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枕秋(46)

      纪棠听着笑了起来,周若也笑了起来。

    就是不熟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一本正经的,熟了以后就这样。周若说着还向纪棠示意了一下,试图得到纪棠的认同。

    纪棠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是吧?!周若笑着回答,然后又接着说,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喜欢我,他也和你讲过了他的一些事了吧,有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在我和他本科室友谈恋爱的时候发生的。

    啊?林南挖墙脚啊?纪棠开着玩笑对周若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若听了纪棠的话,笑了出来,然后摆了摆手,他说,他在那人之前就喜欢我了。

    哦?纪棠继续摆出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他,我也挺好奇的。周若又对纪棠说。

    诶?那林南追了你好久了啊?我来算算?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了?纪棠掰着手指,对着数出来的数字震惊。

    没那么久,中间我和别人谈恋爱了,他就没追了啊。周若说。

    没想到林南是这样的!纪棠听得津津有味,那你现在觉得林南怎么样啊?

    现在?周若想了想,反正肯定比以前好一点了,其他再说吧!

    哦纪棠点了点头。

    好了,时间不早了,明天周一,你还要上班呢,早点休息吧!周若拍了拍纪棠,然后催着纪棠去睡觉。

    好嘞,这就去睡觉了。纪棠又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果盘,我把这些吃完就走。

    行,那我先回去了啊。周若笑了笑,然后起身先回了房间。

    纪棠坐在沙发上,叉起了一块菠萝,想了想,又掏出手机,找到林南给他发了条消息。

    【就不喝鸡汤】我刚刚和学姐聊了聊

    但她并没有说完,而是给林南吊着胃口。

    没过多久,林南就回了消息过来。

    【Alex】嗯?

    【就不喝鸡汤】问了一下学姐对你的看法【Alex】怎么说?

    林南这条消息紧跟在纪棠发过去的那条消息后面,几乎没有时间间隔。

    【就不喝鸡汤】她说她以前挺不喜欢你的【就不喝鸡汤】但是她说现在比以前好一点了【Alex】就这啊?

    林南的语气貌似有些嫌弃。

    纪棠发了个问号过去。

    【Alex】这个我问过她了啊,追人就得主动一些,明白了吗?纪棠同学?

    林南的话好像又是在提点纪棠什么。

    【就不喝鸡汤】哦那之后就都你自己来呗【Alex】恼羞成怒了!

    【就不喝鸡汤】你今天不值班吗?

    【Alex】在呢,怎么了?

    纪棠看到林南发过来的消息,笑着随手拍了一张水果盘里的芒果,发了过去。

    【就不喝鸡汤】请你吃点芒果好了

    随即,林南连发了好几张表情包,将那张图片顶了上去。

    对话框顶上显示了一会儿对方正在输入中,但直到那行字消失了好久,纪棠都没有看到林南发过来的消息。

    纪棠这才耸了耸肩膀,回房间准备洗漱了。

    结果,等到第二天纪棠醒过来了,才发现林南凌晨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Alex】纪棠,不要在晚上给我们看芒果!

    【Alex】可恶,居然这么灵验!

    【Alex】我刚结束一轮,你却已经进入了睡眠,都是你的芒果!

    弄得纪棠倒是笑得清醒了,低头敲了几个字发过去。

    【就不喝鸡汤】那林医生,不好意思了却发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包。

    林南那里也发过来一个锤小人的表情。

    纪棠笑笑,没有再回消息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交代一下支线

    第66章 早饭

    66 早饭

    纪棠整理好了自己,便出门坐电梯了。

    进入十月底,大家都不再只穿着短袖,而是会在外面套上一件外套。

    纪棠出门前套了一件糖果绿色的西装外套。

    因为时间快来不及了,纪棠只好拿过一瓶牛奶充当早饭,心里还想着:今天回来的时候得去买些面包才行。

    到了学校门口,纪棠还和学生家长聊了一会儿,这才走进学校。

    一路上那位同学还在不停地和纪棠说话,分享他各种有趣的事,纪棠听着也跟着笑了起来,还问了他不少问题。

    因为时间差不多了,纪棠也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来了教室。

    纪老师。

    纪棠也没想到,居然在自己班级的楼梯口看到了陆向谦。

    纪棠微微张开了嘴,疑惑地看着陆向谦。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灰色的西装,配着一条黑色条纹领带,头发梳成了背头。

    陆向谦依旧站在楼梯口,等着纪棠一步步往上走。

    你先回教室吧。纪棠对着学生说,等他离开了,纪棠才抬头问陆向谦。

    你怎么在这里啊?

    从W县回来之后,陆向谦又跟着他的老师去外地跟了一个案子,两人也只在微信上聊过天,确实是好久没有见到了。

    但昨天聊天时,陆向谦也没有和自己说过今天会来N附小。

    你们学校组织一场普法课,我们律所离你们学校近嘛,很多同事的小孩都在这里上学,所以你们领导就想让我们来组织一下这个活动。陆向谦笑着回答纪棠的问题。

    给小朋友们普法啊?他们能听懂吗?纪棠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陆向谦听了倒是笑了起来:按照年龄的不同,肯定讲得内容不太一样啊。

    纪棠听了陆向谦的话也觉得好笑。

    你去办公室吗?陆向谦又问纪棠。

    呃不是,我要先去教室看一看他们。纪棠说着手还往身后指了指教室的方向。

    陆向谦点点头:那你先去教室,我在这儿等会儿。

    纪棠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

    等纪棠站在了教室门口,她才想到一件事:陆向谦站在那里等我做什么?

    纪棠在教室走了一圈,正好英语老师过来了,纪棠便和她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教室。

    走出教室的那个方向,正好可以看到略有些昏暗的楼梯口那里陆向谦的身影。

    因为比较黑,只能看到陆向谦的黑影。

    他低着头在手机上回复着什么消息,身体略微靠在墙上。

    纪棠慢慢走过去,陆向谦好像是感觉到了纪棠走过来,便抬头朝她那里望来,在确认了是纪棠之后,便收起了手机,然后站直了身子,依旧在等着纪棠过去。

    纪棠走到陆向谦旁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清了清嗓子。

    吃过早饭了吗?陆向谦听到纪棠清了下嗓子,笑着开口。

    纪棠摇摇头:等会儿会办公室吃。

    陆向谦点了点头,然后又打开手机问纪棠:四楼会议室在哪里啊?

    在四楼纪棠习惯性地先从楼层开始说起,但等她反应过来,又笑了出来,你跟我过去吧!

    陆向谦也笑了出来:好。

    纪棠直接转身就要往楼上走,结果被陆向谦拉了一下胳膊。

    你要不要先去办公室把包放好?等纪棠转回身,陆向谦就送开了拉着她胳膊的手,然后又指了指纪棠背着的帆布包。

    帆布包里装的东西还挺多的,刘思晨他们都把纪棠这个包称作是百宝箱。

    你不急吗?纪棠先问了一句。

    还好,八点半才开始。陆向谦对纪棠说。

    纪棠点点头,然后又带着陆向谦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按照之前沟通的大概就是分年级去礼堂听讲座吧?走在路上,纪棠还在问陆向谦这个活动的一些安排。

    纪棠点点头,表示明白,正好走到了办公室门口。

    这就是我办公室,你进来好了。纪棠对陆向谦说,然后率先踏进了办公室。

    华老师早上好。纪棠照例和华老师打招呼,然后走到自己办公桌上之后又和附近座位的几个老师打了声招呼。

    就在她想抬头看陆向谦的时候,她突然又觉得自己办公桌有些乱,她急急忙忙地稍微整理了一下桌子。

    说是整理,其实就是把一些小东西放进了抽屉里,然后又把一些资料累在了一起,让桌面看起来空了很多。

    纪棠正把包里的牛奶拿出来,陆向谦也站在了她旁边。

    纪棠拿完牛奶之后,再从包里拿出来的就是各种教案资料。

    你的早饭就是一瓶牛奶吗?陆向谦看着纪棠问了一句。

    清早的办公室还是挺安静的,陆向谦这一句声音不怎么大的话,也还是引起了周围老师的注意。

    华老师甚至还戴上了眼镜来看陆向谦。

    纪棠注意到了周围老师的视线,本来两人就是站在办公室里的,这下更觉得自己是视觉中心了。

    这些够了,我早上课少,上完了就能去吃饭了。纪棠用比陆向谦还轻的声音回答道。

    你奶奶说的确实不错。陆向谦也学着纪棠压低了声音说,不吃早饭是个坏习惯啊纪老师。

    咳咳纪棠又清了下嗓子,转过脸又说:我带你去会议室吧。这句话用的是正常音量,然后就绕过陆向谦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陆向谦也和看着他们的老师点头问了下好,便跟着纪棠离开了办公室。

    纪棠看着陆向谦跟着自己出来之后便也就带着他从这里的楼梯上去了。

    陆向谦落后纪棠半步,因此纪棠和他说话的时候还需要扭头才能看到陆向谦的脸。

    诶,小纪啊。正扭头和陆向谦说话的纪棠,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她又转过头,看到了正从办公室往会议室走过去的主任。

    高主任。纪棠站定和主任打了个招呼。

    这是?主任指着纪棠身后的陆向谦问道。

    你好,我是金路律所的陆向谦。陆向谦听到主任的问题,在纪棠开口前就先自我介绍了起来。

    哦哦哦,是陆律师啊!主任听了笑着点了点头,是去会议室的吧,跟我一块儿走吧?

    陆向谦看了眼纪棠,纪棠在主任的面前也不敢怎么说话,倒是有些拘谨,随即便也就朝着主任点了点头:那麻烦你了。

    高主任听了陆向谦的话,摆了摆手。

    那我就先过去了。陆向谦又低头和纪棠说,看到纪棠和自己点了点头之后,才跟着高主任一块儿走了。

    纪棠站在楼梯上,等着他们转了个弯,看不见了,这才下楼回到自己办公室。

    陆向谦在转弯的时候,还顺着和高主任说话的视线看了一眼纪棠。

    回到办公室,纪棠把刚刚收起来的一些东西又摆回了桌上。

    小棠啊,刚刚那人是谁啊?正收拾着呢,华老师戴着眼镜朝纪棠问道,周围几个相熟的老师,听到了华老师的问题,也纷纷抬头看向了纪棠,想着听到她的答案。

    啊纪棠也没注意到他们的反应,边整理着桌子边随口回答,就是学校组织了一个普法活动,他是金路律所的律师。

    你啊是认识他啊?华老师又换了个问法。

    纪棠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抬头看向周围,看到的便是一群看戏的老师们。

    纪棠的脸微微一红,然后又低头整理东西:嗯。

    声音很轻,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到了,纪棠趁着收拾着东西的时候,偷偷用余光瞥了眼周围老师的反应。

    见他们也没什么变化,纪棠就大概知道他们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回答。

    纪棠又清了清嗓子,然后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对着华老师点了点头:我们认识的。

    男朋友啊?华老师又问。

    不是不是。纪棠连忙否认。

    哦哟华老师有些可惜地看了眼坐在纪棠前面的老师,猜错了呀!

    我看你们关系挺亲的啊?纪棠前面的那位老师大概30出头,小孩儿正在上幼儿园,听到了华老师的话,也开口和纪棠说。

    纪棠一听,脸就又红了,只是摆着手说:哪有啦

    倒是逗得周围老师都笑了起来。

    纪棠被他们这一搞,脸就更红了。

    正巧,早读课的下课铃响了,纪棠也就说了一句:我是第一节课,我就先去教室了。

    然后也不管别的老师的反应,便先带着书离开了办公室。

    第一节课结束,纪棠就又回到办公室。

    她看到自己桌上的牛奶,这才想到,自己早上连一杯牛奶都没有喝。

    她坐下来拆开了牛奶,这才拿出手机看消息。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纪棠抬头看过去,就看到的是陆向谦在前门。

    纪棠挑了挑眉毛,然后起身往他那里走去。

    你们结束了啊?

    陆向谦点了点头,看到纪棠在喝牛奶,又问了一句:你还有课吗?

    上午没有了。纪棠摇了摇头。

    那走吧,我带你去吃点早饭。陆向谦又笑着和纪棠说。

    纪棠又对着陆向谦眨了眨眼睛:你不用去上班吗?

    不着急。陆向谦说。

    第67章 早饭

    67 早饭

    纪棠在华老师略带了些起哄的眼神中,跟着陆向谦一块儿走了。

    到楼梯口的时候,纪棠发现那里还站了几位同样穿着正装的人。

    她略有些紧张地停住了脚步。

    诶,是纪老师啊?正在纪棠想着怎么躲到陆向谦身后时,她就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她只好看过去。

    原来是徐一豪爸爸。

    原来小陆是去找纪老师的啊。徐立看到了纪棠,这才又笑着说。

    距离他老婆去世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在当时那段时间的颓废之后,现在又精神了起来。

    纪棠也是很久没见到他了,一时间居然也没法和之前见到的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联系上。

    一豪爸爸?纪棠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奇怪地看着他们,你们这是要?

    吃饭啊。陆向谦看着纪棠说。

    人群里唯一的一位女士笑着说:今天小陆可是主动要求来附小的哦

    珩姐陆向谦打断了她的话,略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纪棠又偏头看了眼陆向谦,却没想到陆向谦也正好看了她一眼。

    纪棠又红着脸快速地移开了视线。

    你和小陆一样叫我珩姐就行。我叫钟珩,珩是王字旁加个行的那个珩。珩姐很自然地从陆向谦身边拉过纪棠,跟她聊了起来。

- 恋耽美 https://www.liandanmei.com