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11)

      南絮无语,她给你们什么好处了?

    没人肯说,南絮看老大,老大特没骨气说:她帮我要了音乐学院学姐的微信。

    拿人手短,南絮又看向老二和老三,老三赶紧说:崽崽别看我,我不喜欢音乐学院的。

    老二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老三,勾着笑说,我也不喜欢。

    结束了审判,他们几个人知道南絮跟小妹妹没戏了,也就不掺和,不过小妹妹坚持要见南絮。

    南絮真不想见,他不擅长应对女生,更何况他马上要参加节目,不适合和她们走得近。

    小妹妹再次打来时,他们几个人正挤在一起看视频。

    老大看了一眼,冲众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后,接起了电话,半分钟不到就挂了电话,他看了大家一眼说:小妹妹到楼下了。

    第22章 升温

    南絮觉着人家既然来了,总不能让她干等着,催着兄弟几个先下去再说,人多也不至于尴尬。

    老大勾着南絮肩膀说:大哥,错了。

    南絮叮嘱他们:待会儿谁也别开玩笑。

    兄弟几个顿时对他言听计从。

    楼下,小姑娘撑着一把遮阳伞站在树荫下,不错眼地望着宿舍大门,见南絮如愿出现在视野中,漆黑大眼亮了起来。

    南絮放缓脚步,老大先跑过去跟人打招呼,女生视线黏在南絮身上,冲他挥手,南絮你好,我是苏星。

    南絮点头回应,他一直跟老二老三并排走,女孩好几次想跟他单独说话,都被他巧妙避开。

    好饿啊。老大没话找话,苏星,你饿了吗?

    女孩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太阳杜毒辣,导致脸上绯红一片,她抬手压了下头发说:不太饿。

    旋即,她转头问南絮,南絮,你饿吗?

    饶是没吃早餐肚子咕咕叫的南絮,愣是绷着脸,极不情愿地吐了两个字,不饿。

    苏星感觉到南絮不太喜欢她,便没之前那么活跃,静静地听着他们聊天。

    没了苏星参与,他们几个男生相处融洽了很多,南絮偶尔会跟他们插科打诨,偶尔就算说了点不该说的,大家干个杯笑一笑就过去了。

    老大一直照顾苏星,苏星一直道谢,碗里的饭菜没怎么动,视线一直偷瞄南絮,但南絮并没有分给她半分关注,苏星有些沮丧地戳了戳米饭。

    她也知道,南絮马上要参加综艺选秀,他是不能在这种时间闹绯闻,就算是这样的一遍遍劝解自己,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南絮,越渴望就越想靠近。

    南絮喝了杯茶,仰靠在椅子上低头打字,他视线垂在手机上,不知道给谁发消息,嘴角含笑,满目春情。

    苏星看到他这副表情,心里怄火,几乎感觉不妙。

    她放下筷子,望向南絮,几乎脱口问道:南絮,待会儿去看电影吗?

    南絮发消息发得欢快,不知道苏星是不是跟大家都说了,转过脸去看其他人,其他人一脸莫名,他顿时明白过来,对苏星客气道:不去了,我晚点还得回公司。

    苏星委屈着脸,在桌子下握紧双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执着:就两个小时,也没空吗?

    南絮跟苏星并不熟,更不知道她的性格,碍于女孩颜面的问题,他礼貌道:就算两个小时,也没空。

    苏星眼底涌起湿意,是真的受伤了,她垂头吸了下鼻子说:好吧。

    老大见状不对,赶紧打圆场,那个苏星,他们不去,我陪你去。

    苏星抬起来,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南絮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继续低头打字。

    Charon:哥,我今天做了件特别棒的事情。

    余昂回了个问号。

    南絮按捺不住心情,他又啪啪敲字。

    Charon:不能说,但是你可以夸我。

    他加快脚步往宿舍走,过了好一会儿余昂才回复过来,看的出他在南絮冲他索要夸奖时,表现得还很生疏。

    余昂回复:棒!超棒!

    南絮不管,这几个字,像是烙进心里一样温暖。

    余昂推门进去时,南絮手肘撑在桌面上,专注看手机,都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直到有个高大的影子朝他压下来,挡住他的光,他这才抬起视线往上看,看到余昂时,脑子都没转股来。

    他过了几秒站起来,哥。

    其他几个人都朝余昂看过来,他是你哥?我怎么没听你说你有哥。

    苏星是认识余昂的,对他会出现在这里颇为诧异。

    余昂走到南絮旁边的空位坐下,他视线在女孩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钟,笑着跟几人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南絮经纪人。

    崽崽,牛逼啊。

    余昂对称呼很好奇,似乎从舌尖上勾出两个音调,崽崽?

    南絮面上一热,他手搭在脖子上,极不自然地避开余昂的目光,他们喊着玩的。

    老大热切地站起来说:经纪人哥哥,崽崽在我们宿舍年纪最小,所以我们都这么喊他。

    余昂点头,跟南絮对视的时候挑了下眉。

    南絮不好意思了,他赶紧坐下,招呼服务员再上热茶和杯子,安排妥帖了,他才跟室友说:你们跟我叫哥吧。

    室友们嘴甜一口一个哥叫的比南絮还乖,哄得余昂跟着笑。南絮给余昂倒上水,这才低声问他:哥,你怎么在这儿?

    余昂说:你不发朋友圈了么,我刚好在附近谈事儿。

    哦。南絮点头,他看了一眼满桌狼藉,感到丢人,小声跟余昂说;你吃了么,我们这儿没法吃了,我陪你去外面吃点?

    余昂说:我吃过了。你们玩就行。

    他也是今天刚好忙完,想到南絮发烧刚好,他朋友发了酒的照片,真怕他不知道吃药不能喝酒,像担心孩子一样放不下,等他反应过来时,车已经开过来了。

    余昂到来,苏星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她默默地观察着南絮和余昂的一举一动,南絮对余昂那么亲昵毫无戒备,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室友们很有眼力见,对南絮说:崽崽,你不是昨天发烧了么,赶紧回去吧,我们下次再聚。

    说话间,他们已经起身收拾好,南絮跟他们道别后,和余昂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苏星恋恋不舍跟南絮告别,临走前她放低了声音问南絮,我可以给你发微信吗?

    声音不大,南絮和他旁边的余昂都听见了,余昂用余光瞥了一眼没当回事,南絮说:我训练太忙,没时间回复。

    苏星没再坚持,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笃定道:我可以等你。

    上了车,南絮的微信一直响。

    当着面不敢瞎说,这会儿在群里聊疯了,男生开起玩笑来没个深浅,絮絮看到他们发的都有点不好意思。

    他退出群聊,室友发了一条私聊过来,南絮本来是想转成文字,手一滑点成了播放。

    老大声音在安静的车厢内响起:崽崽,刚刚那个人就是你喜欢的学长吧?真特么帅啊!

    南絮心口一紧,手忙脚乱地关掉手机,心虚地埋头听心脏狂跳。

    他不确定余昂听到什么反应,总之他亲手把藏了很久的小秘密,公之于众了,太死亡了。

    余昂视线从眼尾瞥过去,挑了下眉,你喜欢的学长?说我啊?

    南絮狠狠地比了下眼睛,攥着手机,一副赴死的样子,余昂见了好笑,他说:你这表情,我看不是喜欢我,是很讨厌我吧?

    余南转头张了张嘴,无声的闭上,他过了会儿,挺无力地说:不是啊,我是是喜欢你。

    他鼓足勇气道:就是特别仰慕你,把你当榜样那种喜欢,你就是我奋斗目标。

    就你会说,学我有什么好?余昂笑意更深,还带着揶揄,学我当经纪人啊。

    不是。南絮很无奈,他不是这个意思,余昂总是曲解他。

    除了这个,没有点别的?余昂说话不过心,没意识到不合适,不正经道,那还是没把我当哥哥啊?

    南絮这次反应快,巴巴地喊了他一声哥,这一下余昂也没办法继续开玩笑了,乐呵地应了声。

    换做旁人不知道这俩人搞什么,就他们俩心照不宣地笑。

    两人同时沉默,南絮低头发消息,余昂瞥见他屏幕上的女生头像,顿时想到苏星,以此联想到南絮的感情生活。

    本来不该过问,但陆姳鸢的事情让他后怕,更何况,南絮马上要参加选秀,任何一个新闻都可能让他遭受非议。

    余昂心里建设半天,见南絮放下手机,假装随意聊天,刚那个女孩是你朋友?

    不是,老大他们弄过来的。南絮如实相告,听他们说喜欢我。

    余昂心里头沉了沉,张嘴时发现嗓子也发闷,只要一想到南絮恋爱心里堵得慌。

    你呢,你什么想法啊?最近想恋爱吗?你跟哥说说。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是醋了,长点心吧。

    第23章 沸点

    余昂担心谈话影响开车,直接就近停在路边。

    南絮久久无法回神,脑子被余昂这句话搅得很乱,心脏怦怦乱跳,他甚至不敢去看余昂的脸。

    余昂以为南絮难为情,又说:你别不好意思。有恋爱的想法很正常,只不过你在选秀期间,克制一下比较好。

    南絮紧抿嘴唇,余昂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继续说:不是限制你谈恋爱。

    南絮似乎陷入了某种状态,对余昂的话毫无反应,余昂轻微皱眉,在他看来,南絮这种状态很危险。

    还是给南絮一点时间吧,毕竟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感情刚萌芽就被他一顿打击,换谁都要时间去消化。

    余昂重新启动车子,南絮忽然抓住他手,抬起眼说:哥,你先别开车。

    好。余昂熄了火,靠在座椅上等南絮组织语言。

    南絮鼓起勇气,抬起视线看向余昂,哥,你呢?你会恋爱么?

    余昂皱了下眉,他抬手敲南絮额头,现在是说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南絮抓住他手腕,狠狠地攥住,他说:有关系。

    余昂抬了下眉毛,想问他怎么就有关系了。

    还没张嘴呢,南絮就倾身扑上来抱住他,下巴抵在他脖子蹭了下,柔软湿润的触感一碰即离,余昂有点恍惚是不是被南絮亲了。

    南絮贴在他耳下急切道:哥,我不想跟其他人恋爱。我从没想过,喜欢别人。

    这小孩怎么还撒娇,余昂搂着他背拍了下,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你先起来。

    南絮不肯,他抱得更紧,生怕余昂推开他,呼出的热气全堆在余昂脖子上,余昂抻了下脖子,就听见南絮说:哥,从头到尾我只喜欢你。

    就只喜欢你,不喜欢别人。

    余昂心特大,他根本没听出南絮话里的情绪,笑着拍背道:我知道你喜欢我。你不是早说过么。

    南絮急了,挣开余昂的怀抱,捧着余昂的脸颊,凑上去吻住他唇。

    余昂脑子嗡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他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无奈眼睛里塞满了南絮的脸。

    几秒后,余昂回神,粗暴地推开南絮,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你知道在做什么吗?

    南絮地动了动眼睛,我知道。哥,我喜欢的只有你,你不用担心我跟其他人恋爱。

    胡闹。余昂大声呵斥一声,自认为语气太重了,又说:我又不是女人,你喜欢我做什么。

    南絮急了,他说:我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我只喜欢你。哥,真的。

    余昂别过脸,不去看南絮,其实他心里也很乱,活了二十八年到头来被一个小十来岁的男生强吻了,这算什么事儿。

    虽说他不反感男生和男生在一起,这也不能代表他能接受这样的感情。

    余昂沉默了半晌,不知道怎么开口,南絮窝回座椅上,偏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余昂,目光将他一寸寸侵犯了个遍。

    以前没表明心意,只敢偷偷看,现在说穿了更好,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心上人。

    余昂扭头凶他,别盯着我看。

    南絮撇嘴,哥好看。

    余昂真想把他嘴巴缝起来。

    余昂觉着车里面憋得慌,南絮的眼光太具有侵略性,他下车,点了支烟,靠在车门边低着头抽。

    吸进去的烟,吐出来的全是烦恼。

    这他妈都是什么破事儿啊,余昂咬着烟磨牙,偏偏南絮非比寻常,要是换做其他人,他大可不理了,拉黑了就行,可是他不能这么对南絮,他带的艺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烦!

    余昂抽完一支,又抽出一根抵在上面借火,刚点燃就被南絮夺了过去。

    余昂不耐烦看向南絮,还我。

    南絮娴熟的夹着烟,指尖在烟嘴上搓了搓,上面还留有余昂咬过的湿痕,他挑衅似的看向余昂,然后把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

    余昂脸色骤变,他完全没想到南絮抽烟,更让他想不到的时候,南絮表现得完全像个老烟枪。

    余昂这才意识到这个小崽子瞒了他多少,或许从一开始乖巧的面皮就是装出来的,倔是真倔但是乖肯定不乖,难怪Alx笑话他是个狼崽子。

    南絮把抽了一口的烟递回余昂,余昂垂眼看了一眼,没打算接,转身上了车。

    他这么做就是在无声抗议,虽然幼稚,但未必没用。

    南絮立在原地愣了几秒,吸了口烟包在嘴里,将烟踩灭然后坐回副驾驶。

    余昂一言不发,扣上安全带,准备启动车子。

    南絮瞥了他一眼,拉着安全带假装扣,下一秒,勾住余昂的脖子贴上去,撬开他的齿关,将嘴里那口没吐的烟度进他嘴里。

    动作粗鲁蛮横,被亲的人毫无防备,饶是余昂是个老烟枪,也没习惯被喂了一口烟,呛得嗓子发痒想咳,偏偏南絮舌头舔过他的上颚,在口腔里搅动掠夺,余昂越是抵抗,南絮越是霸道,最后他只能闭上眼睛,任由小崽子毫无章法的乱来。

    被呛被吻,双重刺/激让余昂眼角挤出点生理泪水。

    南絮舌尖尝到咸味,立马将他放开,收起浑身利刺,一脸歉意地看着余昂,哥,我错了。

    余昂闭了闭眼睛,他之前就是被这句话给骗了。

    你怎么不装了?余昂哑声发问。

    南絮说:装什么?

    余昂懒得说了,他抹了一把嘴角,敞开窗重重吐了口气,南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南絮兜着余昂下颌,将他的脸转过来,四目相对,余昂在他眼底看到了状似痴迷的东西,不由得心里发抖。

    玩够了吗?余昂开口,玩够了就回基地。别跟我犯浑。

    我没有玩,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你。你看不出来吗?南絮极其败坏,又想凑过来亲他,余昂偏头躲开。

    余昂觉着南絮现在很可笑,就像是得不到心爱的玩具,想要不择手段弄到手,这算是哪门子的喜欢,顶多就是几分钟热度而已。

    更何况,他们一个即将成为偶像,一个经纪人,他愿意对他好,他也有职业操守。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