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7)

      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南絮发了微信过来,是一张截图。

    余昂放大了才看清图的内容,顶端一行标题屏幕使用时间

    在一整天的时间段里,他对手机依赖程度不大,从下午八点到现在,手机屏幕使用时长很短,那短小的柱状几乎跟坐标轴平齐,可见真没看手机。

    他这么一个小举动,倒是把余昂的心暖热了,他又补了一条文字过来,倒让余昂读出了那么点小心翼翼。

    Charon:哥,我真没别的心思。

    余昂回复了一个棒字,又加了一个拥抱的表情包。

    作者有话要说:

    絮絮:每天一个笑心思。

    第14章 升温

    虽然就一个字,南絮还是挺心满意足的,这正好说明他跟余昂的关系一点点变好,不再是疏于表面的客套,而是一种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亲密和默契。

    就像有小秘密一样,令人新潮澎湃。

    他正准备关手机,余昂破天荒的主动发消息,让他早点睡。

    南絮抱着手机,心花怒放,心想余昂这也好过头了吧,怎么会那么温柔,那么体贴,光想着不够,揉了揉发烫的耳朵,脖子,他想如果关系再亲密点,是不是可以随时找他要抱抱。

    他真的很喜欢余昂的抱抱,温柔带着热度,还有一股属于他的味道,会让他上瘾的味道。

    就在他胡思乱想时,训练室的门被暴力推开,哐地一声撞墙上弹回去。

    夜深人静,基地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突然闹出一阵动静,南絮吓得手机都差点扔了。

    三四个人拥着一个高个儿走进来,那几个人特别豪横,抄着兜朝南絮走过来。

    这几个人南絮认识,也是公司签的练习生,高个儿那个叫傅文,体育大学的学生,他舅舅是娱乐公司大亨,跟星耀吴总关系好,靠关系把他塞进来的,进来后仗着舅舅这层关系,在队里耀武扬威,拉帮结派,瞧不起人。

    跟着他那几个,南絮叫不上名字,也关心他们叫什么,不招惹就是了。

    南絮拄在地上站起来,换上一张冰冷的脸盯着他们,盯了几秒钟,也不说话,转身弯腰收拾自己的东西。

    几个人把南絮围住,傅文挡在南絮跟前,他跟南絮差不多高,视线平齐,眼睛里勾着一丝讽笑,我们要用这个房间。

    南絮眼睛都懒得抬,丝毫不怵他,南絮什么都没说,继续收拾。

    傅文推着南絮肩膀,往后耸了一下,聋了么?

    南絮往后退了一步,薄薄的眼皮抬起来,表情很凶,我要是不让呢。

    南絮一向好说话,跟谁都客客气气的,傅文他们没见过他这副冷脸,也足足愣了几秒钟,傅文先嘲笑道,不让也行,那你就教我们练习。

    不教。让开。

    傅文欠得慌,双手插兜,腰杆挺得直直的往南絮面前一怼,距离近的胸脯都快贴着胸脯了,男生做这样的举动,无非就是挑衅。

    南絮对于傅文突然靠近,不适地皱了下眉头,他脾气也大,只不过傅文他们来势汹汹,至于目的,他早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要么,你现在滚出去,要么你教我们练习。

    南絮装作没听见似的,傅文沉默,南絮比他更沉默,比谁站得久,他最近形体课专练这个,站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完全吃得消。

    气氛降至冰点,傅文突然嗤笑了一声,有余昂给你当靠山了,说话做事都硬气了?

    南絮铁了心不搭理,视线垂在地板上,瞧不上任何人,他这样彻底激怒傅文,这个训练室除了他们也没外人,傅文挖苦道:你还真当抱上余昂万事无忧了,他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带你,做梦。

    余昂这个名字让南絮有了点反应,他动了动眼皮,傅文说:怎么,要瞪我?不服?

    南絮死死地盯他,没张嘴说话。

    傅文还听怵他这眼神,直勾勾的藏着戾气,他知道乖孩子一般都不会发脾气,要真是动真格,怕他也招架不住。

    但是,他看不惯南絮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入队以来,南絮自以为是签约艺人,不跟他们一起玩,躲起来偷偷练,就为了在小考的时候让导师夸两句,太虚伪了,傅文一方面讨厌这样的人,一方面又很嫉妒他。

    凭什么都是新人,天分差不多,南絮没有任何人脉,他一进来就被各种有待照顾,且不说余昂的主动关照,就连平时做饭的阿姨,都会多夸他两句。

    傅文最近生日,邀请大家一起出去玩,他看不惯南絮还是叫了他,南絮直接拒绝他,说什么晚上还要形体课就不去了。傅文真没求着他去,他们庆祝到很晚回来,带着几分朦胧醉意回来时看见南絮在训练室练舞。

    傅文的恶意在一瞬间被拉满,不合群就是为了比大家优秀,傅文真是哪哪看他不顺眼。

    南絮视线从傅文脸上挪开,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弯腰拿起手机外套和水,他说:让给你们。

    他这种轻飘飘的眼神,在傅文看来就是施舍同情和蔑视。

    傅文抬手被他推回去,他脑子转的很快,几乎不用多想就猜到南絮对余昂的事情很敏感,也就在这时,傅文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打开慢吞吞从上往下扫,只几秒钟后他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看了一眼南絮,收起了手机。

    南絮因为僵持不下,而皱着眉头。

    易寒羽,你知道么?傅文动了动嘴角,笑得几分狂妄,余昂要去带他了,小可怜,你已经刚被抛弃了。

    南絮脱口反驳: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啊。易寒羽今晚和余昂出去吃饭,你不知道吧。也是,这件事情上热搜又撤热搜了,你肯定不知道,呆子。

    南絮眉头蹙到一起,他在衡量傅文这话的真假,但是傅文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并不想装得。

    傅文不等南絮想清楚,声音再次砸下来,我知道你不信,别人给我发了截图。你要是想看,你求我。我给你。

    南絮说:我不敢兴趣。

    他撞开他傅文肩膀往前走,下一秒,傅文带来几个人拽住他,南絮用力往后面用力一甩手,打到了别人的鼻子上。

    那人嚎了一声捂住鼻子,喷的血从指缝里往外滴,滴滴答答地掉在地板上。

    草!傅文大喊一声,揪着南絮往地上掼。

    南絮抱着外套和手机,没有反抗,因为训练室每个角度都有探头,要是动手的话,今晚的事情会被拍的一清二楚,那他后半辈子也不用在娱乐圈混了。

    傅文显然没想这么多,急于为兄弟报仇,按住南絮扬手就是一拳,南絮歪脸躲了一下,傅文第二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锁骨处,南絮疼得挣了一下。

    疼归疼,南絮咬破口腔里的肉,哼都没哼一声,反而抬起眼皮冷静道,我不是故意撞他的。

    傅文红着眼,一头扎进情绪里根本没法理智,他揪住南絮的衣领把人往上提,凶神恶煞道,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惹到我了。

    他又一拳头砸下来,南絮的肩膀像是被撞碎了一般,一股钻心的疼顺着每一根神经传遍全身,他没做声,也就只抖了一下。

    草,还他妈硬气。

    南絮舌尖在口腔里转了一圈,尝到了带着铁锈味儿,嘴角扯出讥讽的笑,你唱歌走调跳舞四肢不协调,你这样的人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傅文面色发狠,他揪着南絮又要砸,南絮他指了指肩膀,快,把我打残废了,去求余昂看他会不会带你出道。南絮的语气突然发狠,不然,留我一口气,就没你什么事儿。

    第15章 升温

    这话说的嚣张至极,几乎不给自己留退路,跟一向谨慎低调的南絮相差甚远。傅文被他的话彻底激红了眼,第三拳头要落下的时候,南絮抬手挡了,他盯着傅文,眼神跟火似的恨不得在傅文身上烧出个火窟窿,余昂当真要去带易寒羽?

    他还是不肯相信,余昂既然要走,为什么当初同意带他?如果不走,没有这种假设了,他想到之前余昂突然打电话过来,恐怕就是来打听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吧。

    南絮不敢细想,他感觉心口疼,不是被砸的,是被撕裂的疼,不致命,就是一阵阵锥心。很快那阵疼,顺着神经游走,涌到眼眶,激得眼睛微微泛红。

    不然呢?我舅舅给我放的话,那还有假。

    南絮睫毛飞快眨动几下,他的眼睛往上抬了一下,直勾勾的盯着某处。傅文以为来人了,回头看,顺着视线刚好看到背后那颗摄像头,低骂了一句草。

    傅文沉着脸,勾住南絮脖子将人拽起来按在怀中,顺手接走他外套丢在那摊血迹上,用脚踩着乱擦,等到地上没那么脏了,他勾着南絮的肩膀把人往外带,假装闹着玩。

    今晚的事情,你敢对外说,我就敢弄你。傅文手肘沉沉地压在南絮肩膀上,咬牙切齿道。

    南絮摘掉他手,不带任何情绪说:松开。我要上楼。

    傅文松了手,南絮当真没搭理他,绕过转角上楼,傅文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叫那个人去看看南絮会不会告状。

    南絮浑身疼得厉害,脑子也不太清醒,傅文下手挺重的,那两拳头打在锁骨上,感觉骨头差点碎了。

    比起身体疼,傅文说余昂要去带易寒羽那才真是一把刀直戳在他心口上,鲜血淋漓。

    他比谁都清楚,余昂本意是不愿带他的,是他自己求上门,那天刚好下雨,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他之前无意间听Alx跟余昂提过易寒羽找他,他和易寒羽之间,余昂要选谁,用脚指头想也知道。

    傅文的舅舅是传媒公司的老总,消息一般可靠,但南絮还是不想相信,他脑子很乱,靠在门上吐了口气,翻出手机找热搜。

    南絮紧张过度手指就会小幅度抖动,他找了一圈也找到余昂和易寒羽的新闻,偷偷祈祷那是假的。

    门敲响了,陌生的男声在门外喊他:南絮?

    南絮一拳捶在门上,滚!

    门外再无动静,南絮心里存着那么点侥幸,脱了T恤,去冲了个冷水澡,出来时身上也没那么疼了。

    他在柜子里翻出膏药,往肩膀上被打出痕迹的地方一贴,爬上床裹着被坐着给余昂打电话。

    他不想这么误会着,就算余昂真要走,跟他说清楚了,他也能勉强接受。

    带着这点希望,他拨过去,那边提示通话中,他用手指揉了下眼尾,继续拨号,依旧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余昂这边,酒劲儿没全下去,刺得脑子嗡嗡地跳痛,Alx电话打来时,余昂刚冲完澡出来。

    Alx语气有点幸灾乐祸,跟易寒羽见面了?

    余昂靠在床头,捏了捏眉心,怎么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了。见过了。

    Alx说:你什么打算?去帮他?

    余昂松开手瘫在床上,闭着眼睛说,不去,我要不是看他约了我四五次,我真不想惹出这点事儿,你看我前脚刚走,后脚上热搜。麻烦。

    那说明余大经纪人牛逼啊。Alx在那头笑,笑够了问:你那小朋友不知道吧?

    余昂叹了口气说:应该不知道。

    你没问?

    他晚上练舞,没空看手机,我让人把热搜都撤了,他也看不着。不然这个消息挂着就挂着,对他也没什么坏处。

    哟,你倒还挺在乎你小朋友的嘛。

    滚蛋!

    两人调侃了两句,话题就转到了正事儿上,Alx说有个体验类综艺联系他,希望他能带个新人参加,新人吧Alx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絮。

    聊正事就容易忘形,温先生在电话那头催Alx睡觉,两人这才意识到夜深了,便匆忙挂了电话。

    聊工作的事情余昂再困也容易亢奋,借着那么点酒劲儿,他枕在手臂上琢磨了到天擦亮才睡着。

    第二天,余昂还在做梦,就被电话吵醒。

    这些年工作的后遗症就是听见电话,第一时间清醒,生怕出点什么事情没来的及解决,之前还有段时间,因为突然来电没好事,闹得有点神经衰弱,听见手机响就怕。

    怕归怕,人家打来了总得接。

    余哥,你快来基地一趟吧。基地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说话时声音带着哭腔。

    余昂足足愣了几秒钟才醒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你说谁打架?

    小姑娘说:南絮和傅文。不过我是看监控的,目前还没知道。你快来吧。

    我马上过来。余昂捋了把脸,快速去了套衣服换上,纽扣都来不及扣,捞着车钥匙就出门了。

    急匆匆地到了车库,一上车低头瞧见自己穿着家居拖鞋都气笑了,又折回去换鞋,等他到基地时,基地里安静的可怕。

    他推开玻璃门往里走,前台小姑娘听见声音蹭地一下站起来,余哥。

    余昂的脸色不太好,怎么回事啊?

    小姑娘跟余昂交情不错,小声说,余哥,你先过来看看监控吧。

    余昂绕到她伸手,半只手拄在柜台上,弯着腰看屏幕。

    屏幕里南絮和傅文发生冲突看得一清二楚,傅文对南絮动手,最后两个人勾肩搭背离开,那场面说不出来的让人生气。

    余昂闭着唇死盯着屏幕,再放一遍。

    小姑娘把监控倒回去放了一遍,画面放到傅文第一拳砸下去后,余昂突然敲了一下键盘,画面停住,他看到南絮脸旁边的地上有一摊血。

    因为被傅文挡了,他不确定那摊血是之前的鼻血还是被傅文打出来的,总之心里抖了一下。

    他关掉屏幕,起身问小姑娘,监控谁给你的啊?

    基地的监控应该在总控室,就连余昂都没资格调取,前台小姑娘就更没权利查看了。

    小姑娘说是清洁阿姨在垃圾桶发现了带血的衣裳,在训练室地上也看到了血迹,她担心出事就给领导说了。

    领导让小姑娘去总控室找人拷监控,小姑娘说:我当时看到这个都吓坏了,我怕这件事情跟你影响太大,还没给领导看。

    余昂说请小姑娘喝奶茶,小姑娘红着脸说这都是小事儿,余昂说:你把视频发我微信上。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突然看到编编排了榜单,我真要好好做人。

    这个文可能比较慢热,请担待。

    第16章 升温

    好。小姑娘弯腰发给余昂,问他:哥,要跟领导问怎么说啊?

    我去说,你一个字也不用说。他弯腰把监控拖进垃圾箱,在里面彻底删除,又转了两千块钱给小姑娘,你帮哥一个忙,去把现金取出来,你留一半给清洁阿姨留一半。今天你们知道的,一个字儿也别往提。要是传出去了,那我就找你俩。可以吗?

    小姑娘胆小,立马说:哥,钱不要。话我也不会乱说,清洁阿姨那边我去说。

    余昂说:成,我能信任你吧?

    小姑娘郑重保证,余哥,你放心。

    余昂点头,捏着手机快步上楼。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在基地打架这种事儿要是闹大了,公司可以直接开除的,更何况,今天要内考,紧接着要去面试选秀pd,他真给脸上留下点什么疤痕,那全完了。

    余昂觉着自己已经够冷静了,从前台上楼这段时间,反复调整情绪,可真当站到南絮门口,怒火烧到了天灵盖。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