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5)

      她的计划还跟余昂想一块儿去了,陆姳鸢从毕业就演戏,她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其实处境比普通人还艰难,工作丢了生活还得继续,她换个环境做点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比她老是琢磨着过去要强,余昂赞同点头,挺不错,想好去哪个城市?

    陆姳鸢摇头,这是个初步构想,我想先把房子卖了,昂哥帮我想下办法吧。

    她因为这风波违约了不少代言,身家几乎都搭进去了,目前,也就剩下这套房。

    余昂应得爽快,这好办。

    余昂有个同学刚好是做房屋中介的,他跟在微信上聊了几句,对方就同意改天上门拍照,帮她挂个单出去。

    陆姳鸢好了不少,余昂牵挂也就少了点,他从医院出来,直接开车去了基地。

    基地白天挺热闹,每个训练室都塞满了人,公司签得新人多,练习生更多,一进门就听见吵吵嚷嚷的。

    余昂抄着兜,走到最里面训练室,南絮穿着一身黑,对着镜子跳得专注,余昂靠在门口看他跳完,这才走了进去。

    南絮一抬眼在镜子里看到余昂,按灭了音乐,快步朝他走过来,乖乖叫哥。

    余昂问他,怎么就你一个人在练?

    南絮说:导师说下午放半天假,我也准备回宿舍了。

    余昂没深问,就提前约好的导师叫走,南絮在他出门前叫他,哥,我等你一块吃饭?

    余昂摆手,你先去吃,我指不定什么时候出来呢。

    南絮说什么,余昂没听着就离开了,导师跟他聊了半个小时的,南絮的情况摸得门清,后面他就知道怎么带了。

    刚一出门,南絮冷不丁的蹦出来,把人吓得退了一步,南絮立马低头认错,哥,我错了。

    余昂当他没招,把他叫过去说了点导师提的问题,南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听得倒是认真,说完,余昂问他记下没,他直捣头,我全记住了,哥。

    南絮记没记住余昂不知道,他只听出这小孩像是在撒娇,还是不让人厌烦那种。

    下午余昂给南絮找得练形体的老师来了,揪着南絮在练了一下午。

    南絮出来时,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面露苦色,脱了力趴在沙发上不能动弹。余昂瞧着好笑,走过去按他的背,想起老师临走时还在夸南絮态度端正,是个好苗子。

    余昂的手刚落下,南絮条件反射似的翻了个身,面朝着余昂,余昂的手虚虚地搭在原地,定在他小腹位置,收放都很尴尬。

    南絮眨了眨眼睛,声音很软,哥,好难啊,比练舞难一百倍。

    有那么夸张么?余昂收回手,笑了笑,下一次的课都约好了,那怎么办呢?

    南絮似乎是真不想上形体课,汗水顺着睫毛滑进眼睛里,他用力眨了几下,猛地坐起来说:哥,我有个办法。

    余昂挑眉,什么办法?

    南絮像上次那样摊开双手,哥,你抱抱小絮,小絮原地回血。

    作者有话要说:

    余昂:南絮这人铁定有什么毛病!

    第10章 升温

    余昂还没张嘴,他就被人扯了过去,肩膀被人攀着很轻的拥了一下,颈边蹭到点热气,就被放开了。

    全程不过几秒钟,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南絮仰头倒下,继续喊累。

    余昂推了他一把,不是原地回血么?怎么还喊累,要不晚上就在家歇着,我给你Alx哥说一声。

    南絮本来也就是喊给余昂听的,一听他不带自己去Alx家,激动地坐了起来,抓着余昂手臂说:别啊,哥,我不累了。

    余昂轻笑:一说去Alx家就不累了?

    南絮恨不得原地撸铁证明自己生龙活虎,我真不累。

    余昂说:不累也歇着,昨晚几点睡?你当真身体铁打的。

    南絮看他说:那不成,昨天就答应了的,不能失信。

    余昂嗤了一声,薄薄的眼皮子抬起,朝南絮看过去,非去?

    南絮气焰瞬间消了大半,一副乖样,也不是,哥去我就去。

    这话说得好听,可不是把余昂架在台面上了么,他伸手将人扯起来,就你心眼多,去冲个澡,我在楼下等你。

    南絮笑起来唇红齿白,眼睛弯成一道,跟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不同,余昂在心里找了半天形容词,像个缺心眼小孩。

    南絮不让人在楼下等,把人带到宿舍,从小冰柜里翻出一罐咖啡递给余昂,我在你家喝过,觉着特好喝,买了点。

    余昂喝咖啡不挑,他也从在意过什么牌子,无非就是在往上随便下单的,没想到南絮喝一次就记住,只能说小孩心细,才有脑子去记这些没用的。

    南絮用最快的速度洗澡换了身份衣服,出门前还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银发本来就耀眼了,被他一拨弄他更招人看了。

    余昂心说不就是去Alx家吃饭至于这么讲究。

    两人心里都揣着点事儿,路上也没怎么说话,南絮困得眼睛发红,他熬不住了,一揉眼睛更红,余昂瞥了他一眼,困了就睡会儿,到了喊你。

    南絮打了个呵欠,泛着一双水光的眼睛不舍得看着余昂,余昂被他看笑了,看我能止困?

    这话问出来,南絮真傻不拉几地点头,余昂伸手按了一把南絮的头,快睡吧。

    南絮抱着双手,靠在座椅上偏着头躺下,头朝余昂那边靠着,很快就没动静了。

    到了Alx家地库,余昂停下车,轻手轻脚下车,靠在车门上抽了根烟,这才绕到南絮那边叫他。

    南絮睡懵了,定定的盯着余昂,痴了傻了似的瞅着他,余昂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南絮才猛地回神,舔了舔嘴唇,哥。

    到了啊。南絮刚睡醒,声音软乎的很,完全感觉不到一点倔劲儿。

    余昂领着人上楼敲门,开门的是一位陌生人,余昂没见过,对方倒是认得她们俩,脸上挂着温和得体的笑容,声音也如春风般和煦,余昂南絮?

    开门这人白衬衫黑西裤,袖口往上挽了两截,那也是精英打扮,余昂实在是想不起这人是谁,体面一笑,您好,我没走错吧,这是Alx家?

    对方说没错,还招呼他们进屋,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样子,屋内传来Alx的声音,他们到了?

    男人转身答:到了。正在换鞋。

    Alx穿了一套家居服,头发随意的挽在头上,他朝男人笑,男人也就朝他笑,眼神黏糊,浓情蜜意。

    余昂瞬间明白了过来,但又有点不明白,Alx伸手去捉男人胳膊,抬手那么一瞬间,他手指上的银色戒圈晃到了余昂的眼睛,这下都明白了。

    Alx挽着男人的胳膊大方介绍,我先生,温实秋。

    男人的手搭在Alx手背上,笑盈盈地,满心满眼都在Alx身上,旁人分不走半点。

    余昂:什么时候的事儿啊,都不告我一声。

    相比余昂的震惊,南絮要淡定的多,情绪没什么起伏,只乖乖地夸Alx好幸福,Alx高兴了,伸手捏了下南絮的脸。

    Alx傲娇得昂起小下巴,我为什么要告你,我跟你什么关系。

    他们这样刺挠惯了,谁也没不舒服,余昂虚头巴脑抹了一把后脑勺,不是,就是有点突然,我还以为

    Alx说:还以为我对南絮有心思啊?

    余昂讪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Alx不管他什么意思,推着先生进了厨房,留下余昂和南絮两人大眼瞪小眼,余昂这才意识到南絮一点太过于平静了。

    你早知道?余昂思来想去就这个猜测,不然南絮那孩子表现有点反常。

    南絮点头,昨天拍照的时候Alx老师给我看过戒指,晚上温先生请我们吃的日料。

    难怪了,余昂刚想通,心里觉着憋屈,南絮这小孩居然会帮着外人瞒他。

    南絮见他不说话,往他那边挪了点,小声说:哥,我不叫Alx哥,你别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小狗勾进化完成百分之10%

    第11章 升温

    南絮乖得不像话,余昂有点不适应。

    南絮那句话话,他也没给答复,莫名的地心情比来时好了不少,余昂想了想,归根到底是替Alx高兴,Alx觅得良人终成眷属。

    再者,Alx对南絮说得那些话终于能当玩笑放下,他莫名松了口气。

    温实秋是个很温润儒雅的男人,脸上挂着笑,看人时目光柔和,从内到外都透着以一股子让余昂自惭形秽的气质,偏偏对方还不高傲,只要Alx在他身边,他的眼神就没从Alx身上撕下来过。

    Alx低头切菜,温实秋就在旁边观摩,像是守着小朋友一样,时不时还夸上两句,那氛围温馨幸福谁都没办法插进去,余昂走到厨房门边又退了出来。

    南絮朝他看过来,怎么啦?

    余昂坐回去,不忍打扰。

    南絮笑了笑,掰了瓣橘子塞余昂手里,弯着唇说:甜的,哥吃。

    余昂看了他一眼,把橘子塞嘴里,嚼了没两下眉头皱成了一团,牙都快酸倒了,偏偏南絮冲他狡黠一笑,哥,甜吧?

    余昂也有被小兔崽子算计的一天,他抻开眉头嗯了一声。

    南絮说:骗人,你现在酸得不行。

    余昂瞬间反应过来,南絮这是在嘲讽他看人成双成对酸着呢,成年都知道看破不说破,南絮这个小孩就知道往他心口上刺挠。

    你会羡慕么?

    余昂以前忙着事业,从没想过这些,当看到朋友成双成对,不羡慕是假的,羡慕不来的。

    后来南絮跟Alx说了橘子这一茬,明明是件无趣的事情,却一直被念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Alx又提起,余昂无地自容。

    温实秋听着几人打嘴仗,只是笑,笑完给Alx涮菜,那些小动作,细心又周到,Alx只要一个眼神,他就能领会,这能不叫人酸么。

    温实秋醒了酒,余昂开车不能喝,他那杯就被南絮抢了过去。

    南絮的酒量不行,特别容易上脸,南絮小口小口嘬,脸上还是浮起一层绯色,从耳根一路蔓延到敞开领口的肌肤上。

    Alx敬酒时,余昂一巴掌盖在南絮的杯口,他不能喝了。

    Alx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用胳膊撞了下温实秋,看到没,护上了。

    余昂不说话,南絮戳着他的手背,撑着小脸冲他眨眼,眼睛被酒精熏出一层水汽,他跟余昂讲价还价,哥,最后一口。

    余昂抿着唇,南絮干脆一额头磕在他手背上,用额头蹭了蹭,哥,我就喝最后一口。

    孩子喝醉了撒娇,被人盯着太丢人了,余昂把他推起来,撤了盖在被子上的手,哄着他说:就一口,多的不能喝。

    好。得了应允的南絮,捧起酒杯真喝了一口,不过那一口有点大,灌得嘴里鼓鼓的。

    余昂真相捏他脸让他吐出来,南絮倒是快,直接咽了下去,又吃了几口热菜,整个人比锅里住煮的虾子还红,甚至红得有点夸张。

    他意识还算清醒,说什么答什么没出错,还能自己歪歪扭扭地去上厕所。

    Alx挺喜欢南絮,他望着他背影说:这小孩是真乖。

    得了,你还夸呢。余昂笑,当着温先生的面,不怕他吃醋?

    Alx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脸上挂起笑,不怕。这叫恃宠而骄。

    余昂听着牙酸,叫他赶紧别秀恩爱了,Alx拿了烟,丢了一支给余昂,去抽个烟?

    去吧。余昂捏着烟起身。

    两人来了小露台,坐在小藤椅上,享受着徐徐夜风,一口接一口,谁也没说话。

    燃尽半支烟,Alx扭头看向余昂,陆姳鸢那边怎么样,我看新闻了,她今后什么打算?

    余昂仰着头,吹散嘴里的烟,半眯着眼睛说:她打算卖房去南方。

    Alx点头,挺不错的,她自己能想通就行。

    余昂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她陆姳鸢,还是替他自己。

    你呢?你什么打算?Alx不是第一次问他了,但是余昂这人太能藏,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心事能被一眼看穿似的,其实他深着跟洋葱一样,得有能耐往里剥,Alx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能看到他真在想什么。

    余昂被问笑了,我还能什么打算,带新人呗,这样挺好。

    Alx说:今天我见着邵澜了,他说他找过你,你没答应,还有易寒羽今天还给发了好几条消息呢,你就真不心动?

    余昂沉默了几秒,摁灭了半截烟,没了丁点火星,他那头便陷入了暗里,他张口道:我心动啊。但是,你知道不管是易寒羽还是邵澜,我答应谁都是跟星耀作对,邵澜我是真把他当朋友。再说星耀背后有财团有资本,老吴都用星耀时尚吊我了,我要真走了,他必不可能让我好过。再说吧,我也有点私心。

    Alx抽了口烟,笑了下,昂哥通透,外人还真当你一辈子卖给星耀了呢。

    余昂说:也有点吧,我缺钱啊。

    Alx看他一眼,揶揄道:余大经纪人怎么可能缺钱。

    余昂说:缺啊,怎么不缺。我就存了那点钱,去年买房装修买车,全掏出去了,今年又吃了三个月老本,快饿死了。有些说的没说的都在话里了。

    Alx很少听他说这些,这一刻才觉着这样的余昂比较鲜活,有血有肉,他欣赏这样的余昂,冲他抬了抬下巴说:饿不死,等你真有饿死了的那天,兄弟我陪你一起讨饭。

    余昂仰头哈哈一笑,你都是有家室的了。话说,你俩真定下来了?

    提起温先生,Alx忍不住显摆他手上的戒圈,找着根儿了,踏实了。

    两人笑了一阵子,回到客厅,这段饭也就结束了。

    南絮的酒劲儿上来了,他乖乖坐在沙发上,听见余昂和Alx笑声,抬头看过来,痴痴傻傻的盯着余昂,那眼神特别像被丢弃坐等主人回来的小狗,湿漉漉的眼尾泛了点薄红。

    余昂将人拢怀里,跟Alx两口子道别后,半搂着南絮把人塞进车里。

    下次别喝了。他对自己带的艺人一向宽容,甚至有时候会把他们当家人一样。

    南絮倒在车座上,闭着眼睛,八成也没听见余昂念叨什么。

    余昂弯着腰给他扯安全带,突然察觉南絮双手攀住他的脖子,将人往下拽了一下,他一个重心不稳,双手急忙撑在座椅两侧,这才没压实。

    他被吓得呼吸都变快了,难受了?

    南絮攀着他,贴在他脖颈处,柔软的头发在颈肩蹭,哥,我真的特别努力了。他说着,像是很不满,又往余昂脖颈上拱,热气都扑在余昂耳后那块位置了,余昂想把人拉开,就听见南絮说:哥,是不是我再努力一点你就会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千层饼.絮

    第12章 升温

    这话一下把余昂拉到了两人刚见面那会儿,他对南絮很凶,南絮去他家第一句话也是问他是不是特别不喜欢他,其实没有,当时他心态不好,多少有点迁就厌烦,过后觉着不该,也在努力弥补。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