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6)

      他没想到的是南絮憋了这么大的心理压力,醉酒的时候还惦记这件事,余昂本来就不是心硬的人,被南絮这么一抱心就软了,他拍了拍他肩膀,把声音放到一个连自己都没察觉的软度,那你努力试试吧。

    那天晚上南絮到底醉没醉,余昂也不知道,喝醉的话,他也没不敢往深了想。

    两人保持着谁也不提的默契。

    陆姳鸢的事情在网上没扑腾两天就安静下来了,余昂连带着被骂了一通,他也混不在意,要是能替陆姳鸢承担炮火,那也算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儿。

    余昂找的那同学挺靠谱,陆姳鸢从医院回去第二天就上门取了照片,放到网上挂牌,余昂私下跟人沟通过,尽量不要跟卖家提陆姳鸢,那同学的嘴也瓷实,真没多提一句,她那房子盘好,地段也好,她为了抛售没涨价。

    刚好遇到了一个爽快的老奶奶,看了几次房,就交了定金,接下来就是走过户流程这些了。

    余昂去看过几次陆姳鸢,她从那房子搬到了她姐家,小单元楼虽然不如她的大平层,但是人情味儿,她的脸色渐渐地好转。

    这是个不错的开始,余昂觉着他们也算同事一场,他希望陆姳鸢离开娱乐圈这个地儿。

    令余昂想不到的是,他刚从陆姳鸢家出来,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对方起先没说话,余昂喂了好几声,那头才出声,你好,请问是余昂吗?

    余昂这是工作号,知道的人海了去了,他也没多想,啊,是啊。请问您是哪位?

    对方不肯自报家门,只说是科技公司的跟余昂见过面,想跟他打听点事情。他又看了一眼那号码,确实不是熟人,哥们,您打错了吧?

    对方坚持说没有,最后才松口问他,小鸢还好吗?

    对方这么一问,余昂就是再蠢也猜出对方是谁了,他一口气提了起来,语气冲得很,你还有脸打来?

    余昂黑着脸听不了对方说客套话,你别管小鸢好不好,她好不好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她要真需要你关心,就不会拉黑了你,我劝你别找不痛快。

    对方这个衣冠禽兽,既不想放手又不想成全别人,还想成人之美,这要是面对面,余昂哪管他是什么老总,直接拳头招呼了。

    见余昂不耐烦了,对方也着急了:她不住以前那儿了,我找不到她人了。

    余昂嗤了一声,让你找着做什么?再害她一次?

    对方不做声了,余昂说:不是我多嘴,我奉劝您一句,您啊离不开您老婆,就别惦记着在外面祸害其他人。有些事情啊,有胆做,就得有胆担。

    余昂也不等对面什么反应,一个劲儿说:当初要不是小鸢瞒着,我真不会让她走到这一步。

    余昂情绪激动,说完就挂了电话。

    刚把手机揣兜里,对方又打了过来,余昂摁了,对方又打,看样子是杠上了。

    余昂回到车里,手机还在嗡嗡震动,他烦得不行,接了起来。

    我知道你现特别缺钱。对方十拿九稳说,你只要让我跟小鸢再见一面,我把你的账抹平。

    余昂哂了一声,我不缺钱。

    不缺钱么?我怎么听说你在外面欠了好几百万。对方说这话时,余昂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也变得凝重了,那又怎样?你要真想帮我还,我还看不上你那点钱。

    你等得起,你哥怕是等不起。余昂,拿钱办事怎么就不可以了?对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余昂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摸了烟,单手点上,烟熏得眼睛有点难受,他用夹烟的那只手刮了一下眼皮,有些事情他藏着,总有那么不懂事的去深挖,既然提到了,他也没什么好怕,我就算搭上这条命,也不会去干这种丧良心的事。

    余昂把烟叼嘴里,双手摆弄手机,直接把那人拉进了黑名单。

    他又拨了个号码,等到几秒接通,他说:哥,要最近有人找你,你别搭理。

    那头说好,问他最近怎么样。

    余昂说挺好的,叫他们别挂心,聊了几句,又有电话进来,他便挂了电话。

    临近第三次内考,也就是终极考核,综合表现优异的两位选手就能去参加选秀。

    练习生对内气氛还挺紧张,加上每次考核员都会去,态度比之前几场端正了不是一点半点,他们中间有人知道余昂要带南絮,自然也有人盘算着,如果能在考核亮眼点,兴许余昂一开口,把人收了呢,反正一个带,两个也是带。

    南絮自然不懂他们的想法,他每天除了联系舞蹈声乐这些,还得练形体,每次下训练都跟折了半条命似的,浑身肌肉僵痛,比跳舞痛苦不是一点半点。

    但他不能抱怨,因为这是余昂给他找的老师,其他人都没这待遇,再苦再累,他也能扛下来,只是最近的练习越发的难捱,刚开始练走姿,还能活动活动,现在练到了站姿,笔挺地收腹挺胸的站着,余昂特地跟老师交代要加大训练力度,一站就是半小时,他真快哭了。

    余昂来的时候,南絮站了二十多分钟了,头顶着一本书,脊背绷紧,眼睛都不敢四处看。

    等了十来分钟结束,南絮瞥见余昂,直接呈大字型仰躺在地板上,脸上脖子上的汗水往下淌,他都懒得抬手擦一下。

    余昂和老师打了招呼,拎了瓶水走过来在他身边蹲下,南絮累得视线都不往他那边转,余昂用水碰了碰他胳膊。

    南絮慢慢的转过脸来看他,余昂把拧开的水递过去,南絮不接,没力气了。

    小孩声音一软,余昂就听出几分撒娇的味道,他捉住他手腕把人拽了起来,给你加加油。

    南絮眼睛亮了一下,他被余昂拥了一下,余昂拍着他的背问:小絮,原地回血了么?

    余昂就抱了那么一下就松开了,南絮却跟吃了蜜似的,嘴角卷起笑容,得意的抬了抬下巴,满血复活了。

    那就好。余昂起身。

    南絮拽住他起身,哥,今天导师夸我了。

    余昂听说了,导师在微信上说南絮的动作真漂亮,特别细节,一看孩子就是下功夫了,夸他以后大有出息。

    余昂不会说客套话,在小孩期许的注视下干巴巴地说:再接再厉,继续保持。

    南絮不乐意了,哥,你还不如导师会说呢!

    余昂平常凶惯了,场面话说得多,但是要真心实意夸人,他有点难为情。

    南絮直接拥住他半个肩膀说:哥,让你夸人太为难你了,以后你要奖励我,就抱我一下。我是不是不贪心。

    余昂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因为他发现,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说什么,南絮都忽会忽略,想着怎么高兴怎么来。

    自从Alx上次提了一嘴易寒羽复出,最近易寒羽那边的人就真找过来了。对方约见面那次,余昂确实很忙,既要顾全陆姳鸢那边又得打点南絮,还得跟有资源的大佬们偶尔攒个局什么的拓展下人脉,他敷衍应付着一直没跟人见面啊。

    那边等了几天,实在是坐不住了,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余昂说什么也不好拒绝,想着一次性说清楚得了,恰好对方给了会所地址,就说约了喝酒,他就答应了。

    临近内考,余昂已经在给南絮打点去面试选秀的事情,他忙完后直接从基地去了会所。

    一进门,易寒羽坐在正中间,旁边还坐着好些圈内出名的不出名的,有些甚至余昂都叫不出名字。

    易寒羽一瞧见余昂,直接起身迎接,其他人都很尊敬易寒羽,更知道余昂在圈内的名声,见着他把余昂来了,或多或少知道今天这局干嘛的,都跟着站起来,笑盈盈地同余昂打招呼。

    余昂很不习惯这么多人盯着他看,像猴儿一样,但他不能说,易寒羽领着他坐下,又给他叫了酒。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

    第13章 升温

    喝酒容易误事儿,虽说也是应酬,他真怕自己喝多了乱答应,笑着推辞,今天开了车。

    易寒羽虽然是前辈,年纪其实不大,现在也才四十四五,前些年身体不行,就半隐退了,前段时间有个大制作的本子找他,他也正好闲着没事儿,琢磨着复出再演演。

    他说:那哪成,专门叫你来喝酒的,放心有代驾。

    余昂心想这顿酒怕是躲不过了,他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不识抬举,大家给满上酒,不知道谁起了个话题,场面一下就没那么尴尬了。

    场子里这些人眼力劲儿个顶个的好,易寒羽请余昂来了,那余昂就是今天的主客,其他人都恭维着他一杯一杯没少敬酒,余昂留着心眼,没喝那么实在,好几次只抿了点。

    最后大家喝的差不多了,易寒羽才喊余昂出门抽烟。

    两人到了小露台,易寒羽半趴在栏杆上,往下能看到会所后的一片人工湖,灯光映照,波光粼粼。

    余昂打了火,给易寒羽送过去,易寒羽转身杵着火苗点烟,他喜欢余昂身上这股劲儿,不高傲但也绝不放低姿态,让人觉着舒服踏实,我托人找了你好几次,你真忙。

    余昂给自己点了烟,收起打火机,他说:真没办法易哥,我三个月没开工,那事一堆儿,哪哪都得用我。

    易寒羽自然知道,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他开门见山道:你呢,什么想法?

    余昂往前趴,也贴在栏杆上,深深吐了口烟,上易哥,我交个底,我最近在带新人,恐怕腾不出时间来。

    易寒羽有些意外,你来带我不比带新人强?

    余昂摇头,新人哪能跟易哥比,你是什么身份啊,不管谁做经纪人那都舒坦,新人不一样,就跟刚学走路的小婴儿一样,啥都不懂,我得把着手一步一步教。

    他这话拒绝得委婉,又把易寒羽捧得很高,让他跟新人争就有点跌份了。

    易寒羽晃了晃手里的烟,你知道你来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咱俩一起复出,多轰动不是。

    如果没带南絮之前,他可能真想都不想就同意了,但是今日不同往时,他这人太轴了,他要的机会也要是自己挣来的,他低头笑了下,易哥,咱俩现在搁网上那句叫什么来着,有缘无分?也不对,兴许是相遇不逢时?

    易寒羽清轻笑了一声,都说余昂这人狡猾着,我看还真是。行了,你考虑好了?

    余昂放低姿态哄对方高兴,我没得选啊,易哥。

    易寒羽越发欣赏余昂,又挺可惜不能跟他共事儿,余昂掐灭了烟,转头半开玩笑似的问易寒羽:易哥,这事儿不影响我们交情吧?

    易寒羽吹走最后一口烟,不影响。

    得了这句话,余昂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动了点,他被易寒羽拥着回包房,喝了几杯酒,其他人要换个地方玩,余昂还惦记着事儿,他直接找了代驾开回家。

    上一次喝酒还是在邵澜家,当时还刚接手南絮,跟邵澜一边倒苦水一遍喝,没什么压力喝得浑身舒畅,就算贪杯也没觉着醉,今晚来的时候,他就背负着压力来的,他跟易寒羽打过照面,知道这人脾性,向来不太好说话,他一直绷着神经,还没在邵澜家喝的多,靠在车窗上,竟然有了几分醉意。

    脑子里昏沉,代驾见他眯上眼,贴心地调了温度。

    车走到半路,余昂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摸出来,看到是朋友打来的,就接了起来。

    喂!

    对面听见他懒懒的调子,唤了声:昂哥,你在睡觉?

    没呢,喝了点酒在回家路上,怎么了?

    啊,你是不是跟他易寒羽一起喝酒啊?

    余昂没发觉什么不对,嗯了一声,开口嗓音有点沙,你怎么知道?

    对方沉默了一下,昂哥,你是不是打算去带易寒羽娿?都上热搜了,这么大事儿,你也不跟说声,不够意气啊。

    起先听得云山雾罩的,一听见热搜两个字,条件反射睁开眼睛,上热搜?我跟易寒羽喝酒上热搜啊?

    不然呢,你到底啥情况啊,不带南絮了?

    对方喋喋不休地追问,余昂让对方等会就挂了电话,快速切小号上微博找热搜。

    这一看不得了,也就眯了半个小时不到,易寒羽经纪人余昂这么个词条就出现在最新热搜里,幸好还不算靠前,不过也有不少粉丝看到了。

    评论里讨论激烈,有人骂自然也有人捧,双方争得不可开交。

    余昂在头上揉了捋了一把,找了号码拨过去,跟人交代了几句,几分钟后那条热搜就不见了。

    来得快去的也快,余昂做这行久了,对处理这些事情门清,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他一贯强势,跟对方交涉的时候气势更足,不出一分钟对方就默默地删了爆料。

    余昂全网搜了一下,确保差不到丁点消息了,这次松了口气,给朋友回了个电话。

    等到四周静下来,车子缓缓行驶,他脱力地贴在椅子上,刚刚新闻爆料时,他脑子里滚过的竟然是怕南絮看到这条消息。

    应该看不到吧,他这会儿应该还在练舞。

    余昂这么想着,手却有自己的打算,点开南絮的微信拨了视频。

    响了四五秒钟,视频被接通,在车上信号不好光线又暗,余昂头像显示黑乎乎一坨,南絮镜头先对着白墙,很快转过来对他那张脸。

    他往前伸了脖子,不确定地唤了声,哥?

    嗯。是我。

    南絮笑起来,露出小虎牙,我知道是你。他在哪儿,没开灯么?

    余昂难得心情不错,打开顶灯,昏黄的一柱光线落在他面颊上,虽然不是黑乎乎但也够模糊,他说:车上,开了灯光线不好。

    南絮举着手机盘腿坐下,脸上的汗顺着脖子滚进了衣领里,他用手刮了一下,然后低头拽起衣服擦脸,声音闷闷地透出来,你关了灯吧,黑就黑点没事。

    余昂觉着南絮可真会安排,他没听南絮的话,歪着头盯着手机里的人,还在舞蹈室?

    南絮有点兴奋说:是啊,我跳舞越来越稳了,今天老师夸我来着,晚上形体老师也夸我来着。

    余昂听着南絮小嘴不停,浅浅地笑了一下,除了练舞没干别的?

    南絮愣了一下,不太能理解:哥说得别的是什么啊?

    余昂一想到那条新闻就心虚,南絮心眼小,给他看见了肯定有麻烦,他按着脖子晃了晃,偷偷玩手机?

    南絮一下就笑了,哥,我又不是小孩,手机什么时候不能玩啊,我一直练舞呢。

    他真怕余昂觉着他偷懒,认真地重复一遍,我真没玩。要不你看监控检查吧,反正舞蹈室有监控。

    余昂被他认真的神情逗笑,他说:用不着。

    南絮不知道余昂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叫他不高兴了,他想来想去说:哥,要不以后我练舞的时候,拍视频给你。

    余昂没想到这小孩较真儿,他心里更虚,明明什么也没做感觉对不起他,他说:真不用,我就随口一问,该休息就休息,该看手机就看手机,没规定不能看。

    南絮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余昂觉着今晚有点闹心,说不来为什么,刚刚那么一虚,出了点汗,酒劲儿也没之前那么大了,他抬手压在眼睛上,长舒了一口气。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