草,不就是一个选秀么,他还来真的啊。

    他哪像你啊,你就算不出道,你家里也可以给你投资几部戏。他不行啊,离了星耀他什么都没了。

    余昂皱着眉头听完,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故意说给南絮听的,本来他们关系还挺好,就是那小团体爆发后,这些训练生的关系有点剑拔弩张了,余昂不能在这时候替南絮多出头,等到他出道了,一个个慢慢收拾吧。

    余昂以前从不来基地,更不知道他们宿舍的构造,他在屋内看了一圈,发现南絮的东西少得可怜,就一个行李箱能装走,除了一些必要的化妆工具,他桌子上就一个空水杯。

    他怀着好奇,按了按床垫,很薄很硌手,比木板也就好一点,条件堪比大学宿舍。

    他在桌面上看了看,又在垃圾桶看了看,没看到感冒药,心里腾起点火气。

    南絮拉浴室门,带着一身湿漉水汽钻了出来,银色的头发贴在头皮,水珠顺着脖颈往下淌进衣服里,白色的T恤湿了一层,贴在肌肤上透着肉色。

    他也不差头发,撩起眼皮对余昂说:走吧,余老师。

    余昂嗤道: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去把头发擦干。

    在余昂的注视下,南絮乖乖的吹干了头发,晾干了没来及擦的水汽,他时不时偷看余昂,胆子也渐长,余老师,你平时挺好说的话啊。

    余昂哂笑:我什么时候不好说话?

    南絮想说第一次见面就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早忘了啊,他摸了摸鼻子,仰脸冲余昂一笑,余老师,我错了。

    没主见的小孩,认错比谁都快,可能是气氛太好了,余昂的心情也跟着好了。

    余昂等他弄完,拨了拨他的头发,指尖勾了下柔软的银发,你没吃药。

    南絮僵了片刻,他比余昂矮了半个头,寻找余昂眼睛时需要仰头,他狡辩道:吃了感冒药容易犯困,再说了我网上说七天就会好,我年轻挺一挺就好了。

    余昂嗤笑:胡说八道。

    相处下来他发现南絮这孩子,对待选秀这件事情还挺较真,对待自己就很粗糙,能马虎就马虎,比其他孩子能吃苦耐劳,但也能把自己弄成一团糟,余昂跟他念叨身体才是本钱,有了好的身体才能好好比赛。

    南絮乖巧点头,恨不得把余昂的话当真言刻在心里,刻在骨头上,每一个字都让他想要一脚踩空,然后跌进满是余昂的梦里。

    吃饭前,余昂先带南絮去要点买感冒药,余昂心细如发,他跟药师沟通药效,扭头问南絮有没有什么药不能吃。

    南絮。你发什么呆。余昂唤他,手里抓着什么玩意儿?

    南絮低头一看,吓得撒手扔在了柜台上,脸颊爆红地往外走。

    余昂低头瞥了一眼被南絮丢下的避/孕/套,忍不住笑了,他付完钱,拎着感冒药出去寻南絮。

    第4章 初见

    南絮窘迫极了,为什么药店柜台要摆一排避孕套,恰好他在胡思乱想时随手一抓,抓到那玩意儿。那东西他以前见过一次,是在队友宿舍,他们入住的基地的第一天,那个队友特别大方的给每人送了一个,南絮也得了一个,他觉着害羞,把那东西藏起来了。

    他不敢看余昂,余昂什么都没提,对他说,走吧,想吃点什么。

    南絮松了口气,都可以。

    余昂领着人去了常去的夜市,让老板娘按老规矩上,又把菜单递给南絮让他选自己爱吃的。

    南絮翻翻看看,没选出喜欢的,余昂做主给他挑了两样作罢。

    余昂起身,南絮也跟着起身,余昂说:你坐着,我去接水。

    他拎着一壶水出来,拆了感冒冲剂冲兑,弄好后放到南絮面前让他喝。

    老板娘送来烤串,弯着眼睛打量南絮,打趣儿道:小余,这是你兄弟啊?长得真好看。

    好看啊?余昂也故意朝南絮看过去,他跟老板娘打嘴仗打惯了,比我还好看?

    是啊。比你好看。老板娘笑呵呵道。

    余昂笑起来,眼角轻挑,风情全在眼里,尤其是轻轻一瞥,让人觉着这男人真深情,与他冰冷的皮相完全不同。

    南絮见余昂也有憋气的一天,故意道:余老师,老板娘问我是不是你弟弟。是不是啊?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小猫伸出柔软的脚垫,在心里挠了一下。

    两个人盯着他,余昂拆了碗筷,哂了一声:算是吧。

    南絮仗着老板娘在,追问:是什么?

    余昂朝南絮递了个眼神,南絮心里微微一颤,被打回原形,抓着感冒冲剂灌了一口,烫着舌尖又不敢吐,只能忍痛包着,余光朝余昂那边撇,怕他发现。

    余昂猛地一戳杯盘上塑料包装,同时从舌尖抵出几个字,我弟弟。

    南絮仗着时机问他:我可以叫你余哥吗?

    余昂被人叫惯了哥,猛地被小孩叫老师,浑身不舒坦正愁怎么解决,可以。

    南絮眯着眼喊他,声音在舌尖勾勾缠缠,余哥。

    余昂突然感觉让他叫哥哥也不对。

    南絮为了保持身材啊,象征性的吃了一点,不过全程都很开心,扬着眉眼,像个高兴甩尾巴的小狗。

    余昂吃了不少,胃里那天饥饿感被填满,他舒坦的往椅子上一靠,盯着南絮看。

    南絮也朝他看过来,目光交汇,南絮笑了一下。

    为什么要参加选秀?很想当明星,你说你是为了我才进星耀?

    南絮放下筷子,用湿巾擦手,指甲修剪的整齐,饱满的指甲透着淡淡的粉色,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余昂记得南絮的资料里写过,他学过钢琴,这双手弹起钢琴来,应该很好看。

    天马行空的想了会儿,南絮将余昂的思绪拉回来,我要说我不想红,太假了是不是。我想红,特别想红,特别想那个人能看到。

    我很早就知道余哥了,你是戏剧学院毕业的,你在参加工作之前演过的话剧,我看过,后来没想到你不演了,去做经纪人。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勾唇笑了,还是一样厉害。

    余昂倒是很意外,南絮知道他过往,本以为冲着他名气来的,顿时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他开始思考,是不是真得该用心带这个孩子。

    吃完宵夜,夜已经很深了,凌晨的气温比白天低了很多。

    余昂把南絮送到基地门口。

    南絮跟他挥手,余昂正准备转身离开,南絮突然叫住他,朝他跑了过来。

    眼底盛满了光和期许,还有点无法言说的喜悦,他朝余昂摊开双手,余哥,给个拥抱鼓励下小絮呗?

    作者有话要说:

    无原型,不太懂娱乐圈,就为了恋爱冲冲冲。

    第5章 初见

    余昂回忆那个拥抱,有点猝不及防但也不值得深究,要说什么感觉,大概就是温温热热一头扎进来,银发蓬松软乎的抵在他下巴上,香气在他梦里延续了一整晚。

    南絮那孩子很会把握度,在他纵容的范围内,索取一些看起来并不值钱的东西,比如拥抱或者夸奖。

    天气阴沉,余昂半梦半醒时手机响了,他一看是吴总,瞬间清醒。

    小余啊,南絮那孩子怎么样?我听说你昨晚带他出去了?

    吴总消息还是灵通啊。昨晚看他练太晚,带他去买了点感冒药吃了个宵夜,公司不会不允许带艺人出门吧?

    吴总轻笑,倒也吃惊地问:南絮生病了?

    余昂觉着吴总对南絮的关注过多,皱了皱眉头道:嗯,感冒快好了。

    哦。吴总停了几秒,你给他买药了啊?

    余昂嗯了一声,他不知道吴总为什么揪着这问题不放,心里有点不安,很快他听见吴总说:小余,你知道心疼南絮了,心疼是好事说明你接受了这孩子,能放心带身边了。

    心疼么?余昂被吴总说愣了,他觉着这不过就是一件人之常情的事情吧,怎么就上升到了心疼不心疼。

    要说心疼,余昂觉着吴总才是对南絮超出常人的上心。

    吴总说:最近活动多我让玲达把请柬送去给你,你带着南絮多走动走动,宣发那边多下点功夫。

    余昂思虑比较多,南絮够刻苦,要真宣了不知道给他多大压力,四面八方的言论都会朝他砸来,恐怕受不住,他说:吴总还早,等他正是比赛开始再宣吧。

    挂了电话,余昂跟南絮沟通了一下,南絮那边没什么主见,全听余昂安排,其实就该这样,有什么主见当着余昂的面也得给憋回去。

    南絮在挂电话时说:哥,我什么都不怕,也没那么脆弱。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