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眨眼娱乐圈-枧青(13)

      对方得到回复,声音里的防备顿时卸了下去,他说:余老师,我是姜维,上次在邵澜哥家一起吃过饭。

    余昂也想起来了,那个喝醉了嚷嚷着欣赏南絮的小孩,他不知道姜维打来做什么,靠在墙上听他说。

    姜维也不客套两句,直接砸来一句:余老师,我能请你吃个饭么?

    余昂挑了下眉,他笑着说:都有人谁啊?又打火锅啊?

    姜维也笑了下,他说:不吃火锅了,余老师你想吃什么,我就单独请你一个。

    单独请我啊?余昂更是参不透这什么意思。

    姜维说,余老师给个面子不?

    且不说姜维现在的身份,就算他没这番作为就靠着他老子的面,余昂也得去吃这顿饭,两人爽快定了时间和地点。

    电话接完,一根烟也快燃到屁股了,他干脆拽下来扔地上踩灭,余光瞥见南絮直起身。

    他也警惕直起身,提步往外走,被南絮从后拽住。南絮用了不小力气,把他按在墙壁上,跟自己四目相对。

    短短一瞬间,南絮看到余昂眼底闪过的惊愕和愤怒,最后变成了冷冷的不耐烦。

    他扑到余昂怀里,抱住他剧烈起伏的胸膛,低声说:谁跟你打电话啊?

    余昂抓着他双手把人往外推,奈何南絮紧贴着,他根本退不开,最后只能无奈道:你先放开我。

    南絮松开力道,被猝不及防地推开,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余昂起身要走,南絮眼疾手快抓住他,只要堵着不让,余昂就没办法离开,余昂脸上的神色已经不太好了,

    南絮下一秒抱住他脖子,将人推到墙壁上,视线在他唇上扫了一眼,快速拽下口罩吻了上去。

    他吻得急切凶狠,不同于接吻纯粹就是咬,像一头急于吞吃猎物的小兽,舌尖扫过唇缝,手在余昂青茬上狠狠抓了一把。在预感到余昂即将推开他时,主动往后退,手指抚摸着余昂的下颌,言语里暗含几分警告,哥,不许背着我见别人。

    余昂又气又恼怒,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忍无可忍,挥拳朝南絮锤过去,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南絮肚子上,只不过他挥拳是为了警告南絮,所有收了力道,不至于真伤着南絮。

    南絮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吃了一拳,很快回过神,神色受伤地盯着余昂。

    哥,你真那么讨厌我吗?南絮是真没想到余昂会揍他。

    余昂避开他的视线,用没什么感情地语气说:如果你不发疯,我不会讨厌你。

    不讨厌是不是就会喜欢我?南絮执着追问,你说过只要我努力一点,就会喜欢我。你骗我?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又还回来了,余昂感觉一阵头疼,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恨不得马上丢下这人,甩手不干了。

    余昂沉默了几秒,避开他南絮的问题,厉声教训他:选秀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别给我整些有的没的。

    南絮突然逼近,与余昂四目相对,他说:哥,你这么在乎这个选秀,是不是想靠我打个翻身仗?

    余昂本来就是这么想的,到了这一刻既然被看穿,他坦荡承认:是。

    我知道了。很意外,南絮没有出言反驳他,他说:我会让你如愿的。

    虽然南絮的行为太多疯狂,说这话时他的眼神笃定凶狠,充满了对成功的渴望和野心,这才像一头伺机而动的狼。

    他需要这样的狼崽子领着他回到巅峰。

    南絮忍不住牵起他手,视线垂落在磨红的关节上,你下午去打拳,疼么?

    余昂忽然气结,抽回手,你给了Alx多少好处,他这么卖力帮你?

    哥,我只是担心你。

    余昂觉着余昂太会伪装,说再多也没用,于是转身往回走,他喝了酒不能开车,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他踩到石子身子晃了一下,南絮一把扶住他,他用力抽手却没挣脱,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加上南絮包裹严实,本来就惹人注意,一时好几个人回头打量。

    余昂把人拽上车,嘭地用力拍上车门。

    南絮视线随着余昂转,余昂避免南絮胡来,他尽量降低两个人同处的几率,于是他走到副驾驶,拉开门坐上去。

    有司机在场,就算南絮想疯也该会收敛点,余昂抱着双臂,咬着牙忍着怒气。

    司机看了看两人,一个包裹严实,一个满脸戾气,估计不是什么好人,忙问:两位去哪儿?

    南絮报了个地名,余昂猛地抬起头,对司机说:不去,去星星产业园。

    谁不知道星星产业园里面的娱乐公司多如牛毛,明星演员就更多了。司机不免多看了两人一眼,笑着提醒说:星星产业园,你们是演员啊?

    余昂冷着一张脸,舌头把口腔顶凸起来,他没控制好情绪,扭头跟司机对视了一眼,司机讪笑着说:我不打听就是了。

    南絮倾身往前,扒拉着余昂的肩膀,他说:我先送你回去。

    余昂感觉南絮像是贴在他耳边说话一样,整个人都很躁得慌,于是往前挪了点,大声说:我一个大男人,送什么送,难道找不到家么。

    他的语气很冲,说的话也很重,说完再次后悔,紧抿着唇生闷气。

    南絮丝毫不在乎他这种态度,他说:不行,你喝了酒,我先送你回去。

    司机忍不住从内视镜打量南絮,他帽子下面藏不住的眼睛雪亮,而且一撮银色的头发露出来。

    余昂嫌弃南絮话太多了,管太多了,让他有种被入侵的不适感,冷冷的说;闭嘴。

    南絮终于安静下来,眼睛瞅着余昂的后脑勺,眼睛里流露出痴汉表情。

    余昂有命令他:坐回你位置上去。

    南絮知道余昂就是为了保护他,才不让他出声,可是他憋得难受,于是掏出手机给余昂发消息。

    Charon:哥,你别生我气。我听你的话。

    余昂稳坐在椅子上,听见手机,掏都没打算掏出来看。

    他早就通过玻璃反光,看到了南絮的手机光,所以,他现在很不想搭理南絮。

    也许,冷冷这小子,才会让他打消那些心思。

    一直到家,余昂都没回复南絮,甚至在睡觉时,南絮发来的微信,余昂选择无视。

    第二天要PD面试,余昂早早到了基地,他害怕跟南絮独处,就在一楼等他。

    南絮一路上情绪不高,余昂担心他这状态影响面试,虽说只是走个过场,他也希望南絮能给导师们留下好的第一印象。

    沉默了半路的南絮,终于抬头说:哥,你真的不抱下我吗?

    余昂说:我在开车。

    南絮扬了下眉毛,那,到了地方你抱我一下。

    余昂当他自说自话,没回复。

    面试的过程很顺利,南絮也并没有因为余昂吝啬一个拥抱而表现差,相反导师们很喜欢他。

    面试完,下午余昂就收到了节目组传来的消息,经纪人决定参赛选手是否入住星星宿舍。

    星星宿舍就节目组为参赛选手准备的集体宿舍,目的在培养选手的团队协作意识,也为了方便管理选手。

    这种住宿一边都是封闭式的,比赛没结束,选手没特殊情况,无法离开宿舍。

    余昂觉着这简直就是老天派人来拯救他了,他想也不想就给南絮报了入住宿舍,也许跟其他人一起生活几个月,他就不会有那种心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一架,谁赢了,就是老公。

    节目组无原型,瞎写,涉及内容不多。

    第26章 沸点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余昂基本上一手统筹艺人事物,话语权重,尤其是刚入行的艺人,只用乖乖听从安排就对了。

    这次也不例外,尤其是这次还带了私心,给南絮报了住集体宿舍。

    南絮知道这个消息是在当晚,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报名当天余昂受一个品牌方邀请参加酒会,躲开了南絮的纠缠。

    酒会熟人有点多,除了部分名流,大部分明星,或多或少都有点幸灾乐祸看余昂笑话的心里,毕竟余昂当年带起来的人踩了她们好一大截,终于能爬上来透口气,自然不会再余昂有机会爬起来。

    宴会上,好些人虚情假意过来聊天,实则打听余昂动态,当听说余昂亲力亲为当经纪人,对方脸上有所忌惮,再听说余昂带新人,对方嗤笑一声,脸上浮起点轻蔑的笑。

    堂堂金牌经纪人就混成这样了么,跟刚入行的新人抢饭碗,实在是可笑。

    余昂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他对所有人过来寒暄的人一笑置之。

    邵澜端着酒杯过来,笑着跟他碰了下,下个月,我姐结婚。,她让我叫你一起。

    余昂喝了点酒,不知道是不是酒熏得,眼神有点落寞,他摆头:不了吧,不去了。

    邵澜拍他肩膀安慰道:别啊,虽然你们感情没走到最后,你总不能这么小气,不去送她出嫁吧,好歹初恋呢。

    余昂低头笑了声,对这姐弟俩实属无奈,好,我一定到成么。

    这就对了嘛。邵澜抿了一口酒,举了一下杯。

    我姐说了,让你包个大红包。

    余昂笑着应了,他一定会给邵岑封个大红包,才不辜负那么多年的纠纠缠缠。

    在余昂看来,邵岑执着的追了他这么些年,最终没走到一起,就是没缘分。

    或许是得知邵岑要结婚了,余昂心情大好,多喝了几杯,酒会结束后,晕晕乎乎得叫了个代驾,一路睡到小区楼下。

    代驾把车停到车库,提醒余昂别睡了该回家了,余昂让代驾走了,自己坐在座椅上扶着额头眯了会儿,这一眯,他恍惚回到了邵岑抓着他,把他堵在教学楼、图书馆大胆告白。

    画面一转,南絮那张肆意张扬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银发下双眸锐利嚣张,哪里还有刚见时的半分乖巧。

    南絮捧着他的脸说:哥,我红了。

    余昂也跟着高兴,他终于把南絮捧到顶流的位置了,谁说他黔驴技穷,谁说他虎落平阳,他恨不得跟看笑话的人说一句:操,老子想捧红谁就能捧红谁。

    梦很奇怪,他感觉有一双炙热的手滑过脸颊下颌,缓缓朝颈间摸过去。

    过了会儿,他倏地睁开眼,不是错觉,确实是有一双手正在抚摸自己,手的主人郑义俯看自己的姿势,桎梏着自己。

    南絮。余昂胸腔里的怒火被点燃,不自觉抬高音调。

    南絮停下动作,低头视线垂落在余昂唇上,我在。

    余昂喝醉了,身上的力道却没减,他一把掀开南絮。坐起身,警惕地与他对视。

    你来做什么?余昂捏了捏眉心,喝醉了酒稀里糊涂睡了一觉,头好疼。

    南絮起身退到车门外,你喝成这样,我不来,你打算睡车库?

    哥,你难看到在车里窒息死亡的新闻么?你说不要我碰你,我不碰你,但是你看看你能让我安心么?

    南絮劈头盖脸一顿数落,让余昂顿时产生一种自己才是年纪小被需要的照顾的错觉,他抹了把脸,撑着车门出来,闭了闭眼睛,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南絮说什么也不会丢下余昂一个人回家,他搀住余昂,被推开又缠回来。

    来来回回闹了三四下,余昂干脆不推了,任由南絮扶着他上楼。到了门口,余昂哄着余昂,哥,还记得密码么?

    余昂还没糊涂,他不做声完全是不想给南絮机会,被南絮吼了一通早清醒了,他扶着南絮手肘,一把把人推开,冷着脸说:转过去。

    南絮无辜看了他几秒钟,妥协地转过身,等到余昂输入密码。

    哥,你真没必要这么防着我。南絮撇嘴,我不会做害你的事情。

    余昂嗤了一声,不防着你,不防着你,我他特么早被你啃得渣都不剩了。

    说完,他又觉着这话挺怪的。

    哥,我舍不得。

    滴密码输入成功,房门打开,余昂二话没说,推门进去,即便身上的正装束缚得很难受,鉴于南絮还在自己家,他踢了鞋,晃晃悠悠走到沙发边倒下,用手搭在眼睛上,挡住视线。

    只要不跟南絮说话,南絮肯定会识趣离开。

    晚上喝得多了,胃里面翻江倒海,被南絮闹,头晕眼花。

    南絮盯着余昂看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厨房,烧了一壶烧热,然后又在柜子里翻找,他第一次进余昂家厨房,竟没在冰箱和柜子里找到能吃的东西。

    他的厨房简直就是个样板间,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锅铲都还缠着包装袋,一看就是没用过。

    余昂头一鼓一鼓的疼,他撑不起眼皮就干脆闭上,没了视觉,听觉就变得异常敏锐,尤其是在落针可闻的环境,他能听见南絮在厨房里倒腾烧水壶,紧接着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到他跟前停下。

    先喝点水,暖暖胃。南絮把开水和矿泉水兑了一下,温度不烫不凉,喝下去对胃比较好。

    余昂一动不动,仿若睡着了一般。

    南絮放下水杯,又折回宿舍,这次是打起了电话,声音很小很轻,余昂没听清楚他说什么。

    过了会儿,南絮回来拉开他的手,余昂一下惊醒,漆黑的眼睛瞪着南絮,目怒凶光,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南絮拿着热毛巾,颇为无奈,哥,给你擦擦脸。

    余昂按着腹部压了压,哑着嗓子说:不用了。你快回基地吧。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赶我走。南絮不顾余昂反感,拉起他的手精细地擦拭手指,表情专注执着,哥,你就不能把我当个朋友么?

    余昂抽手没抽回来,手指被温热的毛巾包裹擦洗,一瞬间恍惚,抬起眼盯着南絮的侧脸,雪白的脖颈,眨了眨眼睛。

    你喜欢我。余昂面无表情说:你喜欢我,我们就没得朋友做。我是你经纪人,你是艺人。

    南絮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跟喝醉的人计较。

    暗恋和明恋这件事情,都是自己的事情,余昂不答应,那他就再努努力,只要够主动,多刷存在感,就会有故事啊。

    余昂扯开手按回腹部,脸上的痛楚一闪而过,紧紧地蹙起眉头。

    他见着余昂一只手压在上腹,那个位置刚好是胃部,喝了酒难免会不舒服。

    柜子里下面有药。余昂这次没有拒绝南絮,他从不会跟自己的身体作对。

    南絮飞快跑过去取了胃药,然后重新换了杯温水让余昂吞下药,又用温毛巾给余昂洗脸,被余昂一把夺过去,在脸上揉了一把扔在茶几上。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南絮跑过去取了一份外卖。

    哥,我叫了白粥。你多少喝点。南絮低头解塑料袋,你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下次得准备点。

    余昂迟钝地转头看向他,南絮站在餐桌前,头顶的光照在头顶,将他银发上笼上一层柔和光晕。

    南絮的侧脸很好看,鼻梁高挺,脸部线条流畅,标准的巴掌小脸,却也因为一头银发生出几分不合面向的叛逆。

    余昂一时看痴了,眼前这个少年,不日将会走向荧幕,走上舞台,他有机会走向顶流么?

    南絮转过头时,忽然跟余昂对上视线,他愣了几秒钟,大步走过来,勾住余昂的脖子,低头碰了碰嘴唇。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