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枕秋(4)

      赵琳琳略微提高了声音:大家不要紧张,为了照顾大家的隐私,我不会把排名公布出来,也不会主动发给你们家长。顿了顿,当然,如果你们家长来问的话,我还是会告诉他们的。

    我这几天会抽空找同学来谈谈话,每个人都要谈。你们对自己的成绩也得心里有数才行,我不说排名并不代表它不存在,知道了吗?

    完了,我不会要和你做一个学期的同桌吧?等赵琳琳走后,纪棠低声和许振元说。

    可能不是一个学期,说不定是一年。许振元也学着纪棠低声说道。

    那可真是倒霉透了。纪棠开玩笑地叹了口气。

    可以啊!我觉得你今天的化学作业可以自己搞定了。许振元笑着和纪棠说。

    纪棠没吭声,她这个时候正好在写化学作业,写了一会儿,她和许振元说:和你做同桌挺好的,老元儿!纪棠学着陈子悦喊着许振元,再给我讲讲这道题呗。

    第5章 救美

    5 救美

    纪棠,赵琳琳找你去谈话了。旁边许振元刚落座就和纪棠说。

    纪棠慢吞吞地走向办公室。

    向谦!纪棠听到旁边有个男声在喊,她没听清楚在说什么,只是跟着发出声音的男孩一起往楼下看去。

    她就看到陆向谦从一楼往上看,略显疑惑地寻找着是谁在叫自己。

    纪棠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不敢再往下看,加快步伐朝着办公室走去。

    纪棠,我们来看看你的成绩啊。纪棠走到赵琳琳办公桌前的时候,赵琳琳正在准备教案,听到纪棠叫了一声之后便将手边的成绩单拿过来,让纪棠坐下,你这个语文考得不是很好哦,基本每个部分的得分都在平均线上。

    纪棠听了讪讪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语文的分就是提不高。

    多看点书,这个只能多积累,你最差的地方就是阅读了,我看你英语的阅读拿分也不高哇。赵琳琳就着纪棠的语文成绩说了一下,又指着别的成绩栏,你理科还不错,你之后分科应该不用太纠结了吧?

    纪棠点点头,虽然这只是第一学期,但每个老师都会提一下关于分科的事情:我应该会选生物吧。

    赵琳琳点点头:挺好的,那你就注意一下语文和英语的提高就行了。

    纪棠又点点头。

    我把你和许振元放一块儿呢,是因为你俩成绩差不多,你俩在主课上可以互相督促,互相进步。这个我刚刚也和许振元提过了。

    纪棠听了又点点头。

    赵琳琳见纪棠乖巧地坐在这里,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让她叫一下于沁一过来便让她走了。

    回教室的路上经过拐角,纪棠就看到陆向谦上了二楼在和刚刚喊他的男生说话。

    纪棠从他旁边经过,没有看他,耳朵听到他在说话:行,那我周末早点过来。

    回到教室,纪棠就朝于沁一走去:阿沁,赵琳琳找你过去。

    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

    我下课了就去。于沁一听到纪棠对自己的通知,瘪了瘪嘴说道。

    回到座位,纪棠拿出这节课需要的书,趴在桌子上等着老师进来。

    她刚刚应该没有听错,陆向谦说了他这周末早点过来。

    下课后,几乎整个班级都趴下了,纪棠也不例外。

    上学的时候好像那课间10分钟的睡眠总是比晚上几小时的睡眠来得舒坦。

    不知道是谁出去没有顺手把后门关上,原本因为封闭而暖和的教室,此时灌进来一阵阵冷风,即使是坐在靠窗边的纪棠,也逐渐清醒了起来。

    坐在靠门的同学本来也正趴着睡觉,可风就这么直接灌进了自己的脖子,他只好站起来,低声骂了一句草,然后走过去把门关上。

    这么一来,其实坐在教室后排的学生也差不多都醒了过来,但大家都没有动,仍旧趴着试图挽回刚刚被寒风赶跑的睡意。

    临近上课,纪棠听到许振元坐下的声音,便抬起了头准备上课。

    纪棠拿书的时候偏头正好看到许振元手里拿着一张纸在看,她偷偷瞥了旁边两眼,心里好奇,但并没有问出来。

    过了一会儿,许振元就低头写了起来。

    他察觉到旁边若有若无的视线,也没抬头,边写边和纪棠说话:刚刚陆向谦过来。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快写完了。

    纪棠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着许振元。

    把报名表给我们了。等许振元填完报名表,他继续说道,说这周日篮球队选拔,让我们记得早点来学校。

    原来他说周末早点来是这个原因。

    纪棠心想。

    诶,纪棠。隔壁女篮也在招队员,你要不要去报个名?过了一会儿,许振元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趁老师还没来,问道,你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和陆向谦要个报名表。

    别了。纪棠立马回答,我也不懂篮球规则,我甚至连定点投篮都投不进去,还是不去丢脸了。她又补充道,并且因为老师走进了教室,声音越来越轻。

    许振元也没有说什么,将报名表随手放在了书堆上面,看了眼进教室的老师,把这节课要用的书从下面抽出来。

    \\

    天气越来越冷,学生们习惯在校服外面套上自己的厚外套来保暖,因此大家看上去都十分臃肿。

    怕冷的纪棠也不例外。

    在风度和温度中,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温度。

    这天放学,纪棠依旧戴着耳机,手揣在外套口袋里,把外套拉链拉高,势必不让冷风灌入自己的脖子一点。

    也不出意外的,她到公交站台上的时候看到了陆向谦。

    陆向谦正和许振元站在一起说话。

    纪棠看了那里一眼,没有靠近他们,自己站在站台尾部。

    耳机里放着纪棠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的英文歌。

    纪棠冷得不愿意把手拿出来,只好又一直看着前面发呆。

    正脑袋空空地望着对面站台发呆,一辆熟悉的公交车进入了她的视线。

    是10路。

    是纪棠和陆向谦要坐的车。

    纪棠慢吞吞地朝公交车前门走去,因为上车的人多,她倒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因为走得慢而错过了这辆车。

    正好在纪棠即将经过陆向谦的时候,陆向谦也和许振元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因为许振元之前和陆向谦聊天的时候处于背对着纪棠的方向,所以他也是这个时候才看到纪棠的,他见纪棠戴着耳机,手揣在兜里,慢吞吞地朝前走去。

    他笑了笑也和纪棠打了声招呼。

    纪棠音乐并没有开得很大声,如果不是为了礼貌,她甚至可以戴着耳机和别人对话。

    本来纪棠并不打算和许振元打招呼,可是如果对方先和自己打招呼了,那纪棠也只好摘下一边的耳机,说了一声:明天见。

    然后就跟着陆向谦一块儿上车了。

    上了车,虽然暖和了不少,但因为人多,纪棠还是没有低头玩手机。

    她站在陆向谦身后,也不用担心这个时候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就这么看着陆向谦的背影。

    男孩好像天生没有女孩怕冷。

    纪棠早早地就穿上了厚外套,而陆向谦这时却仍然穿着一件校服。

    车上确实热闹,尽管经过了一天的学习,大伙儿好像也都不累,依然精力十足地在车上聊天,而话题无非就是游戏、比赛、隔壁班的男孩儿女孩儿

    到站了之后,纪棠便跟着陆向谦跳下了车,依旧跟在陆向谦身后走着。

    她很喜欢就这样跟着陆向谦走路,不管是在学校远远地跟着,还是像现在这样,即使周围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但她和陆向谦的距离,也就只有一个影子那么远。

    随着他们走动,影子就会忽长忽短,纪棠低着头看着陆向谦影子的脑袋偶尔会被自己踩在脚下,就会扬起嘴角,然后停住,等影子过去了就又跟上去。

    更多的时候,因为路灯,俩人的影子会重叠在一起,一个深一个浅。

    小姑娘,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

    纪棠正和自己的影子玩着,突然有个人伸手拦住了纪棠请求帮助。

    纪棠一紧张,一时没有说话。

    拉住自己的是一个老爷爷,弯着背,手里还拖着一个麻袋,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不知道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塑料瓶。

    打打什么电话?纪棠抖着声音回答。

    因为太紧张,她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陆向谦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

    纪棠一踏上公交站台,陆向谦便看到她了。

    因为自己和许振元说话的时候正好面对着纪棠,所以也看到了她戴着耳机朝着前面发呆,甚至公交车要来了,她都没注意到。

    等公交车进入她视线的时候,陆向谦才注意到这姑娘终于有点反应了,他又笑了笑。

    等到纪棠快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他才和许振元打了招呼走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姑娘喜欢跟在自己身后,她的步伐走走停停,可能她自己也不清楚,其实他的脚步声在陆向谦听来还是很明显的。

    陆向谦低头看着手机,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又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陆向谦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了,他疑惑地转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纪棠被一个驼背的老爷爷拉住了。

    他也没多想,抬腿便往纪棠那里走去。

    你做什么?纪棠还没得到对方的回答,便听到陆向谦的声音。

    小伙子,小伙子,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啊?老爷爷看到陆向谦手里拿着的手机,转头向陆向谦求助。

    纪棠愣愣地看着陆向谦,没有说话。

    陆向谦看了眼纪棠,见她没什么事,又转头问:要帮你打什么电话?

    语气已经温和了很多了。

    我的手机不见了,我现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得打电话给我儿子啊。老爷爷焦急地对陆向谦说,然后举起自己胸前挂着的卡,这是我儿子电话,麻烦你了小伙子。

    陆向谦照着卡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听到是自己父亲找不到路了,连忙道谢,说自己看到老爹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已经在家附近找了好久了。

    问清楚地址,他又拜托陆向谦能否先不要离开,他担心自己找不到。

    陆向谦自然是没问题的,就答应了对方。

    你要不要先回去?陆向谦看到还站在这里的纪棠,问了一句。

    纪棠点了点头,先小声和陆向谦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将书包拉到胸前,从书包里掏出三包饼干递给陆向谦,说:我这里有些饼干,你们先吃点吧。

    谢了。陆向谦也没客气,接过饼干递给了老爷爷两包。

    谢谢你啊,小姑娘,刚刚有没有吓到你啊?老爷爷倒是突然想到自己刚刚突然拦住纪棠,和她道歉,也不是我找小姑娘帮忙,实在是因为之前我找小伙子帮忙结果被他推了一下,所以我也不敢找小伙子帮忙了。

    没事的。纪棠摇摇头,老爷爷,以后这么晚了就别再出门了。说完,她看到老爷爷笑呵呵地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刚走了两步,又回头对陆向谦说: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第6章 好巧

    6 好巧

    周日这天,纪棠到了学校就先去看了看队长。

    自从那天第一次知道队长的大名之后,纪棠就再也没有借着喂猫碰见过陆向谦了。

    纪棠心里有庆幸也有不甘。

    庆幸的是她不用面对陆向谦,和他说话的自己简直不是自己,回想起那天的对话,纪棠还是会在床上辗转反侧,念叨着当时如果这么说就好了。

    不甘的是她确实减少了和陆向谦碰面的机会。

    她想和陆向谦聊天。

    但当她翻开那本写了他Q Q号的笔记本时,又不敢把这串数字输进去,只好又把笔记本合上。

    她太怂了。

    纪棠叹了口气。

    走进教室,纪棠先是发现于沁一和颜舒坐在了自己座位前面。

    小棠!你来啦!于沁一回头先发现了纪棠从后门走进来。

    你们俩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教室了?纪棠放下书包问道。

    哎呀,你来晚了。于沁一可惜地对纪棠说,今天不是篮球队选拔吗?我刚刚和舒舒一起去看了。

    纪棠顿了一下,说:我都忘了这茬了。

    才怪呢,纪棠怎么会忘记陆向谦那天说的那我周末早点过来呢?

    啊,也是。许振元肯定和你说过了把。于沁一笑嘻嘻地说,哎呀,不说了,我还没来得及把作业补完呢!说完,从纪棠手里接过了数学练习册,转过身去和颜舒一起抄了起来。

    纪棠倒是没有作业要补,她托着下巴,想到那天她对陆向谦说完谢谢学长,学长再见的时候,陆向谦好像对自己笑了一下。

    想着想着,纪棠自己先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呢?纪棠的思绪被一阵声音打断。

    许振元刚和周毅勾肩搭背走进教室,就看到纪棠坐在她自己的座位上,托着下巴在笑,他走过去,弯腰将书包挂在课桌一侧,开口问道。

    嗯?没有啊,我哪里傻笑了。被抓包的纪棠立刻装傻,拿起手机随便划着。

    物理借我看一下。许振元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作业,顺势问向纪棠。

    不是有答案吗纪棠嘴上这么说着,但仍然把自己的作业递给了许振元。

    谢了!答案又没有过程!许振元接过,埋头写了起来。

    纪棠戴上了耳机低头看手机,这个时候教室来的人稍稍多了些,混着各个方向传来的聊天声,纪棠戴着耳机只能听个大概。

    她感觉到旁边许振元站起来往外走了,纪棠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离上课还早,她也就没有管,继续低着头玩自己手机。

    身旁坐下了一个人,纪棠以为是许振元,也没在意,突然旁边有人靠在了自己身上。

    纪棠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原来是于沁一坐在了许振元座位上。

    此时于沁一正靠在纪棠肩上,抬头看着教室的天花板。

    纪棠摘下耳机,眼睛依旧看着手机,问:怎么了?这么惆怅?

    于沁一听到纪棠说话,直起了身子,凑到了纪棠身边说:我觉得我好像失恋了。

    纪棠一惊,转头看向于沁一,问:你什么时候恋的?

    眼睛掠过后门,看到许振元正背对着教室站在走廊上撑着围墙和一个人说话。

    那个人的背影,纪棠见过很多次。

    在学校,在回家的路上,她总是会跟着这个背影。

    是陆向谦。

    还没来得及!于沁一愤愤不平,我靠,我刚刚还在和他聊天呢,转头就看到隔壁班袁晴发了动态,也在和他暧昧!气死我了,钓鱼居然钓到我头上来了!

    纪棠没有多看外面,听到于沁一的话,就看着她说: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那是!于沁一点点头,又把头转向后门那里,示意了一下纪棠,你看那个和许振元聊天的学长。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